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13章

作者:七月兔

这次陈默没有再犹豫什么,右手缓缓抬起剑刃,然后主动朝这几只怪物冲了过去。

“叽叽叽叽!”

虽然这几只地魔才刚从地下城中诞生出来,但杀戮却已经成为了它们的本能,因此面对着陈默的进攻,它们毫不犹豫举起了锐利的双手,尖叫着迎了上去。

“去死吧……怪物!”

双瞳中倒映出地魔丑陋狰狞的面孔,陈默毫不犹豫地挥下了手中的剑刃。

虽然他完全不懂战斗要领,但全属性10点带来的差距是巨大的,无论速度还是力量,还是由精神力决定的反应速度,陈默都立于不败之地,所以他仅仅只是胡乱挥剑,每次剑刃落下却都能带走一只地魔的生命。

漆黑的剑光在地下城第二层的洞窟内不断闪烁,陈默每次挥剑,动作都会变得比上一次更加凝练而标准。

被动技能【单手剑】Lv.1:对于剑技的领悟能力小幅上升,能够熟练使用单手剑;

握剑时全属性小幅上升,战斗直感小幅增强。

天赋被动技能【剑骨】:以剑意凝聚剑骨,持剑时剑感大幅上升。

在陈默无意识的情况下,他所拥有的两项被动技能已经开始产生作用,不断提高着他的基础剑技,让他挥剑的动作逐渐变得凌厉起来,不再是如同门外汉般稀疏松散的胡乱挥舞。

而基础剑技的提升,带来的最为直观的效果,就是陈默砍杀怪物的效率越来越高,从最开始靠着蛮力一剑一个,到后面已经可以做到把劈砍撩刺等多种动作组合起来,形成一套有些简陋的剑技雏形,一剑挥出就是两三只怪物毙命于他手下。

而随着陈默不断的杀戮,鲜血从怪物体内涌出的速度甚至超越了地下城吞噬的速度,那些地下城来不及吸收的血浆,便如同油漆一般糊在了洞壁上,将原本幽蓝色的洞窟,硬生生染成了暗沉的猩红色。

“嗡!”

再次将身前的怪物斩杀一空,就在这时,一股阴冷的感觉忽然从背后升起,陈默几乎想也不想,回身就是一剑刺出。

“咕……”

漆黑的长剑毫无滞涩之感地贯穿了哥布林粗短的脖子,混杂着空气的粉红色血沫,不断从剑刃洞穿的伤口中冒出来,冷眼看着仍在试图垂死挣扎的哥布林,陈默直接将剑刃横向一拉。

“噗——”

强烈的血压直接把哥布林丑陋的小脑袋冲飞到了半空。

收回长剑,任由哥布林温热腥臭的血液喷溅到自己身上,陈默转身看向已经被自己亲手变成一片鲜血地狱的第二层地下城洞窟,脑海深处忽然传出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崩断,碎裂了一般。

下一刻,他收回目光,抬脚往地下城第三层走去……

第八章 破坏的连锁

地下城第三层中,原本寂静的洞窟突然躁动了起来。

两边的石壁如同液体般剧烈翻滚着,将一只只怪物不断送到洞窟当中。

而新诞生的怪物们,刚落地便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然后疯狂地往一个方向聚拢。

在怪物们的包围当中,冷冽的黑色剑影一刻不停地来回闪烁穿梭,每次剑影掠过,都会带起大片喷溅而出的鲜血,同时将数只怪物送回到地下城的怀抱当中。

从踏入第三层开始,陈默已经连续挥剑超过了一个小时,即使是以他十点的耐力和体质,再加上【单手剑】技能带来的属性加成,此刻也感觉有些疲惫了,剑刃撕裂怪物身体的时候明显变得迟钝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流畅。

然而和陈默的状态相反的是,地下城仿佛永远不知疲倦般,依然快速制造着各种低阶怪物,然后将他们投入到这片被血肉填满的战场当中。

如果此时有其他眷族的成员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倒不是因为陈默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地下城一反常态的表现。

虽然对于冒险者们来说,地下城的恶意毋庸置疑,但好歹每次怪物来袭前都会有一定的空闲时间,让人得以喘息休整,不至于被无休止的车轮战硬生生耗死。

可陈默却是个例外,自从他在第二层击杀了那只哥布林开始,地下城就完全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一刻不停地将怪物送到他身边,就算杀光了一拨,转眼间又会有下一拨怪物涌来。

密集的怪物群带来了更高的杀伤效率,如果光论击杀个数的话,短短一个小时当中,他就已经杀掉了其他冒险者一周都不一定能企及的怪物数量。

而即使现在他开始感觉有些疲惫了,但随着黑色剑刃的飞舞,每次剑光闪过,这个数字都会再往上跳动一些。

在如此疯狂的杀戮下,陈默浑身都被怪物的血液浸湿,那一袭黑色风衣,此时已经分辨不清到底是原本衣服布料的黑色,还是被血色染成的暗沉黑色。

“呼哧……呼哧……”

长剑直刺,穿透一只蜘蛛形怪物的脑袋,随后剑刃上挑,将怪物的脑袋分成两半,陈默喘着粗气抬起头,第三层地下城再次被他从头到尾清了一遍。

如果是一般的冒险者团队,清空一个楼层之后,短时间内那段楼层都是不会再继续刷新出怪物的,然而陈默这才刚喘了几口气,视线尽头的洞壁上就已经裂开了几道缝隙,不消片刻,他便会再次陷入怪物的包围当中。

“喂喂,就算是狂欢party,但这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凝视着不断从地下城中诞生出来的怪物们,陈默持剑的右手正在轻微颤抖着。

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让他几乎连剑都快要握不稳了,但即使如此,陈默依然一声不吭地迎了上去,鼓足全身力气,挥舞起了手中的墨色长剑。

……

同一时间,地下城第二层中。

一行装备精良的冒险者正有条不紊地猎杀着不时从墙壁中诞生的怪物,在他们身后,则是一个浑身笼罩在奶白色松垮长袍中的娇小身影,拿着一把小刀,手法相当纯熟地从怪物的尸体上收集着魔石。

“喂,小人族的家伙,你动作再慢点的话,待会儿我可要扣你的分红了!”

将手中的短匕刺入已经被同胞限制住行动的哥布林的心窝,有着一头橙色短发的青年人回过头,不满地瞪了一眼正在收集魔石的少女,口气相当不屑。

“区区一个小人族的支援者,听说还是苏摩眷族那边的……想要分到我们辛苦猎杀怪物赚到的法利,就给我好好拿出干劲来啊!”

“是……是的,冒险者大人!”

被青年不善的口吻吓了一跳,少女缩了缩身子,将身体全部隐藏在了宽大的衣袍下,同时手里的动作也加快了几分。

不过无论她动作再怎么加快,仅仅只是一个人的话,想要跟上这支团队猎杀怪物的步伐,还是有些不够看的。

没有管小人族少女工作的艰难,冒险者团队一路高歌猛进,很快就到达了第二层的尽头。

“头,我说咱们待会儿真的要……”

刚才出声呵斥小人族少女的青年,此时一边擦拭着自己的匕首,一边远远眺望了一眼还在收集魔石的少女,然后朝队伍中央的那个中年男子说道:“反正只是一个支援者而已,而且还是那个酒鬼眷族的人,就算我们不付给她法利,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艾力,你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不太好吧?”

中年男子还没有发话,队伍里唯一一个背着弓箭的少女就抢先开口道:“队长,你也不说说他,竟然想赖一个小孩的工钱,我都替他觉得丢人!”

“你……!”

被女弓箭手说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青年瞪着眼睛就要发作,却被中年男子拦了下来。

“好了,艾力,蕾蕾,你们都不要吵了,一个小小的支援者,还犯不着让我们起内讧。”

中止了队员间的矛盾,中年男子表情严肃地继续说道:“而且你们没有感觉到吗?今天的地下城,似乎和平时有些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