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161章

作者:七月兔

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之前,宫本永正忽然开口道:“你的剑太快了,我接不下来。”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弃权?”

“不战而退,这是剑士的耻辱!”仿佛在宣扬什么宏大的理念般,宫本永正脸色有些潮红起来。

“知道自己会输,又不愿意投降,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剑士的尊严不容践踏!”一脸大义凛然的盯着陈默,宫本永正昂首道:“如果你想斩断我的剑,那就先把我斩杀在这里吧!”

他并没有说大话,陈默感觉得到他说出这番话时那种视死如归的觉悟。

“你觉得我把对手的剑斩断,是践踏了剑士的尊严?”

“难道不是吗?!”

陈默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偏执的家伙解释了。

从剑道大赛开始到现在,唯一一个没有被他斩断佩剑的对手就是西门留情,而因为他一时的手下留情,得以稍微窥见一些自己和陈默之间差距的西门留情,本应一片光明的剑道之路,便彻底断绝了。

若是他手下留情,不斩断对手的佩剑,那才是在践踏剑士的尊严。

“哼,看来你无话可说了!”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因为陈默知道就算他解释了,宫本永正多半也不会相信,更无法接受。

所以,那就用剑去解释好了,让他切身体会一下,尊重与不尊重之间的差别。

不过如果他像西门留情一样被毁了,那可就怪不得谁了……

“双方选手准备!”

赛场外,见陈默和宫本永正结束交流,裁判猛然一挥手,口中高呼道:“比赛——开始!!!”

“锵!”

裁判高呼的声音还未落下,宫本永正就已经拔出了他的佩剑。他确实不认为自己有机会胜过陈默,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强敌面前亮剑。

剑士之道,就是求死之道,这是他自从踏入剑道开始,就一直秉持着的理念。

失败不可怕,死也不可怕,怕失败、怕死,那才可怕!

此刻持剑在手,剑士便只有一往无前!

握紧剑柄,宫本永正正准备冲向陈默,但视线触及赛场对面的黑衣男人时,他却忽然愣住了。

陈默,没有拔剑。

不止是没有拔剑,他连任何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做,依然还是像比赛开始前那样,一脸平静的站在原地。

“你瞧不起我?”宫本永正只感觉一股怒火在自己胸膛里翻涌,让他忍不住怒吼出声。

“轻视剑士间的战斗,你会后悔的!”

“是吗?”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陈默还是没有拔剑,他甚至笑了起来,异常轻松的笑了起来:“我拭目以待。”

“混蛋!”

愤然怒骂的同时,宫本永正全速冲向毫无防备的陈默,手中寒光闪闪的剑刃直取他的咽喉。

他要让这个家伙为自己的轻敌而付出代价!

轻薄锋利的剑刃划破空气,发出细微的嗖嗖声,陈默眼神平淡的看着极速朝自己挥来的长剑,直到最后一刻,他才往后小退了一步。

“刷——”

闪烁着寒芒的长剑在灯光下挥出一轮明亮剑舞,宫本永正脸色隐隐有些发黑。

利刃切开肉体的触感他很熟悉,但刚才他却并没有从手中的长剑上感觉到那种微妙的阻尼感。

挥空了!

不过也对,毕竟是能够发动那样神速斩击的人,反射神经快是肯定的。

那么接下来,你又能躲过几剑呢!

眼见陈默躲开斩击后依然没有拔剑,宫本永正手腕一抖,长剑舞出一朵银白剑花,随后横向回拉,角度刁钻地斩向陈默后腰部位。

不够!还没完!

剑刃转瞬间便已经落下,宫本永正也没去管这一剑有没有击中陈默,他手中剑式急变,一秒内挥出数次斩击,次次直奔要害而去。

银白色剑光在赛场上极速绽放,陈默却只是如同闲庭信步般时不时挪动一下位置,几秒钟过后,宫本永正轻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而在他身前,陈默别说中剑,他就连一片衣角也没被挨到。

“你玩够了吗?”

听到身前传来问话的声音,宫本永正抬起头,映入视线的,是陈默面色平静的样子,仿佛刚才受到攻击的另有其人一般。

“玩……?”

咬牙切齿的紧盯着面前的黑衣身影,宫本永正抬起剑,再度冲了上去。

“还早得很呢!”

迎着满眼银白色剑光,陈默静默不语,只是不断挪动脚步躲避着。

虽然每次躲避的幅度都很小,剑尖几乎是擦着身体过去的,但却偏偏连他一丝衣服都不能划破。

因为他已经完完全全看穿了,宫本永正的剑。

持续进攻了十多分钟后,宫本永正停了下来,大颗大颗汗珠不断沿着他额头往下流淌,而在他对面,陈默依然气息悠长,平静的脸色和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拔剑!”

进攻了这么久,宫本永正早已察觉到了,就算陈默不拔剑也不是自己能战胜的事实,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越发愤怒。

“你这么想看我出剑?”

面对宫本永正的怒吼,陈默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伸手从剑鞘当中拔出了淡青色长剑:“现在我拔剑了,你满意了吗?”

“好!”

眼见陈默拔剑,宫本永正本来已经有些力竭的身体里,再度涌现出活力。

他已经受够了不断进攻却什么也攻击不到的感觉了,既然现在陈默拔出了剑,也就是说下一剑他不会再避开。

宫本永正握紧剑柄,再度发起了攻击,下一刻,一道淡青色剑光与他所挥出的斩击碰撞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