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162章

作者:七月兔

“锵——”

剑刃碰撞的触感,通过剑柄传回手中,随后宫本永正很快调整剑势,挥出了第二道斩击。

钢铁的交鸣不断在赛场中响起,灯光反射下,炫目剑影接连闪现,起初宫本永正还感觉到畅快,但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陈默的比赛他是一场不漏全都看过的,那快到极致的剑光,带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然而此刻,陈默的剑虽然依旧很快,却远远不如他在以往几场比赛当中看到的那么惊艳。

是自己变快了?

不,不对,不是自己变快了,而是陈默挥剑的速度放慢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宫本永正再次挥出一道斩击,青色剑影如影随形般将他的剑刃挡了下来,彼此僵持之际,他凝神看向陈默的脸庞。

所见的,是仿佛正在喝下午茶般平静的表情。

瞬间,宫本永正明白了过来,他这是被彻彻底底的瞧不起了!

——你的剑、你的斩击、你的觉悟,根本不配让我认真起来出剑。

陈默从比赛开始就一直维持着平静的表情,正是在无声告诉着他这样一句话。

“混蛋啊!!!”

宫本永正勃然大怒,厉声咆哮着推开陈默,热血冲上脑门,让他不管不顾的挥剑发起猛攻。

没有任何招数技巧可言,只是发泄一般胡乱的劈砍。

他在求败——哪怕输也好……与像现在这样被羞辱相比,输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

可陈默却没有满足宫本永正求败的愿望,他只是规规矩矩的挡下了挥到面前的所有斩击,然后便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不补刀,也不追击。

愤怒的爆发来的快去的也快,几分钟之后,宫本永正就冷静了下来,他胸膛高低起伏着,看向陈默的目光当中满是冰凉。

“为什么,你要如此羞辱我?”

“这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吗?”疑惑的看了眼一脸受害者表情的宫本永正,陈默声音平缓道:“你一直认为我蔑视战斗,不尊重剑士之间的对决,所以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瞧不起。”

“……”

听完陈默的话,宫本永正哑口无言。

好半晌,他才语气艰涩的开口道:“现在你已经让我看过了不尊重的做法,我为我之前的肤浅道歉……所以,也让我看看你全力以赴的进攻是什么样子吧。”

“可我全力以赴的话,你会死的。”陈默摇头道。

“能见识到更强的剑,死又何妨!”宫本永正眼神有些炽热。

“那好吧。”

比赛都是要分出胜负的,而现在也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陈默倒垂下右手,淡青色长剑在灯光下微微反射着光亮,下一刻,原地腾起一阵旋风,他的身形在半空中拉出数道黑色残影,停下来时已经是在赛场的另一端了,手中维持着劈砍姿势的剑刃下,地面的灰尘被斩击带来的疾风切开荡成两半。

“比……比赛结束!胜者,19号参赛选手——陈默!!!”

即使已经见证过很多场比赛的胜负,但裁判依然还是被这样一道震撼眼球的斩击当场惊艳住了。

而沐浴在山呼海啸般属于胜利者的欢呼与掌声当中,陈默收剑转身,在他身后,宫本永正呆呆地站在赛场中央,地上是他断成两半的剑刃。

成人组的比赛,参赛选手都是签过免责协议的,万一在赛场上被人失手砍死了,那死了就算白死,怨不得别人。

而刚才就在斩击即将砍下宫本永正头颅时,陈默收手了,目标转移到了他手中的剑刃上。

看着一脸失魂落魄的宫本永正,陈默缓缓开口道:“这就是我所能给予对手的,最大的尊重。”

第四十六章 当代剑圣

宫本永正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通过赛场广播,比赛准备区域内剩下的两个人都清楚听到了陈默获胜的宣判。

虽然一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真正听见广播里喊出获胜者编号的时候,两人还是不约而同长叹一声,即使最终的总决赛还尚未开始,他们的斗志却已经被彻底瓦解了。

几分钟后,站到四强赛的晋级赛场上,两人彼此对视一眼,竟然同时选择了弃权。

“为什么要弃权?虽然不可能赢得过陈默,但……我至少也不想输在他手里。”

“我同样是这么想的。”

听到面对记者采访时两人的回答,陈默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因为知道自己不可能赢,所以宁愿弃权也不想输在他手下吗?

“真是……太蠢了。”

采访完弃权的两人之后,记者当然也把这个问题抛给了陈默,而陈默想也没想就如此评价了一句。

他们以为弃权了就不算是输在自己手里,但比赛这种东西,从来都只有两种人——胜利者,以及失败者。

因此早在他们选择弃权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输了。

如果不弃权,这两人好歹还能以剑士的身份堂堂正正倒在赛场上,但他们却偏偏选择了不战而降,这种最有悖于剑士身份的做法。

自作聪明,十足的蠢货。

不过再怎么说,这两人身为剑士的风骨虽然还有待商酌,但陈默其实还是有些感谢他们的,毕竟要不是他们选择了弃权,那他还得再到赛场上走一遭,而两人这一投降,刚好就让他免了这趟辛苦。

于是站在颁奖台上,接受完由国际剑道联盟所颁发的剑道九段证书和大赛冠军奖牌之后,陈默满脸微笑的对着颁奖台下无数摄像机与话筒,真挚道:“能获得冠军,我要感谢许多人,他们本来都是很优秀的剑士,但他们却不幸在赛场上遇到了我,其中我最感谢的,就是四强赛最后那两位选手,谢谢你们的弃权……”

说到这里,陈默顿了顿,略微咬重话音道:“谢谢你们的弃权,让我省了几秒钟的功夫。”

话音落下,颁奖台周围,所有人都齐齐一愣,随后哄然大笑起来。

甚至有些经常搞事的记者,都已经想好怎么写下一版报纸的头条新闻标题了。

【九段剑圣的致谢——谢谢你们为我弃权】这样……

与此同时,除成人组外,高校生组和中学生组也都角逐出了最终总冠军。

令陈默颇感遗憾的是,桐谷直叶并没有夺取中学生组的冠军,而是止步于四强,不过她本人倒是对这个成绩挺满意的。用她的话来说,人要懂得上进,但也要知足常乐,上次的全国剑道大赛,她被淘汰在八强赛里,这次能冲进四强已经很好了。

看桐谷直叶光是得个第四就乐得有些找不着北了,陈默不由得苦笑连连,亏他领奖的时候还在思考怎么安慰自己这宝贝徒弟,谁知道人家根本用不着他安慰,心态不是一般的好。

分别颁发完三个组别的获胜选手奖励之后,全国剑道大赛便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