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174章

作者:七月兔

看着陈默平静冷淡的眼神,茅场晶彦接着道:“本来我是打算把这个东西托付给桐人,不过察觉到你的存在之后,我临时改变了主意,将这个东西复制了一份,交给你处理。”

说话间,他手中出现一枚小小的蛋形结晶,内部有如星河一般旋转闪耀着无数细微的光点。

“这就是世界的种子,the seed。”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桐人的性格很正直,并且也充满了对NERvGear所构建的世界的喜爱,但有时候太过正直也是弱点所在,就好像我在SAO里利用赌约强迫他加入血盟骑士团一样……陈默君,像你这样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能保持冷静的人,或许会比一味正直的桐人更加令人放心。”微笑着,茅场晶彦给予了刚才还对自己兵刃相向的陈默比桐人更高的评价。

“收下吧,你究竟会将这份the seed引导向怎样的结局,我很期待。”

茅场晶彦说完,整个人便直接在陈默面前消失了踪影,只剩下半空中微微散发光亮的世界的种子,如同一颗小小天体般缓慢旋转着。

“还真是够信任我啊,茅场……”

虽然茅场晶彦已经消失在了眼前,但陈默总有种莫名被窥视的感觉,这种感觉并非无缘无故升起的错觉,而是职业传承带给他的战斗直觉。

茅场晶彦,并没有离开,而是藏在不知道哪个角落里默默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既然你想看,那就好好看着吧……

“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做出的决定。”

伸手一把抓住半空中的发光结晶,陈默拉开系统选单,直接选择了退出登录。

须乡伸之那个家伙,桐人能大度的放他一条生路,但陈默却没有这么好心。

在CDI的这几年里,他可是学到了不少好玩的东西,从反监控反侦查,到国际公约严令禁止的刑讯逼供,再到一些心理学上折磨人的手段,这次正好慢慢在须乡伸之身上挨个试试。

不过这么一想,须乡似乎也算是个具有奉献精神的好人了?

仔细算算,他本身只是个不仅对社会毫无作为,而且还严重威胁到普通民众安全的害虫,自己这个决定,既拔除掉了他这颗不安定的毒瘤,又算是给了桐人、亚丝娜、以及其他三百多被困在游戏当中供人进行实验的玩家们一个交代。

最重要的是,须乡伸之原本的人生对于社会来说是毫无价值毫无贡献可言的,但现在他却能够体现出自我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就是助人向善,帮助他人找到人生意义、实现人生价值的超级好人了吗?

下一刻,随着与游戏链接的断开,陈默的思绪也到此中断。

鸽?

开玩笑,我像那种人吗

第五十五章 你看这人间罅隙,风舐草绿

深褐色竹剑呼啸着细微的风切声划破空气,而后与另一柄纯白木剑碰撞到一起,清脆响亮的撞击声发出的瞬间,竹剑已经抽退回去,并且再度挥舞出下一次斩击。

宽敞明亮的剑道场内,一黑一白两道人影站立其中,身着白色剑道服的少女不断发起猛攻,另一人则只是防守,少女挥剑的速度很快,每次斩击都能在半空中留下淡淡的残影,但她的进攻却尽数被另一人挡了下来,以至于原本寂静的剑道场内,不断传来犹如燃放鞭炮般的噼啪爆响。

“直叶,这就是你的极限了吗?”

手中白桦木剑舞得密不透风,陈默看着眼前不断朝自己发起进攻的桐谷直叶,嘴里嘲讽道:“这种慢吞吞的剑,我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挡下来!”

听到陈默的讽刺,桐谷直叶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剑挥舞得更快了几分。如此高速的斩击,甚至扭曲了视线,使得原本笔直的竹剑,在落入旁人眼中时形成剑身弯曲的错觉。

快,相当的快,并且这不是单独一剑爆发出来的速度,而是接连不断的、持续性的高速斩击,眨眼间便能挥出数剑,每一剑都犹如羚羊挂角般精妙绝伦,半空中纵横的剑影密集到令人目不暇接的地步。

能拥有这种出剑速度与技巧,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方剑豪了,那是足以开设剑道场馆教授徒弟的水准,放在幕末年代,能够挥出如此快剑的人,无论他身份如何,都足以在新选组担任番队队长之职。

现在是五月初,距离陈默第一次教导桐谷直叶的时间还不足五个月,然而她却展现出了寻常剑士苦苦锻炼五年、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

十五岁,剑豪之境。

果然,她是拥有天赋的……

看着少女挥剑进攻时凛然的身姿,以及眼中毫不退缩的目光,陈默心里对自己这个徒弟可以说是相当满意,但他嘴上仍是不断催促对方加快挥剑的速度。

“再快!再快!还能再快!”

在陈默的接连催促下,桐谷直叶手中的竹剑不断加速,五月份的天气初显炎热,如此高强度的挥剑,让她额头很快就挂满汗珠,甚至就连鼻梁上也冒出了一层细汗。

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最终滴在剑道场内铺设的榻榻米上,留下小块深色印记。

“呼……呼……”

随着汗水滴落,桐谷直叶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起来,首先是体能上的大幅消耗,同时,她的剑挥得有些太快了。

剑有势,重剑有重剑的剑势,越挥剑越重,快剑有快剑的剑势,越挥剑越快。

此时已经不是桐谷直叶在主动控制挥剑的速度了,而是手中的剑在带着她不断加速,当剑速超过她所能控制的极限时,剑技自然也就会出现破绽。

桐谷直叶出剑的姿势,走形了……

“噼啪——”

微微眯起双眼,挥剑挡住对方斩击的同时,陈默猛然往前踏出一步,手中木剑下压,抵住竹剑中段阻止其收回,而后剑身转动两圈挑飞了竹剑。

竹剑脱手的瞬间,桐谷直叶仿佛被抽空所有力气,直接瘫坐在了榻榻米上,胸口高高低低起伏着,喘气的声音犹如拉动风箱般粗重。

“老师……对不起……我实在撑不住了……”

低头俯视着汗流满面的桐谷直叶,陈默脸上严肃的表情缓和下来,道:“没关系的,直叶,你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让身体记住挥剑的感觉。”

对于高速斩击,最佳效果就是让挥剑速度达到人类身体的极限之上,使人看不清、察觉不到、反应不过来,而在这样的剑速下,不止是对手,就连挥剑的人本身也是无法看清自己斩击的,所以要想控制手中的剑,唯一途径就是让身体本能记住剑招,以千万次重复的锻炼,形成后天反射,如此一来就算是快到超越视觉极限的斩击,挥剑的动作依然能够做到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可言。

看见对手握住剑柄的瞬间,身体就会出自本能的拔剑,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按照肌肉记忆挥出斩击,结束了战斗。

挥剑速度快,神经反应得更快。

迄今为止,桐谷直叶练了接近十年的剑,而她要想达到这种境界,至少还要再练上十年。

不过即使如此,陈默依然给了她相当高的评价。

“如果现在再去参加一次剑道大赛,直叶你绝对可以冲进前三甲之列。”

“才三甲啊……”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成人组的前三!”

收起木剑,陈默轻笑道:“之前你不是说羡慕我那个剑圣的称号吗,等再过几年,直叶你就有实力可以问鼎剑圣了,没准到时候你还没上大学哦?”

剑圣jk……

陈默在脑海里稍微想象了一下,几年后长相比现在更加成熟几分,个子也要更高点的桐谷直叶,身穿女子高校生制服,背着剑袋,走在樱花烂漫的校园当中,裙摆微扬,如此正值豆蔻年华的青葱少女,却是头顶璀璨光环的剑圣大人……肯定会有数之不尽的男生为之倾倒吧。

“老师你又在逗我了。”

稍微喘匀了一些气,桐谷直叶摇了摇头,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未褪去的潮红:“我现在连老师你一剑都接不下来,甚至连逼你出剑都做不到,水准实在是差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