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221章

作者:七月兔

种族:原力古神(伪)-冒险者Lv.3(34223/100000)-赫斯提雅·眷族

年龄:25(???)

身高:190cm

体重:103kg

精神:249(500)

力量:180(500)

敏捷:237(500)

耐力:191(500)

体质:275(500)

职业传承:【黑衣剑士】【幻构枪械师】

能量:468852.03/1000000”

从最初降临到这个世界开始,整整两年多时间,陈默的属性值上升幅度甚至连当初在欧拉丽待的两个月都不如。冒险者等级是随着战斗经验的累积而提升的,他这两年里虽然也经常会参与各种各样的战斗,但强度却远远无法满足他所需要汲取的海量经验。

而与提升缓慢的冒险者等级相比,职业传承的进度更可以说得上是龟速。

因为他最近一年来都几乎没有再踏上过雇佣兵战场,所以【幻构枪械师】的传承进度停顿在了最下一排基础被动技能全部点亮的状态,但第二层的进阶被动技能依然还遥遥无期。

【黑衣剑士】一共十个技能框,除了两个银白色的天赋被动技能【剑骨】和【剑压】因为心之剑的缘故而获得刷新之外,其他无论是基础被动技能、进阶被动技能,还是核心被动技能,几乎全都没有什么变化,依然停留在Lv.3的门槛上,而开启第二阶段后的心意之光,技能说明竟然毫无变化,还是那短短的一句“以灵魂凝聚光辉,发出跨越极限的一击”。

不过,虽然技能说明并没有任何变化,但陈默却能够明显感觉得出,阶段一和阶段二之间所存在的差别。

他抬起右手,食指顶端徒然亮起一点米粒大小的银白微光。

这道光芒是如此柔弱,以至于仿佛轻轻吹口气都会将它熄灭一般,但实际上这道光芒中所蕴含的能量,却足以瞬间夷平一座普通人家的民居。

如果要打比方的话,阶段一的心意之光与阶段二的心意之光相比,就好像煤渣与钻石一般,两者虽然在本质上都是由相同元素构成的,但无论是结构强度还是实际价值,都有着天差地别。

除此之外……

轻轻晃动手指,抖灭了指尖的银白光辉,陈默右手虚握,点点星光从半空中聚集而来,在他手中逐渐凝聚成一把三指宽的单手双刃直剑。

剑身通体呈现出半透明的琉璃质感,自剑柄末端往上,如同新生ALO中使用剑技时的余辉一般,暗紫色光点沿途不断散落至虚空,剑刃部分则布满了花蔓般精致细腻的纹路,整把长剑都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幽光。

这就是优纪送给他的心之剑,离开游戏之后,转变为了这种虚实结合的形态。

陈默也尝试过用这把剑劈砍东西,首先是手感,虽然这把剑看起来似乎很轻的样子,但只要拿在手里之后,立刻就会变得十分趁手,既不会因为剑太轻而有种挥舞起来不着力的感觉,又不会因为剑太重而使得挥剑的动作变得迟钝丝毫,仅从这一点来说,这把剑就对得起她97的评分。

除此之外,在经过了多次尝试之后,陈默完全没有找到任何这把剑所不能切开的东西,而且无论他使出多大力气劈砍,这把剑都丝毫不会卷刃。

最最让他感觉满意的,还是这把剑的隐蔽性。

想要使用时只要心念一动,剑刃立马就会在他手中凝聚起来,而用完之后,剑刃又会重新消散在空气当中。

松开手,看着长剑从剑刃顶端开始,逐渐化作淡紫色光点消散的场景,陈默轻轻叹息一声,起身走出了卧室。

……

淡黄灯光的病房内,陈默坐在病床边,缓缓伸出手指,从少女额前扫过,为她整理好长时间没人打理后略微有些散乱的发丝,同时,一点柔和的银白光辉在指尖亮起,照亮了她仿佛只是睡着一般的静谧脸庞。

几秒后,收回手指,看着依然没有任何清醒迹象的少女,即使心里并未对此抱太大希望,但陈默还是忍不住有些失神。

“果然……不行吗……”

哪怕是达到了第二阶段,连HIV病毒都能够抑制甚至杀灭的心意之光,对于重村悠那的病情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涉及到脑域问题的植物人,这在人类上千年的医学史上一直都是位立于顶点的巅峰难题。大脑结构的精密程度实在是太复杂了,复杂到没有哪个医生敢真的用活人来进行大刀阔斧的试验性治疗,除了开几副理论上应该有点效果的药之外,想要让植物人重新清醒过来,只能祈祷奇迹的发生。

医学史上从不缺少奇迹,所以几乎每年都有植物人突然间恢复意识的例子出现,但这个奇迹并不属于陈默,也不属于此刻躺在病床上寂静沉睡的少女。

如果可以,陈默真的不希望协助重村彻大进行Augma计划,但他没有选择。

一定……一定要让她从这张床上站起来!

这是早就决定下的事情,从命运与SAO内名为尤娜的少女纠缠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悠那……”

陈默垂下视线,一边盯着少女的面容,一边低声呼唤出她的名字,理所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静静凝望片刻后,他起身离开了病房。

……

优纪逝世后的第二周,陈默接到了瞌睡骑士团发来的邀请函,邀请函的内容十分简短,只是言明了想要邀请他参加优纪的追悼会。

当天晚上八点钟,当陈默如约出现在INN酒馆一楼时,整个酒馆内的气氛沉重得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陈默先生,非常感谢您能来,请坐吧。”

修奈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她甚至还带着几分恬静淡然的微笑,但眼神中却满是哀婉。

一向少言的铁奇也是如此,他并不习惯把所有情绪都表露在脸上,而与修奈和铁奇是两个极端的,就是约翰了,他一脸怏怏的趴在桌上,眼睛又红又肿,显然是哭过,经常和约翰笑闹成一团的诺莉低着头坐在一旁,一直很没存在感的塔尔根干脆就没来。

见陈默目光在四周扫视一圈,修奈有些勉强的笑了笑,道:“塔尔根……他最近两天病情加重了,正在配合医生进行紧急治疗,所以没办法来。”

“知道了。”

点点头,陈默在酒馆中央的圆桌旁边坐下,保持缄默没有再说什么。

无论是他还是瞌睡骑士团的众人,此时都需要缄默。

缄默并不是因为无话可说,这是优纪的追悼会,关于那个单纯而坚强的少女,他们从不会缺少话题,但越是回想起曾经和她欢笑着共同度过的记忆,压在心头的悲伤就会越发沉重。

所以,他们都需要缄默。

缄默着,独自舔舐这份悲伤。

陈默入座后不久,胖乎乎的NPC酒保就开始不断往桌上端来各式各样的菜肴,NPC不会有悲伤,所以他脸上依然挂着陈默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种欢快微笑。

烤制得外皮金黄酥脆的小乳猪,分量充足的山羊排,灯光下闪耀着诱人光泽的烤火鸡,色彩斑斓的果蔬沙拉……以及游戏内最好最烈的酒。

用大木桶装着的,由约翰买回来的酒。

桌上的菜肴众人几乎一点都没动过,但酒却一杯接一杯不断灌进肚子,约翰边喝边嚎啕大哭,吊着嗓子哭嚎的声音在整个酒馆一楼回荡。

“最好的酒……用木桶装……我买回来了,买回来了……会长啊啊啊啊啊!!”

约翰哭嚎的声音,让陈默微微收紧了握住酒杯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