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319章

作者:七月兔

片刻后,龙剑上绽放的金色光芒稍稍黯淡下去了一些,与陈默相比,莱茵哈鲁特的体力毫无疑问要弱了不止一筹,竭尽全力之下,即使是身负【大地的祝福】、【生命的祝福】、【战斗的祝福】之类能快速恢复体力的加护,但也依然赶不上消耗的速度。

速度,力量,技巧,体能,全部都落于下风。

对于莱茵哈鲁特来说,这绝对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从他继承【剑圣】之名,拿起这把【龙剑】时开始,身边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让他真正拿出全力来认真对待,即使是玩闹般的挥剑,也能够轻而易举将他人击败。

在战斗当中陷入如此不堪的劣势,而且还是自己已经拿出全力的情况下……

“阁下,真的是很强呢。”

用力往前一推剑刃,莱茵哈鲁特快速退出几步,看向陈默的目光里满是凝重。

连呼吸都没有乱吗……

陈默的呼吸当然没有乱,所有的属性值当中,他的速度和体力一直都是最高的两项,现在只不过才刚算热好身而已。

不过即使如此,但莱茵哈鲁特却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弃。

只要还能挥动手里的剑……

“范·哈斯特雷亚流,奥传!”

鼓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魔力,莱茵哈鲁特握紧剑柄深吸一口气,剑刃燃烧起璀璨金光的同时,身形骤然间在陈默身后闪现。

“——锵!!!”

剑刃高速斩出,灿金色的焰光如同弯月划过半空,猛然轰向前方!

嗖!!!

强力斩击撕裂了空气。

但,也仅仅只是撕裂了空气。

在陈默眼中,这燃烧着必胜意志的一剑,确实是快速而有力,不过还远远没达到能让他无法躲避的程度。

向前跨出半步避过剑刃挥砍过来的锋芒,趁此空隙,再度贴身而上,抬手劈出银蓝交加的剑锋,划向对方的颈脖!

嗡嗡嗡嗡嗡——

心之剑冰冷的剑尖,在距离莱茵哈鲁特颈部肌肤仅有几厘米的位置骤然停下,剑刃不断高速颤抖,发出意犹未尽的嗡鸣声。

“……”

莱茵哈鲁特略微低垂下眼眸,视线在半透明长剑的淡紫色剑刃上凝固起来,片刻后,他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轰隆隆——”

随着莱茵哈鲁特吐气的动作,一连串剧烈的轰鸣声突然响彻整个练兵场,在他身后,数十道狭长剑痕深深刻印在了练兵场的地面上。

颤栗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果露在外的皮肤浮现出大片鸡皮疙瘩。

加护?还是魔法?

近距离凝视着莱茵哈鲁特充满疑惑的眼神,陈默忽然摇摇头收起了剑刃。

“到此为止吧,已经结束了。”

“结束……”

握着龙剑的右手轻微颤抖了一下,莱茵哈鲁特忽然觉得脖间一阵微微刺痛。

伸手摸了摸,入手一片温热的血红。

陈默方才的一剑,光是凭着剑意就斩裂了他身后的地面,同时还在他脖子上恰到好处的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即使并不明白剑意到底是什么,但莱茵哈鲁特依然理解了要做到这一步到底需要多强的控制力。

“……我输了。”

捂着脖子上的伤口,莱茵哈鲁特表情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男人,随即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下次,再来试过吧?”

“随时奉陪。”

朝看台上安娜塔西亚的位置露出一抹平淡微笑,陈默松开手,任由心剑重新化作光点消散在半空,然后回头看着莱茵哈鲁特道:“下次试试看,能不能逼我拿出第二把剑吧。”

“第二把剑?”莱茵哈鲁特脸上表情一愣。

“说起来,我也已经好久没用过二刀流了。”微微眯了眯眼睛,陈默笑着继续说道:“要是你能让我拿出第二把剑的话,就算你赢,怎么样?”

……

浅红色茶汤在暖色调灯光下微微泛着细碎的金色,空气里缓缓飘荡着蜂蜜的香甜味道。

虽然只是初建不久,但在对施工方斥之以大量资金后,四季花行露格尼卡王国分店的规模很快就追平了古斯提科王国总店的水准,即使是店面后台的休息室也近乎完美的复刻了过来。

“这样一板一眼的认真性格,真是让人放心啊。”

轻抿了口搪瓷茶杯内的蜂蜜红茶,陈默一边翻阅着平摊在大腿上的厚重书籍,一边轻声感叹道。

“是的,但蕾姆有时候太认真了,也会让人很担心。”

静静侍候在侧边的粉色短发女仆微闭双眼回应了一声,双手垂在身前拿着一块圆木托盘,配上休息室内来回摇晃的烛光,更显得静谧了几分。

“你们两个谁也别说谁,前段时间蕾姆也这么跟我说过的,什么‘姐姐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总是神神秘秘的,真让人担心’之类的话……”

“先生!”

听到陈默略带几分调笑的话,拉姆有些生气的睁开眼睛,眉毛也轻轻皱了起来:“还不是先生提前嘱咐的,让拉姆不要告诉任何人,要说的话也是先生的错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安娜小姐那边的优势确实不太明显啊。”陈默微微一笑道:“明明背后坐拥着两大商会的鼎力支持,但却又偏偏毫无作为,这样一来再大的志向也只不过是空头支票罢了,而唯有将空荡荡的财力转化成切实的功绩和贡献才是真正行之有效的方案,改建贫民窟就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万一声张开了,就失去先手了嘛,所以才让你保密的……懂了吗?”

“哦,懂……懂了……原来如此。”

抬头看了眼粉色短发的小女仆一脸晕晕的样子,陈默当即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随后便低下头继续翻阅书籍,没有再接着解释下去。

彼此间相隔了好几百年的信息差距,以中世纪的世界观去理解现代人的商业和政治手段,即使只是一些最基础的东西,但想要让一个小女孩在短时间内听明白过来,也确实是件强人所难的事。

就好像以现代人的目光去看中世纪的社会体制,以及腐朽落后的贵族阶级制度和封建神学统治,很难想象那种社会构架是如何得以维持下去的。

但事实上中世纪的贵族统治和神学统治都持续了好几百年的风光岁月。

一句话,时代观念不同而已。

安静到只剩下书页翻动声音的休息室内,整根洁白蜡烛逐渐燃烧到三分之二的位置,喝完茶,让拉姆退下休息,陈默也翻到了书籍的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