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374章

作者:七月兔

——为了歼灭神——将神消灭殆尽,由神所创造的兵器。

仅仅只是对视一眼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身份了吗……

陈默微微眯起眼睛,周身荡漾开神力的波纹,【原罪】职权轻轻触动:“冷静一点,不要被情绪主导了行动。”

“……”

话语出口瞬间就变换为规则,作用在少女身上,让她立刻脱离了埋藏在种族核心深处的弑神狂热。

“刚才……那是什么?”

感受着自己此刻已经变得完全冷静下来的状态,天翼种少女——吉普莉尔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面前的男人:“你用了什么魔法吗?可我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精灵的波动……还是说单凭天翼种的精灵回廊,根本不足以观测到神灵种使用魔法的迹象?”

“不是魔法。”

“可不用魔法到底要怎么做到……”

面对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天翼种少女,陈默微微一笑:“你以为神凭什么才能够凌驾于众生之上?”

第十四章 团长,你在干什么啊,团长!

国立艾尔奇亚大图书馆中央,书架呈环形围绕在四周,陈默和吉普莉尔相对坐在圆桌两边。

“那么,不知道尊贵的神灵大人专程来找我这个小小的天翼种到底是有何贵干呢?”

圆形桌面上摆放着一套磨砂质感的茶具,暗褐色小泥炉中冒出橙红焰光,茶壶口不停喷出带着清雅茶香的蒸汽。

陈默估摸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伸手从泥炉上提过茶壶,为自己斟满一杯后才抬头看向桌对面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的天翼种少女。

“我说话不太喜欢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所以就直言不讳了,请你把这个图书馆里所有的藏书都转让给我。”

话音落下的瞬间,吉普莉尔脸上刻意维持着恭敬谨慎的笑容消失了。

“您……能再说一遍吗?我刚才好像有些没听清……”

“我说,请你把这个图书馆里所有的藏书都转让给我。”陈默端起茶杯浅饮一口,语调毫无起伏的重复道。

而坐在桌对面的天翼种少女闻言,表情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所以说,您……就只是为了这些书而来?”

“当然。”陈默缓缓放下茶杯,意味深长道:“很多时候,知识就是力量。”

“啊……没错,但还有句话叫知识是无价的哦?”

确认了陈默没有在开玩笑之后,吉普莉尔却并不打算随便就将自己耗费漫长时间收集来的书籍转让出去,哪怕对方是传说中的神灵种——和自己的造物主相同的种族也一样。

在现如今这个无论伤害、杀戮还是掠夺都被盟约禁止的时代,十六种族间实际已经失去了严格的上下级关系区分,毕竟谁也没办法奈何谁,这是就连神灵种也不能打破的禁忌。

因此她虽然有所忌惮,但却并非感觉恐惧害怕。

甚至还有几分隐藏极深的兴奋——作为弑神兵器而诞生的种族,在近距离接触到神灵种时,那种无法抑制的残虐冲动。

“特别是对于珍视知识更甚一切的我等天翼种而言……这间图书馆里装满了我所收集的书籍,而您单凭一句话就想要夺走这些收纳知识的书本,恐怕有些太过霸道了吧?”

“没有什么霸道的,这世间一切不利因素,都只不过是由于当事人能力不足罢了。”

“能力?”

吉普莉尔仔细咀嚼着陈默的话语,忽然她眼神微微一亮道:“您的意思是……”

“盟约第二条,所有纠纷一律都以游戏胜负解决。”

“所以您要以神灵种的身份,向下位的天翼种发起挑战?”

“没错。”陈默第三次为自己续上茶水:“你打算拒绝吗?”

“不……很抱歉,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消息的准确性而已。”

努力压下心头再次膨胀起来的强烈杀意,吉普莉尔深呼吸几次,然后才接着问道:“那么,我需要付出的赌注是这个庞大书库里的上亿册藏书——其价值可以说是等同于我的生命也不为过,所以相对的,您又准备了怎样的赌注呢?”

“赌注啊……我想想看。”

陈默手指轻轻转动着茶杯,不出片刻就给出了答复:“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很想试试看亲手弑杀神灵的感觉吧?可以哟……只要你赢了,我就把性命交托给你,无论要杀要剐都随你高兴。”

弑神……

吉普莉尔呼吸立刻失去了平静,微微眯起的双眼当中投射出锐利目光。

“您……这玩笑可开得有些大了。”

“我没有开玩笑哦?”

回应吉普莉尔的,是陈默脸上平静而认真的表情。

“能够和性命等价的东西,我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来,所以就直接赌命好了,干脆利落也省了许多麻烦。”

瞬间,整个图书馆上空仿佛遭受到无形的重锤冲击,气氛顿时变得凝固而压抑起来,天翼种少女周身旋转缠绕着无数闪耀的精灵光点,庞大的杀意有若实质般在空气中流淌。

然而身处杀意最中央,陈默依然是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

“看来你是接受赌约了?”

“啊,当然……不过您可不要后悔啊。”

“后悔?”

陈默放下茶杯,挥手将整套茶具重新散作银白光点,嘴角浮现出冰冷笑意:“如果你有自信能让我后悔的话,那我倒还真是开始期待起来了。”

种族序列排名第一位,神灵种,以及第六位的天翼种。

虽然两者仅仅只相隔了五个位置,但其中的差距却比天翼种和人类种还要更加巨大。

如果把人类种比作蚂蚁,并且以此为标杆的话,那么天翼种就是克苏鲁神话里面的外神,而神灵种则是看书的人——无论蚂蚁还是外神,对于看书的人来说,都只不过是书中的文字罢了。

因此,无论吉普莉尔想出来怎样的游戏,亦或是针对他做出何种方案的战略对策,但最终结局早在她同意接受赌约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除了那些同为神灵种的家伙之外,陈默从一开始就站在不败之地。

然而天翼种的少女却并没有察觉到两者间存在的这份本质上的差距,她竭尽脑汁思考着如何才能将对方拉下神坛,并且放到和自己同等层次的赢面上进行公平角逐。

然后,她脑海中犹如惊雷乍现般猛然闪过一道灵光。

“想到了?”陈默注视着天翼种少女闪闪发亮的目光,手指轻敲桌面:“说说看吧,你想要怎么玩?”

“狩猎游戏!”吉普莉尔脸上浮现出包含着赤裸杀意的笑容:“就当是为胜利之后收取赌注做预热活动好了。”

“狩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