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386章

作者:七月兔

“巫、巫女大人,息怒!息怒啊!”

听到巫女的笑声,初濑伊野浑身筛糠似的颤抖起来,差点没直接吓趴到地上。

“好了,伊野,我没有生气。”收住笑声,巫女放下衣袖,嘴角依然噙着一抹笑意:“不过这还真是让我感觉有些受宠若惊啊,原来我竟然能值一颗种族的棋子吗?”

确实没有从巫女的声音里听出任何不高兴的意思,初濑伊野这才稍微抬了抬头,恭敬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当然是同意了,人类种有底牌,但我们东部联合可是从游戏的一开始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送上门的晚餐,哪有推回去的道理。”

“那我这就下去安排。”

毕恭毕敬的朝巫女行了个礼,初濑伊野转身就要离开巫社,然而他刚转过身,背后就传来巫女询问的声音。

“伊野,怎么这次没见伊纲跟你一起来?”

初濑伊野抬到半空的脚步僵住了,随即他立刻恢复常态道:“回禀巫女大人,伊纲还在主持大使馆的修缮工作,所以今天就由我独自前来。”

“原来如此,下去吧。”

“是。”

得到同意告退的应允,初濑伊纲如蒙大赦般赶紧离开了巫社,直到走下长长数百级台阶,并且绕过好几个拐角,彻底远离巫社之后,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闷气。

微风吹过,背后传来冰凉黏腻的触觉。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经出了满背的冷汗。

和巫女进行交谈无疑是压力很大的一件事,特别是当被她那双仿佛可以剥开外层伪装,直接窥见内心想法的金色双眸盯上的时候,简直能让人紧张得气都喘不过来。

而对于初濑伊野来说,这份压力又要比其他人来得更大一些——毕竟,他在禀报过程中所说的话,全部都是充满欺骗的谎言。

【呐,老狗,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昨日那个人类种少女恶魔般微笑着向他低语的声音,此刻再次在耳畔响起。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让东部联合同意跟艾尔奇亚赌上一场,我就不伤害这个小家伙】

“伊纲……”

巫社前庭,巫女依然靠在桥边,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来回甩动着。

初濑伊野在撒谎,这是第一眼就看出来的事情。

尽管他已经极力压抑住了自己的心跳,但那种略微不同于正常频率的跳动节奏,以及每次心跳时都异乎寻常的血流量,在“血坏”个体的巫女眼中,依然像是暗夜里飞舞的萤火虫般醒目鲜明。

包括后面交谈过程中,他不时会出现短暂的颤栗,结合当时谈论的内容,巫女不难得出几个大致的结论。

第一,人类种抓住了初濑伊野的某种把柄,让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在自己面前撒谎。

第二,这次的挑战,背后绝对有问题,很大可能是人类种真的掌握了足够让他们直接打破死局的底牌。

第三,自己身上有某种让对方十分渴望的东西,甚至不惜拿出种的棋子作为诱饵。

还有最后一点,初濑伊野被抓住的把柄,很大概率就是初濑伊纲,而且他所受的伤应该也是和这个把柄有关。

不过,即使已经看清到这个地步,但巫女还是同意了人类种的挑战请求。

“——您的意志。”

倚靠着桥边横栏,巫女微仰起头,金色双眸散发出淡淡光芒看向头顶的星野天河,直到感觉中某种庞大而遥远的存在移开目光时,她才低下头松了口气。

“竟然能够如此吸引祂的注意,人类种……你们到底得到了什么东西?”

……

艾尔奇亚王国。

陈默推开店门,身后带着个小尾巴,回到了【ICE CREAM】里面。

“这么晚我们店都打烊了,客人明天再来吧……”

柜台后,空一边低头玩着游戏,一边敷衍的抬头瞟了眼,但看到进来的竟然是陈默,他立刻扔下平板站了起来:“老板好!老板辛苦了!老板要不要喝茶?”

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白眼睛更尖一点,她看到了跟在陈默后面的初濑伊纲,表情立刻变得无比震撼起来。

“……这……这是什么……好可爱的生物……”

“可爱也不许摸,特别是你,空,碰都不许碰。”

拽着初濑伊纲站到自己旁边,陈默警告的看了眼目光开始往心心眼方向发展的十八岁家里蹲少年,然后正式介绍道:“她叫初濑伊纲,你们也看到了,是兽人。”

“兽……?!兽兽兽兽兽,兽人?!!”

“……是怎样……这个世界是怎样……太幸福了。”

“喂,我说过不许摸的吧,她不是宠物,赶紧撒手!”

空白的闹剧很快过去,陈默带着初濑伊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并不是认为这个小家伙能搞出什么乱子来,而是担心某兽耳控的兄妹会对涉世未深的狐娘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保险起见还是跟自己住在一起安全些。

窗口敞开的房间内,月光明媚倾泻,因此即使没有点灯,光线也并不显得昏暗。

陈默半躺在床上,香烟头时隐时现的闪烁着橙红火光。

到他现在这种身体状况,别说抽烟,就算抽强磁辐射都不会有任何问题,那种烟草燃烧的尼古丁味道,能让他记得自己底子里还是个人,不至于彻底变得跟没有人情味的神灵种一样。

床边,初濑伊纲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盯着他,目光里闪动着泪花,让人有种看到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一样的感觉。

“你真的,不会对伊纲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得斯。”

不好的事……?

陈默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床边这个明显还算是幼女的小姑娘,年纪不大,懂得倒还挺多的啊?

不过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恶趣味到吓唬小孩的地步,所以当即摆了摆手道:“不要担心,你在我这里是绝对安全的,史蒂芬妮才是最坏的人。”

“史蒂芬妮……威胁爷爷,欺负伊纲,是屑,得斯!”初濑伊纲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史蒂芬妮:“阿嚏!”

第二十二章 攻心为上

史蒂芬妮感觉自己生活的某处出了什么差错。

但她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只是一直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如果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类似第六感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