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427章

作者:七月兔

“对……对……放……走……”

“感谢……您……慈……”

“我本来也没打算把你们怎么样,不用谢我。”

陈默摆了摆手,目光一转看向正抬起头露出一脸欲言又止表情的里克,笑了笑说道:“你自己来动手吧,放心,它们不会乱动的。”

“……”

动手——就在十分钟之前,里克还在为是否要用伊旺的生命来换取他们两人逃脱而犹豫不决,但现在仅仅只过去了十分钟,他却已经拥有了能够主宰这两只妖魔种生死的权利。

“咕噜……”

里克半是紧张半是兴奋的咽了口唾沫,即使冷静如他,此刻也忍不住激动得双手微微发颤,他从地上爬起身来,手里握紧匕首,走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的两只妖魔种面前,然后陷入了长久的犹豫当中。

他当然不是在犹豫要不要杀死这两只妖魔种。

他只是在思考自己到底应该从哪个部位下刀,才能够夺走这两只妖魔种的生命。

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哪怕是束手就擒引颈待戮的妖魔种,但也远不是序列排名第十六位的人类种能够杀死的存在。

“不要急,你现在有很多时间思考。”

就在里克犹豫不决的时候,陈默从背后走到他旁边,缠绕着漆黑电芒的指尖从匕首刃口划过:“在此之前,我想你还需要一点点的帮助。”

由纯粹神力与【湮灭】职权构成的漆黑电芒在匕首表面快速跃动,随后犹如海绵吸水般浸入其中。

匕首的外观并没有发生丝毫变化,依然还是之前那副做工粗糙的样子,但握着匕首的里克却能明显感觉得出,两者已经发生了本质上的蜕变。

就像手里正握着一整座沉寂的火山般,只要他随意从眼前这两只妖魔种身上划过,就能将火山唤醒过来,顷刻间爆发出其中隐藏的庞大力量。

这种感觉虽然无凭无据,但却强烈到比眼见为实还要更加令人信服。

伊旺和亚雷此刻也都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人站在里克身后半步的位置,目光期待而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匕首。

“呼……”

下一刻,里克长长的深呼了口气,握着匕首的右手停止了颤抖,然后径直向眼前妖魔种庞大而丑陋的身躯划落下去——

划落瞬间,漆黑光芒犹如漩涡般旋转着在匕首刃口上出现。

仅仅只是轻轻一挥,两只妖魔种连临死前的哀鸣声都没能发出,仿佛用橡皮擦除纸张上的铅笔字迹般,直接就被抹去了存在的踪迹。

里克和身后的伊旺、亚雷一同陷入了呆滞当中。

这是人类种第一次掌握如此强大的力量。

前所未有的震撼让他们呆站在原地,耳中传来自己快速而激昂的心跳声。

陈默微微眯起双眼,目光仿佛穿透了六千年历史长卷,遥望向巨大的国王棋子顶端,同时嘴角无声扬起微笑。

这下,算是扳回一城。

……

来回本来预计需要三四天的路程,去的时候花费了七个钟头,中途休整了一夜,回来又花费了十小时,同样也休整了一夜,最后总共只用了两天时间。

穿过蓝色灵骸灰烬飞降的荒野,深入被积雪封闭的森林,在犹如岩枪般斜向天空锐利突起的山麓之下,有一个刚好足够容纳一人进入的隐蔽洞窟。

从外观上来看,这仅仅只是个犹如野兽巢穴般随处可见的寻常洞窟罢了,但进入洞窟之后就会发现其中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最里侧的石壁上还有个向更深处延伸的通道。

“吾主,这……”

里克手里提着一盏油灯,正要钻进通道时,他忽然回头看向跟在身后的那个黑衣男人,饱含敬畏的目光当中还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惶恐。

这可是位货真价实的神灵种啊……而且还掌握着武斗和湮灭的职权。

以对方如此高贵的身份,钻这种“狗洞”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了。

“无妨。”

陈默微笑着摇了摇头,身上笼罩不散的神辉光环早就已经收了起来,现在的他看上去就跟一个普通的人类种没有任何区别:“我昨晚可是连你的老鼠洞都住过了,当时也没见你这么毕恭毕敬的啊,现在倒是殷勤起来了?”

昨晚……

里克脑海中瞬间回忆起自己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那些充满试探意味的言语和举动,此刻想来竟然是如此的令人羞愧难堪。

就好像一个手里拿着玩具水枪的小孩,在大人面前一边耀武扬威的滋水,一边卖弄自己新学会的十位数加减法一样。

“那……就只好委屈您了……”

里克赤红着脸,转身走进了通道当中,而完全不知道个中隐情的伊旺和亚雷也不敢多问什么,跟着就走了进去。

狭长的通道里每隔一段距离都布置有阻挡野兽的陷阱,轻车熟路的避开所有机关之后,里克最终在通道尽头的一扇木门前停了下来。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以事先约定好的节奏用力敲响木门,木质门轴缓缓转动起来,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响,门从内侧打开,披着毛皮衣裳的少年探出头来。

“里克,欢迎回来!还有伊旺,亚雷,你们也是,大家都辛苦了。”

视线看了一圈聚集在门前的几人后,少年忽然轻咦了一声,目光落到站在最后的陈默身上。

“……这位先生是?”

里克并没有立刻予以回答,他静静凝视着守门的少年,片刻后才缓缓开口道:“奈瑟夫,先让我们进去吧,这位大人……你很快就会认识了。”

“哦,好。”

虽然脑海中仍有疑惑,但在整个聚居地里,里克的话就是绝对的金科玉律,哪怕他让自己现在立刻去死也是一样,所以奈瑟夫没有再多问任何一句话,直接顺从的点了点头,侧身让出了门口的通路。

——里克回来了。

外出收集物资的任务很成功,在带回足够资源的同时,他们也没有出现人员上的伤亡。

消息如同长了翅膀般,迅速传遍整个聚居地,与捷报一同传播出去的,还有里克的另外一条命令。

“……突然让大家集中起来,是有事情要宣布。”

里克站在临时搭起的高台上,目光扫视一圈四周,看着台下仰起脸庞注视自己的人们,平静深邃的眼神深处忽然流露出些许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

感动,这是肯定的,他们甚至把生命都托付给了自己,里克当然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在他冰冷的面具之下,内心其实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

辛酸,生存在如此糟糕的世界,每个人都活得很艰难,但即使再艰难也必须继续生存下去,唯有如此才能延续人类的火种,让后代能够有机会看到战争结束之后的世界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并且这也是先辈们寄托在血脉当中的执念。

除此之外,他还感到了一丝轻松和解脱……

“大家都安静一下,认真听我说。”里克神色郑重的重复道:“是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