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业被动传承系统 第96章

作者:七月兔

光辉起初只是如同烛火般摇曳,但一转眼却已经变得犹如星辉般炽烈明亮。

“这、这是……!”

“这是超越系统界限的力量。”

背对着桐人,陈默淡淡的答了一句,同时朝狂暴的尼古拉斯一挥长剑。

下一刻,光之洪流从剑刃上倾泻而出,如同极光般横贯数十米距离,光芒之盛,半边夜空都随之亮起。

目光被这道超越语言形容极限的斩击所照亮,等到桐人回过神来时,陈默已经收起长剑,站到了他面前。

“刚才……刚才那个……”

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桐人,陈默摇了摇头。

他本来是想见识见识【黑衣剑士】本尊的风采,最好是再和桐人交交手,但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黑衣剑士】虽然是桐人所传承下来的职业,但系统所抽取的是最强状态的桐人,也就是原著UW篇后期的那个星王桐人,现在的桐人虽然也勉强能算得上是【黑衣剑士】,但尚处在成长状态的他,和自己比起来无论如何也太稚嫩了。

“这个东西给你,不过你还是不要抱什么太大的期望比较好。”

从道具栏里取出之前杀死尼古拉斯之后爆出来的复活道具,陈默直接随手抛给了桐人。

【还魂的圣晶石】

一颗鸡蛋大小,带着七彩光芒,美得无可附加的宝石。

楞楞地看着落到自己面前的宝石,桐人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把它捡起来,而是抬头看向那道正往传送点外走去的黑衣背影。

“你到底是谁?”

“剑士,陈默。”

走到传送点边上,陈默回头看了眼桐人,忽然笑道:“以后有缘再见喽,桐人君。”

说完,他往前迈出一步,身影顿时消失在了纯白的传送光中。

ps:10000打赏加一更,200月票/刀片加一更,50更封顶,19/50

第九章 死亡游戏内的休闲玩家(加更)

寒雪纷飞的圣诞节过去,开春后街上的新雪也逐渐化去,攻略组依然活跃在游戏最前线,直到二月份为止,楼层已经突破到了五十五层。

SAO,这款死亡游戏,到此正式攻略过半。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圣诞节之后,一位身穿黑色大衣,惯用右手剑的单剑使就常驻进了最前线的楼层,他的等级竟然比攻略组最精锐的玩家还要高整整十级,而且用剑的技艺也相当精湛,经有心人辨别,认出这个人就是当初自称封弊者的那个玩家,桐人,只不过现在最前线的玩家已经不再仇视他了,因为这个少年攻略楼层的速度简直称得上是犹如恶鬼,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不需要同伴帮助,一个人就能独立完成楼层主的攻略。

崇拜强者,遵从强者,这是生物的天性,更何况桐人出现在最前线,对于SAO的通关进度无疑大大有益,他们于情于理都没办法再对这个曾以“封弊者”自称的少年投以鄙夷的目光。

不过有意思的是,因为桐人总是身穿一件黑色大衣,并不像其他剑士般身批轻甲,所以有人就擅自称呼他为黑衣剑士。

然而当这个称谓传到桐人耳中时,他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其他人这么称呼自己,一但问及原因,他就会露出满脸追忆的表情,眼中闪动着让人看不懂的复杂神色,好半天才开口说道:

“真正的黑衣剑士,比我要强多了。”

不过这些也都只是发生在SAO最前线的一些逸事罢了,和陈默关系不大。

他现在的主要活跃楼层在第四十五层左右,离前线足足隔了十层,无论是迷宫区的怪物强度还是野区怪物的刷新频率,都要低上好几个档次,凭他足以和桐人比肩的玩家等级,对付这些怪物简直跟屠鸡杀狗没什么区别,可以说是相当休闲了。

而硬生生把死亡游戏玩成一款休闲游戏的陈默,倒不是说他对前线的怪物有什么忌惮,只是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进入SAO的目的——保护名为尤娜的少女,而考虑到她的玩家等级,能够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高效刷取经验值的楼层,就是四十五层左右了。

“刺啦!”

纤细的短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淡绿色剑轨,系统特效光如同磷火般洒落,剑刃最终落到一只造型如同放大版食人花般的怪物身上,并留下了一道深红色伤痕。

“不错喔,这一下还有那么点意思。”

看着一剑就清空了食人花血条的少女,陈默轻轻鼓掌道。

而使用出短剑技的少女,在怪物整个身体都爆散开来的数据特效光中,她落到地上收起短剑,双手拢了拢裙摆,然后转身朝陈默露出明媚如春光的笑容。

“那当然啦,我可是有一个好老师呢。”

“……都说过多少次了,我只是教了你一些发力技巧而已,不要再叫我老师了啊。”

走近两步,陈默伸手隔着一层兜帽轻轻揉了揉少女的脑袋,然后转身朝脚下红砖路的尽头走去,道路两边则长满了各种色彩缤纷的花朵。

目前的层数是第四十七层,又被称为【花之庭园】的楼层,从主街区开始,整个楼层都被花朵所覆盖,各种不知名的花草争奇斗艳,空气中也常年弥漫着绵密的花香气息,因而这层楼又被玩家们当成约会圣地一般的场所,甚至连婚礼这样重大的仪式也会选择在这里进行。

前几天尤娜的等级达到六十五级之后,陈默就把她带到这层楼住了下来,虽然以六十五级玩家的属性值,就算把常驻楼层再往上提五六层也完全能应付得过来,但考虑到安全因素,再加上花之庭园里的景色也确实很适合女孩子居住,于是陈默就直接拍板决定了在这层停驻下来。

不过因为花之庭园里的房位相当紧俏,即使像陈默这种高等级的土豪独行玩家,也没办法承担两所房产的负担,所以他最终只能购置下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和尤娜同住在了一间屋檐下。

但和美少女同居这种事情,其实远没有听起来这么旖旎浪漫,因为陈默每隔一段时间都得退出游戏,回到现实里报告一下任务进度,所以他反倒还有种做贼一样的别扭感觉,个中滋味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

供人行走的红砖路两边是无垠的青丘,各种花朵长满了山坡,野怪就是从这些青丘上刷新出来的,而沿着红砖路直走到尽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道横跨清澈河流的洁白石桥,桥的另一边,由道路所环绕的山丘向上绵延到丘顶。

这就是位于花之庭园西侧的野外练级区的尽头,回忆之丘。

缤纷的花朵从山路两边生长而出,穿过成排的高耸树木后,陈默和尤娜到达了丘顶。

“好漂亮……!”

最后一只怪物化为光点爆散的同时,从山顶处向下俯瞰,入目的光景顿时让尤娜发出了惊喜的欢呼。

而看着眼前的少女在这片被各种争奇斗艳盛开着的花朵所布满的敞开空间里小跑几步并发出欢呼的样子,陈默脸上也是不由自主露出了微笑。

“打了一上午野怪也蛮辛苦的,吃点东西吧。”

缓步走到位于山丘顶部中央的那块闪动着白色光芒的大石头面前,陈默收起戒备的长剑,从道具栏里取出一张红白相间的野餐布铺在地上,然后开始布置起食物。

“陈默先生准备得真周到啊……其实呢,我在现实里就一直想和家人朋友出去野餐,可惜父亲平时工作很忙,直到被困在游戏里的时候,我也没有成功邀请他出去野餐一次。”

“嗯,那这次就请先尽情享受吧,等到游戏通关之后,回到现实里再好好邀请他一次。”

陈默说话的同时,尤娜已经走到了他旁边,双手掖着裙角盘腿坐了下来,然后掀开头顶白色的兜帽,柔顺的茶色发丝在春风里轻轻飘荡。

“如果能够回到现实里的话,我一定会找到你的,陈默先生。”

“……诶?”

被尤娜突然的发言说得一愣,陈默有些疑惑道:“你找我干什么?”

“因为陈默先生是个好人啊,很好、很好、很好的人,不仅救了我还有阿锐,而且还特地花费时间带我练级……我是有听阿锐说过,像陈默先生这样高等级的玩家,一般都是日以继夜投身最前线,通过不断的战斗来维持等级,但陈默先生却愿意来带我这样一个菜鸟……找遍整个游戏,我都找不到比陈默先生更好的人了,而且搞不好陈默先生也是整个游戏里最厉害的玩家了吧?只要一想到这里,我就会觉得很安心,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所以我也有很多话,想要在现实里亲口对你说。”

“什么话啊……就在这里说不行吗?”

“这个嘛……哼哼,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