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1章

作者:衔尾之蛇

当然了,凝光并不担心璃月港的环保部门会抱怨。

因为这场碎雪,将会让璃月港的所有商人趋之若鹜,疯狂抢夺。

连负责扫街道的清洁工都表示,“碎雪”降临的时候,是自己最轻松的时候,每当那些碎纸飞落而下,商人们便会一股而上,抢夺所有能够抢夺到手的东西。

而这场混乱的抢夺结束之后,整个街道就会干净得简直就像是被舔过一样,连片纸屑都找不到。

这也足以见得,这些纸张的价值到底有多大。

齐麟的两只大眼睛,很快就变成了贪财的形状,他扶着墙壁,居然缓缓站了起来,伸出小手挥舞着,似乎想要撕下一张纸来。

“你还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到这房间里最有价值的东西。”齐麟觉得背后一软,自己的身体,却是已经被凝光抱了起来,微笑道:“怎么,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吗?”

“嗯嗯!”齐麟连忙点了点头。

凝光随手一挥,岩元素立刻在她的手中凝聚,形成了一张石台,将齐麟放了上去,笑道:“看就是了,反正你也看不懂。” 在凝光眼里,即使齐麟再聪明,也不过只是比寻常的婴儿成熟一些。

这些纸张上,写着的可都是璃月港最麻烦的问题与解决方案,这小子恐怕也看不明白。

不过,谁让他想看呢?

宠着就完事了。

“对了……”为了避免齐麟再一时抽风从石台上跳下来,凝光又随手给石台加了一圈围墙,拍了拍手道:“这样的话,应该就安全了。”

“唔……”

看着面前一直高到脖子的围栏,齐麟的脸上不禁出现了几条黑线。

看样子连跳桌子练技能的路子都被封住了。

而看着齐麟在自己制作的“城堡”里抓耳挠腮的模样,凝光也觉得有几分可笑,摇了摇头,不再管他,又坐回去开始工作了起来。

齐麟见“逃”不出去,只好将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那墙壁上贴着的纸张之上。

虽然他能够听懂并说出提瓦特大陆的通用语,但却并看不懂提瓦特使用的文字。

可奇怪的是,那些纸张上面的文字,却仿佛拥有着某种魔力一般,吸引住了齐麟的注意力。

这一看,便看了两个多小时,直到系统提示音,将齐麟从沉迷之中拉了出来。

【你窥见了群玉阁天权凝光的手书,虽不甚了解,却亦有所得】

【达成条件,获得技能《思维强化LV1》】

【《思维强化》:可以进入思维强化状态,该状态会大幅度提升思考与学习能力,效果与消耗与技能等级有关】

原来看不懂都可以得到技能吗?

还是说,这墙壁上,被凝光写满的纸张,就类似于游戏中的“关键道具”一样,只要触发某种条件,就可以获得奖励。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藏着不知道多少奇珍密卷的群玉阁,对于齐麟来说,无异于是一间巨大的宝库。

而另一边,刚刚完成了工作的凝光,也颇有些好奇地走了过来,疑惑道:“你难道就在这里看了两个多小时吗?”

“不认字,看不懂,只是觉得有趣。”齐麟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干娘,教我识字好不好?”

凝光一听,却是有些为难:“干娘我可不是教书匠,做生意我是行家,教人念书可就要误人子弟了。”

“麟儿偏要干娘教。”齐麟再次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发起了卖萌攻势。

“好好好。”凝光面露苦笑,也只好答应了下来,她将齐麟抱在了桌子上,从书架里取出了基本金边的书册,都是些类似于《三字经》、《千字文》的启蒙读物,群玉阁藏书无数,不过凝光倒是不挑,无论是三流佚名所作的武侠小说,还是千金难求的旷世孤本,都能在凝光的书架上找到踪影。

用凝光的话来说,书本,那可是最便宜而又最昂贵的装饰品,区别只是用来装饰书架,还是用来装饰自己的脑袋。

不过还好,提瓦特大陆所使用的文字虽然和齐麟的母语有所差别,但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再加上齐麟毕竟拥有成年人的脑力,学习进来倒也没有什么困难。

而开启了《思维强化》后,齐麟的学习速度又快了一大截,没过多久,一本启蒙用的《璃月记文》,居然就已经被学完了。

【达成条件,《思维强化LV1》提升至《思维强化LV3》】

也许是因为技能等级并不高,齐麟倒也没觉得有多累。

“都会了?”凝光问道。

“都会了。”齐麟胸有成竹。

凝光杏腮含笑:“考考你?”

“有奖励吗?”齐麟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

“你这是吃上干娘了吗?”凝光笑道:“要是全答对了,给你做我的拿手好菜。”

“还要一个亲亲。”齐麟厚着脸皮道。

“干娘给你两个。”凝光微微一笑,戳了戳齐麟的脑门。

“成交!”

凝光本来还以为齐麟只是在说大话,饶是他再聪明,也不可能用这么点时间,就掌握一本书的内容,可是随便考校了几句,这臭小子却是倒背如流,连一个字儿都不带差的。

“啧啧。”拿着《璃月记文》的凝光咋舌道:“你这小鬼,该不会已经学过这一本,来寻干娘开心的吧?”

“才没有嘞。”齐麟摇了摇头道:“小婴儿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明明是干娘你耍赖,认赌不服输才是。”

“我向来是认赌服输的,只是,能赢我的人很少而已。”凝光呵呵一笑,朝着齐麟没反应过来,直接便将他抱了起来,在那粉嘟嘟的脸蛋儿上狠狠啄了两口,亲第二下的时候,还用贝齿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圈红印,她笑道:“小冤家,真恨不得一口将你吃了。”

这一下倒是把齐麟给弄懵圈了。

原来一向端庄舒雅的天权星凝光,也有如此“开放”的一面。

而不知不觉中,窗外居然又挂上了一轮明月。

“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凝光微微叹了口气,知不知道是感时伤怀,还是想到了明天就要将齐麟送走,心里有些落寞,不禁苦笑道:“你在这儿呆着,我去准备晚膳,今日,给你做一道我拿手的清蒸莺儿肉。”

凝光走出了房间后,齐麟也站了起来,扒着窗户,看着远处依稀可见的月海亭。

也不知道甘雨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想自己。

虽然和甘雨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齐麟与她之间的羁绊,却是密不可分的,看着远处的月光,闻着怀中枕头上的淡淡发香,小家伙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群玉阁下。

想要乘上可以直升群玉阁的步天云台,必须要群玉阁下的接引人亲自输入启动的密码,这密码一日一换,基本上不可能被盗取,再加上步云天台外有专门的千岩军把守,寻常人想要偷偷登上群玉阁,那可真是比登天还要难。

而此时,一个看上去顶多五六岁大的紫发女孩儿,身后背着一副卷轴,望着天空闪烁着灯火的群玉阁,脸蛋儿上满是自信的表情:“群玉阁……本姑娘今天非要上去瞧瞧!” 此时,两个负责看守步天云台的千岩军,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比起巡逻之类的任务,看守通往群玉阁的“电梯”,倒也并不是什么辛苦的工作,毕竟,就算能闯进步天云台,没有相应的密码,也根本就无法启动。

若是赶上天权星凝光心情好的生活,偶尔还会差人下来送点点心茶水,倒也非常滋润。

不过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在群玉阁工作的人,厨子也好,秘书也罢,全部都一起离开了群玉阁,吓了两个看门的千岩军士兵一大跳,后来才知,原来是凝光大人给他们放了三天的长假。

“还是为凝光大人工作舒服啊,忽然就放了三天带薪假。”千岩军甲打了个哈欠,苦笑道:“哪像我们这些当差的,天天日晒雨淋,也拿不了几个摩拉。”

“当差的有什么不好?”千岩军乙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儿子大坤才七岁,就嚷嚷着要当千岩军了。”

“那还不只是在哄你吗?”千岩君甲嘿嘿一笑:“那小子昨天还说想要变成光,吃大骨熬汤呢。”

便在这时,一个委屈巴巴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叔叔,你们看见我的猫猫了吗?”

只见一个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两人的面前,她看上去顶多五六岁大的模样,紫色的长发扎了两条马尾,挽起了两个如同猫耳朵般的发髻。

这女孩儿容貌极其可爱,身上衣着精致,应该是哪个大户家的千金小姐也说不定。

“小妹妹,叔叔没有看到什么小猫哦。”千岩军甲蹲了下来,微笑道:“这里可不是玩的地方,天都黑了,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小女孩儿摇了摇头头,两根紫色的双马尾也随着一阵摇动:“我陪猫猫出来玩,猫猫跑掉了……好像是钻到里面去了。”

“那可就麻烦了。”千岩军甲苦笑道:“那里可是不能随便进去的,你还是明天……”

“嘤嘤嘤……”此话一出,小丫头立刻捂着眼睛,哭了起来:“我和猫猫从小一起长大,猫猫找不到,我哪也不去!”

“啊这……”千岩军甲挠了挠头发,表情有些尴尬道:“这可怎么办?”

“我们就放她进去找找吧。”千岩军乙似乎认出了眼前女孩儿的身份,说道:“她好像是城南刻家的千金,不会是什么坏人,再说了,一个小丫头,就算放她进去又能如何呢?”

“唉,行吧行吧。”千岩军甲也点了点头:“只能找十分钟哦。”

说着,他这才打开了大门。

“谢……谢谢叔叔!”小丫头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走进了大门。

可是,她才刚刚走进大门两步,却是抬起了头,随手擦了擦演戏般流下的眼泪,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愚蠢的大人,还不是被我刻晴给骗得团团转。”

没错,这便是未来的玉衡星刻晴,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她,不过是个五岁的小丫头而已。

不过,可别小看了她,身为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她却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做派,反而从小就痴迷地理建筑、土木工程,三岁便能用沙雕复刻出完整的玉京台,四岁便开始着手绘制璃月地图。

别的小姑娘都在玩沙包跳绳的时候,她已经可以分辨出璃月地区的所有矿产了。

而此时,她的璃月地图,已经快要完成,可要想知道这张地图还有什么纰漏,就必须在一个制高点对璃月港进行观察。

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那高高在上的群玉阁,才是最适合的观测点。

因为出身名门望族的原因,刻晴曾有幸和家长一起前往群玉阁,可身为小孩子的刻晴,自然不被允许在群玉阁随意走动,自从那一次经历后,刻晴便一直心心念念地再上去一次,并且将自己的璃月地图绘制得十全十美。

她是一个想到什么事情,就绝对要做到的女孩儿,早在三个月前,她就已经开始着手潜入群玉阁的计划,而昨天晚上,那些群玉阁上的工作人员,居然忽然全部放假,想也不用想,此时的群玉阁,自然是最松懈的时候。

刻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老天送给自己的机会……虽然仅有五岁的她,并不相信“老天”的存在。

第一步,自然是卖萌混进来,很显然,这一步是最简单的,那两个千岩军就算再聪明,又怎么会猜到这个娇滴滴小女孩儿的目标……居然是上天。

第二步,则是解开今日步天云台的密码。

只见刻晴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简易的八卦盘,另一只手掐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泽中有雷,随机应变。山下有风,蛊惑横行。地高于泽,居高临下。风拂大地,遍观通达。火闪雷鸣,噬嗑威刑。山脚火焰,贲饰文美……”

计算了大概四五分钟,刻晴这才灵光一现道:“没错,今日所对应的,正是艮、坎、乾、离!”

小丫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站在了步天云台的中央,开始滑动起了云台上的八卦盘,分别将指针对应在了艮、坎、乾、离的位置。

“咔咔……”

随着一阵细微得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只见步天云台,果然还是脱离地面,缓缓朝着空中升了起来。

而且,这步天云台还是专门设计过的,在上升中还会缓缓旋转,以便乘坐着遍赏璃月美景。

“不愧是我!”

刻晴一脸得意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而那两个千岩军士兵,似乎还在聊着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刚才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丫头,此时已经“螺旋升天”了。

没过多久,步天云台便升到了最高点,刻晴没有迟疑,连忙走下了云台,兴奋地开始寻找起了适合观测的地点。

不过,刻晴并没有被暂时的“胜利”冲昏头脑,毕竟,那位天权星凝光,现在应该还在这群玉阁中,一想到关于她的流言,刻晴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紧张。

目前的璃月七星之中,最富有神秘色彩的,自然就是这位天权星凝光了。

从一个赤着脚丫在街边叫卖的流浪少女,一直成长为只手遮天的璃月巨贾,这无疑是一段非常传奇的经历。

但更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资的,则是关于凝光的许多“秘闻”。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凝光那不老的容颜,甘雨可以千年不老,是因为她身上流淌着半仙的血脉,而凝光为何能青春常驻,则是众说纷纭。

有人说凝光其实是一位方士,懂得永葆容颜的秘术。

也有人说凝光其实是当年被岩王帝君点化的顽石成精,这才化作人形,成为璃月七星以报神恩。

当然了,也有许多更加离奇的说法。

成人版的,比如凝光其实是靠吸食年轻男子的精血保持青春。

吓唬小孩儿版的,则是凝光喜欢吃小孩子的血肉,来让自己长生不老。

刻晴只见过凝光一次,却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个美丽的女人,似乎总是面带微笑,她好像和所有人都很熟悉,却又和所有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奇怪的女人。

此时的刻晴,可没空去研究那些没有根据的故事,她潜入群玉阁,仅仅是为了绘制自己的璃月地图而已。虽然偷偷进入凝光的行宫的确不算光彩,但刻晴还是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作为理由来安慰自己。

说干就干,刻晴立刻开始绕着群玉阁的边缘,朝着下方观测了起来。

此时虽然已经入夜,但街道上的灯火,反而将城市映照的更加显眼,车水马龙,灯火璀璨,煞是美丽。

一想到凝光可以天天欣赏这美景,刻晴的心中又是不禁一阵羡慕。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也能自由出入群玉阁,那就好了。

刻晴一边进行着观测,一边展开了自己身后的卷轴地图,不断对比修改着,完成这副地图,花了她整整一年的时间,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大功告成,刻晴的心中,难免有些激动。

然而,便在她绕过办公室的房间,准备前往下一处观测点时,却是忽然停下了脚步,只见她面前的纸窗后面,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看上去很小,仿佛小孩子一般,只是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般。

若是一般的小孩子,肯定早就被吓得尖叫了起来,可刻晴却偏偏不同常人,她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鼓起了勇气,用手指蘸了蘸口水,小心翼翼地捅破了面前的纸窗户,探着身子,朝着里面偷偷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