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10章

作者:衔尾之蛇

这一招的感觉,大概和《龙珠》里短笛魔王的《魔贯光杀炮》相似,只不过因为没有太多的特效,技能名字也很朴实无华,所以给人一种平平无奇的感觉。

鲜血,立刻从达达利亚的肩头飙射而出。

“啪!”的一声,达达利亚直接摊到在地,捂着肩膀上的伤口,脸色苍白,喃喃道:“看来……是我太小看你了。璃月,果然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说罢,他却是直接闭上了双眼,晕倒在了地上。

“糟了……”齐麟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脸颊:“血好像放得有点太多了,万一闹出人命可就麻烦了。”

还好,除了《高压水枪》之外,水元素命座里,还有《水愈术》这种好用的技能,经过了简单的治疗后,达达利亚的伤口停止了流血,除了呼吸稍微微弱一点外,倒是也没有生命危险。

“呼!”

齐麟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将黑色麒麟面具摘下,身体立刻便恢复成了小孩子。

他的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在地,却是觉得身后一软,只见刻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将自己抱在了怀中。

看来,《靖妖傩舞》的消耗,果然还是有些太大了,如果再多坚持一会儿的话,齐麟说不定就要直接晕倒了。

齐麟只觉得脑袋后面软软的,暖暖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比起甘雨妈妈那种可以将半个脑袋包裹起来的满足感,现在这种稍微有点寡淡的感觉,倒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毕竟,刻晴也早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穿儿童胸围的小丫头了。

不过即使如此,刻晴与齐麟之间,也还是没有任何隔阂,对于刻晴来说,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男孩儿,几乎和自己的弟弟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刻晴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对齐麟的感觉,早就已经超越了一般的姐弟。

苍天大树的树荫下,因为消耗太大而有些脱力的齐麟,此时正躺在刻晴的大腿上稍作休息。

少女的大腿紧致而有弹性,外面裹着光滑细腻的长筒袜,暖而不热,弹而不软,是天底下最好的枕头。

对于齐麟来说,刻晴的大腿,似乎早就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属膝枕,两人有时候玩累了,便会这样休息。

可以说,从五岁到十二岁,齐麟的后脑勺,见证了刻晴这双腿七年间的成长史。

当然了,恐怕也远远不止这七年就对了。

“没想到啊。”刻晴有些没好气地说道:“你现在居然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

“没办法,谁让那家伙敢欺负刻晴姐姐的。”枕着刻晴大腿的齐麟,看着刻晴那小巧精致的下巴,强行撑起了一丝笑容:“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一下才行。”

“哼,臭小子,你明明这么厉害,为什么平时与我比剑的时候,还总是装作不敌的样子?”刻晴低下了头,戳了戳齐麟的脸颊,嗔笑道:“害得我一直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需要我保护的小鬼头呢。”

“所以我才不想让刻晴姐姐知道啊。”齐麟用头发蹭了蹭刻晴的大腿,一脸享受地闻着沐浴乳与少女肌肤混合的香气,低声道:“这样的话,刻晴姐姐就可以一直保护我,不会离开我了……”

说到这里,齐麟的声音却是越来越低,终于因为过于疲倦,而沉沉地睡了下去。 看着睡在自己腿上的齐麟,刻晴却是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个被自己抱在怀中,连路都走不了的小婴儿,居然一晃眼,变成了一位漂亮俊秀的男孩儿,而且,还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锻炼出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我也想一直保护你……”刻晴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笑容,淡淡道:“可是,我果然还是太弱了,这么弱小的我,该如何保护你呢?”

刚才的刻晴,第一次尝试到了失败的滋味,作为天之骄子的她,从小到大,都被别人认为是剑术天才,别说在同龄人中难逢敌手,甚至是大人,也未必能够打败她。

可那个达达利亚,年纪也不过比自己稍微大上一点,却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如果我也拥有那种力量的话……”刻晴不禁握紧了拳头,漂亮的脸蛋儿上,此时却满是不甘心的表情:“就能够以守护者的身份,一直待在齐麟的身边了吧。”

便在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刻晴的面前,却是忽然闪耀出了一阵绚丽的紫色光芒。

只见一颗菱形的紫色宝玉,却是凭空出现在了刻晴的面前,缓缓落了下来。

刻晴伸出了柔嫩的手掌,将那枚宝玉接在了掌心中,只觉得那紫玉之中,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正在和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

“这是……神之眼!”

虽然刻晴从来都没有渴望过得到神之眼的力量,但是看着手心中的神之眼,她的心中,还是微微有些激动。

据说,只有得到认可的人,才可以得到“神之眼”,难道,是自己想要守护齐麟的决心,得到了神的认可吗?

“也好……”刻晴将神之眼紧紧地握在了手心之中,脸上也露出了坚定的表情:“哪怕是依靠神之眼的力量,我也要变强……强大到可以保护齐麟的程度,我绝对,不会再输了!”

…………

【体验时间将会在10分钟后结束,请大家回到主城内丘丘神像处下线,未及时下线的玩家,将会在10分钟后被强制请离】

在开放了大概四个小时候,奇灵界中的所有玩家,都在脑海中听到了相同的声音。

那是派蒙的声音,得到了齐麟赋予的权限,派蒙就可以像系统喇叭一样,对所有进入奇灵界的玩家发起通知。

“什么嘛,我还没玩够呢!”

“等一下,让我把这个骷髅兵干掉!”

“我还有五块铁矿石没有采集到呢!”

系统声音出现后,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有些意犹未尽。

活脱脱就像是第一次打开电脑,进入了一款游戏,开始在未知的世界中探索冒险,完全投入其中,而舍不得下机的菜鸟玩家一般。

这也难怪,未知的世界,未知的冒险,未知的财富,再加上死亡后可以复活的效果,奇灵界让玩家如此沉迷,也并非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当然,最能够吸引玩家的,还是因为存在足够的“正面反馈”。

在现实中,杀死一头怪物,基本上无法得到任何东西,最多也只是得到一些用处有限的“素材”而已,比如丘丘人的面具、丘丘暴徒的黑角之类的。

在游戏中,这些东西倒是可以当作角色突破、升级技能的材料。

不过在现实中,这些东西顶多是当作炼金素材,或者被当做讨伐怪物的信物而已。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

但是在奇灵界中,杀死怪物,就能够得到一种名为“原石”的晶体,这玩意儿居然可以直接兑换摩拉!

换句话说,打怪就能爆钱。

不仅仅如此,连讨伐怪物得到了各种素材,也可以交给城内的铁匠铺,既可以直接出售,换取摩拉,也可以交一定的“手工费”,用来制造出武器装备。

几乎每一个冒险者,都是半个装备评测师,毕竟,装备的优劣,直接影响到他们能否在冒险与任务中活下来。

而这些用素材制造出来的装备,不仅仅质量上乘,甚至还可能附带一些特殊属性。

打败怪物,得到素材,制造出强大的装备,打败更厉害的怪物,获得更稀有的素材,制造出更强大的装备……

这种看似简单的循环,却是很多游戏的核心玩法。

人类之所以能发展壮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拥有探索未知事物的好奇心。

似乎是看出了玩家们的失望,派蒙继续发起了系统通知:

【各位玩家请放心,你们的物品、装备、原石将会全部被保留,不过无法带出奇灵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别的不说,如果玩家将奇灵界里的东西拿到现实世界去倒卖,绝对会引起市场的大骚乱。

“那我们的摩拉怎么办?”

“是啊,如果连摩拉也带不出去,我们的活不就白干了吗?”

一群玩家,又开始发出了疑问。

如果这些摩拉不能带回现实世界的话,那它们就和废铁没有任何区别,仅仅是虚拟货币而已。

【奇灵界已经为各位玩家配发了一张“权限卡”,权限卡可以带出奇灵界,玩家们可以将摩拉存入权限卡,离开奇灵界后,可通过权限卡在柜台处取出相应的摩拉,注意,取出摩拉时会扣除一定的税金和手续费】

听到要扣钱,不少玩家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爽的表情,但也只能选择接受。

毕竟,这也算是“合法收入”,既然是合法收入,自然是要上税的。

即使“贪玩璃月”是一家非常奇怪的店,但只要在不违法的前提下给璃月财政创收,那么它就是一家“好企业”。

而所谓的“权限卡”,自然就是齐麟用《空想造物》制作出来的道具,开始的时候,权限卡仅仅能够用来进出入奇灵界,但是现在,齐麟又赋予了权限卡储存摩拉的功能。

事实上,所有的权限卡,都是一个小型的“储物戒指”,不过这些储物戒指的储物空间并不是独立的,而是全部都汇聚进入了齐麟的主卡之中。 或者,可以换一种简单点的说法。

所谓的“权限卡”,其实就是一个第三方支付平台,和齐麟重生前使用的“支付保”差不多。

玩家们将摩拉存入权限卡,就和存入支付保一样,等需要使用的时候,可以随时取出,但是实际上,存进去的这些摩拉,只要不被立刻取出,就还是回流到齐麟自己的口袋里。

当然,这些摩拉本来就是齐麟自己的,真正让齐麟获利的,则是用摩拉从玩家们手里面换来的原石。

仅仅是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各个商铺赚取的原石数量,除去成本后,便为齐麟提供了大概一万点的本源之力。

虽然并不算特别多,但这毕竟仅仅是几个小时内的收益,而且随着玩家数量的提升,通过玩家的劳动而获取的本源之力,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齐麟可以随意扩张玩家数量,毕竟,基本上八成的玩家,可能都是奔着赚钱的目的进入奇灵界的,这也就是意味着,他们为齐麟提供的原石越多,齐麟所需要支付的摩拉也就越多。

虽然《璃月千年》给齐麟带来了持续且不菲的经济收益,但仅仅靠这个,恐怕并不能撑上太久,眼下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提升自己的实力外,就是赚钱了。

十分钟后,大概有几十名玩家,纷纷从传送阵中显现了身影,虽然去的时候总共有一百人,但其中有不少人,因为已经死亡过一次,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所以提前离开了奇灵界。

“想要兑换摩拉的,请到这里来!”派蒙在柜台方向挥手道:“大家的权限卡上,标注着摩拉的余额。”

众人纷纷取出了权限卡,果然,在黑色的卡片上,除了自己的个人信息外,还有一个【存款】项,后面标注的数字,正是他们在游戏里赚取的摩拉数量。

“我取两万摩拉!”

“我取一万三千!”

“我要拿四千六!”

眼见着不久前进入奇灵界的玩家们,纷纷从派蒙的柜台处取出了真金白银的摩拉,那些因为来晚了而没有进入奇灵界,在旁边等待的客人们,简直连眼睛都快要看直了。

不仅仅不收费,而且还能赚钱?

天下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明天还会再开放一部分玩家名额,想要体验的新客人们,请提前排队哦。”所有人的摩拉领取完毕后,派蒙继续宣布道:“另外,已经得到权限卡的客人们,可以通过权限卡直接传送进奇灵界,第一次获得权限卡的玩家,可以获得总共24小时的免费体验时间。”

“那免费体验时间结束了怎么办?”一个玩家开口问道:“难不成要继续游玩,还要额外支付费用吗?”

“毕竟我们也是有维护成本的,再说了,我们的收费非常便宜,和各位在奇灵界中赚取的摩拉相比,根本只是微不足道而已,”派蒙的脸上,一直挂着商业笑容:“目前分为按小时计费与包月计费两种模式,客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购买。”

没错,齐麟并不打算把奇灵界做成一款“免费游戏”,而是“点卡收费”的模式。

一来,当然是为了赚钱回回血。

二来,如果游戏完全免费,可能会有大量玩家涌入,这些玩家未必会给奇灵界创造收益,还会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派蒙的说法,也让玩家们无法反驳,商人逐利,天经地义,更何况比起收益,游玩费用也的确不算高。

…………

虽然出现了很多意外情况,但是“贪玩璃月”也总算是正式开张,将提瓦特大陆的居民引流至奇灵界的想法,也开始了实践的第一步。

是夜,降麟府。

虽然已经夜深人静,但齐麟的房间中,还是亮着灯火。

此时的齐麟,还在分析着今天玩家们的游玩记录,比如玩家的平均实力如何,什么样的任务受欢迎,还有什么设定可以进行优化之类的。

通过“权限卡”,可以完全记录每一个玩家的大数据,然后利用《思维强化》进行快速处理。

七七已经在做完软体操后早早睡下,齐麟倒是也不怕吵醒她,虽然七七并非是甘雨的亲生女儿,但是却继承了许多甘雨的特质。

比如经常容易发呆,或者睡觉会睡得非常沉,就算打雷下雨也吵不醒之类的。

不过,这可不代表七七在睡着的时候警惕性会降低,事实上,这丫头在睡着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

齐麟每次想要趁七七睡着的时候对她恶作剧,都会被狠狠教训一顿,比如被赏一套《睡梦罗汉拳连打》,或者《睡梦云来剑法·无剑式》之类的。

很快,一百名玩家的数据便被分析完毕。

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玩家,主要选择了讨伐怪物的任务。

三分之一的玩家选择了采集、运送、制造之类的危险性较低的任务。

当然了,还有三分之一的玩家,并没有去做任务或者打怪,而是四处探索,其中甚至还有十几个玩家,抓到了E级与D级的宝可梦。

这大概也体现了玩家中的三个主要群体,战斗型、生活型和休闲型。

至于PVP(玩家VS玩家),由于齐麟禁止玩家之间互相伤害,所以基本上没有冒出苗头。

而被讨伐的怪物,以还是以C级居多,并且大多是由有经验的冒险者组队进行讨伐的,除了几个运气不好的玩家被杀死外,大多数玩家的讨伐任务还算顺利。

其中,最令齐麟意外的,应该是一头B级的【角龙】,居然被成功讨伐了,这是目前可以领取到的最高级别的任务之一。

而完成这一“壮举”的玩家不是别人,正是手持螭骨剑的南十字船队船长,北斗。

根据权限卡记录的作战录像,那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面对着这种并不存在于提瓦特大陆的巨型怪物,即使是北斗,赢得也不算轻松,最终还是以折断了一条手臂为代价,才将角龙斩于剑下。

当然了,因为丘丘神像可以恢复状态,北斗的伤势也全部被复原。

这对于战斗方式如图狂雷闪电一般的北斗来说,可谓是最好的馈赠。毕竟,在现实中战斗,北斗还需要顾虑战损,但在奇灵界中……

莽就完事儿了!

齐麟又看了几次北斗的“作战记录”,观察起了北斗的招式。

齐麟作为奇灵界的主人,可以观测到发生在奇灵界中任何地方发生的事情,简单来说,奇灵界的天空中,每一颗星星,都是一个精密无比的摄像头,而齐麟的大脑,就是总监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