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2章

作者:衔尾之蛇

只见明亮宽敞的房间中,一个粉妆玉砌,雪团儿般的可爱男婴,正抱着一块枕头,睡得十分香甜的样子。

这里怎么会有个婴儿?

刻晴年纪虽小,但也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难道是凝光的孩子?

不可能,凝光身为天权星,要经常与人会晤见面,若是怀有身孕,是绝对掩藏不住的。

难道说……

一个恐怖的想法,忽然从刻晴的脑海中浮现而出。。

莫不是和传言中说的一样,凝光真的会吃小孩子的血肉,来让自己永葆青春吗?

一想到那个美丽端庄的女人烹食幼儿的画面,刻晴的心中立刻一阵惧怕。

不,那只是传言而已……

“嚓!嚓!嚓!”

便在这时,不远处的厨房中,传出了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

刻晴不禁吞了口口水,但还是鼓起了勇气,朝着厨房的方向偷偷溜了过去,探着头,偷看着里面的情况。

只见一个银发垂腰,背影婀娜的女人,此时正站在厨房中,背对着刻晴的方向,用磨刀石磨着一把精致锋利的菜刀。

若是平时的凝光,自然不可能对潜入者毫无察觉,可一来她没想到有人能够潜入群玉阁,二来刻晴身轻步盈,又无杀气,所以才没有被发觉。

凝光一边磨着刀,一边还笑着自言自语道:“这莺儿肉最是娇嫩,须以快刀剔骨分肉才行,我可得磨快点,别让那臭小子等太久了……”

婴……婴儿肉?

刻晴自然不知道,凝光口中的“莺儿肉”,是花翅黄莺的肉。

用来当食材的花翅黄莺,从小就得用细料草药喂养,食之大补,即使是刻晴这种大户,也不是经常能吃到的。

“可惜了。”忽然,凝光停止了磨刀的动作,游有些遗憾地说道:“这莺儿太小了,非得是四五岁大小,才能煲出一锅好汤。”

此时,刻晴只觉得心跳一阵加快,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她哪里还顾得上画什么璃月地图,要是被这“妖妇”发现的话,自己这一身细皮嫩肉,说不定今晚要一起当了食物。

必须立刻逃离这里!

然而刻晴刚刚退出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不行,自己虽然可以悄悄逃走,但那房间中的婴儿,肯定是难逃一劫,等刻晴离开群玉阁报信,再回来的时候,那个小家伙说不定已经进了凝光的五脏府了。

要把他也一起救走才行!

刻晴从小正义感就强烈,更是一直梦想成为能够守护璃月的七星之一。

未来的璃月七星,怎么能临阵脱逃呢?

想到这里,刻晴没有半点迟疑,立刻返回了刚才见着了那婴儿的房间,推开了虚掩的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果然,刚才那个被自己偷看到的婴儿,此时还没有苏醒。

刻晴不敢将他吵醒,以免他醒来哭喊,引起了凝光的注意,凝光虽然很少出手,但她身上佩戴的神之眼,可绝对不仅仅是什么装饰品。

看着面前闭着眼睛,睡得香甜的婴儿,刻晴却是不禁微微一惊,刚才隔得太远,没能看清楚,此时到了跟前儿,刻晴才发现这婴儿容貌十分可爱,简直就像阿山婆卖的玩具娃娃一般。

“怪不得那妖妇要吃了你……谁让你长得这般好看的?”刻晴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踮起了脚,小心翼翼地将齐麟抱在了怀中。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婴儿的睡颜,刻晴心中的恐怖感,似乎都减弱了几分。 刻晴出身名门望族,家里的亲戚自然不少,有时候看见哪个姑姑婶婶抱着孩子,也会求着想要抱着玩儿。

当然,介于对刻晴这丫头的了解,倒是没有那位母亲敢让自己的孩子铤而走险。

毕竟,刻家的掌上明珠是个疯丫头这件事,并不算什么秘密。

在这些大家闺秀眼中,女孩子就应该安安静静,本本分分,做做女工,嗑嗑瓜子,而刻晴这个“异类”,从小就和周围的女孩子显得格格不入。

将齐麟抱在怀中后,即使在睡梦中,小家伙的双手,还是顺势抱住了刻晴的脖子,就好像是婴儿的不能一般。

刻晴下意识地嗅了嗅,只觉得怀中婴儿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甜腻的奶香味儿,甚是好闻。让她忍不住将脸贴在了齐麟的身上,又狠狠地闻了两口。

等……等一下!

刻晴将脸抽了出来,脸色微红,心中暗道:刻晴啊刻晴,现在可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

“咯咯咯……”还在睡梦中的齐麟,一边笑着,一边呢喃着梦话道:“甘雨妈妈,痒……”

甘雨……妈妈?

听到这个名字和称呼,刻晴却是不禁一愣。

璃月港中,又有谁不知道那位为了璃月勤勤恳恳工作了数千年的麒麟女仙呢?

可是,为什么是“甘雨妈妈”呢?

刻晴又细细看去,却是惊讶的发现,那可爱婴儿的脑袋顶上,居然长着两根如同兽角一般的凸起。

轻轻地摸了摸,手感微软,倒也不像是装饰品。

麒麟,兽角,妈妈。

刻晴虽然年纪尚有,可也隐隐约约感觉到,这孩子和那位甘雨大人之间,应该存在着某些联系。

便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伴随着凝光那温柔的声音,缓缓靠近。

“乖麟儿,大餐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你一个咯。”

然而,这温柔甜美的声音,在刻晴的耳中,却仿佛是食人恶魔的低语一般。

“本小姐才不会让你把这孩子给吃掉呢……”

刻晴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打开了侧门,抱着齐麟便跑了出去。

她前脚离开,凝光后脚便走进了房间,只见她手中正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羹汤,微笑道:“怎么样,已经闻到香味了吗……咦?”

只见房间之中,此时居然已经空空如也,床上哪里还有齐麟的身影。

地上,掉落着一个齐麟的小鞋子,一旁的侧门也没有关紧,一阵风袭来,从门外缓缓吹进,也让凝光忽然感到浑身一阵发凉。

孩子丢了!

一想到这四个字,凝光的心脏立刻仿佛坠入了冰窖之中,她虽然与齐麟相处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却已经对他的性格颇为了解,知道他不会一个人偷偷溜走,就算要和自己闹着玩,也不会将鞋子掉落在地上。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将齐麟掳走了!

凝光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便跟着跑出了侧门。

此时,夜已经更深了几分。群玉阁之上风光虽好,可入夜之后,四周没有遮掩,夜风难免有点大,凝光刚刚走出房间,忽然袭来的狂风,立刻卷起了凝光的长发与衣裙,修长圆润的大腿,也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了几下。

那是!

凝光环视了一圈,立刻便看到了一个娇小的人影,正朝着用来进出群玉阁的步天云台跑去。

那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五六岁大的紫发女孩儿,而她怀中抱着的那个婴儿,正是走失的齐麟!

凝光没有时间去想找个小丫头为什么会登上群玉阁,又为什么要抱走齐麟,她直接抬起了玉臂,身上佩戴的神之眼立刻散发出了黄色的光芒,一道金黄色的屏障,如同卷轴一般展开,想要挡住紫发少女的去路。

正是凝光的得意技能《璇玑屏》!

谁知,那紫发少女年纪虽小,动作却灵敏得很,抱着齐麟,身子一矮,便从那璇玑屏下面滑铲了过去,带起了一阵烟尘。

由于从小习武,又喜欢偷偷溜出家里的深宅大院,刻晴的身手比起同龄人要利落不少,居然躲过了凝光的璇玑屏,此时已经站在了步天云台的控制石板前。

“站住!”

看那女孩儿似乎想开启步天云台,凝光立刻厉声道:“把孩子放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而刻晴此时已经登上云台,又见凝光离自己尚远,心里也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张,只见她朝着凝光做了个鬼脸,冷哼道:“休想唬我,我刚才在厨房外都听到了,枉你身为璃月七星之一,竟然是一个吃婴儿肉的妖妇!”

什么?吃婴儿肉?

凝光一时有些迷惑,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便理清了思路,想来是这女孩儿,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偷溜上了群玉阁,在厨房外听到了自己的自言自语,这才产生了误会。

“小姑娘,这些都是误会。”凝光想要稳住刻晴,柔声道:“这孩子与我关系匪浅,我怎么可能害他。”

“还想骗我,你当我是三四岁的小孩子吗?”五岁的刻晴将齐麟抗在了肩膀上,理直气壮地说道:“等我离开群玉阁,就将你的丑事全部公之于众!”

说罢,刻晴直接伸出了小手,“啪”的一声,狠狠地按下了控制台上的机扩。

然而,那步天云台,却坚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

“怎……怎么会这样?”刻晴瞪大了眼睛,又在那机扩上拍了几下,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

“小姑娘,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方法得到启动步天云台的密码的,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控制云台上升和下降的密码,是不一样的。”凝光的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苦笑,缓缓朝着刻晴走了过去:“乖孩子,你把怀中的孩童唤醒,便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了。”

现在的凝光,哪里还顾得上隐藏齐麟的身份,她只想先安抚住眼前的少女,保证齐麟的安全再说。

刻晴虽然还保持着警惕,身子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但还是拍了拍齐麟的后背,低声道:

“小子,醒醒!” “哈欠……已经喝不下了……”

在梦里,正抱着甘雨的黑色史莱姆猛灌椰奶的齐麟,在刻晴轻轻的晃动下,这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睁开了眼睛。

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并不是熏香缭绕的凝光房间,而是一眼看不到底的万丈深渊。

几条黑线,立刻从他的脑门滑落而下。

什么情况?

刻晴这才意识到婴儿还被自己抗在肩膀上,这才轻轻一颠肩膀,将齐麟抱在了怀中。

两人,这才第一次面对面看了个对脸。

好可爱的小婴儿!

好可爱的小丫头!

两人的心中,都各自浮现出了初见对方的第一印象。

不过,齐麟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自己好端端的,怎么就忽然被一个小丫头给抱了出来。

而且,这紫头发的小妹妹,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

齐麟倒是很想说一句“这个妹妹,我曾是见过的”,又害怕这丫头会因为惊讶而把自己直接扔下去。

这紫色双马尾、紫色的瞳孔、可爱的脸蛋儿,以及那两个如同猫耳一般的发髻。

自然立刻就让齐麟联想到了璃月七星之一的玉衡星刻晴。

不过,年龄是不是有些对不上啊!

刻晴看上去,顶多也就是十几岁二十出头,可面前的女孩儿,怎么看都只是个五六岁的小丫头。

难道说……自己穿越的时间线晚了几年,刻晴已经结婚生子了?

因为自从穿越后,就几乎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而且唯二遇到甘雨与凝光,也是两个无法从身材容貌看出真实年龄的女人。

所以才让齐麟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穿越的时间线,和游戏中应该是基本相符的。

毕竟,按照普遍理性而言,穿越游戏世界的话,时间线一般都是随着游戏版本走的。

比如隔壁的《明日方舟》,刚开服的时候,大家一穿越都在切尔诺伯格,不是混进罗德岛,就是进整合运动当二五仔。

第八章开启后,大家穿越的时间就齐刷刷变成了几年之前,只为能和还没黑化的塔露拉见上一面,当上整合运动的元老,顺便让“阿丽娜,我的阿丽娜”惨剧不再发生。

齐麟又怎么会想到,自己穿越的时间线,至少提前了十几年呢。

“喂,小子。”刻晴脸色微微一红,干咳了两声,将他掉了个,面向了凝光,问道:“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干娘!”

齐麟立刻朝着凝光的方向伸出了双手。

“干……干娘?”听到这两个字,刻晴的脑后,立刻流出了一滴冷汗。

“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凝光露出了颇为头疼的表情,解释道:“至于你刚才听到的‘莺儿肉’,不过是花翅黄莺的肉而已,我看,你肯定是误会了。”

当然,让凝光头疼的,可不是这个不速之客。

而是,齐麟居然被提前发现了,虽然目击者只是一个小姑娘,但以凝光的形容,是绝对不允许完美的计划中,出现哪怕半点纰漏的。

更何况,能够登上群玉阁,这小女孩儿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凝光眼光独到,一眼就看出刻晴衣着不凡,应该是璃月哪家的富家千金。

“什……什么!”听了凝光的解释,刻晴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她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愧疚的表情,喃喃道:“原来一开始就搞错了吗?真是……太丢脸了!”

话说回来,那些什么“凝光靠吃小孩永葆青春”的传言,本来就是用来骗小孩子的,一想到自己居然和其他的小孩子一样幼稚,刻晴的心中又是一阵自责。

“总之,你先抱着麟儿过来,我们进屋里再谈。”凝光见对方知错,连忙继续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责怪你的。”

“嗯……”

刻晴虽然无奈,但事已至此,自己也只好“束手就擒”,反正她偷上群玉阁,也只是为了绘制地图,自己又不是毛贼宵小,自然也不必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