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37章

作者:衔尾之蛇

如果射不中目标的话,就算威力再大也没什么卵用吧!

齐麟直接气得把手中的箭矢扔在了地上,气得跳脚道:“难道我真的没有射箭的天赋吗!”

而与此同时,在大树的树枝之上。

隐藏在树丛中的黑咲芽亚,正用自己辫子,紧紧地绑住了一支箭矢,那根箭矢的箭头,离自己的身体,此时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及时防御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射中了。

箭矢与头发接触的位置,还摩擦出了一阵青烟,足以看出,这一箭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一滴汗水,缓缓从她的额头流了下来,她还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经被那个齐麟发现,但是看到他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他才意识到,他应该只是真的射偏了而已。

“算了……”

黑咲芽亚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只见她从怀中取出了一顶帽子,紧接着,却是用自己的双手,直接变成了一把长弓,将那顶帽子插在了箭矢之上,直接瞄准了齐麟所在的方向。 “如果这一箭能直接射死你的话,倒是能省下我不少的麻烦……”

黑咲芽亚嘴角勾起笑容的瞬间,手中的箭矢,也随之离弦而出。

与齐麟不同,精通各种武器的黑咲芽亚,其箭术自然要厉害得多,这一箭即使插着一定帽子,也丝毫不影响准头,直接便朝着齐麟的胸口射了过去。

谁知,便在那箭矢要射中齐麟的瞬间,齐麟却是忽然低下了头,将那支箭矢又给捡了起来,无奈道:“算了,这条路恐怕是走不通了……”

然而,这一个低头,也让那根箭矢,与齐麟的脑袋擦了过去。

身为“天降麟子”的齐麟,幸运值要高出普通人不少,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能不动声色地躲过黑咲芽亚的致命一箭。

“哼,运气还不错……”黑咲芽亚冷笑了一声,却并没有停留,而是趁着齐麟捡起自己射出的箭矢的时候,迅速离开了。

她心里清楚,这个降麟府中,隐藏着许多实力强大得不像话的家伙,因此才想出了整个计策,用胡桃当做人质,将齐麟引出降麟府。

至于为什么要选择胡桃,一是因为那几个孩子中,唯独没有神之眼的她实力最弱,而且行秋和刻晴结伴而行,自己也不方便动手。

“这是……”

与此同时,齐麟也已经将那根射偏的箭矢给捡了起来,只见那箭矢之上,挂着一顶黑色的帽子。

比起寻常的软帽,那帽子的材质更加硬上一些,正面还装饰着“往生堂”的标记。

眼尖的齐麟,立刻便想了起来,这顶帽子,不正是胡桃天天戴在脑袋上的那顶“乾坤泰卦帽”吗?

根据胡桃所说,这顶帽子,是由第七十五代往生堂的堂主传给她的,不过原来的帽子太大,所以被胡桃稍微修改了一下。

胡桃对这顶帽子珍爱有加,还对齐麟说这帽子有法力,正阳克邪,可保平安。

齐麟几乎从没有见胡桃将这顶帽子从头上取下来过,他甚至怀疑,除了洗澡的时候,胡桃说不定会一直戴着这顶帽子。

而既然这顶帽子出现在此处,那就肯定意味着胡桃出事了!

齐麟心中一凛,连忙将那帽子里里外外检查了一番,果不其然,在帽子的内侧,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往生堂少堂主胡桃在我手上,一小时内,带五百万摩拉,一个人前往璃月港外义庄处来赎人,逾时不来,或者带其他人来的话,胡桃小命不保。”

那些字迹并非是手写,而是从书籍和报纸上撕下来的字贴上去的,总而言之,看上去简直就像是绑匪的威胁信一样。

虽然齐麟的心中带着一丝疑惑,不过,那顶乾坤泰卦帽旁边,还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梅花,却表示着,胡桃现在,很可能真的遭到了不测。

“故意伪装成了普通的绑架案吗?”齐麟立刻便猜出了这信件上的猫腻,微微皱眉道:“五百万摩拉?未免也有点太便宜了吧。”

更何况,既然是绑架了往生堂的少堂主,为什么不把绑架信交给往生堂,反而送到了自己的手上。

这明显,就是想要把自己引出去嘛。

难道又是其他的主吗?想要来找自己的茬吗?

不,可能性不大,知道自己是主的外人寥寥无几,幽冥被自己杀死后,应该就没有没有旁人知道这件事了。

不过,老实说,齐麟倒是真的挺希望是别的主的,毕竟,吸收了幽冥的“世界之心”,让自己的世界等级一举提升到了LV6,也算是让齐麟吃到了甜头。

再加上不久前刚刚打败了S级的银火龙,齐麟现在对自己的实力,可以说是自信非常。

“没办法……”齐麟看了看不远处,甘雨妈妈的房间已经熄了灯,自嘲地笑了笑,道:“看来,这件事情,只能我自己来解决了。”

…………

与此同时,黑咲芽亚已经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璃月港,走进了璃月港几里外的一个义庄之中。

义庄,自然便是停放尸体的地方,不过这间义庄,早就已经废弃了多年,但即使如此,还是散发着一股非常阴沉诡异的气息。

据说,有人甚至在这义庄附近,看见过僵尸出现,也正是因为如此,别说晚上了,即使是大白天,也很少有人敢在附近游荡。

这也说明,这是一个非常适合绑票的地点。

“那顶帽子,我已经丢给那位‘天降麟子了’,”黑咲芽亚走进了义庄,坐在了一副老旧的棺材上,微笑道:“抱歉啊,把你一个小姑娘,放在这种恐怖的地方,你应该没有吓坏吧?”

“拜托,我可是往生堂的下一届堂主,和死人打交道是家常便饭的生气,”只见胡桃此时正被绑住了四肢手脚,坐在一张椅子上,但脸上却没有半点害怕的表情,而是一脸平静地说道:“更何况,这间义庄已经废弃很久了,连半具尸体都没有。”

“呵呵,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孩子,”黑咲芽亚走到了胡桃的面前,戳了戳她的脸颊,笑道:“而且,长得还这么漂亮可爱,那位齐麟少爷,现在肯定已经火急火燎地跑来救你了吧。”

“唉,真不知道该说小姐姐你聪明呢,还是说你笨,”胡桃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会来救我吧?”

“诶?为什么这么说?”黑咲芽亚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有些纳闷道:“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看上去好像很亲密的样子呢。”

“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胡桃挑了挑眉毛,笑道:“我和齐麟,也不过仅仅认识了几天而已,你觉得,他会为了一个仅仅认识了几天的女孩儿,就冒着生命危险来找你吗?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黑咲芽亚连忙问道。

“更何况,对于齐麟来说,刻晴姐姐和行秋,才是更加重要的人吧,”胡桃的笑容中,似乎有些一丝失落:“如果你绑的是她们的话,齐麟现在,说不定已经站在门口了哦。”

“女孩子可不能说这种丧气话啊!”

谁知,黑咲芽亚双手插着自己的腰,脸上却是露出了安慰的表情:“胡桃小妹妹,你的魅力可是完全不输于别人,可不要妄自菲薄哦。”

“你……你的意思是……”胡桃微微一愣,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羞涩:“齐麟她,也有可能来救我吗?”

“我跟你赌三袋棉花糖,他绝对会来救你的!”黑咲芽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信誓旦旦道:“你要相信我的眼光,他绝对会来救你的!”

“不过,话说回来……”胡桃忽然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你还真的是一个奇怪的绑匪呢,正常的绑匪,应该不会和肉票聊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吧。”

“莫名其妙的东西?”黑咲芽亚伸出了手指,在胡桃的胸口画起了圈圈,笑道:“你的意思是,少女春心之类的东西吗?”

“不……不要开这种玩笑啦!”胡桃的脸色,立刻红了几分,连忙摇头道:“我和那位大少爷,只是朋友而已。”

“嘻嘻,反正在这里等着也没事干,”黑咲芽亚坐在了胡桃的身旁,微微侧着脸,笑道:“不然,跟我讲讲,你和那位天降麟子之间的故事呗。”

虽然同样是不赦居的杀手,甚至连能力都非常相似,但黑咲芽亚的性格,和她的姐姐金色暗影,可谓是两个极端。

比起杀手,黑咲芽亚更像是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比起杀人,她对甜食、八卦和恋爱话题,要更加感兴趣得多。

至于胡桃,也许是因为放下了戒备,又或者的确想和人倾诉一下自己的心情,居然真的和黑咲芽亚,聊起了自己和齐麟之间的事情。

当然了,聪明的胡桃,自然不会将齐麟的秘密透露出去,她所说的故事,大多都只是和齐麟之间的日常而已。

而黑咲芽亚,也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也不插话,只是一脸安静地听着胡桃的故事。

“我说啊……”黑咲芽亚忽然开口说道:“其实你的心里,还是很希望他来救你的吧?”

“其实,我并不希望他来救我,”谁知,胡桃却是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猜,小姐姐你绑架我的目的,应该不是为了钱吧。”

“居然被你猜到了吗?”被揭穿的黑咲芽亚,耸了耸肩膀,也并没有隐瞒,而是直爽地笑道:“没错,我的目标,正是你的小情郎。”

“才不是什么小情郎啦!”胡桃刚刚缓和的脸色,又红了几分,只见她有些犹豫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引他过来,但我劝你,还是放手吧,至今为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对他下手,但从来没有任何人成功过。”

“哟,你难道是在关心我吗?”黑咲芽亚用手指卷着自己的辫子,笑道:“可别忘了,我可是个坏人哦。”

“我觉得,你并没有那么坏,”胡桃摇了摇头,道:“而且,就算你能对付得了齐麟,下场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他亲妈是七星使者甘雨,干娘是天权星凝光,另外和刻府、飞云商会也关系匪浅,更与岩王爷颇有渊源,听我一句劝……放手吧。”

“我居然被肉票关心了吗?还真是讽刺啊。”黑咲芽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怅然若失的笑容淡淡道:“放手吗?可惜,我可从来都没有放手的机会……”

便在这时,黑咲芽亚的耳朵忽然动了动,只见她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胡桃的脑袋,道:“你输了,三袋棉花糖,这笔账我记下了。”

“你……你什么意思?”胡桃微微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难道,他……他真的来了?”

话音刚落,门外果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喂!我已经来了,把胡桃交出来!”

“齐麟……”胡桃瞪大了眼睛,不知不觉中,眼角似乎已经沁出了泪水,连忙叫道:“齐麟!快走!不要管我……”

胡桃刚刚喊出声,却只见黑咲芽亚直接用一块棉布堵住了她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黑咲芽亚朝着门外走去,头也不回道:“放心吧,我会让你……见他最后一面的。”

而此时的黑咲芽亚,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则是凛冽的杀意。

即使刚才还和胡桃聊着少女心事,转过身后,她也能立刻转化为最锋利的屠刀。

“哟哟哟,你来得还挺快的嘛。”

黑咲芽亚推门而出,笑容中难掩杀意,道:“看来,你还是挺关心这位胡桃小姐的嘛。”

果不其然,站在义庄门口的,正是一位七八岁大小的男孩儿,那少年银发白肌,即使是在黑夜中,也颇为显眼。

看见黑咲芽亚的第一眼,齐麟也多少有些惊讶,他没想到,绑架了胡桃的绑匪,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少女。

不过,齐麟也早就不是那个会被外表迷惑的菜鸟了,要知道,不久前还想要暗杀自己的“金色暗影”,年纪可是比这个女孩儿还要小上一些。

“没想到,绑匪居然是这么可爱的小姐姐,”齐麟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难道是什么玩笑,还是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吗?不如把胡桃交出来,我可以……当作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齐麟的话中之意,已经非常明显。

只要你放聪明点,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放你一条生路。

黑咲芽亚自然也听懂了齐麟的话中之意,不过,她却是冷笑道:“刚才的声音,你应该已经听到了,那孩子现在就在里面,你的摩拉呢,准备好了吗?”

“你让我准备那些,无非是想稍微拖延一下我的时间,我也如你所愿,特地晚来了一会儿,”见黑咲芽亚没有想要息事宁人的打算,齐麟的笑容,也逐渐收敛:“如果你的目的是钱的话,那这件事倒是要简单许多,可是,你的真正目标……应该是我才对吧。” “呵呵,果然瞒不住你呢。”黑咲芽亚摊开了双手,微笑道:“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你应该,很想救里面那个,叫作胡桃的女孩子吧。”

黑咲芽亚故意提高了声线,似乎是想让义庄里的胡桃,听到自己与齐麟之间的对话一般。

而此时,被绑在义庄里面的胡桃,也的确听到了黑咲芽亚的声音,此时的她,正不断想要挣脱身上的绳索,嘴巴里面努力发出了“唔唔”的声音,想要引起齐麟的注意。

“如果我不想救她的话,也不必大半夜地跑到这种地方来吧,”齐麟叹了口气,道:“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只要把那孩子放了,我都可以答应你。”

“这样说来的话……”黑咲芽亚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微笑道:“对你来说,胡桃难道是很重要的人吗?”

“嗯……”齐麟没有什么犹豫,直接点了点头,开口道:“很重要。”

“毫不犹豫地回答呢,不过,重要也是分很多种的,你对胡桃,是朋友间的重要……”黑咲芽亚话锋一转,笑容中略有些暧昧道:“还是别的方面的重要呢?”

听到这句话,义庄里的胡桃,和义庄外的齐麟,都是微微一愣。

齐麟自然听出来了,“别的方面”是什么意思,不过,作为一个绑匪,居然问出这种问题,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奇怪。

“这……这和我救她有什么关系吗?”齐麟小脸一红,视线下意识地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我……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你没有权力拒绝我的提问哦,”只见黑咲芽亚,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遥控器,随意在遥控器上按了一下,紧接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只见不远处的河水之中,忽然产生了一场爆炸,无数的小鱼小虾,纷纷从河水之中被炸了出来。

可莉见了,都直呼内行。

当然了,黑咲芽亚的目的,可并不是为了炸鱼,只见她如同摆弄着玩具一般,将遥控器扔在半空中,又接在手里,笑道:“我在后面的房间之中,也安放了许多炸药,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就会按下按钮,然后……”

黑咲芽亚顿了顿,忽然张开了双臂,发出了“嘭”的一声惊呼,脸上的笑容,也开始狰狞了几分,道:“那样的话,恐怕你就只能把胡桃一块一块给捡回去了……不过,她的身体那么娇小,说不定会拼不全哦。”

“你!”齐麟心中一惊。

他虽然不知道黑咲芽亚是否是在欺骗自己,不过齐麟可不敢用胡桃的生命,来检测这句话的真实性。

“大声回答我,”黑咲芽亚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道:“胡桃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仅仅是……朋友而已吗?”

“是什么样的存在呢?”齐麟略微思索了一下,忽然笑道:“这样说吧,我已经和胡桃越好了,如果有一天,我死掉的话,我的葬礼……只能让她为我主持。”

“诶?”

这个答案,让黑咲芽亚不禁微微一愣,但是很快,她便点了点头,笑道:“好像得到了很有趣的答案呢,也罢,就算你过关了吧。”

而在义庄里面的胡桃,自然也听到了齐麟的话。

对于她这位往生堂的少堂主而已,齐麟刚才所说的话,大概比任何肉麻的情话,都要更加动人吧。

“所以,你到底怎么样才肯放人?”齐麟微微眯起了眼睛:“你叫我过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让我来回答这种奇怪的问题吧。”

“啊,因为太有趣了,所以我差点忘了,”黑咲芽亚捂着嘴巴,笑得眼睛变成了两条月牙,浅浅一笑道:“我之所以用胡桃当诱饵吸引你过来,目的很简单,仅仅是为了……”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黑咲芽亚忽然一甩脑袋,狭长的鞭子,立刻化作了一条鞭刃,朝着齐麟直接抽打了过去:

“杀了你!”

谁知,齐麟根本躲都没有躲,直接伸出了手,一把便将黑咲芽亚的辫子给握在了手中,只见辫子的末端,居然已经变成了锋利的刀刃,如果真的抽过来的话,恐怕已经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一条深深的伤疤了。

齐麟的脸上,带着轻松的表情:“喂喂,小姐姐,辫子上绑刀,玩得还挺花啊。”

你该不会是隔壁567片场偷偷跑过来的,某个两个眼睛下面都长了泪痣的女主角吧?

不过,你们的身份,倒同样都是刺客的说。

“居然这么轻松就接住了人家的暗器呢,”黑咲芽亚倒是并没有感到惊讶的意思,而是笑道:“不过,难道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随便用手接敌人的武器吗?”

“什么……”

齐麟连忙看了看手中的辫子,只见那辫子上面,似乎涂抹着什么药品,还散发着一股诡异的香气。

“蚀骨毒……”齐麟将黑咲芽亚的辫子甩来,看了看自己有些发黑的手掌心,微微皱眉道:“居然是这种毒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