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50章

作者:衔尾之蛇

“既然你这样要求的话……”齐麟咬了咬嘴唇,再次将手中的半截红烛燃烧了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因为看不到自己的背后,所以黑咲芽亚看不到蜡油滴落而下的瞬间,

但是翻到正面之后,她却可以亲眼看着蜡油滴落在身上,兴奋的程度,立了提升了一个等级。

更何况,背后的皮肤,而正面的皮肤,敏感程度也完全不同。

在滴一滴蜡油,滴落在黑咲芽亚的胸口之时,她终于轻启朱唇,发出了一个轻微的“嘶”声。

当然,这离“叫出来”的程度,还差了很远就是了。

不过,这一声“嘶”,也终于让齐麟看到了一丝希望,只要再加大力度,说不定很快就可以让黑咲芽亚叫出声来了。

“看来,有效果了呢……”齐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腹黑的笑容:“这一次,绝对要让你叫出声来!”

(以下内容因过审需要,省略4532字)

一小时后。

“可恶……被骗了……”

齐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皱眉道:“根本没有用!”

没错,整整一个小时的“虐待”,黑咲芽亚别说喊出声了,根本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在他面前,未着寸缕的黑咲芽亚躺在地上,身上沾满了红色与白色的凝固蜡油,她的身上,几乎已经看到半点完好的地方。

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似乎十分享受一般,嘴角还流出了一丝口水,轻轻地喘息着。

“可惜哦,”黑咲芽亚耸了耸肩膀,淡淡道:“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可是无法让我叫出声来的。”

“我说,你该不是在骗我吧,”齐麟挑了挑眉毛,疑惑道:“你到底是痛觉感很弱,还是根本就没有痛感啊?刚才那副‘好像有感觉’的样子,难道是在骗我吗?”

“你是白痴吗?”谁知,黑咲芽亚却是嘲笑道:“痛楚本身就是一种预警机制,如果完全没有疼痛感的话,我们说不定连哪里受了伤都察觉不到,我的痛感被减轻,只是为了适应战斗与恶劣环境而已,你不要自己没本事,就冤枉我好不好,我可是非常诚心地,想要感受一次真真正正的疼痛呢。” 说到这里,黑咲芽亚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幽怨的表情,喃喃道:“像你这种正常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我的心情,在你看来,也许提出这些要求的我,就像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抖M一样,但其实,我只是想从这种痛觉之中,体会一下……活着的感觉。”

“这……这样啊……”

听到了黑咲芽亚的真心话,齐麟仿佛做错事的孩子一般,露出了有些愧疚的表情:“抱歉啊,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看着齐麟脸上那有些自责的委屈表情,黑咲芽亚的心中,却是不禁一阵暗爽。

这小鬼头也太好骗了吧!

黑咲芽亚刚才说的话,其实是半真半假,事实上,她可以自己控制身体的痛觉,甚至达到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痛楚的程度。

也就是说,如果黑咲芽亚想的话,哪怕齐麟一刀把她的手给剁下来,或者用镊子将她的指甲一片一片剥开,用钳子把她的牙齿活生生地拔出来,她也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

至于刚才的那些蜡油,黑咲芽亚降低了对痛楚的感知后,灼烧的痛楚更是微乎其微,再搭配上她的演技,倒是真的让齐麟相信了她所说的话。

“放心吧,”只见齐麟掰了掰手腕,脸上露出了认真的表情:“我一定……会让你痛到嗷嗷叫的!”

“拭目……以待哦。”黑咲芽亚的眼神中,掠过了一丝笑意。

老实说,她完全不痛恨齐麟,以及那个打败了自己的“老奶奶”,事实上,她甚至还要感谢他们,取出了自己体内的“同生蛊”,这也就意味着,她彻底脱离了杀手组织不赦居的约束。

她之所以不立刻将齐麟想要的情报告诉他,也只是想在他身上找点乐子而已。

那些不赦居的研究员恐怕也不敢相信,他们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才研制培育出来的,用来控制杀手们的“同生蛊”,居然被岩王帝君轻而易举就摘除了。

事实证明,在这个充斥着元素之力,遍地神仙的提瓦特大陆上,研究科学毕竟还是有局限性的。

要不然火影里的大蛇丸也不会混得这么惨。

…………

在洗去了身体上黏着的凝固蜡油后,齐麟又使用《水愈术》治疗好了黑咲芽亚身上的烫伤。

虽然她可以减轻身体受到的痛楚,但该受伤还是会受伤,滚烫的蜡油,对于她那娇嫩的皮肤来说,果然还是过于刺激了一些。

“接下来要玩……咳咳,我是说,要试什么呢?”黑咲芽亚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仿佛接下来迎接她的不是一场酷刑,而是一次全身SPA一样。

“最好是那种可以造成足够的痛楚,又不会造成重大伤害的刑罚,”只见齐麟不知道从哪里,忽然抽出了一根狭长的鞭子,表情认真道:“就是这个……鞭子。”

当然了,齐麟用的可不是新加坡鞭刑里的那种鞭子,那样的话,一下子抽过去,估计就直接皮开肉绽了。

“鞭子吗?”黑咲芽亚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暧昧的笑容:“一想到那种皮鞭抽破风的时候发出的声音,我就已经觉得非常兴奋了。”

“还是先从背后开始吧,”齐麟皱了皱眉头,无奈道:“看着你的脸,我可抽不下去。”

“好好好,都听你的,”黑咲芽亚非常乖巧地转过身去,刚才被蜡油烫得满目疮痍的脊背,在齐麟的治疗后,又恢复了光滑洁白的样子:“快点开始吧,让我看看你的小鞭子,到底有多厉害。”

一想到这美好的玉背,马上就要变得伤痕累累,齐麟的心中,却是七分怜惜……但是还带着三分兴奋。

也许,即使是高度文明化的人类,在骨子里面,也还是残留着野兽的凶性与残忍。

更何况,面前这副美好的肉体,可是一个怎么玩都玩不坏的完美“玩具”。

“要来了哦!”

齐麟凝了凝神,直接挥舞起了手中的皮鞭,只听“啪”的一声,鞭子却并没有抽到黑咲芽亚的脊背上,而是反而抽到了齐麟自己的手臂上。

“痛痛痛……”齐麟连忙捂住了手臂,咧嘴道:“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难用啊!”

的确,鞭子这种软兵器,可不像刀枪棍棒一样,即使没学过的菜鸟,也可以随便比划几下。鞭子的话,如果没有经过练习,可是很容易伤到自己的。

“哈哈哈!居然被自己的武器给伤到了吗?”黑咲芽亚被齐麟的样子给逗得咯咯直笑:“小弟弟,鞭子可不是这样用的,要不要姐姐我教教你呢?”

黑咲芽亚的身体可以变成种类繁多的武器,同时也自然是一个武器大师,就算不是精通,也至少能够正常使用。

“不……不需要!”齐麟小脸一红,辩解道:“这种东西,我很快就可以掌握,你……你给我趴好。”

“是是~”黑咲芽亚有些慵懒地背过身去,笑道:“不过,可别让我等太久哦。”

齐麟心中一阵郁闷,看来,自己不仅仅是对于远距离武器的弓箭没有天赋,连对中距离武器的长鞭,也没什么资质。

齐麟在脑海之内努力搜索了一下,记忆中关于使用“使用鞭子”的场景,除了某种小电影里面作为道具出现的鞭子外,剩下的,大概也只有《情深深雨蒙蒙》里依萍去找他爸要钱然后被鞭子抽的桥段了。

齐麟虽然没有用过鞭子之类的全兵器,但是武道一途,本来就是可以触类旁通的,精通剑术与枪法的齐麟,只是稍微练习了一下,就大概掌握好了鞭子的使用方法。

【达成条件,获得技能《软兵器精通LV1》】

仅仅只有LV1的武器精通,想要用来实战,当然有点勉强,但如果只是用来抽人的话,已经绰绰有余了。

“啪!”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过后,长鞭瞬间掠过了黑咲芽亚的脊背,留下了一条显眼的伤痕,而她的嘴巴里,也同时发出了一声不甚明显的低喘。 即使是将自己的痛觉调节到了最低的程度,这一鞭子下来,也还是让黑咲芽亚倒吸了一口凉气。

齐麟,你玩儿真的啊?

刚刚的蜡烛油和被鞭子抽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非常疼,但是一想到自己居然在被一个小鬼头抽打,黑咲芽亚的心里,却是又浮现出了一种异样的快感。

不过,为了避免自己一会儿真的会因为痛楚而不小心叫出声来,导致这场有趣的游戏太早结束,黑咲芽亚还是选择暂时消除了自己的痛感。

反正只要有规律地意思一下,假装吃痛地喊出一点点声音,那个小家伙,肯定就会相信我了吧。

在黑咲芽亚的印象里,齐麟也许拥有着很多秘密,但说到底,也还只是一个纯情的小男生而已,只要被自己略施小计,就可以将他糊弄得七荤八素的。

就这样继续玩下去吧,什么时候自己玩腻了,再假装忍不住疼痛喊上一两声,把不赦居的情报告诉他,也就完事儿了。

至于受伤这件事,对于黑咲芽亚来说,则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被抽鞭子虽然非常疼痛,但不会造成致命伤害,比起刀砍斧剁,已经是非常仁慈的“惩罚”了。

没过一会儿,齐麟便已经抽出了七八鞭子,黑咲芽亚雪白的玉背,再一次变得伤痕累累,每一次抽打,都会多出一条血痕。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对方痛感很低,而且在奇灵界可以轻轻松松治好伤势,恐怕连齐麟,都很难下得去手。

毕竟,小小的虐待,的确可以起到增加情趣的作用,但如果到这种程度的话,就只是单纯地施虐了。

还好,黑咲芽亚的反应看起来似乎十分轻松,最多只是哼哼呀呀几声,来应付一下齐麟的鞭打。

然而,齐麟毕竟也不是傻子,很快便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虽然自己几乎每次将鞭子抽打在黑咲芽亚脊背上的时候,她都会轻轻哼上一声,但似乎总是会慢上一点。

有时候,甚至自己的鞭子抽在黑咲芽亚身上半秒钟以后,她的嘴巴里才不紧不慢地哼唧上了一声。

难道说,她不仅仅是可以降低痛楚的程度,甚至连对痛楚的感知速度,也降低了吗?

感觉到了不对劲的齐麟,开始放慢了手里鞭子抽打的频率,果不其然,自己的鞭子无论抽打的是慢还是快,黑咲芽亚哼唧的频率,似乎都没有什么改变。

用五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声画不同步”。

于是乎,齐麟心生一计,干脆直接将鞭子空挥了起来,鞭子抽打在空气中,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根本就没有打在黑咲芽亚的身上。

谁知,黑咲芽亚居然还是像刚才一样,一本正经地“嗯”了一声。

齐麟又空挥了几下,果不其然,那些根本没有打在她身上的鞭子,都让她叫出了声音。

齐麟虽然纯情善良,但并不是傻,很快便看出来了这里面有猫腻。

看来,黑咲芽亚并非是降低了痛楚,而是根本就没有痛楚,不然这些鞭子抽打在她身上,也不可能一点事儿都没有。

好啊,居然敢骗我!

你既然没有痛楚,那我就算把手挥断了,你不也照样不会叫出声来吗?

想到这里,齐麟却是忽然心生一计,放下了鞭子,无奈地笑了笑,道:“先到这里吧,我的手都酸了,要不然,咱们都先休息一会儿,然后再继续吧。”

黑咲芽亚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的小手段早就已经被齐麟发现,心里面还美滋滋的以为自己将齐麟耍得团团转,于是笑道:“既然你不行了,那就稍微休息吧,不过,齐麟小弟弟,你这总是不行的话,以后娶了老婆,岂不是要让她守活寡吗?”

好家伙!

耍我也就算了,现在还在说这种风凉话埋汰我?

齐麟强忍住了心中的不爽,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道:“是啊,看来我还要多多锻炼才行,你应该也饿了吧,我去给你准备点儿吃的吧,不知道你想要吃点什么?”

“只要是甜的东西就可以,蛋糕、巧克力、棉花糖……”黑咲芽亚掰着指头数了起来:“饮料的话,就喝茶好了。”

“只有红茶可以吗?”齐麟顺口问道。

“那就红茶好了,”黑咲芽亚点了点头,道:“对了,方糖要比茶水还要多,不然我可喝不下去。”

“请稍等片刻。”

齐麟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的同时,脸上却是露出了如同夜神月计划通一样的笑容。

敢戏弄我?这一次,看我怎么玩儿死你!

齐麟直接用《空间移动》回到了现实世界,到了七心斋的门口,只见店面之内,一个三十岁上下的精壮男人,正手持一根钢棍,不断怕打着桌上的一个面团儿。

那男人不仅仅身材壮硕,而且容貌也颇有几分狠劲,脸上还有一道老长的疤痕,谁又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像是屠夫一般的男子,居然是璃月港内最厉害的面点师之一,人送外号“钢棍解师傅”。

别看他外表粗犷,可制作出来的点心,却都精致可口,颇受欢迎。

齐麟扒在柜台上,垫着脚,奶声奶气道:“钢师父!给我称两斤甜点,要刚出炉的。”

“哟,这不是降麟府的小少爷吗?”解师父放下了手中的活,双手叉腰,苦笑道:“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我是钢棍解师傅,不是钢师傅!”

“知道了,棍师傅,”齐麟点了点头,道:“对了,顺便再帮我泡一杯红茶,在里面加上双份的‘安魂香’,甘雨妈妈最近有点失眠,我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是解师傅。”解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嘞,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给你准备。”

这安魂香,其实是一种助眠效果非常好的安眠药,寻常人吃上半份,就可以安然入睡,不过甘雨大人既然是半仙之体,要两份才能有效,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解师傅知道齐麟是个好孩子,自然不会怀疑他要“安魂香”的目的,心里还暗暗称赞。

不愧是天降麟子,小小年纪便如此关心母亲,真是一个大孝子啊!

想到这里,解师傅手里的活又快了几分,没过多久,便将新鲜出炉的点心和放了双份安魂香的红茶,交到了起来的手中,还特别嘱咐道:“这红茶里加了两份安魂香,只有甘雨大人的半仙之体能承受得起,可千万别让旁人喝了,不然少说要睡上一整天才能醒过来。”

“谢谢,”齐麟接过了点心,准备将钱放在桌上:“对了,多少钱?”

“不用了,你的孝心感动了我!再说了,我当年创办七心斋,甘雨大人也帮了我不少忙,这点忙,也是应该帮的。”解师傅郑重其事地拍了拍齐麟的小肩膀,一脸欣慰地说道:“快去吧,甘雨大人还在等着你呢。”

看着解师傅那一副认真的表情,齐麟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

毕竟,齐麟要这一份“昏睡红茶”,可不是为了做什么好事。

…………

奇灵界,丘丘城监狱。

“咕嘟咕嘟!”只见黑咲芽亚一口气将一整杯红茶一饮而尽,擦了擦嘴巴,意犹未尽道:“这红茶的味道还真不错呢,有一股奇异的香味。”

“话说,你居然就这样喝完了吗?”齐麟挑了挑眉毛,试探性地问道:“难道你不怕,我在这些食物和水里面,加什么东西吗?”

“你要是想杀了我,大可以直接动手,没必要下毒药,”黑咲芽亚舔了舔嘴唇上参与的红茶水,露出了有些暧昧的笑容:“当然了,如果加了别的什么奇怪的药的话,其实也大可不必,无论你想对我做什么,我也不会反抗你哦……”

说到这里,黑咲芽亚却是忽然觉得眼皮一沉,打了个哈欠,喃喃道:“奇怪,怎么忽然觉得有点困……”

“困得话,就好好休息一下吧,”齐麟伸出了手,捏了捏黑咲芽亚的脸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等你醒来之后,我们再继续吧。”

“嗯……”黑咲芽亚低声应了一句,却是已经闭上了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愧是双份安魂香啊,”齐麟拍了拍黑咲芽亚的脸蛋儿,坏笑道:“你居然想感受痛楚的话,那我就好好让你感受一下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