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51章

作者:衔尾之蛇

“梦游……诸境法!”

…………

“哈欠……”不知道过了多久,黑咲芽亚这才缓缓苏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喃喃道:“居然不小心睡着了吗?”

还是一样昏暗的监狱,也还是一样的刑具。

不过,此时的黑咲芽亚还并没有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醒来”,而是处于梦境之中。

“呀哈喽!”

坐在黑咲芽亚面前的齐麟,朝着她挥了挥手,笑道:“怎么样,睡得还舒服吗?”

“嘻嘻,”黑咲芽亚微微一笑,道:“好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呢。”

“那么……”只见齐麟忽然抽出了长鞭,眯着眼睛笑道:“要不要来一点‘晨间运动’呢?你如果能快点叫出声来的话,我也应该可以尽快得到不赦居的情报了。”

“难道说,你已经开始上瘾了吗?”黑咲芽亚胸有成竹地笑道:“不过,鞭子对于我来说,还是不够刺激,无论怎么鞭笞我,我也不会叫出声的。”

“你居然这么有自信吗?那么,要不要来点刺激的?”只见齐麟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铁链与布条,坏笑道:“我会用铁链绑住你的身体,然后封住你的嘴巴,就算很痛,也绝对叫不出来声哦。”

此时的黑咲芽亚,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是歪了歪脑袋,道:“好像很有趣的样子,那么……就按你说的来吧。”

齐麟很快便将黑咲芽亚严严实实地绑了起来,连嘴巴也封得紧紧的,别说喊出声了,连哼唧的声音都听不到。

“先来一点开胃菜吧。”只见齐麟故技重施,拿出了一根红色蜡烛,用手中的火焰轻轻一撩,豆大的蜡油,立刻便滴落在了黑咲芽亚的脊背之上。

而黑咲芽亚,也早就将痛觉控制到了最低的程度。

谁知,和预想中的不一样,她忽然觉得背后心的位置传来了一阵灼烫得感觉,整个身体,都瞬间弓了起来。

好烫?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明明已经将自己对痛楚的感知程度降到最低了。

察觉到不对劲的黑咲芽亚,再一次尝试着调节痛楚感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失去了可以控制痛楚程度的能力。

第二滴,第三滴……

每一滴蜡油滴在滴落到黑咲芽亚背后的时候,她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可是被紧紧蒙住的嘴巴,却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哼哼声。

而至于为什么黑咲芽亚的能力会突然失效,自然是因为齐麟在梦境之中使用了《改梦之术》的力量,让黑咲芽亚可以感受到真实的痛楚。

在某种意义上,只要在梦境之中,齐麟就基本等同于“神”一样的存在。

当然,齐麟还只是在百识、黑咲芽亚的梦境之中使用过《改梦之术》,他并不确定,这种能力是否对比自己强大人对象,比如甘雨妈妈或者钟璃有效。

至于用《改梦之术》来对付敌人,齐麟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不过转而一想,既然敌人都已经在自己面前睡着了,自己何必还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情呢,直接趁敌人睡觉的时候将其解决不就好了。

与之前不同,刚才用了蜡油将黑咲芽亚的前后都涂满,她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但是现在,仅仅用了半根不到的蜡烛,黑咲芽亚便已经扭得如同一只被撒了盐的蛞蝓一般,嘴巴里还含糊不清地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声音。

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短暂的痛楚结束之后,黑咲芽亚却是开始缓缓感觉到了夹杂在这痛楚之中的……

快感。 没错,如果说刚才逗弄齐麟,仅仅是让黑咲芽亚感到心理上的愉悦的话。

那么现在肉体上的疼痛,则完全是生理上的爽快。

因为以前,为了方便完成任务,黑咲芽亚基本上都将自己的感知痛觉调节到了3%以下,这样可以让她在战斗中几乎无视痛楚,同时也不至于因为完全感受不到痛楚而忽略身体上的伤痛。

可是现在,在梦境中,她的痛楚却被直接开启到了100%,这样一来的话,即使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正常忍受的痛楚,对于已经习惯极低痛楚的黑咲芽亚来说,也是非常强烈的剧痛。

就好像从来不吃糖的人,如果第一次尝到甜味的话,也会觉得齁得慌。

“前菜的话,就到这里吧……”齐麟拍了拍黑咲芽亚的脑袋,脸上露出了如同小恶魔一般的笑容,淡淡道:“接下来,才是正菜哦。”

“唔……唔!”

听到这句话的黑咲芽亚,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连忙疯狂地摇起了脑袋。

不过,齐麟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她的哀求一般,随手一挥,黑咲芽亚脊背上凝结的蜡油,瞬间便散成了无数的碎片,全部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一直到现在为止,黑咲芽亚也还是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还以为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痛觉调控能力,一时失控了而已。

直到齐麟拿起了皮鞭,黑咲芽亚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齐麟自然不必为了在梦中虐待眼前的女孩儿而感到自责,毕竟,自己可是被她骗得不轻。

更何况,梦中的伤痛也不会对现实产生影响,顶多是一点心里创伤而已,就当是她付的利息好了。

齐麟先用皮鞭空挥了一下,那皮鞭抽破了空气的声音,又让黑咲芽亚的心里“咯噔”了一声。

“啪!”

还没等黑咲芽亚准备好,齐麟的鞭子却是已经抽了上来,坚韧的皮鞭,瞬间扯破了少女洁白的背脊,留下了一道血痕。

就好像是在一片无瑕的雪地之上,放了一条红绸一般。

“嘶!”

黑咲芽亚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扭动得更加剧烈了几分。

不过,齐麟毕竟还是心软,即使知道这是梦境之中,看到黑咲芽亚那副吃痛的模样,也多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抽了几鞭子之后,便停下了手,走上前去,解开了黑咲芽亚的封口布。

只见黑咲芽亚此时已经亮眼上翻,舌头也吐出了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尖上,缓缓滑落而下了一丝丝口水。

“认输了吗?”齐麟装出了一副冷漠的表情:“要是再不把情报告诉我的话,我可就要接着来了。”

“不……不要。”黑咲芽亚这回终于服了软,脸色潮红,微微点头道:“我认输了,不要再打了,我全部都……告诉你……”

忽然间,齐麟却是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还未等黑咲芽亚将话说完,周围的空间,却是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扭曲了起来。

紧接着,扭曲的空间,如同龟裂的土地一般,产生了无数的裂痕,如同墙壁上的石灰一般,纷纷剥落了下来。

【检测到不明原因,梦境即将崩溃】

不明原因?

还没等齐麟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现实之中的,齐麟的身体一阵颤抖,却是立刻转醒了过来,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刻看向了面前的黑咲芽亚。

很快,他便找到了导致梦境崩溃的“不明原因”的真相。

大家可以回忆一下,小时候做梦的时候,会因为什么原因忽然醒来?

比如忽然遇到恐怖的怪物被吓醒?

比如忽然从高处落下,在坠落的感觉之中忽然苏醒。

又或者是……在梦中到处找洗手间,然后在一泻千里的时候猛然醒过来。

“滴答……滴答……”

此时,在黑咲芽亚的座位下面,已经聚集起了一滩不明液体汇集而成的微妙水渍。

“不……不准看!”

刚刚苏醒的黑咲芽亚,也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并住了双腿,完全没有了往日里那副似乎对什么事情都不屑一顾的态度。

看来,是因为刚才在梦境之中的痛楚实在是过于强烈,引起了她的失禁,这才直接从梦境里苏醒了过来。

不过,即使是黑咲芽亚,在一个小男生的面前做出如此丢脸的事情,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只见她脸色通红,要紧嘴唇道:“为……为什么我会做那种梦?难……难道是你……”

“没错,的确是我做的,刚才在梦里发生的一切,也都是我的计谋,”齐麟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道:“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吧!明明是你先骗我的!”

“我……我哪里有骗你?”黑咲芽亚嘴硬道。

“还说没有吗?”只见齐麟双手抱胸,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反问道:“你明明就可以控制自己感知痛楚的程度,甚至可以完全消除痛楚,我之前抽的那几鞭子,明明没有抽在你身上,你倒是叫得欢畅,难不成是我在冤枉你吗?”

见自己之前的小伎俩原来已经被齐麟发觉,黑咲芽亚也多少觉得有些理亏,脸色微微一红道:“好啦好啦!西洋镜被拆穿了,我不玩了,不就是不赦居的情报吗?我告诉你就是了。”

“太好了!”齐麟这才松了口气,笑道:“你早这么合作,也没必要白遭这么多的苦楚,快说吧。”

“等……等一下……”黑咲芽亚扭了扭双腿,脸红道:“好歹,也让我整理清洗一下吧,臭……臭死了。”

“臭?”齐麟非常做作地抽了抽鼻子,坏笑道:“哪里臭,我怎么一点也闻不出来。”

“就……就是那个啦!”被反客为主的黑咲芽亚紧紧地咬着嘴唇,怒气冲冲道:“戏弄人家很有意思吗?你这小鬼,我当初就应该一刀把你和那个小丫头一起给宰了。”

“你就嘴硬吧你,”齐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逗你了,我先帮你解绑吧。” “明明就很臭……”黑咲芽亚低着头,小声呢喃着。

而此时,齐麟却是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手,准备为她解开铁链,但还是随口调笑道:“我倒是觉得,这味道不错呢,再说了,能看见这么窘迫的机会,可不多。”

“哼!”

黑咲芽亚心中又羞又气,趁着齐麟刚刚为自己解开锁链的瞬间,却是直接扬起了纤细的长腿,朝着齐麟的小腹踹了过去。

不过,她还是小看了起来的警惕性与反应速度,即使在如此近的距离,齐麟也还是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

只见齐麟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冷笑,一把便抓住了黑咲芽亚的脚踝,道:“我还以为被抽了几鞭子,你好歹能消停一会儿,没想到还是这么暴躁,这样可不乖哦。”

“我说……”只见黑咲芽亚身体一转,另一脚,则是已经朝着齐麟横扫了过去,齐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连忙往后面一闪,却是拽着黑咲芽亚的身体,一起朝着后面摔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两人却是已经一起摔在了地面之上,齐麟更是直接扑在了黑咲芽亚的怀中,脸直接贴在了黑咲芽亚的胸口之上。

还好,黑咲芽亚的胸部虽然贫瘠,但还没到一马平川的地步,至少还是能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

“痛痛痛……”齐麟坐起了身体,却发现自己正骑在黑咲芽亚的身上,而因为刚才的拉扯,黑咲芽亚身上的衣服,此时已经被掀开了一大截,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肌肤,浅浅的肚脐,带着一点点赘肉的腰肢,都散发着属于少女的独特魅力。

“活该!”被齐麟压在身下的黑咲芽亚,此时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谁让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那明明是你自作自受……”还没等齐麟从地上爬起来,不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铁门被打开的声音。

只见身穿黑裙,头戴黑帽的棕发少女,蹦蹦跳跳地从门外走了进来,道:“齐麟,听说芽亚……诶?”

忽然,看到眼前场景的胡桃,脸上却是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连眼眸中的梅花图案,都开始飞速旋转了起来。

胡桃连忙捂住了脸颊,支支吾吾道:“你你你……你们在干什么啊!”

的确,这里可是监狱,阴暗的牢房,冰冷的铁栏,散落在地上的铁栏,以及堆放在旁边的皮鞭、蜡烛以及各种形状暧昧的道具,两人的身边,还有一滩看上去非常诡异的液体。

更重要的是,齐麟此时,居然正骑在黑咲芽亚的身上,怎么看都像是在做什么“坏事”的样子。

“胡……胡桃,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齐麟连忙说道:“你听我解释……”

“齐麟!”只见胡桃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了一把长枪,直接用枪柄的一端,狠狠地朝着齐麟的脑门怼了过去:“我看错了你了!”

“嘭!”

…………

一小时后。

丘丘城外,荧的木屋中。

虽然阿丘也在丘丘城为齐麟准备了不错的住所,但他还是觉得荧的木屋,更加温馨舒适。

此时,齐麟正在房间中,向胡桃解释着事情的来龙去脉,而客厅中,荧正在为两位客人,准备着茶水和点心。

说来有趣,荧虽然忘记了很多之前的记忆,但是却保留了许多很厉害的“技能”。

其中,最厉害的,莫过于是“烹饪”的能力,无论是一道简单的提瓦特煎蛋,还是复杂至极的璃月高级料理“仙跳墙”,只要荧做上个二十次左右,就能够成为精通这道料理的大师。

甚至连闭着眼睛,都可以完美地制作出相应的料理。

而正是因为如此,齐麟有事没事地,也会经常来荧这边蹭蹭饭,而为了能够让哥哥经常来到自己的身边,荧也不断钻研出了许多新的菜式。

不过,最大的受益人,还是派蒙。

毕竟,浪费食物是非常可耻的行为,而荧用来练习而制作出来的料理,最后也全部都被喂进了派蒙那仿佛可以塞进一个宇宙的小肚子里面。

“啦啦啦,啦啦啦~”荧一边将糕点摆放在桌子上,一边欢快地哼着自己编的小曲儿,微笑道:“我一定要做出好吃的点心,不能让哥哥在客人面前丢人啊。”

“喂喂,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做点心吗?”只见派蒙绕着荧的身体飞来飞去的,随手抓起了一块小蛋糕塞进了嘴巴里,鼓着腮帮子道:“齐麟那家伙,现在可是被两个超级可爱的女孩子,一起呆在房间哦。”

“你……你在说什么啊!”荧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有些惊吓的表情,脸上落下了几条黑线,喃喃道:“她……她们只是哥哥的朋友而已!”

“啧啧啧,我和你的哥哥,可是认识了……”派蒙伸出了两只小手手,掰着指头数了起来:“一、二、三……诶呀,总之是好多好多年了!那个家伙的桃花运,可不是普通的旺盛,简直就像是三流小说的男主角一样,在哪里都会和女孩子之间产生奇奇怪怪的关系。”

“那种事是不可能的!”荧还在为自己的哥哥做着辩解:“再说了,哥哥又不是和一个女孩子独处,房间里可是有两个女孩子呢!”

“那说不定会更危险哦。”派蒙摸着下巴,露出了名侦探一般的表情:“让我去为你刺探一下!”

说着,派蒙却是悄无声息地飞到了齐麟房间的门口,贴着门框,偷听了起来。

“等等,派蒙,这样可是很不礼貌的!”荧上前两步,想要将派蒙的后领给拎起来,谁知,派蒙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惊讶无比的表情,用食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低声道:“嘘嘘嘘!你听你听!”

荧略微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好奇心,和派蒙一样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之上,果不其然,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齐麟: “好……好痛……轻一点啦。”

胡桃:“我已经很温柔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