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53章

作者:衔尾之蛇

“没……没什么!”荧立刻害羞地推着齐麟的脊背,道:“齐麟哥哥,你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吗?快去快去!”

“好啊,才刚刚交到新朋友,就不要我了吗?”齐麟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好啦好啦,我现在就走,正好,一会儿我也的确有别的事情要做。”

说罢,齐麟与胡桃便离开了湖边小屋。

房间中,只剩下了黑咲芽亚与荧两人,至于派蒙,因为吃了“只有聪明人才可以看见的蛋糕”,所以现在已经呼呼大睡了过去。

吃完就睡,荧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养了只小猪一样。

不过,也多亏了派蒙的陪伴,没有齐麟的日子里,荧才不至于过于无聊。

只见黑咲芽亚微微眯着眼睛,颇有些暧昧地盯着荧,让荧觉得浑身一阵发麻,于是有些尴尬地问道:“你……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

“当然是因为你好看了,”黑咲芽亚伸出了手,捏了捏荧的脸颊,笑道:“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就是表情呆了点儿,也要说再有点风情的话,绝对可以将任何男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才不要把任何男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荧小脸一红,连忙辩解道:“只……只要……”

“只要玩弄齐麟一个人就够了,对吧?”黑咲芽亚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我会好好教你,以报答你的收留之恩的。”

…………

入夜。

璃月港的夜晚,往往比白天要热闹得多,在结束了一天的辛勤工作后,璃月人喜欢用各种方式来放松自己,来作为一整天努力的回报。

凝光所一手创办的“天权拍卖行”,是许多璃月人喜欢光临的好地方,即使是不来买东西,光是进来看看来自各个国家的珍稀宝贝,也是一件不错的消磨时光的好方法。

更何况,天权拍卖行对所有璃月居民,都是无条件开放的,无论你是贫是富,是贵是贱,只要你进来,就是拍卖行的客人。

齐麟也没有想到,这种普遍出现于各种玄幻小说经典桥段中的地方,自己居然有一天也会涉足其内。

即使凝光多次邀请甘雨母子,前来,他们也并没有来过。

主要是因为,齐麟和甘雨,对这些奇珍异宝,都没有兴趣,更何况,甘雨也不适合现身于人多的地方,不然难免会引起骚动。

而这一次,齐麟却并非是只身前往的,而是与刻晴一起进入了拍卖场。

凑巧的是,今天在拍卖场负责的接待者,不是旁人,正是凝光的贴身秘书中的百识。

不过,与在群玉阁的时候不同,此时的百识,身着一身精致的朱红色长裙,脸上戴着一副精致的金丝眼镜,脸上施着淡妆,看上去颇为漂亮。

“欢迎光临,”见到齐麟与刻晴,百识低了低头,淡淡道:“刻府的刻晴大小姐,和降麟府的那个谁。”

“哪个谁啦!”齐麟眉毛一挑,无奈道:“百识姐姐,你是故意忘记我的名字的吧。”

经过了那一夜,齐麟也多少清楚了,百识对自己的干娘凝光,似乎抱着一些特殊的情感,因此,对于自己这个“抢走”了凝光的人,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哼……”百识将脸偏向一旁,面无表情道:“请两位前往贵宾区,凝光大人特地嘱咐了,给你们留了位置。”

“替我谢谢干娘,”齐麟说完后,又朝着百识点了点头,笑道:“也谢谢百识姐姐你。”

“不必谢我,”百识摇了摇头,道:“快去吧,我还有别的客人要招待呢。”

一直到走远了之后,刻晴这才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纳闷道:“奇怪,为什么我觉得百识姐姐,对你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

刻晴的疑惑,倒也是正常的,毕竟,齐麟这位天降麟子,不能说是人见人爱,但是在璃月港中,风评也一向不错,颇受璃月人民的好感,像这样会给齐麟甩脸色的人,的确不算多。

“我怎么知道?”齐麟耸了耸肩膀,无奈地笑道:“女孩子嘛,一向都是很难懂的,倒是你,为什么今天忽然想来拍卖行了呢?” “哼,我……我又不是为了你来的,”刻晴连忙说道:“我……我只是恰好今天没有什么事,想出来透透气而已,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了,再说了,有刻晴姐姐陪我,我也不至于太无聊,”齐麟笑道:“若是刻晴姐姐看到了什么心仪的东西,大可以告诉我,我买来送你。”

这句话倒不是齐麟的客套话,事实上,如果他想的话,这个拍卖行里面,恐怕还真没有什么他买不起的东西。

“用不着,”刻晴摇了摇头,道:“缺什么东西,我自己又不是买不起。”

“果然,你是想来买什么东西的吧?”齐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笑容:“说说看,你想要什么东西啊?”

“不……不告诉你!”刻晴脸色微微一红,道:“好啦,瞒不过你,我的确是有件想要的东西,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女孩子的心思,果然很难猜透。

见刻晴不想说,齐麟自然不会追问下去,两人一起来到了贵宾区,找了个地方便坐了下来。

既然是贵宾区,无论是服务条件,还是视野,都要比其他的地方要好上很多,天权拍卖场毕竟是要营业的场所,贵宾区的票价可不便宜,并且,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刚刚坐下没多久,齐麟便看到了自己的“目标”,只见一个身材高挑,戴着面具的异国美女,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进了另一边的贵宾区之中。

正是愚人众执行官“女士”小姐。

不过,她看上去似乎有些焦虑的样子,露出来的一只眼睛里,也满是忧虑之色。

她也并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齐麟正在偷偷地观察着自己。

看来,鱼儿果然还是上钩了,只是不知道,她这次打算花多少钱,来买下那颗“珍贵无比”的世界之心。

不过,来的人似乎只有她自己,至于达达利亚,则并没有跟在她身边,如果齐麟没有猜错的话,达达利亚说不定正在奇灵界中游玩,齐麟也没有想到,这位愚人众执行官的末席,现在已经是奇灵界的忠实玩家了。

很快,拍卖会便正式开始了。

根据平时的拍卖会规则,开始的拍卖品,价格一般都不会很高。

果不其然,第一件拍卖品,不过是起拍价只有两百万摩拉的一件瓷器。

可惜,齐麟对这些古玩宝贝,没什么研究,见下面的叫价声此起彼伏,他却是多少觉得有些无趣,但是坐在自己身旁的刻晴,却是一副颇为感兴趣的模样,喃喃道:“这可是三百年前的瓷瓶,看上去,似乎比我家的那一对还要有年头了呢。”

“喜欢的话,就买下来好了,”齐麟打了个哈欠,道:“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买不起的东西吧。”

虽然刻晴只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少女,但她毕竟是刻府家主的掌上明珠,平时的零用钱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更何况,她还经常上一些璃月港的杂志报刊。

其内容,无外乎是什么“璃月第一天才剑术少女”、“百年难得一见的美少女剑客”、“刻府未来的女家主”之类的噱头。

当然了,一般关于刻晴的新闻或者报道,大多数时候,都还是专注于体现出刻晴的美貌,毕竟,虽然刻晴的确在剑术上天赋异禀,可这些天赋和她的美貌相比,却多少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即使刻晴现在年纪尚幼,但是也已经有不少人认为,即使是身为人类的刻晴,日后说不定也可以拥有媲美半仙之体的甘雨的美貌。

至于这朵未来的“璃月之花”,会便宜谁家的少年郎,许多人的心里,也似乎早就有数了。

所以,反而没有多少人家,会去刻家提亲,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位刻府的掌上明珠,早就已经芳心暗许给了天降麟子,不然也不会三天两头地与齐麟呆在一起。

换句话说,那可是七星使者甘雨大人未来的儿媳妇,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去撬这个墙角,那可真是小母牛过生日一一牛必大了。

“不……不行!”刻晴虽然似乎对那个瓷瓶颇为感兴趣,但还是咬了咬牙齿,道:“我的预算不算多,不能在别的地方浪费掉。”

这一下,齐麟倒是更加好奇了起来,毕竟,能够让刻晴都这么想要的东西,可并不算多,难道让人有些感兴趣。

“没关系啦,”齐麟耸了耸肩膀,道:“要是预算真的不够的话,就当我借你的好了,以前你想买东西,不也经常找我借钱吗?咱们俩的关系,没必要这么客气。”

刻晴摇了摇头,道:“别的东西,我可以找你借钱买,但是这个东西,不可以。”

齐麟心里知道,刻晴的性格极其执拗,决定好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心意,因此也不再继续追问。

反正,一会儿她要是真的没带够钱的话,自己帮她付了也就是了。

“好啦,不问你了。”齐麟又是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无奈道:“不过,还真是无聊啊,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都沉不住气,”刻晴莞尔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将她将一只小腿抬了起来,放在了齐麟的膝盖上,道:“正好,我今日刚扎完马步,腿酸得很,你要是觉得无事做,就帮我揉揉腿吧。”

刻晴从小练武,身体的柔韧性自然不必多说,高高翘起的腿,轻轻松松便架在了齐麟的双腿上,还笑道:“好好干,若是把我捏舒服了,姐姐说不定还能赏你个几百摩拉。”

“遵命,刻晴大小姐!”齐麟也不恼,毕竟他们两人之间,也经常开这种玩笑,只见他捧起了刻晴的脚,熟练地脱下了她的靴子,笑道:“不过,还真是奇怪,明明天天练这么长时间的剑术,怎么脚上却一点味道也没有?”

“白……白痴!”刻晴脸红道:“怎么可能没有味道?” “臭吗?”齐麟非常夸张地闻了闻,笑道:“哪里有臭,最多也只是有一点点酸味儿罢了。”

“不……不准闻!”见齐麟丝毫不避讳地闻着自己的小脚丫,刻晴连忙红着脸想要挣脱,可又哪有那么简单,齐麟看似轻描淡写地握着她的脚,但力气却十分大,根本不是刻晴可以挣开的。

见挣脱无望,刻晴也只好选择乖乖“认命”,皱眉道:“要捏就好好捏,别……别趁机做坏事。”

“齐麟能有什么坏心眼呢?”齐麟嘿嘿一笑,开始把玩起了刻晴的玉足,她的脚不仅仅形状完美,而且因为常年习武的原因,柔软中带着一丝坚韧,揉起来颇有弹性。

五颗脚趾,排列整齐,如同玉珠一般,随着齐麟手上一深一浅的用劲,也有节奏地一缩一松。

刻晴与齐麟,这两个人无论走到哪里,自然都会吸引到不少的注意力,也有不少参加拍卖会的观众们,也早就已经发现了两人。

刻晴年纪虽小,但因为容貌绝美,因此也难免吸引到不少男子的偷偷观瞧。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刻晴也早就已经习惯了,事实上,刻晴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一般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尤其是对于那些垂涎自己美貌的登徒子,刻晴更是不会给出丝毫的好脸色。

所以,此时的刻晴,也还是保持者平时冷冰冰的表情,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其实在旁人看不到的隐蔽处,这位冰霜美人,正在被齐麟把玩着自己的玉足。

偶尔,齐麟还会恶作剧一般的用力一按刻晴的脚心,让刻晴忍不住发出了低低的哼声,不过,她并没有生气,只是白了齐麟一眼,低声道:“小坏蛋,你又在作什么鬼?”

“我这不是在帮你按脚吗?”齐麟理直气壮地说道:“不用点力气的话,怎么会有效果呢?”

“鬼扯……”刻晴朝着齐麟翻个白眼,低声道:“你分明是想让我出丑。”

“才不是呢,”齐麟狡辩道:“我这样做,可是在帮助刻晴姐姐你修炼哦。”

说着,齐麟的手上又是猛地一用力,让刻晴的身体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她脸色又红了几分,支支吾吾道:“这……这算是什么修炼的方法啊?”

齐麟嘿嘿一笑,道:“自然是练习定力的方法,习武之人,最忌心力不定,你若是能坚持住不笑,就说明你定力过关了。”

刻晴的性子,一向是最不愿意服输的,听齐麟这么说,当下也不拒绝,只是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尽管放马过来,我若是哼了一声,便算我输了。”

既然得到了刻晴的“许可”,齐麟自然是更加肆无忌惮了起来。

早在之前“惩罚”金色暗影的时候,齐麟便发现自己似乎有足道方面的天赋,不过在对待刻晴的时候,齐麟的手法可要柔和得多。

不过,即使如此,刻晴还是觉得脚心处传来了一阵阵及其难忍的瘙痒感觉。

就好像是被一万只蚂蚁,轻轻地撕咬着自己的脚心一般,她无数次忍不住想要哼出声来,但是看着齐麟那调侃的笑容,却还是努力忍了下来。

毕竟,如果真的绷不住的话,那可不仅仅是在齐麟面前丢人而已,被别人看到的话,那才是真正的丢人。

随着一件件拍卖品被拍走,刻晴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上,她现在唯一努力在做的事情,就是死死地咬住嘴唇,还有忍住眼角快要流出来的泪水。

两人的作为座位前面,有一张桌子挡着,后面也没有人,所以并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此时在“偷偷摸摸”地做着什么事情,只是有眼尖的人发现了,那位平日里总是冷面示人的刻晴大小姐,此时脸上的表情却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

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看上去,似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妩媚可爱。

很快,拍卖会便已经到了中间的时段,不过,齐麟和刻晴,却基本上不知道到现在为止都卖了些什么东西,此时的他们,还在别人看到的地方,进行着一场不足与外人道哉的小游戏。

谁知道,便在这时,只见百识忽然登上了拍卖台,朗声道:“非常感谢大家莅临本次拍卖会,本次拍卖会,不仅会有一些非常特别的拍卖品出现,同时,也来了两位特别嘉宾,凝光大人特地吩咐我,对这两位小客人表示感谢,那边是降麟府的齐麟少爷,与刻府的刻晴大小姐。”

话音刚落,整个拍卖场的灯光,却是瞬间暗了下来,只见一道光,忽然出现在了贵宾区之中,恰好照在了齐麟与刻晴的身上。

观众们的目光,很快便聚焦在了齐麟与刻晴的身上,并且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是齐麟少爷!”

“还有刻晴大小姐!”

“你们猜看到吗?我早就已经注意到了。”

“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可能料到凝光居然还搞了这么一出,都一时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齐麟还好,毕竟他本来就反应敏捷,见灯光打了过来,脸上立刻露出了标志的商业笑容。

但是刻晴可就惨了,此时的她,还没有完全从被齐麟的“戏弄”中恢复过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略有些暧昧的潮红。

可便在这时,齐麟的恶作剧之心却又是燃烧了起来,只见他伸出了手指,在刻晴的脚心轻轻一戳,刻晴却又是舒服得忍不住哼哼了起来。

不过,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刻晴自然不可能真的叫出声来,于是只好强行忍住了想要发出声音的渴望,勉强朝着众人挤出了一丝笑容。

不得不说,美少女就是美少女,即使是强行挤出来的笑容,也是颇为漂亮。

而此时,在另一边的贵宾区,女士的视线,却是也被吸引了过来,她的眼神扫过了齐麟,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喃喃道:

“可恶的……小鬼。”

对于齐麟,其实女士的态度还是比较复杂的,虽然这个可恶的小鬼,的确是抢走了珍贵无比的世界之心,可事实上,这件事本来也并非是齐麟的错误。

毕竟,是幽冥那个蠢货,自己去招惹齐麟的,不仅仅破坏了女皇陛下定下来的规则,甚至还丢失了珍贵无比的世界之心。

而齐麟作为受害者,不仅仅没有追求愚人众的责任,甚至对此事只口不提,按理来说,女士甚至应该感谢齐麟才对。

不过,女士好歹也是愚人众的执行官,无论什么时候,都必须要将国家的利益与女王的命令放在第一顺位,不能够因为个人的喜恶,而影响了女皇的大计。

“女士大人,”便在这时,女士身旁的随从,却是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说道:“那位少年,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天降麟子吗?”

这随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留着一撮小胡子,身材肥胖,那身愚人众的制服,穿在他的身上,简直像是要快被挤爆了一般。

随从的名字叫作彼得,此次前来,是为了协助女士小姐鉴定拍卖会之上的“世界之心”。

女士毕竟不蠢,也考虑到了,齐麟可能会拿假货来欺骗自己,于是特地让彼得从至冬国赶来,鉴定世界之心,以免受到欺骗。

连女士自己也不是很相信,那个齐麟会不使出什么诡计。

不过,女士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名为彼得的随从,毕竟,他在至冬国的名声也不算好,要不是因为他在“世界之心”的研究上有一定水平,女士也不会理会这个家伙。

所以,面对着彼得那副讨好的模样,女士只是淡淡道:“刚才那个主持人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你难道是没长眼睛吗?”

“这……”被怼了一脸的彼得,脸上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苦笑道:“是啊,是啊,不过,他旁边那位刻晴大小姐,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又年轻,又漂亮呢。”

“哦?”女士柳眉一竖,眯着眼睛到:“你的意思是,我既没有她年轻,也没有她漂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