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58章

作者:衔尾之蛇

“凝光大人,你在这里吗?我是百识,”门外的声音,似乎有些紧张:“愚人众执行官……博士,前来拜见,说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您商议,事关……最近发生的连环杀人案件。”

凝光打开了门,看着何门外的百识,只见她的脸上还带着汗珠,显然是一路跑来的。

“辛苦了,”凝光温柔地拭去了百识额头上的汗珠,冷笑道:“哼,偏偏在这个时候找上门,这次的案件,恐怕和愚人众脱不了干系。”

“我随你一起去,”甘雨也上前一步,神色凝重道:“如果这件事真的与愚人众有关系,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你若是陪我去,我自然是十分高兴了,不过嘛……”凝光摸了摸甘雨一侧的马尾,无奈地笑道:“还是先把发型换一下吧,不然的话……这一路,恐怕要吸引不少的目光呢。”

的确,虽然甘雨容貌极美,但璃月的百姓,也早就已经习惯了,就算在路上见到这位七星使者,大多也都可与保持淡定。

可是,如果双马尾的甘雨走到大街上,恐怕难免掀起一阵新的波澜。说不定双马尾甘雨的照片,明天就会登上蒸汽鸟报的头条。

而且,新形态的甘雨,可是制服杀人凶手的“秘密武器”,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对啊对啊!”齐麟也连忙应和道:“这么可爱的甘雨妈妈,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

“萌萌喜欢妈妈的新造型吗?”齐麟的话,似乎让甘雨的心中十分欣喜,她将崽儿抱了起来,笑道:“那以后,妈妈在家里,也扎双马尾吧。”

“好!”齐麟乖巧地点了点头。

“真……真是的!”刻晴双手叉腰,腮帮子微微鼓了起来,气呼呼道:“明明我也是双马尾啊!这小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激动过。”

“刻晴小妹妹,麟儿之所以会这么激动,并非是因为甘雨扎了双马尾,而是因为,她和以前产生了反差,”凝光摇了摇头,笑道:“对于男人来说,‘新鲜感’可是非常重要的,哪怕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美人,如果总是一成不变的话,也是会被心仪的男孩子厌倦的哦。”

“新鲜感吗……”刻晴默默地念叨着这几个字。

显然,对于情窦初开的她来说,还无法非常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不过,她还是大概领悟了其中的一些意思,并且在心中,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

半小时后,群玉阁。

会客厅中,一个戴着面具,形貌有些猥琐的男子,正坐在雕花木椅上,翘着二郎腿,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坐在他身侧的,则是一位同样戴着面具,但是形貌端丽,气质冷艳的女子。

正是愚人众的两位执行官,博士与女士。

不过,虽然同样身为执政官,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并不算好,坐在一起多时,也没说上几句话,即使博士想聊些什么,也总是被女士有意无意地应付了过去。

两人的面前,则是璃月港的两位大人物,七星使者甘雨,和天权星凝光。

“萌萌,”只见甘雨朝着不远处招了招手,淡淡道:“给两位客人看茶。”

只见齐麟走上前来,将精致的茶具端上了桌,动作娴熟地沏了一壶茶。

齐麟一边倒着热水,一边朝着坐在旁边的女士眨了眨眼睛。

看到这熟悉的少年,女士心中微微一惊,但却并没有做声,只是白了他一眼,将头转向了一旁。

还没等齐麟将水倒完,博士却是直接端起茶壶,将里面的茶水倒进了自己的茶杯中,装模作样地喝了一口,煞有其事地说道:“嗯嗯,真是好茶啊,璃月的茶茗,果然不同凡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龙井茶吧,我在至冬国的时候,也经常喝……”

“那个,这位先生……”只见负责沏茶的齐麟,脸上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说道:“首先,这不是龙井茶,而是普洱茶,第二,第一泡水,是用来洗茶,为的是洗掉茶叶表面的灰尘和污垢,是……不能喝的。”

听到这句话,即使是一向高冷的女士,也不禁捂着嘴巴,轻轻笑出了声来,而坐在对面的凝光和甘雨,虽然没有直接笑出来,但嘴角也都微微有些挑了起来。

“你……你怎么不早说!”博士有些尴尬地将茶杯按在了桌子上,咳嗽了两声,故作镇定道:“没想到,群玉阁的小厮,这么不懂规矩。”

谁知,凝光却是忽然冷然道:“第一,璃月人只遵守璃月的规矩,懂不懂规矩,轮不到外人指教,第二,这孩子可不是什么小厮,而是甘雨大人的儿子。”

“哦?原来这位就是天降麟子啊?”博士这才眯起了眼睛,注视起了眼前的这个孩童,用略有深意的语气说道:“果然和传说中一样,有龙资之像啊。”

博士自然不会不知道齐麟是谁,毕竟,这个孩子,可是让不赦居的两个杀手吃了亏。

可没想到的是,他看上去,似乎也只是一个稍微可爱一点的普通男孩儿而已,博士怎么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能耐,对付两个不赦居的高级杀手。

面对着博士的奉承,齐麟心中却是一阵腹诽。

好家伙,这变脸跟翻书一样快,不愧是愚人众的执行官啊。

“不过,为什么要让这位天降麟子来为我端茶送水呢?”博士似乎还是想找回点面子,笑道:“小弟弟,是不是仰慕身为愚人众执行官的博士大人,所以才想趁机接近,看在甘雨大人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签个名……”

“我不认得什么博士大人,”谁知,齐麟却是摇了摇头,指了指一旁的女士,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想见女士姐姐,所以才过来的,比起漂亮的大姐姐,你有什么好看的。”

他这句话说得天真无邪,完全就是一个七岁小孩儿的口吻,博士虽然心中愤怒,但是也难以发泄,只好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道:“哈……哈哈,是这样吗?”

不过,这句话倒是让将脸偏到一旁的女士微微一惊,嘴角也是不禁勾起了一丝笑容。

她虽然一直说自己非常讨厌齐麟,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齐麟这么说,女士的心中,却是莫名其妙地有点小高兴。

“麟儿,去外面找三个姐姐玩吧。”凝光拍了拍齐麟的肩膀,朝着他小声说道:“干得漂亮。”

“嗯!”齐麟点了点头,又悄悄朝着女士挑了挑眉毛,这才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

“抱歉,是我缺乏管教,冒犯了女士小姐,”甘雨微微一笑,道:“还请女士小姐不要往心里去。”

“没……没有那回事!”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如此温柔的甘雨,女士居然也一扫往日里冷冰冰的态度,反而有些受宠若惊地说道:“令郎……非常可爱。” 女孩子之间的关系,其实非常有趣。

可能经常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即使是原本关系不好的双方,也会变得友好起来。

比如有同样讨厌的东西,或者……同样喜欢的东西。

甘雨交朋友的原则就非常简单……只要你觉得我们家齐麟可爱,我们就是好朋友。

所以,即使甘雨曾经和女士之间,因为外交关系而产生了一些间隙,可是现在,只是因为女士夸了齐麟一句“可爱”,甘雨对女士的好感度,便立刻由负变正,甚至忽然觉得,这位至冬国的愚人众执行官,似乎看起来顺眼了许多。

“那可是我的干儿子,甘雨的亲儿子,不可爱才怪呢!”凝光的脸上,也立刻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可惜,你没有见过他小时候的样子,把他抱在怀里的时候,那张小脸蛋儿,实在是太可爱了。”

“是啊是啊!”甘雨也连忙点头,旋即却是又叹了口气,无奈道:“可惜,再也见不到小时候的萌萌了,虽然他现在的样子也很可爱。”

“那个……”女士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口道:“我记得,枫丹好像有一种仪器,可以用来记录影像,如果用那个的话,应该可以记录下齐麟现在的样子。”

“真的吗?”甘雨那张一直非常恬静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的表情,连忙问道:“哪里可以弄到这种仪器,多少钱我都愿意买!”

“我似乎也听过这种仪器,”凝光也点了点头,道:“下次我去枫丹的大使馆问一问,看能不能帮我们带上几台。”

“这样的话,至少可以记录下萌萌现在的样子……”甘雨拍了拍胸口,仿佛得知了什么天大的喜讯一般,一脸感激道:“女士小姐,多谢你了。”

“不……不用谢……”女士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两个女人针锋相对的时候,自然是互不相容,可如今见甘雨诚心感谢自己,女士的心中,居然也产生了一种愉悦的心情。

不对不对!

女士死忽然醒悟了过来,连忙收敛了脸颊上的笑容。

自己现在可是代表着至冬国在与璃月进行谈判,怎么能够忽然对对方国家的高层心生好感。

我明白了,听说甘雨是半仙之体,这说不定也是仙人的魅惑之术,可以迷惑自己。

这个七星使者,果然不简单,自己一个不小心,居然就差点着了她的道。

女士自然不知道,自己对甘雨心生好感,完全是因为甘雨的个人魅力,这样一位柔美温和,不卑不亢的女子,自然是很难让人心生恨意。

“咳咳……”似乎是意识到了会客厅内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博士连忙咳嗽了两声,皱了皱眉头道:“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

“你们谈吧,”只见女士站起身来,淡淡道:“我想出去透透气。”

她虽然不知道博士这次特地前来与甘雨与凝光会面,是为了什么事情,但以博士的行事作风,恐怕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若是待在这里,难免又会和甘雨站在对立面,还不如暂时离开。

连女士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己会不想得罪甘雨。要知道,身为愚人众执行官的她,经常要出使各个国家,可无论面对什么高官重臣,她都是该怼就怼,从来没有怂过。

“女士小姐……”便在女士准备出门之际,甘雨却是轻声呼唤了一句。

“有……有什么事吗?”女士停下了脚步。

“外面风大,还请小心。”甘雨微笑道。

“知……知道了。”女士忽然觉得脸色有些微微发烫,连忙转身离去:“多谢提醒。”

而看着女士的背影,甘雨却是不经意地点了点头,喃喃自语道:“女士小姐……说不定比看上去要温柔得多呢。”

“哈哈哈,不愧是甘雨大人啊。”只见博士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脸上露出了有些阴霾的笑容:“女士那家伙,除了女王陛下,可是对谁都是一副臭脸,没想到居然在面对你的时候,会露出了不同的表情,这也是半仙之体的能力吗?”

“这和我的体质并无关系,”甘雨摇了摇头,面对着博士的表情,立刻恢复了冷漠:“但我相信,只要真心待人,便也能换取对方的真心,这一点,博士先生恐怕无法理解。”

博士自然听出了甘雨话中的讥讽之意,但还是直接将其忽略,冷笑道:“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人与人之间交往的琐事之上,废话的话,就说到这里吧,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

…………

而另一边,离开了会客厅的女士,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这已经并不是她第一次来群玉阁了,身为至冬国的外交大使,偶尔也会前往群玉阁,与天权星商讨外交事宜。

不过,几乎每一次来群玉阁,自己都说来去匆匆,像这样在群玉阁自由行动,倒还是第一次。

老实说,即使是一向高傲的女士,也不禁为这座浮空楼阁而感到震惊,虽然让建筑浮空,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技术,以至冬国的技术,也应该可以做到。

可是,无论以什么方法,建造这样一座浮空建筑,都需要消耗巨大的人力物力,这对于一向以“实用主义”为首要目标的至冬国来使,是一件非常无法理解的事情。

当然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璃月的经济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据说天权星凝光的财富之多,甚至可以买下一些规模较小的国家,这件事,恐怕也不仅仅只是传言而已。

女士朝着群玉阁的围栏处走了过去,但在距离边缘还有五六米的地方,却是忽然停了下来,样子似乎有些踌躇。

“女士姐姐,站在那里的话,可是看不到璃月港的美景的哦。”便在这时,女士的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一声微笑:“还是说,难道你,很害怕高的地方吗?” 这熟悉的声音,女士自然不可能不记得,她立刻将头转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的房檐上,正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一边舔着手中的棒棒糖,一边朝着自己微笑:“如果害怕的话,就离远一点吧。”

“谁……谁说我害怕了?”女士瞪了齐麟一眼,故作镇定道:“我堂堂愚人众执行官,难道还会怕高吗?”

“怕高其实也没什么丢人的,”齐麟纵身一跃,从几米高的房檐上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伸了个懒腰,笑道:“要是不小心从这里摔下去的话,别说是愚人众执行官,就算是至冬国女王亲至,恐怕屁股也要摔成两瓣。”

“不……不准对女王陛下无礼!”愚人众对于至冬国女王的尊重,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女士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但对于自己的女王,却是尊敬异常,她皱眉道:“女王陛下实力超凡入圣,怎可与凡人相提并论?”

“我就奇了怪了,冰之女皇就算是神明,屁股难道不也是两瓣儿吗?”齐麟倒是完全没有将什么冰之女王放在眼里,耸了耸肩,笑道:“还是说,难道冰之女皇,像我们璃月传说中的瑞兽貔貅一样,吞万物而不泄吗?”

璃月传说中的仙兽瑞兽,可不仅仅只有麒麟一种,貔貅也是一种非常有名的瑞兽,据说它有口无肛,只进不出,因此被认为是招财进宝的祥瑞之兽。

对于天生对金钱嗅觉敏感的璃月人来说,这种象征着财富的瑞兽,自然是颇受青睐。

“不要继续说了!”女士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你若是再侮辱女王陛下,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啦好啦,别那么激动嘛,”齐麟走到了女士面前,嘿嘿一笑道:“我只是想说,所谓神明,也许并不都是高不可攀的,也许你尊敬的那位女王陛下,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毕竟,尘世七执政,他已经见过两个,其中一个和自己关系还不浅,齐麟也清楚,在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神明,其实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食人间烟火。

岩神是个不懂看人眼色的杠精,风神是个整天只知道摸鱼的酒鬼。

有这两位“珠玉在前”,其他五位神明,在齐麟的想象中,恐怕也多多少少都有些毛病。

谁知道那位传说中神秘莫测的冰之女皇到底是个什么德性?

也许是个刁蛮任性,脑袋不好使的小丫头也说不定呢?

“哼,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女王陛下,”女士的眼神之中,少有地露出了憧憬之色:“她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存在,你若是见到她的话,也绝对会被她的魅力所折服的。”

女士的态度,齐麟倒是也并不觉得惊讶。

事实上,在大多数国家中,神明的地位,都和统治者差不多,无论是至冬国的冰之女皇,还是稻妻国的雷电将军。

反而是璃月的岩神与蒙德的风神,对于自己国家的管制都非常“宽松”。

岩神基本上只在一年一次的七星请仙典仪上露个面,随便发表几句谈话,制定个计划方针,具体的事宜,其实还是有璃月七星、总务司与月海亭几方机构完成的。

至于隔壁蒙德的风神,就更不用说了,摸鱼都摸到失联了。

齐麟不想再继续谈论神明,于是转移话题道:“这么说来的话,你难道真的不怕高吗?”

“当……当然不怕了。”女士双手抱胸,强装镇定道:“不要小看愚人众的执行官。”

“那要不要和我打个赌呢?”齐麟抬起了头,朝着女士微微眯起了眼睛,笑道:“输了的人,要答应对方的一个条件。”

“有点意思。”女士似乎颇为感兴趣的样子,冷笑道:“让我想想,让你做些什么,比如只穿内衣在璃月港绕一圈之类的。”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齐麟点了点头,道:“如果你输了的话,我也会考虑这么惩罚你的。”

“我会输给一个小鬼?不可能!”女士的脸上,满是自信的表情:“说吧,你想赌什么?”

齐麟指了指不远处的升天台,那是群玉阁中唯一没有护栏的地方。

“我们两个人蒙上眼睛,然后手牵着手,一起朝着那个方向走,”齐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条黑布,递给了女士,挑眉道:“谁先停下脚步,谁就输了。”

“这……”

女士看着手中的黑色布条,脸上却是也不禁露出了有些迟疑的表情。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游戏,这……这完全就是在赌命啊!

这不禁让女士想起了至冬国里一个非常有名的游戏,也被称作“至冬国轮盘赌”,规则很简单,在一支六发弹容的转轮铳里面放入一颗子弹,然后由两个人轮流朝着自己的脑袋开枪。

当然,谁先赌到那一颗子弹,自然就是输家,而输掉的,则是自己的性命。

这种蛮横的游戏,大概也只有至冬国这种民风剽悍的国家,才能够想出来。

而齐麟想出来的这个游戏,也完全不逞多让,简直就像是蒙着眼睛朝着悬崖走一样,玩的就是心跳。

并且,这个游戏,双方都没有作弊的可能,因为是手牵着一起向前走,即使齐麟闭着眼睛也能够测量出到边缘的距离,也还是要承担被女士给拽下去的风险。

女士用有些惊讶的眼神,看着面前脸上带着微笑的小孩,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小孩子,居然会相处这么危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