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61章

作者:衔尾之蛇

其实,以齐麟的体质,这一点痛,最多也就是一下子而已,果不其然,不过过了几秒钟,红色的印记,便已经快要完全消失了。

不过,齐麟可不愿意放弃这种难得的撒娇机会,只见他装出了一副有些可怜兮兮的表情,眼角还带着泪水,道:“还是……好痛。”

“那怎么办?”甘雨一时间也有些慌了神:“要不然,我们去不卜庐,让白术大夫给你开点药?”

大概也只有甘雨,才会小题大做到这种程度了。

“不……不用那么麻烦了。”齐麟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眼神却是完全被眼前的雪白所吸引。

那颗扣子被弹飞之后,甘雨的椰奶制造器,自然是一起“飞”了出来。

与七年前不同,现在的甘雨,已经很少能够“制造”椰奶了,而齐麟现在靠椰奶能够提升的本源之力,也是杯水车薪。

再说了,齐麟又不是于谦于老爷子,总不能一直喝椰奶喝到成年。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齐麟也不想放过。

只见他委屈巴巴地说道:“小时候,痛痛的时候,只要喝一点点椰奶就好了。”

“椰……椰奶吗?”甘雨一听,脸色立刻红了几分。

虽然多少有些害羞,但是身为母亲,让甘雨根本没有办法拒绝齐麟的要求。

“一点点,”甘雨踌躇了几分,这才开口说道:“只能喝一点点,不能喝多了。”

“嗯!”

【饮下甘露,获得1000点本源之力】

【饮下甘露,获得1000点本源之力】

【饮下甘露,获得1000点本源之力】

【饮下甘露,获得1000点本源之力】

…………

齐麟的耳朵里面,立刻听到了甘雨发出的,非常熟悉的声音,同样熟悉的,还有很久没有出现过的系统提示音。

齐麟:“咕嘟咕嘟……”

甘雨:“慢……慢一点……”

齐麟:“咕嘟咕嘟……嘬!”

甘雨:“呃!”

二十分钟后。

“嗝!”

吃饱喝足的齐麟,一脸惬意地打了个响嗝,他拍了拍已经鼓得溜圆儿的肚皮,笑道:“好久没有喝得这么满足了。”

“真是的……”而一旁的甘雨,则是有些无力地瘫软在了床榻之上,喃喃道:“我明明都已经说了,只能喝一点点的。”

“我又没有喝太多,”齐麟得了便宜还卖乖,嘿嘿一笑道:“我明明就只喝了一点点嘛。”

“才……才不是一点点嗯!”甘雨的腮帮子,立刻微微鼓了起来,非常可爱地埋怨了起来:“明明就喝了很多。”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齐麟厚着脸皮说道:“反正,甘雨妈妈不是有很多‘存货’吗?与其一直装在那里浪费掉,还不如让我喝光光!”

“可是……可是你太用力了啦!”甘雨脸红道:“明明……都让你慢一点了!”

“对不起嘛……”

齐麟立刻故技重施,装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一不小心就喝多了,因为很久没有喝过了嘛,而且,甘雨妈妈的椰奶,好像比起往常,要更加浓郁呢。”

这也难怪,毕竟“椰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甘雨体内仙力的凝聚体,甘雨已经很久没有将体内的仙气外泄而出,这些仙力在她的体内不断压缩凝结,自然要比以前的椰奶,要浓稠得多。

这就好像,如果男孩子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自己解决问题的话,某些东西,也会以更加浓郁的形式,自己从身体里跑出来。

区别就是,只有在被齐麟“刺激”的时候,甘雨体内的椰奶才会被引导出来。

“好啦,这次就原谅你了,谁让我把你给弄疼了呢?”甘雨自然不会生崽儿的气,只是温柔地拍了拍齐麟的脸颊,似有些感叹地说道:

“臭小子,原来……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不知道为什么,甘雨的大脑似乎忽然有些恍惚,将眼前这个少年,和七年前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重叠在了一起。

时间这个概念,对于甘雨来说,一直是如同“白驹过隙”一般的存在。

在过去的数千年里,光阴在甘雨的生活里,并不是什么有质感的东西,即使是数十年、数百年,也不过是转眼即逝。

但是,自从齐麟出现之后,甘雨第一次在自己的崽儿的身上,看到了时间的痕迹。

这七年来,齐麟从一个连路都走不了的婴儿,变成了一个可爱聪明的少年,似乎是在不断提醒着甘雨,这段幸福的时光,的确是存在过的。

今天也一样,是充满了椰奶香味的,属于这对麒麟母子的,美好的一日。

…………

终于,甘雨还是在齐麟的帮助下,挑选到了一件比较合身的衣服,因为根据之前的按键,杀人魔似乎很喜欢对红衣女子下手,所以甘雨的身上,此时正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其间点缀着黑色的纹路。

这与平日里总是蓝白色配装的甘雨,显得反差极大。

如果说平时的甘雨,给人一种温柔恬静的感觉,那么现在的甘雨,则拥有着一种妩媚火辣的味道。

不得不说,服饰对于一个女人的改变,的确是非常大的。

仅仅是换了一身衣服,就让甘雨整个人的气质都几乎完全改变。

甚至连对甘雨最熟悉的齐麟,看到了眼前的甘雨,似乎也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就好像忽然发现,那个平时里总是笑容温柔,爱关心人,还有些呆萌的女班长,在放学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了打着唇钉,纹着花臂,骑着摩托车一脚踩到底的鬼火少女。

这种反差感,未免也有点太强烈了!

“看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甘雨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脸上似乎也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只要再改变一下发型和妆容的话,应该就可以骗过凶手了。”

“应该……可以吧。”

齐麟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

这种绝世尤物,就算吸引不到杀人魔,说不定也会吸引到一些别的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不过,因为对于甘雨的实力的绝对信任,因此齐麟也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不妥。

就好像如果让钟璃去做类似的事情,齐麟也完全不必担心一样。

就算要担心,担心的对象,也应该是想要对她们下手的倒霉鬼一样。

“不过,”齐麟又话锋一转,道:“虽然甘雨妈妈应该可以吸引到凶手,可是璃月城这么大,就算一夜能走遍整个璃月港,也未必就一定能碰见杀人魔吧。”

的确,这里的璃月港,和游戏中的璃月港不同,这是一座非常巨大的港口城市,建筑众多,人口稠密,恰好能够遇到凶手的概率,的确不算大。

“这一点,我也想到了。”甘雨点头道:“所以,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参与了这场诱饵行动。”

“是谁?”齐麟在问出了这个问题后,转而却是似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疑惑道:“难道是……”

“没错。”甘雨点了点头,轻轻拍手,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房间的大门忽然打开,而站在房间之外的,赫然是八个脸上戴着动物面具的黑衣人。

其中,有四副面具,齐麟是非常熟悉的,分别是兔、鼠、鸡、马。

没错,他们正是附属于璃月七星的秘密组织“星宿”的成员。

在四年前,齐麟被朱雀绑架的时候,他们还参与了协助行动。

这四位是附属于天权星凝光的星宿,分别是房日兔、虚日鼠、昴日鸡与星日马。

而另外四个星宿成员,则戴着狐狸、燕子、乌鸦与鹿的面具,齐麟立刻便反应了过来,他们应该是附属于于玉衡星的心月狐、危月燕、毕月乌与张月鹿。

八人异口同声道:“请甘雨大人下令。”

看来,为了这次任务,璃月七星也是下了大手笔,除了天权星的附属星宿全部到场,连玉衡星的星宿,也没有缺席。

甘雨点了点头,道:“首先,你们之中的男性。”

话音刚落,昴日鸡、星日马、张月鹿、危月燕四人,却是直接站了出来,异口同声道:“属下听命。”

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次的具体任务是什么,但估计和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连环杀人案有关,四人心想,这次任务恐怕颇为凶险,所以才需要男性出马。

虽然论起实力,这八人之中,女性并不占弱,毕竟能够成为星宿成员,本身就需要强大的实力最为基础。

“很好,”甘雨扫了四人一眼,道:“你们四位,不用参与这次任务。”

“是……”四人刚刚应下,却是忽然一惊,其中张月鹿直接开口道:“为何如此?我……我也想为玉衡大人报仇!”

作为玉衡星娅索的手下,他们四人自然也知道,娅索的手臂,已经因为那个杀人魔的原因而断掉,这也正是他们会来接下这次任务的主要原因。

当然了,就算他们不想来,作为璃月七星的“负责人”,甘雨这位七星使者,也拥有可以调动至少八名星宿成员的权力。

“因为,这次任务,需要你们去担任勾引杀人凶手的诱饵,”甘雨直接回答道:“当然,如果你们三位愿意男扮女装……倒也不是不可。”

“不可!”四人异口同声道。

虽然星宿成员精通各种伪装、暗杀之类的技巧,可无论如何,男扮女装去勾引杀人魔这件事,也还是有点太奇怪了。

更何况,“伪装”和“女装”,本身就是两个概念。

“另外,这次任务并非是强制的,”甘雨看着另外四位女性星宿成员,道:“而且,这次任务也并不安全,连玉衡星都着了凶手的道,如果你们不想参与,我不会强迫。”

然而,那四位女性成员,却是完全没有半点迟疑,异口同声道:“我等愿意接下任务。”

“很好!”甘雨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赞许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了一身红衣,齐麟忽然觉得,甘雨妈妈的气场,似乎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那个……”张月鹿似乎还是不想放弃,继续问道:“虽然男扮女装有些困难,但是……应该还有别的任务可以交给我们吧,比如,在旁边掩护之类的……”

“不,凶手非常敏锐,如果有人在附近蹲守,很可能被发现,”甘雨摇了摇头,道:“你们四位,这次任务,就请先待命吧。”

四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异口同声道:“遵命。”

说罢,四个男性成员,却是立刻消失在了房间之中,动作之快,连百特曼都恐怕都自愧不如。

留在房间中的星宿,分别是房日兔、虚日鼠、心月狐与毕月乌。

“接下来的话……”甘雨的眼神扫过了四人,道:“现在,请你们,将面具摘下来吧。”

四人一听,似乎都有些踌躇,但是既然是作为诱饵,那么自然不可能戴着面具。

“明白了……”

四人之中,身材最为娇小的虚日鼠,最先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自己的脸,容貌的话,自然无法和甘雨、刻晴这种绝色美人相比,但也颇为可爱,脸颊微圆,仿佛一只小仓鼠一般。

其他人三人见状,也都纷纷摘下了面具。

虚日鼠和房日兔,与四年前相比,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毕月乌是一个皮肤颜色偏向于小麦色的少女,容貌不像是璃月人,倒有些像是须弥人。

须弥人如果和蓝星的国家相比的话,应该是类似阿三的人种,颇有些异域风情。

而心月狐摘下了面具后,却只听“啵”的一声,两只尖尖的兽耳,却是从粉色的长发中弹了出来。

只见她的容貌颇为俏丽,一双桃花眼,仿佛自带着几分风情,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有些难以离开视线。

“哇!”齐麟一脸天真地指着心月狐,道:“是狐狸耳朵耶!”

“请……请齐麟少爷不要看这里!”听到这句话,心月狐的脸色却是微微一红,连忙伸手按住了自己头顶的耳朵,表情似有些羞涩道:“实……实在是太羞人了。”

提瓦特大陆之上,本来就存在着拥有着动物特征的亚人族,像这种仅仅是拥有一些动物特质的人,在璃月港也并不算少见。

“我……我是狐人族。”心月狐脸红地说道:“所以才会长狐狸耳朵,请……请齐麟少爷不要害怕。”

我大概会害怕哦?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个头上长角的仙兽,会害怕你一个头上长耳朵的狐狸。

再说了,谁还不是个福瑞控呢?

“好了,接下来,四位要做的事情,就是选一件合适的服饰,作为诱饵的装扮,”甘雨的脸上,露出了颇为满意的笑容:“入夜之后,我们五人将分别行走于绯云坡、吃虎岩等璃月港内的五个主要街区,来将杀人魔吸引出来。”

“还要换衣服吗?”毕月乌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前的任务,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小乌,请忍耐一下吧!”心月狐非常温柔地拍了拍毕月乌的肩膀,握了握拳头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给玉衡大人报仇。”

“玉衡大人……”听到这个名字,毕月乌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怨恨的表情,她咬牙切齿道:“我明白了,为了玉衡大人,也一定要将那个混账给揪出来,然后撕成碎片!”

“那……那样做是不可以的!”谁知,心月狐连忙摇了摇头,道:“即使是罪大恶极的囚犯,也必须交给法律去处置,你忘了吗?上次小鹿因为误伤了嫌疑犯,可是被烟绯律师狠狠教训了一次呢。”

“知……知道了。”毕月乌这才一脸不服气地皱了皱眉头,强忍住怒气道:“听你的就是了,抓起来之后,先关进大牢里再说。”

怎么说呢?

这两位星宿,简直就像是性格暴躁的妹妹和性格温柔的姐姐的奇怪组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