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175章

作者:衔尾之蛇

齐麟又怎么会知道,身为“魔女”的伊蕾娜,手劲儿居然如此之大,他有些委屈地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可怜兮兮道:“伊蕾娜师父,你为什么打我啊?”

“你还敢问我!”伊蕾娜双手抱胸,眉头紧皱道:“你自己倒是把秘密给隐藏住了,我的一身清白,可是被你毁光了!”

“清白?”齐麟微微一愣,这才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道:“师父你还有什么清白可言吗?”

“啪!”

又是一记手刀打在了齐麟的脑壳上,也许是因为他已经长大,看上去更加耐打的原因,所以伊蕾娜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差点没把齐麟的脑浆子给打匀了。

“逆徒!”伊蕾娜咬着嘴唇,脸色带着一丝微红道:“我好歹也是你的师父,居然连我的便宜都敢占。”

“嘻嘻,对不起啦。”齐麟挠着后脑勺,露出了卖乖的笑容:“这次恩情,我以后会好好报答师父的!”

“不用等以后了,”只见伊蕾娜直接朝着齐麟伸出了一只手,面不改色道:“这次的费用,就收你一百万摩拉好了。你可别说你没有,上次在凝光的拍卖会,你应该是敲了那个至冬国的女人好几千万摩拉吧。”

“一……一百万?”齐麟不禁一愣,但旋即却是淡淡一笑,道:“还真是师父的作风呢,知道了,明天我就把一百万摩拉奉上。”

这倒也不算是伊蕾娜狮子大开口,事实上,对于齐麟和伊蕾娜来说,一百万摩拉,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伊蕾娜之所以要这一百万摩拉,也只是不想让齐麟觉得自己欠下了人情而已。

“好了,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伊蕾娜冷哼了一声,这才说道:“我猜,你应该是担心你的甘雨妈妈,才想悄悄溜出去吧。”

“果然还是瞒不住伊蕾娜师父,”齐麟也不否认,尴尬地笑了笑:“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了。”

“虽然我觉得,以甘雨的实力,即使遇到任何危险,都能够轻松化解,”说到这里,伊蕾娜却是摇头苦笑道:“不过,你身为甘雨之子,担心母亲,也很正常。”

对于齐麟来说,伊蕾娜可谓是真正的“知根知底”,两人之间,也都清楚对方的性格,没必要相互客套,齐麟也只是朝着伊蕾娜眨了眨眼睛,便直接推门离去了。

而伊蕾娜,则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看着齐麟离去的背影,喃喃道:“男朋友吗……哼,我可不需要那种东西。”

但是,话音刚落,伊蕾娜却是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脸上露出了有些微妙的红晕,淡淡道:“不过,那小子……的确方方面面都长大了啊。”

…………

璃月港,总务司,停尸房。

这里停放着的尸体,大多数都是和案件有关,而对于一向治安良好的璃月港来说,总务司的停尸房,其实长期都处于空置状态,但是最近,这里却多了几个“客人”。

五具残缺的女性的尸体,被整整齐齐摆列在一排,停尸房中放置了专门用来降低温度的冰元素晶体,来防止这些尸体腐烂变质。

而此时,两个千岩军士兵,正在停尸房的门口进行着看守工作,往日里,因为没有尸体的原因,这里自然不必看守,可是近日来璃月港内风声鹤唳,关于这件案件的一切,都备受关注,甚至连这些受害人的尸体,都被派人专门进行看管。 “哈欠……”

千岩军士兵李阿四打了个哈欠,将手中的长枪抵在地上,支撑着身体,打了个哈欠,一脸疲惫道:“这劳什子的杀人鬼,不仅做了那么多恶事,还害得老子连觉都睡不好,要是落到我手里,绝对叫他好看!”

另一个千岩军士兵林丰则是一脸紧张的表情,小声道:“李哥,话可别乱说啊,我可听说……那个杀人鬼,根本不是人,那可是真正的厉鬼啊!”

“哈哈哈!这种鬼话你也信!”李阿四冷笑了几声,道:“别说那家伙是人,就算他真的是鬼,老子也一枪捅他个透明窟窿!”

说着,李阿四还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在空地上舞了几下,这几枪虽然不算精妙,但却也颇为扎实,千岩军的训练一向严格,这些看似懒散的老兵油子,手底下基本都有几招压箱底的真功夫。

“李哥这枪真帅!”见前辈一副自信的模样,林丰也宽心了许多,陪笑道:“不知道哪天有空,能不能指教小弟两招。”

“指教什么的可谈不上,”李阿四挑了挑眉毛,笑道:“不过,听说最近万民堂出了几道新菜式,只不过,我媳妇一向管钱管得紧,唉……”

林丰立刻听出了李阿四的话中之意,连忙说道:“前两天刚发了月晌,若是不嫌弃,明天小弟做东,请李哥尝尝鲜。”

李阿四拍了拍林丰的肩膀,刚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听得一阵阴风吹过,觉得身体一凉,只听“咻”的一声,远处闪过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紧接着,那白影却是瞬间朝着两人靠近了十几米,停留了半秒不到后,却是又消失在了两人的眼前。

这一下,原本说说笑笑的两人,却是都愣在了原地。

“李……李哥……”林丰的声音一阵颤抖,拍了拍李阿四的肩膀,道:“你……你看到了吗?那……那个鬼影子……”

谁知,李阿四并没有回答他,被林丰一拍,他的身体却是直接倒了下去,趴在了地上,林丰连忙将他扶起,却只见李阿四满脸惨白,居然已经被吓晕了过去。

还没等林丰喊救命,却是忽然觉得后颈一痛,紧接着双眼一抹黑,却是也晕了过去。

“看来,总务司的防备也不过如此啊。”

出手之人,正是刚刚用《空间移动》“飘”过来的齐麟,他看着晕倒的两人,苦笑道:“两位大哥,对不住了。”

说罢,齐麟将两人转移到角落处藏好,然后用冰元素凝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形站在原处,这才放心地走进了停尸房。

一进入停尸房,齐麟立刻觉得温度降低了几分,七种基本元素之中,他对冰元素的亲和力本来就是最高的,自言自语道:“用冰元素降温来保存尸体吗?好主意……我可不想看到一些吓人的东西。”

没错,齐麟之所以潜入停尸房,正是为了寻找那些被害者的尸体,他的胆子虽然不算小,但也不想看到腐烂发臭的尸体。

那五具尸体,都放在角落之中,齐麟走到了尸体前,先是低着头默哀了数秒钟,这才抬起头说道:“我无意冒犯各位,但我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为了给你们报仇,所以……得罪了。”

说罢,齐麟单手比了一个指诀,默念道:“死灵召来!”

【解锁天羯座·二层】

【获得技能:天羯·死灵召来】

【效果:可以凭借死者的尸体或者某些重要的遗物,将其灵魂召唤出来】

没错,这个技能,正是“死”属性中的第二层技能,也许齐麟前不久刚刚学到的技能,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却可以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起到奇效。

比如,现在。

随着齐麟的声音落下,只见五具尸体之上,忽然飘来了无数缕黑气,缓缓凝聚起来,幻化成了透明的人形。

看来,这些人形,应该就是这些尸体的“灵魂”了。

老实说,即使是身为技能使用者的齐麟,也多少有点瘆得慌,毕竟,在此之前,他对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着“灵魂”,一直都保持着怀疑态度。

五位透明的少女灵魂,都缓缓睁开了眼睛,她们的表情,大多都非常悲伤,看来,她们也应该已经清楚,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

不过,她们的模样,倒是都非常完整,远没有她们身下的尸体看上去那般恐怖吓人。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对于任何人来说,面前飘着几个“女鬼”,也多少会有点害怕。

“还我命来!”

便在这时,其中的一个少女,忽然朝着齐麟扑了过来,原本漂亮但是苍白的脸蛋,立刻变得狰狞无比。

齐麟心中暗暗一惊,可那少女的鬼魂,虽然看上去恐怖无比,却是直接穿过了齐麟的身体,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这也难怪,提瓦特大陆虽然存在着仙人神明,却基本上没有听说“恶鬼伤人”之类的事件,即使有灵异事件,也只是有目击者,而少有受害者。

这也可能是因为,在提瓦特大陆,鬼魂与人类,已经处于不同的维度,即使可以相互察觉,也无法进行接触,更别说伤害到对方了。即使有恶鬼想要伤害人类,也多半只能通过恐吓、暗示之类的方式。

“我不是杀了你们的人,”齐麟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毕竟,这些少女都正处于花季,肯定难以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更何况,还是如此凄惨的死法,他继续说道:“我之所以将你们召唤出来,是想询问一下,关于杀人凶手的信息,你们如果想报仇的话,就请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那个“袭击”了齐麟的女鬼看上去颇为面熟,正是白天时发现的那具名为“小春”的少女,听了齐麟的话,她也终于冷静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怆的表情,眼神凄凉道:“我们……真的已经死了吗?”

“没错,”齐麟点了点头,眼神中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同情:“很遗憾,但是,你们应该也不希望,就这样死去吧。”

五位少女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但多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如今从齐麟口中得知了真相,才终于彻底绝望,难免一阵唏嘘,有两个女孩儿,甚至再一次哭泣了起来。

当然,已经成为鬼魂的她们,似乎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好了!被哭哭啼啼的了!”名为“小春”的鬼魂,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她有些不忍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尸体,这才正色道:“你……真的能帮我们将凶手绳之以法吗?”

“相信我,”齐麟点了点头,道:“我比你们更想抓到凶手。”

不然的话,自己的甘雨妈妈,可就要引咎离职了。

虽然齐麟觉得就算甘雨妈妈真的辞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毕竟,甘雨和自己的钱,早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能够让甘雨妈妈休息一下,也是件好事。

但是齐麟理解甘雨,他也知道,甘雨对于工作的热爱,如果不让她工作,绝对是对她最严重的惩罚。

“我……我想起来了!”只见其中年纪最小的少女,忽然有些怯生生地开口道:“我好像,见过那个杀人凶手……”

“真的吗?”齐麟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其实,他即使得到了《死灵召来》这个技能,也并不认为自己可以顺利找出杀人凶手,今天晚上潜进来,也只是尽量寻找一些线索而已。

但如果能够直接得知凶手的身份,那可是不折不扣的意外惊喜。

“我……我不敢保证,但是那个人的脸,我的确是有印象的,”那个女孩儿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叫翠翠,曾经是梁府梁二小姐的丫鬟,可前段时间,二小姐意外身亡,我……我也就离开了梁府,而那个杀人凶手,我曾经在梁府见到过。”

果然……

齐麟的心中一凛,他的猜测没有错,杀人鬼,果然和梁府有关系。他点头道:“请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吧。”

翠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二小姐身子虚弱,所以经常呆在家里休息,老爷啪二小姐觉得无聊,于是请了一位表演皮影戏的小师傅,为二小姐解闷儿,那小师傅名叫伊森,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但皮影戏耍得漂亮,嗓子也好,他做的皮影儿,又精致又漂亮,经常将二小姐逗得开怀大笑,可惜……”

“可惜什么?”齐麟连忙问道。

“可惜伊森小师傅小时候受过火灾,一张脸被烧毁了一大半,一直带着面罩,”翠翠叹了口气,说道:“有一次,我不小心看到了他面罩下的脸,被吓了一大跳,那张脸我印象深刻,和那天杀我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原来,凶手就是他吗?”齐麟沉吟道:“皮影师,伊森。”

“可是,怎么可能是他呢?”翠翠似乎并不相信这件事,喃喃自语道:“伊森小师傅虽然面容可怖,但心地却颇为善良,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齐麟神色凝重道:“翠翠姑娘,你可知道那位伊森,住在何处?”

翠翠回答道:“这个我还真知道,我曾经去请过他几次,他因为面相恐怖,怕吓到人,所以住在城外西边的一座房子里,门口有一棵大槐树,很好认的。”

“我知道了,”齐麟点头道:“多谢各位姐姐帮助,我一定会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姐姐?”只见小春皱了皱眉头,疑惑道:“你的年纪,看上去又不比我们小,喊谁姐姐呢?”

齐麟这时才反应了过来,自己的《成长激素》的劲儿还没有散去,所以此时还是成年人的模样,但他当小孩子当太久了,见到了年轻的姑娘,难免下意识地喊上一声“姐姐”。

“我……我只是看着比较老成而已,”齐麟连忙解释道:“其实年纪不大,我先走一步,等凶手绳之以法后,各位应该也可以早登极乐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似乎不太礼貌,但是对这些鬼魂来说,反而是最高规格的“祝福”了吧。

……

另一边,绯云坡的小巷之中。

一位身穿学生制服的蓝色双马尾少女,正行走在阴森黑暗的小巷之中,她的脚步轻快,容貌更是清纯可人。

这当然就是“变装”的甘雨,不过与往日不同,此时的她,身上洋溢着青春活力,活脱脱就是一个刚刚下了补习班的年轻学生。

不仅如此,她的身上还施加了所剩无几的无名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奇异香味儿。

前几天的“引诱计划”,最终都无疾而终,而今天晚上,则是甘雨最后的机会。

此时,已经是深夜,如果是平日,这个时间,路上还可以看到不少的行人,可最近杀人鬼的传言愈演愈烈,即使官方没有正式通牒,璃月港的居民们,也非常自觉地闭门不出。

如果是在信仰自由的蒙德城,别说是杀人鬼了,哪怕瘟疫来袭,他们恐怕也会彻夜狂欢。

“啪!”

便在甘雨即将走出小巷之时,不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这声音非常微弱,比针尖落地还要小,可即使是如此微小的声音,也难以躲过甘雨的耳朵。

但是,甘雨并没有回过头,而是装作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前进。

果不其然,那脚步声见甘雨没有察觉,继续跟了上来,忽然间,只见银光一闪,一个身影忽然从甘雨的身后一跃而出,朝着甘雨直接冲了上来。

那人影的动作极快,不过一两秒的功夫,便已经冲到了甘雨的身后,只见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刀,朝着甘雨砍了过去。那刀刃不仅满是锈迹,而且刀刃也已经磨成了锯齿,看上去与其说是长刀,倒更比如说……

是一把长锯。 那长锯颇为恐怖,眼见就要劈在甘雨的脑袋上,却只见甘雨一个纵身,轻而易举地躲过了身后之人的攻击。

而看到那人的面貌之后,甘雨的脸上,却是不禁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袭击自己的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可,他的身体上,穿着非常破烂的衣服,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基本上都已经呈现出了高度腐烂的状态,散发着刺鼻的恶臭,甚至还可以看见驱虫在伤口上爬来爬去。

更令人惊异的,则是他的脖子,他的脖子与脑袋,仿佛是用针线缝上去的一般,缝口处犬牙交错,颇为不整齐,还有很多缺了皮肤的地方,甚至可以看见脖子里面已经发黑的血肉。

因为缝补地很粗糙,让他的脑袋看上去歪了不少,一张脸上,一半腐烂,一半烧伤,看上去一分像人,九分倒是更像鬼。

“你就是杀人鬼吗?”甘雨的心中虽然惧怕,但更多的,则是兴奋,经过了这么久的蛰伏,她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恐怖恶心,但是更加夸张的对手,甘雨也见过不少,这种程度,她还并未放在眼里。

“味道……她的味道……”然而,杀人鬼并没有回答甘雨的问题,他那残缺的喉咙里面,发出了嘶哑的声音:“还差一点……就可以……完成了……给我,把你的……右手……给我!”

话音刚落,那杀人鬼却是又挥舞着锯刀砍了过来,甘雨微微皱眉,身为四周,迅速凝结出了冰元素,化作了一柄冰刃,直接朝着那锯刀砍了上去。

凡铁,又如何能与甘雨那纯粹的冰元素相提并论,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甘雨的冰刃,瞬间便将杀人鬼手中的锯刀劈成了两半。

甘雨对于箭术之外的武学,其实并没有太多涉猎,而事实上,她也并不需要涉猎,强大的力量与速度、对冰元素的掌控力,以及丰富的战斗经验,让她即使那这块板砖,也能轻松掀开对手的头盖骨。

只一招,甘雨便大概清楚了对方的实力,虽然比普通人强上不少,但也仅仅如此,别说自己了,恐怕连凝光来,都能将这家伙制服。之前玉衡星娅索之所以在他手上吃亏,也是为了救刻晴而导致的。

如果甘雨想的话,可以瞬间将杀人鬼制服,可如此一来,他杀人的动机,以及是否与愚人众有关的问题,便无从得知,因此,甘雨并没有立刻下死手,而是挥舞冰刃,只见一道冰刃朝着那杀人鬼的腿部迅速飞了过去。

那杀人鬼完全无法躲避,只听“啪”的一声,只见他的右脚,却是直接被冰块凝固,那冰块与地面连接在了一起,让杀人鬼的腿如同灌了水泥一般,丝毫无法动弹。

谁知,那杀人鬼虽然看上去意识模糊,但是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他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并非眼前女子的对手,只见他当机立断,没有任何迟疑,直接举起了手中的锯刀,“咔”的一声,居然硬生生地将自己那条被冰块冻住的腿,给砍了下来。

居然为了逃命,直接把腿给砍了?

这等勇气与决心,连甘雨都一时有些诧异,却只见那杀人鬼,失去了一条大腿后,直接双手伏地,如同一头蜥蜴一般,直接沿着墙壁,迅速逃离了起来。

甘雨没有想到,失去了一条腿的杀人鬼,居然还能跑得如此快,于是连忙跟了上去,还好,杀人鬼的身上,还携带者自己的冰元素,只要距离不远,自己就能够跟找到目标。

而且,甘雨心想,自己就算抓到杀人鬼,也未必能找到什么线索,如今正好通过冰元素,跟到他的老巢,看看他背后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那杀人鬼动作诡异,沿着墙壁,仿佛使出了“壁虎游墙功”一般,爬得飞快,不过,比起甘雨的速度,还是差了几分,甘雨跟着冰元素的气息,一路追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