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201章

作者:衔尾之蛇

当然,班尼特也早就已经知道,自己的“朱雀妈妈”恢复力惊人,不然也不会安心地睡在她的身旁。

“居然受了这么严重的伤都没有死吗……”朱雀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刚才断裂的肋骨以及被划破的皮肤,此时都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她有些失望地自言自语道:“想要死掉,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她并没有吵醒班尼特,而是站起了身体, 掀开了帐篷。

而看到面前的场景后,朱雀的脸上,却是不禁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只见不远处方圆几百米的土地,已经变成了一片荒芜的废墟,原本覆盖其上的厚厚的积雪,已经完全消失,地面仿佛是被巨大的爬犁犁了几遍一般,显得坑坑洼洼的。

这一切,应该都是刚才的那颗“陨石”造成的,这还是自己用炎盾阻挡的情况下,如果任由它直接降落,恐怕波及的范围,会更大上几分。

“哟,还真是巧啊。”

便在这时,朱雀的身旁,却是忽然传来了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们……倒霉二人组。”

朱雀转身看去,只见她的身边,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个绿衣绿帽的少年,手持一柄竖琴,看上去,倒像是一位吟游诗人。当然,在这种地方,见到一个吟游诗人,多少显得有些违和。

他的两鬓边,各系了一条小辫子,容貌颇为清秀,身材也非常纤细,看上去,倒像是个小姑娘一般。

如果不是朱雀认识这个人的话,大概真的可能将他认成是女孩子。

“是那个厚脸皮的吟游诗人?”朱雀倒是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之色,只是冷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厚脸皮三个字可以去掉吧,我又不是没有名字,你应该记得吧,我叫温迪,”温迪嘻嘻一笑,道:“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

朱雀挑了挑眉头,道:“如果一定要我在厚脸皮的吟游诗人和喜欢摸鱼的风神之中选一个更加讨厌的身份,我绝对会选择后者。”

朱雀和温迪,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能够察觉出对方的身份,也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果然,身为岩王帝君的手下败将,你会讨厌神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温迪倒是也不惊讶,只是微笑道:“至于为什么来这里,只不过是……想来祭奠一下故人而已。”

“难不成……”朱雀思索片刻,这才缓缓说出了一个名字:“是杜林吗?当年你亲手将它埋葬,如今又来祭奠它吗?”

“它并不是一个坏孩子,”温迪淡淡道:“它本应该生活在温暖的阳光下,而不是葬身于这冰冷的雪谷中。”

“哼……”朱雀冷笑道:“你不会装人装太久了,以为自己,也有了人类的情感吧?”

“比起你来,我还差得远呢,”温迪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帐篷,笑道:“当年叱咤璃月的‘五圣’之一的不死朱雀,如今却在这里给一个少年当保姆,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我可能也不会相信吧,你居然冒着死亡的风险,为他挡下如此强烈的攻击。”

谁知道,朱雀似乎并没有否认的意思,只是面不改色道:“你如果遇到了一个对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人的话,也会做出类似的事情。”

“好像很很有趣的样子,”温迪转身准备离去,道:“不过,我应该不会遇到那样的人吧。”

“你要去哪里?”朱雀有些好奇地问道。

“去璃月,找一位老朋友,”温迪摊了摊双手,无奈道:“我很好奇,她到底是那根筋儿搭错了线,跑来龙脊雪山来放烟火。”

说罢,温迪的身后,却是幻化出了一对风元素构成的羽翼,振翅一飞,便迅速消失在了茫茫的飞雪之中。

“你一定会遇到的,”朱雀看着温迪离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如果是在璃月的话,说不定会碰到那个家伙吧。”

…………

璃月港,降麟府。

看着面前的一男三女,甘雨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

只见钟璃正一左一右,分别扶着一个红发女子,和一个银发女子。

“是女士小姐,还有……西风骑士团的蒂露可小姐,”甘雨歪了歪脑袋,纳闷道:“钟璃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是……是这样的!”钟璃刚打算开口,齐麟却是抢先一步解释道:“我今天在万民堂吃饭的时候,恰好遇到了女士姐姐和蒂露可姐姐,没想到她们居然喝多了,我怕将她们放在外面不妥,所以才拜托钟璃姐姐,将她们带回来的。”

齐麟可不想让甘雨知道,这两个女人斗酒和自己也撇不开关系。

“不愧是齐麟少爷啊……”手中拿着扫把的托尔,脸上露出了赞许的表情:“苏醒了还不到半天的时间,就带了三个大美人回家。”

“女士小姐是降麟府的朋友,蒂露可小姐,也曾与我有过数面之缘,她们想住在降麟府,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事情,”甘雨看了一眼钟璃,笑道:“天色已晚,钟璃小姐一个姑娘走夜路恐不安全,不如一同下榻寒舍如何?”

“不安全?”钟璃面无表情道:“为什么会不安全?”

齐麟心中也是一阵吐槽,对于岩王帝君来说,这个世界上能够被划定为“不安全”的东西,恐怕寥寥无几。

“甘雨妈妈只是想让你今天住在这里啦……”齐麟在一旁小声解释道。

“多谢美意,”似乎是看出了甘雨的挽留之意,钟璃这才继续说道:“不过,最近我每天晚上都要教胡桃一些功课,若是不归,难免失信于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强留了,”甘雨点了点头,微笑道:“萌萌,我去照顾女士与蒂露可,你先送钟璃小姐一程吧。”

钟璃别过甘雨,这才随着齐麟一起走出了降麟府。

此时已经是深夜,玉京台附近更是已经看到行人。

“送到这里就好,”走出了数十米后,钟璃这才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齐麟微微一愣,毕竟,钟璃的性子一向“耿直”,有话就直说,很少会顾虑人情,于是好奇道:“你说便是。”

“据我观察,这些年来,至冬国的行为颇为反常,恐怕会有什么大动作……”钟璃淡淡道:“你和那位愚人众执行官走得太近,我怕日后若生变故,你会难以抉择。”

听到这话,齐麟却是不禁有些沉默。

钟璃所言不错,毕竟,齐麟是知道“剧情”的,心里也清楚,如果按照剧情发展,钟璃和温迪的神之心,都会被至冬国得到……而这个计划的代行者,正是愚人众执行官女士!

虽然不知道至冬国的冰之女皇到底因为什么目的收集神之心,但难免还是让人有所忌惮。

“我……”

齐麟刚想说话,却忽然感觉到不远处似乎出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风元素气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绿色的身影,却是身负双翼,从天空之中……摔了下来。

没错,那家伙直接大头朝下,摔在了地面上。

“痛痛痛!”只见一个容貌俊秀的少年,一只手握着一顶绿色的帽子,另一只手则捂着脑门,以鸭子坐的动作坐在地上,委屈巴巴道:“你们璃月港里面怎么这么多树啊!”

齐麟凝神看去,只见那少年身材纤细,尤其是那一双腿,在白丝的勾勒下,线条柔美,脚腕更是不足盈盈一握,即使是女孩子,恐怕也很难拥有一双这么一双迷人的腿。

“喂喂喂……”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纳闷道:“你一直盯着我的腿看什么?”

“没……没什么!”齐麟小脸一红,这才似乎想起了眼前之人是谁,惊讶道:“你是……温迪?”

毕竟,齐麟可是个直男,绝对不可能对男人产生兴趣。

除非……那个人不少百分之百的纯爷们。

没错,眼前这个穿得像吟游诗人一样,漂亮得如同女孩子一般的少年,正是九年前曾经与齐麟有过一面之缘的温迪。

九年的时光,未曾在温迪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他似乎还是那副老样子,给人一种吊儿郎当不靠谱的感觉。

尤其是和齐麟身边稳重成熟的岩王帝君一比,这位风神更是显得拉胯不少。

“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温迪双手叉腰,嘿嘿一笑,道:“几天没见,你这小鬼居然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合着你们这些神明的时间观都这么不靠谱吗?

“准确来说,已经九年了,”齐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会长大也很正常,倒不如说,一点变化都没有才比较奇怪。”

“奇怪吗?”钟璃和温迪异口同声地问道。

齐麟:“……”

钟璃率先打破了沉默:“所以,你不在蒙德好好待着,来我璃月有何贵干,莫非……是想臣服于我?”

“怎么可能啦!”温迪连忙摇头道:“事先声明,我现在早就已经不是风神了,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和蒙德没有关系。”

对于钟璃的实力性格,温迪可是清楚得很,这家伙虽然天天口口声声说自己“我虽无意逐鹿,却知苍生苦楚”,一副看淡一切的样子,但其实腹黑得很。

谁知,钟璃却是淡淡道:“不必惊慌,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你那种一本正经的样子哪里像是在开玩笑啊!”温迪皱了皱眉头,一脸无语道:“再说了,我认识的岩王帝君,可不像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

“人是会变的。”钟璃面无表情地说道:“更何况,我这岩王帝君,也当不了多久了。”

“什么意思?”温迪有些纳闷道:“你堂堂岩王帝君,怎么能说不当就不当呢?一点身为神明的觉悟都没有!”

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最会摸鱼的人就是你吧!

齐麟刚刚在心中吐槽了一句,却只见钟璃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如无意外,四年之后,当由此天降麟子替我之位。”

“诶……诶?”温迪这下可真是惊了,摸着下巴,喃喃道:“这会不会给人一种……那个什么定的感觉?”

“此事暂且不急,”钟璃摇了摇头,道:“我若是没有猜错,你深夜跋涉而来,应该是为了龙脊雪山天降星陨之事吧?” 温迪双手抱胸,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苦笑道:“看来,这件事果然和你有关,我说你也真是的,都几千岁的人了,还那么不着四六,闲着没事跑去龙脊雪山扔石头玩儿,就算没砸到人,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嘛……”

“非也,”只见钟璃默默摇了摇头,道:“那颗天降陨星,并非是我所为。”

“少来!”温迪撅了撅嘴巴,道:“我知道的人里面,满打满算,能够使用出这种豪横的岩元素能力的人,加上你也不超过三个,另外两个,现在也绝对不可能在龙脊雪山附近,除了你,谁还能是谁?”

“是……是我……”齐麟有些不好意思地承认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朝着楼下扔了个纸团,结果砸到了隔壁班班主任的脑袋上的调皮学生被抓包了一样。

“不……不会吧!”温迪直接上前两步,走到了齐麟的面前,绕着他一边转着圈,一边上摸摸下摸摸,好奇道:“你这个小家伙,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吗?”

其实,现在的齐麟,身材在十三四岁的男孩儿里,已经算是比较高的那一类,而温迪这九年间,却完全没有长个子,此消彼长,齐麟反而要比温迪高出一点,被他一口一个“小家伙”,多少显得有些奇怪。

忽然,温迪那只不安分的手,却是不小心摸到了齐麟的“人中”(人体的中间)处,立刻如同触了电一般将手缩了回来,脸色微微一红,喃喃道:“长势居然这么好……你们璃月的水土,还真是养人啊。”

“所以呢?”钟璃微微眯起了眼睛,道:“按理来说,龙脊雪山并非归蒙德管辖,你应该没有资格来兴师问罪吧?”

“误会了误会了,”温迪连忙摆了摆手,笑道:“我还以为是你重出江湖,所以想来璃月,找你叙叙旧而已。”

“叙叙旧?”钟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可以一战的对手,如果是同为七神之一的风神,应该可以让我稍微认真一下。”

风神口中的“叙旧”,在岩王帝君的理解下,自然就是前来过上两招。

齐麟心想,你们这些当神仙的,生活也太朴实无华且枯燥了。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跟你打嘞!”温迪立刻将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道:“你是岩神,本来就克制我,再说了,神明的力量,来源于信仰,我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在蒙德早就没什么信仰了,现在的实力,说是七神中最弱也不为过,我拿头跟你打吗?”

齐麟的脸上,则是不禁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低声自语道:“谁让你天天摸鱼的……”

当然了,温迪说的话,齐麟和钟璃,都没有完全相信,虽然神明的力量,的确有一部分来源于信仰,但温迪和钟璃一样,都是“最初的七神”,即七神之中,与钟离是唯二自登上神位后至今依然存活于世的神。

别的不说,钟璃带着齐麟前脚刚从龙脊雪山回到璃月,温迪后脚就跟了上来,仅仅从速度上来说,他的实力下限便差不到哪里去。

当然了,和岩王帝君相比,可能的确不太行就是了。

“那来叙什么旧?”钟璃微微挑眉道:“莫非,是蒙德发生了什么灾难,需要找我需求帮助?”

“你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儿吗?”温迪满脸黑线道:“我只是来找你喝两杯而已。”

谁知,钟璃却是摇了摇头,道:“喝酒?不可。”

“为什么?”温迪一听,脸色立刻露出了几分委屈的表情:“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连喝两杯酒的情分都没有了吗?”

钟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今日没有带钱,你看上去,也不像有钱的样子,你我两个‘尘世七执政’,跑去吃霸王餐,恐怕有所不妥。”

“你果然很了解我!”温迪点了点,一脸得意地说道:“我身上,一个子儿也没有!”

“这种事情没什么好骄傲的吧?”齐麟叹了口气,尴尬地笑了笑,拿出了钱袋,道:“如果你们没钱的话,我可以……”

看到齐麟拿出了钱袋,温迪立刻微微眯起了眼睛,轻轻咳嗽了两声道:“如果你一定要请客的话,我……”

谁知,温迪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钟璃却是直接按下了齐麟的手,面无表情道:“堂堂风神,让一个小孩子请客,成何体统?随我来吧,我家中还藏了几坛陈酿,应该够你喝了。”

“好耶!”温迪一听,立刻双手握拳,笑道:“就等你这句话了!”

“那祝你们两位喝个痛快,”齐麟耸了耸肩膀,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钟璃点了点头,一直到齐麟的背影消失在降麟府的大门里,温迪这才开口道:“不错,果然不错。”

“什么不错?”钟璃问道。

“你选的这个继承人啊,”温迪摊开了双手,露出了一副可惜的表情:“早知道,我也应该学学你,找一个继承人的。”

钟璃微微皱眉道:“你放弃风神之位,难道不是因为不愿意成为新的暴君,想给予蒙德以真正的自由吗?”

“哈哈哈……”温迪有些心虚地笑了两声,道:“那也是原因之一啦,更直接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单纯觉得很麻烦而已,如果有人愿意为我承担这份麻烦,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不过,你还真是幸运啊,居然能找到这么好的继承人,不知道他愿不愿意顺便当个风神……唔……唔唔!”

温迪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只见钟璃忽然伸出了手,捏住了温迪的脸蛋儿。她虽然是女身,但身材高挑,比少年模样的温迪,还要高出几分。

“你听好了,巴巴托斯,”钟璃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让人完全无法抵抗的强大压力,双眸之中,也散发出了一阵淡淡的金色光晕:

“他是我的人,你……想都不要想。”

见钟璃居然如此认真,温迪连忙解释道:“窝……窝嘶开玩薛的(我是开玩笑的)!”

钟璃这才松开了手,擦了擦只见上温迪的口水,淡淡道:“抱歉,失礼了,让天降麟子继承岩王帝君之外,我已经等待了十二年,说来可笑,我以前,从未觉得‘等待’是一件难事,即使是千年时光,也不过是弹指挥间,刹那转瞬,而这十二年,我却开始,越来越等不及了。”

温迪一边揉着自己被钟璃掐红的脸颊,一边皱眉道:“我也觉得奇怪,以前的你,可是超级大方的,可刚才那副样子,却小气得不得了,生怕有人把那小子给抢走似的。”

这一点倒是没错,岩王帝君,也就是摩拉克斯,身为提瓦特大陆通用货币“摩拉”的创造者,本身就是一个会走路的印钞机,对于他来说,钱能够解决的事情,根本就不算事情。

“走吧,”钟璃转过身去,淡淡道:“且饮几杯。”

“好嘞!”温迪一听有酒喝,立刻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

齐麟回到降麟府之后,甘雨已经将女士和蒂露可安排入睡,齐麟打过招呼后,也回到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