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204章

作者:衔尾之蛇

与此同时,丘丘城内。

在一群路人略有些惊讶的眼神中,几十号寻歌者公会的成员,陆陆续续地在丘丘神雕像里复活了过来。

路人之所以会惊讶,是因为寻歌者公会,可是当前奇灵界中数得上名号的大公会,哪个公会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和他们结仇?

没错,一般人肯定也不会想到,一口气嘎调几十个寻歌者的,居然并不是另一个公会,而仅仅是一个人。

“哟,这不是熊斌吗?”便在这时,一个飞在半空的小女孩儿,一手拿着鸡腿,另一只手拿着苹果糖,晃悠到了熊斌面前,一边嚼着嘴巴里的食物,一边纳闷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去挑战A级怪物然后团灭了吗?”

这女孩儿一张小脸蛋儿圆溜溜的,看上去颇为可爱,年纪不大,身形比同龄的人类女孩儿,似乎要小上一圈,最奇怪的是,她虽然没有翅膀,但却能悬浮在半空之中。

“派蒙大姐头,别说笑了,”熊斌无奈地说道:“我们被一个奇怪的家伙给一锅端了。”

“几十个人,被一个人一锅端了?”另一边,一个红发少女款款走了走了过来,她在脑后留着一条颇长的辫子,脸上带着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微笑:“说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黑咲大姐头……”见到这个红发少女,熊斌的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喃喃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兄弟今日照例在丘丘森林外巡逻,防止闲杂人等打扰会长大人清静,可忽然来了一个奇怪的少年,非要硬闯森林,说是……说是要见一个人。”

这两个少女,自然就是派蒙和黑咲芽亚,这五年的时间里,派蒙不仅负责在璃月港内经营奇灵界,同时偶尔也会进入游戏中玩耍。

至于黑咲芽亚,为了躲避不赦居的追捕,也一直留在奇灵界之中。

也正是她们两个人,撺掇荧成为了寻歌者公会的会长,而派蒙和黑咲芽亚,则名正言顺地成为了会长的左膀右臂,公会的二把手。

“见一个人?”派蒙歪了歪脑袋,纳闷道:“奇怪,丘丘森林里除了荧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他……”

说到这里,派蒙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刚刚咬进嘴巴里的鸡腿肉,也直接“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她看了一眼黑咲芽亚,却发现黑咲芽亚,也同样看向了自己,两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难道是他?”

“那个人有什么特征?”黑咲芽亚连忙问道:“是不是一头银发,长得还算可以,实力很强,而且……嘴巴特别欠。”

“没错没出!”一旁的钱志刚也跑了过来,满脸不爽道:“嘴巴忒欠了!”

熊斌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小声问道:“难道说,那个少年,就是会长大人要找的人吗?”

派蒙的脸上,露出了颇为激动的表情:“实力又强,嘴巴又欠,肯定就是……唔!”

派蒙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只见黑咲芽亚忽然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只见黑咲芽亚若有所思地说道:“传令下去,告诉公会里的兄弟,以后遇到那位银发少年,都绝对不可以招惹。能躲着走就躲着走,最重要的是,绝对不可以和他谈论任何关于会长的事情,否则……不仅逐出公会,而且会被公会永远列入黑名单,见一次,杀一次。”

众人一听,都是有些胆战心惊,他们虽然不知道黑咲芽亚为什么会下达这种命令,但是这五年以来,黑咲芽亚在公会中,一向以铁腕政策闻名,否则也不可能让寻歌者发展到今天的程度。

如果用《倚天屠龙记》来打比方,黑咲芽亚就是武当山的武当七侠的二师兄俞莲舟,虽然不是一把手,但是对于公会成员来说,却非常有威望,言出法随,几乎没有多少人敢反驳。

“还有,今后丘丘森林,就不需要专门派人巡视了,”黑咲芽亚双手叉腰道:“还有,以后作风行事正派一点,别搞得好像我们是反派组织一样,知道了吗?”

“知道了!黑咲大姐头!”几十个寻歌者成员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场面倒是颇为壮观。

众人散去后,派蒙这才一脸疑惑地问道:“他们说的那个人,绝对就是齐麟吧!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呢?我们寻歌者公会诞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帮荧找哥哥吗?”

“所以说啊,派蒙你的脑袋瓜真的很不灵光诶,”黑咲芽亚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如果那个银发少年真的是齐麟,那么他和寻歌者公会的梁子,就算结下了。你觉得,对荧来说,是公会重要,还是哥哥重要呢?”

“这道题不用想都知道,绝对是哥哥啊!”派蒙露出了纳闷的表情:“所以呢?”

“还所以呢?”黑咲芽亚恨铁不成钢地用指头敲了敲派蒙的脑袋瓜,没好气道:“荧要是知道寻歌者公会和齐麟之间有间隙,肯定二话不说,就立刻把寻歌者公会给解散了,到那个时候,我们这两个副会长,自然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派蒙的脸色,立刻如同石化了一般:“那……那以后就没有人喊派蒙大姐头了吗?”

黑咲芽亚摇了摇头:“没有。”

派蒙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也没有人天天送好吃的给派蒙吃了吗?”

黑咲芽亚耸肩道:“也没有。”

“所以……”派蒙仿佛要哭出来了一般:“也没有一群小弟可以让我吆来喝去了吗?”

“咳咳……这种事情你还是少做点比较好。”黑咲芽亚咳嗽了两声,道:“总之,只要公会解散,你的所有福利,就会全部取消哦。”

“绝对不可以!”派蒙立刻露出了充满干劲的表情,握紧了拳头道:“你说的没错,绝对不可以让荧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们该怎么做呢?”

“很简单,”黑咲芽亚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们现在去找荧,记住了,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遵命!”派蒙立刻挺起了根本什么都没有的胸脯,一脸认真的说道:“说罢,要我去做什么事情?”

“那就是,什么事情都不要做。”

“诶?”

……

丘丘森林,湖边小屋。

卧室之中,荧的面前,站着一个七八岁年纪的银发男孩儿,那男孩儿容貌可爱,面带笑容,只是一动不动,仿佛木头人一般。

准确来说,是一个冰人。

这正是五年之前,齐麟在离开之时,给荧留下的分身,如果荧思念自己的时候,就用这个冰雕来代替自己。

可即使已经过去五年,这冰雕还是如同崭新的一般,可见,荧应该经常会“打理”这个冰雕,或者换一种说法。

盘它。

只见荧将齐麟冰雕抱在怀中,小脸蛋儿贴着“齐麟”的脸颊,轻轻地摩擦了起来,雪白的脸颊之上,也开始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这五年以来,几乎每一天,荧都会花一些时间在这个冰雕之上,开始的时候,荧还能分辨出,这是冰雕,可随着齐麟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对齐麟思念越来越深沉的荧,也开始将冰雕当做了真正的“齐麟”,来弥补自己寂寞的内心。

而最近,荧更是喜欢上了这种与冰雕特别的“交流方式”,如果齐麟当初留下的不是冰雕,而是一块玉雕,说不定早就已经被荧给盘出包浆来了。

“哥哥……我好想你……”

荧拥抱着冰雕,轻声诉说着这种思念,就好像,这个冰雕真的能够听到自己所说的话一样:“如果你能感受到我的思念的话,就请……给我一点点回应吧。”

这已经不是荧第一次和冰雕聊天了,当然,身为死物的冰雕,即使再逼真,也不可能开口说话。它的脸上,还带着如同和五年前一模一样的笑容。

看着齐麟那晶莹剔透的嘴唇,荧的心中,却是忽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是冰雕的话,应该没有关系吧?

仅仅是与冰雕“贴贴”,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消除荧的思念之苦,她必须要用更加“激进”的方法,才能够让这个冰雕带给自己新的安慰。

荧捧起了冰雕的脸颊,冰凉的冰壳,却让荧觉得非常温暖,她吞了一口口水,缓缓朝着冰雕的嘴唇靠了过去。

“荧……你在干什么?”

便在这时,荧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她心中一凛,连忙回过了头。

只见一个银发少年,正站在自己的身后,看他的模样,不过十三四岁,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但个头却是已经比自己还高上一两分。

“哥哥!”荧几乎没有半点迟疑,便直接冲上前去,扑在了齐麟的怀中,不断蹭着他的胸口,眼泪从她的眼眶之中,大颗大颗地流了出来。

说来也奇怪,这五年的“化蛹成蝶”,让齐麟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很多人都无法立刻认出他,但荧几乎只看了一眼,就立刻认出了他的身份。 见荧哭得越来越大声,齐麟的心中,也多少有些愧疚。

毕竟,这五年时间,对于自己,只不过是转瞬而逝,一场大梦,但是对于荧来说,却是一段寂寞孤单的时光。

“好了好了,别哭了,”齐麟温柔地揉了揉荧的金发,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不要!”荧难得地表现出了任性的一面,继续哭泣道:“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也许是因为哭得太激烈的原因,荧的泪水,已经沾湿了齐麟的胸口,甚至连鼻涕都流了出来。

“再哭就不可爱了,”齐麟无奈地笑了笑,道:“而且,鼻涕都流出来了哦。”

“唔!”

听到这句话的荧,立刻抬起了头,红着脸转过了头去,害羞道:“才……才没有呢!”

说着,荧却是连忙掏出了手帕,背着齐麟,擦了擦自己粘在脸上的鼻涕和眼泪。

要是让寻歌者公会的成员们,知道自己的老大,原来还有这么软萌可爱的一面,不知道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无论怎么样,哥哥都已经回来了……”齐麟上前一步,从荧的身后,伸出双手,环住了她的身体,轻轻蹭了蹭她的脸颊,轻声道:“这一次,我不会再随便离开了。”

好温暖……

与冰雕不同,身后的真实的“哥哥”,是如此的温暖,原本纤细的手臂,此时也变得颇为有力,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嗯……”荧一边享受着这阔比已经的温柔,一边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哥哥,我……”

“那个,话说回来啊……”齐麟忽然非常破坏气氛地说道:“你刚才,在对那个冰雕做什么?”

没错,齐麟用《空间移动》进入房间的时候,分明看见,荧似乎想要将脸贴上去的样子。

如果没错猜错的话,那个动作……难道是要接吻吗?

可是,为什么她要去吻一座冰雕呢?

等等,那个冰雕,不正是五年前自己送给荧的,用自己的影响雕刻出来的吗?

所以,荧其实想亲吻的是……

想到这里,齐麟的脸颊之上,也不禁有些微微泛红。

“没……没什么!”荧连忙摇了摇头,用支支吾吾的声音说道:“我……我只是想凑近看看而已!”

“原来是这样吗……”齐麟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自语道:“看来,是我误会了。”

在荧的眼中,自己应该是哥哥才对,怎么可能会产生别的感情呢?

便在此时,房间的门,却是忽然打开。

只见黑咲芽亚正站在门外,而派蒙则漂浮在她的身边,一脸兴奋地说道:“荧,我们回来噜……唔唔!”

派蒙的话还没有说完,却是直接被黑咲芽亚捂住了嘴巴。

“抱歉啊……”黑咲芽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们是不是……打扰了两位做好事了?荧,你也真是的,认识了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居然一直没有告诉我们。”

其实,因为事先得到了情报的原因,所以黑咲芽亚早就猜到,这个看上去有些陌生而又熟悉的银发少年,正是已经离开了五年的齐麟。

但为了不让荧和齐麟产生怀疑,黑咲芽亚还是装出了一副“撞见了荧和陌生的小哥哥一起做坏事”的模样。

“才不是呢!”害羞的荧,立刻挣脱了齐麟的怀抱,将齐麟推到了黑咲芽亚的面前,解释道:“你看清楚,他才不是什么别的男孩子,他就是我的哥哥,齐麟啊!”

虽然黑咲芽亚已经猜到,银发少年十有七八就是齐麟,但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后,她还是难免产生了有些惊讶的感觉。

这个已经和自己一样高,容貌精致的少年,真的是五年前那个小鬼头吗?

果然,“小时候好看,长大后就会变丑”这种传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齐麟!真的是齐麟!”黑咲芽亚还没有说话,派蒙却是直接兴奋地扑了上去,像一只抱脸虫一样抱住了齐麟的脑袋,激动地说道:“你长大了!”

“是啊,我长大了,”齐麟拎着派蒙的后领子,像拎着一只淘气的小猫一般,将她给提了起来,无奈地笑道:“倒是你,派蒙,五年了,你好像一点都没有长呢。”

当然了,鉴于“派蒙”本身就是未知的生命体,也许早就已经过了发育期也说不定。

“才不是呢!”只见派蒙圆乎乎的脸蛋儿,立刻气得鼓了起来,虚空跺脚道:“派蒙我啊,可是长了至少零点五公分呢!这样下去的话,再过两百年,派蒙就可以和你一样高了!”

齐麟苦笑着吐槽道:“零点五公分谁看得出来啊……”

“所以,比起派蒙……”只见黑咲芽亚忽然贴近了齐麟,漂亮的脸蛋儿上,露出了有些魅惑的笑容:“你觉得,我有没有什么变化呢?”

黑咲芽亚虽然是“克隆生命体”,但并没有停止生长,只不过因为,在不赦居的时候,受到了药物的影响,导致身体发育受到了限制而已。

而五年后的黑咲芽亚,虽然个头并没有长高多少,但是“横向发展”却非常可观,即使和齐麟之间隔了一些距离,齐麟也还是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在顶着自己的身体。

“芽亚姐姐的话……”齐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好像也长大了呢。”

“哪里长大了呢?”黑咲芽亚似乎还是像五年前一样,非常享受这种逗弄齐麟的感觉,脸又朝着他贴近了几分,笑道:“说说看。”

“就……就是……”齐麟的脸臊地通红,眼神却是不禁飘向了黑咲芽亚“长大的地方”,吞了口口水,道:“那个地方。”

齐麟虽然平时里经常在言语上占别的女孩子的便宜,但那些被齐麟逗弄的女孩子,一般心思都比较单纯,容易害羞。

但如果遇到的是黑咲芽亚这种老司姬,被调戏的,反而就是齐麟自己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对……对了!”

齐麟见势不妙,连忙转移话题道:“我刚才,在丘丘森林外面,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人,自称是什么‘寻歌者公会’的,说这里是他们公会的地盘,那些家伙是什么人?有没有找过荧的麻烦啊?”

“寻歌者公会?”荧微微一笑,道:“那是……”

“等一下!”×2

便在荧准备张口说话的时候,派蒙和黑咲芽亚,却是同时打断了荧。

“那个,齐麟啊!”只见黑咲芽亚顺势将齐麟推到了门外,微微挑眉道:“我们和荧有几句女孩子间的私房话,你先去楼下喝杯茶,我们说完了就叫你。”

“我……”

“啪!”

齐麟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的门却是已经被直接关上,门板都差点撞在了起来的鼻子尖上。

“奇怪……”齐麟微微皱了皱眉头,纳闷道:“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说啊?”

不过,奇怪鬼奇怪,齐麟还是乖乖地走下了楼,毕竟,听女孩子的悄悄话,可不是好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而另一边,黑咲芽亚则用耳朵贴着门板,倾听着齐麟下楼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后,这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