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35章

作者:衔尾之蛇

刻晴一边笑着,一边将棋子放在了第六格的位置上,只见格子上面,写着“事件”两个字。

“走到事件格子上的人,要随机抽取一张事件卡。”说着,凝光从盒子中抽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刻晴:“要做出自己的选择哦。”

卡片上面,果然写着几行字:

【在绯云坡上看到有无赖调戏少女,你的选择是】

【1、上前教训无赖一番】

【2、将此事禀告给附近的千岩军】

凝光解释道:“请做出选择,根据你的选择,将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那还用说吗?”刻晴握紧了小拳头,脸上露出了充满正义感的表情:“习武之人,侠义为本,这种时候,当然要拔刀相助了,我选第一个!”

“很好。”凝光点了点头:“现在,将卡片翻面,后面写着选择的结果。”

刻晴拿着竹签,读了起来:“你将无赖打至重伤,却发现原来他们只是夫妻吵架,你因为蓄意伤人,被暂时收押,休息三个回合……什么嘛!为什么会是这种结果啊!”

“人生中总是会出现一些意外嘛。”凝光摸了摸刻晴的脑袋:“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否则很有可能好心干坏事哦。”

“唔唔唔!”刻晴虽然对此有些不满,但还是非常守规矩的选择了接受结果:“我明白了。”

“该我了!”齐麟扔出的骰子,也是“6”,因此和刻晴一样,走到了“事件格”之上。

齐麟抽出的卡片,内容则是:

【你和家人泛舟湖上,妻子和女友同时落入水中,此时你选择救谁?】

【1、母亲】

【2、女友】

为什么会是这种致命的问题啊!

齐麟的脑门上流出了冷汗,却发现另外三个女的,居然都非常认真的看着自己,似乎对他即将做出的选择,都非常感兴趣一般。

喂喂!你们不要都这么盯着我看啊!

“萌萌!”甘雨似乎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就算不救我也没有关系的!我会游泳,实在不行,我可以把水面全部冻住!”

凝光摇了摇头道:“根据事件设定,妈妈和女朋友,都是不会游泳的哦。麟儿,不要顾虑太多,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吧。”

“不会游泳也没有关系……”甘雨还是不想让自己的崽儿陷入两难的境地:“我就算沉入水里,一时半会儿也淹不死的。”

毕竟,也没有听说过有哪只仙兽是淹死的,这也太low了。

凝光立刻泼冷水道:“事件里的妈妈,可是会淹死的哦。”

“凝光!”

“嘿嘿,游戏而已嘛!”

这个时候,如果为了哄甘雨妈妈开心的话,自然是要选救妈妈比较合适,可事实上,无论选择谁,都不能算得上是“完美答案”。

这就好像小时候亲戚来家里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脑袋不太好使的亲戚,会当着自己爸妈的面,问“你更喜欢妈妈,还是更喜欢爸爸”这种让小朋友左右为难的问题。

虽然自己目前没有女朋友,但谁又能肯定,在座的三位女性,未来会不会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女朋友呢?

万一现在想都没有想就选了“救母亲”,那难免会伤到未来女朋友的心。

不,不对!以凝光的性格,肯定不会想出这种单纯为了为难玩家的问题,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更深层的意义!

忽然,齐麟灵光一闪,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干娘,我明白了,正确答案是……救母亲!”

“萌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甘雨很想让自己的崽儿选择救女友,但是听到这个答案后,她的心里还是泛起了阵阵暖意。

自己果然没有白疼他!

然而,齐麟又继续说道:“这个事件,看似虽然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根据干娘不久前新修正的璃月法律规定,对情侣只有道义上而没有法律上的救助义务,可如果不救母亲而导致其死亡的,则会构成不作为犯罪!”

罗老师,谢谢您的教诲!

凝光露出了赞许的表情,点头道:“不愧是麟儿,果然聪明得紧。”

齐麟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选择救女友的话,多半也会和直肠子的刻晴姐姐一样,被关押起来吧。”

“你才是直肠子呢!”刻晴瞪了齐麟一眼,气呼呼道:“看我接下来怎么赢你!”

谁知,凝光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个事件,无论选择哪一个答案,结果都是一样的。”

齐麟纳闷道:“为什么?”

凝光露出了坏笑:“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齐麟半信半疑地翻过了卡片,一字一句念了起来:“因为你的女友是自己的干娘,所以救谁都没有问题,因为你的勇敢行为,获得了十万摩拉的奖励……诶?”

“呵呵……”凝光耸了耸肩膀,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出人意料的结果呢?”

“原来如此!”刻晴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道:“干娘和女友居然是同一个人,这还真是正常人无法想象到的结果,不愧是凝光……”

“等一下……”只见甘雨忽然按住了凝光的肩膀,微微皱眉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事件有点不太对劲呢?我可不记得,璃月数千年的历史之中,曾有人和自己的干娘成为情侣。”

“偶尔也会有一些突发奇想嘛。”凝光点了点嘴唇,笑道:“再说了,以前没有,以后……未必就一定不会有哦。”

“怎么想都不可能有吧!”甘雨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法律肯定是禁止的吧。”

“然而,璃月的法律里,并没有干娘和义子不能相恋的法律,只要没有血缘关系,就算结婚生子都没有问题。”凝光露出了颇为得意的笑容:“说起来,就算真的有禁止的法律,我也可以将其取消哦。”

“即使天权星拥有修改法律的权力,也必须经由月海亭审核同意才可以实行!”甘雨也不甘示弱地反击道:“我身为璃月七星的使者,是不会让你乱来的。”

凝光和甘雨现在的关系虽然非常亲密,但偶尔也会因为一些事情产生矛盾,尤其……是工作上的事情。

见两人一副又要争论起来的样子,齐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非常熟练地按着两人的手,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说道:“甘雨妈妈,干娘,不要吵架……”

两人一见齐麟的样子,哪里还顾得上吵架,连忙一左一右地安慰了起来。

甘雨:“都是妈妈不好,吓着萌萌了吧?”

凝光:“干娘错了,下次也不吵架了。”

几乎每一次甘雨和凝光之间吵架,齐麟都充当着润滑油的工作,虽然有些麻烦,但齐麟却并不讨厌两人吵架。

毕竟,真正的朋友之间才会吵架,关系一般的话,则会始终都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而一旁的刻晴,则是有些无语地看着这诡异的一幕。

这两个璃月港中最有权势的女人,此时居然围着一个三岁大的小屁孩儿团团转。

游戏很快便继续了下去,不得不说,凝光的设计思路的确非常有趣,尤其是“事件卡”的加入,也让游戏多出一些策略性,当然,因为选择的结果一般都比较出人意料,所以主要还是看运气。

不过甘雨和刻晴因为没有玩过类似的游戏,倒是都玩得非常开心。

“啊呀呀。”忽然,凝光的棋子,也落在了“事件格”之上:“让我来看看,自己会抽到什么事件吧。”

【你的好朋友的儿子,居然对你产生了爱慕之情,面对着这份爱恋,你的选择是:】

【1、接受】

【2、拒绝】

“为什么又是这种奇怪的事情啊?”甘雨皱了皱眉头道:“你真的没有夹带私货吗?”

“请不要小看我的职业素养。”凝光笑道:“我的选择是……” “等一下!”

便在这时,刻晴却是忽然开口说道:“这个游戏既然是你设计的,那么所有事件的选项和结果,你应该都是心知肚明的吧,这样的话,游戏不就不公平了吗?”

“没错没错!”甘雨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说道:“这样的话,就用掷骰子来决定吧,奇数选1,偶数选2.。”

“没办法,毕竟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完善游戏。”凝光倒是也没有拒绝,将精致的六面骰子拢在手心之中晃了晃,这才扔了出来,

甘雨死死地盯着那颗不断打着转的骰子,不断在心中默念着:

偶数!偶数!偶数!

哪怕只是游戏,甘雨也不想让这种事情发生。

4点!

看着骰子的结果,甘雨这才松了口气。

“没办法,看来只能拒绝了。”凝光似乎颇为失望地叹了口气,转过了卡片,说道:“你拒绝了好友之子的爱意,所以好友之子娶了别的女人,你因为随礼损失十万摩拉。”

“顺带一提。”凝光颇有些遗憾地说道:“如果接受的话,就可以原地结婚,然后收到五百万摩拉的礼金哦。”

“这差距也未免太大了吧……”齐麟的脸上露出了有些无语的表情:“作为游戏而言,公平性也是很重要的吧。”

“有道理。”凝光点了点头,随手拿起了一个小本子,将齐麟的意见给记了下来:“不愧是我的干儿子,果然提出了很不错的意见呢,所以……”

凝光用颇有些深意的眼神看着齐麟,微笑道:“你觉得,如果和好友之子结婚的话,收多少礼金比较合适呢?”

凝光当然不会挑逗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她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样逗弄齐麟很有趣而已。另一方面,她也很想看看甘雨的反应。

然而,刻晴却是一本正经地分析了起来:“如果是天权星凝光大婚的话,绝对会在整个璃月,不,甚至是整个提瓦特大陆,都引起巨大的轰动,到时候前来参宴的嘉宾非富即贵,带来的礼物自然也都是珍惜佳品,光是我刻家,恐怕就要送上一柄价值不低于百万摩拉的宝剑,这样算下来的话,五百万摩拉,的确有点太少了,再加两个零,恐怕还差不多。”

的确,寻常的人家婚宴,宾客的礼金,一般也就一两万摩拉。

可若是天权星凝光的婚宴,宾客一来要和凝光拉拢关系,二来也是为了避免丢人,送上的恐怕都是昂贵的宝物,礼金总额轻轻松松达到数亿,应该不是问题。

“这……”见凝光那张妩媚成熟的脸蛋儿逐渐靠近,齐麟却是脸上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甘雨将齐麟挡在了身后,转移话题道:“我觉得,婚丧嫁娶,收取礼金,本身便是一种陋习,倒不如取缔为妙。”

凝光笑道:“其实我也正有此意,不过璃月千年来人情往来的习俗,恐怕没有如此好改变,还是潜移默化为好。”

“我说,你们怎么又谈起工作了?”刻晴似乎有些不满地说道:“就不能好好这局游戏玩完吗?轮到我了哦!”

与凝光和甘雨不同,刻晴的性格一向不愿服输,哪怕是玩这种棋戏,她也想取得最终胜利,要不然,她也不会对凝光可能犯规一事如此敏感。

刻晴投出了骰子,这一次,又是事件格。

【你的父亲为了帮你寻得佳婿,举办了一场比武招亲,你在比武场上遇到了一个少年,他很符合你的择偶标准,但是武功不如你,这时你会?】

【1、放水,假装不敌被他打败】

【2、全力以赴,直接将其打败!】

“还真是你可能遇到的事件呢。”凝光调侃道:“以刻曝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让你比武招亲什么的。”

而甘雨则是若有所思地说道:“如果真的喜欢,实力强弱,又有何关系呢?”

至于刻晴自己,似乎也一时陷入了迷茫,对于仅仅八岁的她来说,这种事情似乎还有点太早了,不过她本来就更加早慧,自然也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道理。

比自己弱小,但是自己喜欢的男性吗?

不知道为什么,刻晴的眼神,却是忽然落到了齐麟的身上,而此时的齐麟,居然也正在盯着自己,似乎对自己的选择,也十分好奇一般。

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刻晴立刻脸蛋儿一红,将视线转移到一旁,仿佛是在隐瞒什么一般,支支吾吾地说道:“当然是将他打败了,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别我还要弱的男人呢?”

“这又是何必呢?”甘雨似乎颇为惋惜:“想要找到实力比自己强大的男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只是对甘雨妈妈你自己来说吧……

齐麟有些无语地在心中默默吐槽。

不过,以刻晴的资质与刻苦程度,日后也肯定是为女强人,的确不太可能喜欢比自己弱小的男人。

只不过……她刚才为什么要看我一眼呢?

刻晴将事件卡翻了过来,念道:“你没有选择放水,整场比武招亲,没有任何人胜过你,此战让你名动天下,无数习武之人慕名前来拜师,于是你开宗立派,广招弟子,每回合可增加(点数×100000)的摩拉。”

“好棒!”刻晴似乎并没有将自己没有嫁出去这件事放在眼里,而是为了能够离胜利更进一步而欢呼雀跃。

“我也不会认输的!”齐麟咬了咬嘴唇,也将骰子扔了出去,走到了3格之后。

然而,这一格的格子上没有任何标注,只是写了一个红色的“喜”字。

“干娘,这是什么意思?”齐麟望向了一旁的凝光。

谁知,凝光却是捏了捏齐麟的脸蛋儿,笑道:“恭喜恭喜,这一格是非常特殊的‘结婚格’,每场游戏只生效一次,踩中后必须选择当前财产最少的一名玩家,与其结婚,结婚后财产共享,输赢条件也会变得一致。” “我明白了!”刻晴立刻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这个机制,是为了平衡玩家间的资产,让最为劣势的玩家,也获得翻身一战的机会!”

连齐麟也不得不赞叹,凝光的确有不少令人眼前一亮的点子,即使是真正的大富翁游戏,似乎也没有这么大胆的设定。

但问题是……为什么偏偏是我踩中了这一格啊?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选择的目标默认是财产最少的,如果是让玩家自己选的话,那未免也有点太尴尬了。

凝光:“我手上现在有一千两百万摩拉。”

刻晴:“我是八百八十万摩拉!”

甘雨脸色一红,用双手捂住了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话……只有三十万摩拉。”

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凝光的商业运气,似乎在游戏里也没有消失,而刻晴,也因为好胜心而不断追赶。

唯独甘雨,本来就只是抱着玩玩看的心态,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可以赚钱的事件,不是因为加班过度休息,就是因为吃太多使行动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