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43章

作者:衔尾之蛇

依诺莎咬紧了嘴唇,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

绝云间,这是一篇位于璃月西北部的山区,多生崇山峻岭,常年烟雾缭绕,因为地势崎岖,因此并不适合人类生活。

山间有奇景,但由于地势复杂、山路陡峭而鲜有人迹,传闻中是守护璃月的仙人们的隐居之处。也因此受到部分求仙祈福之人的追捧。

当然,寻仙者茫茫,遇仙者则渺渺,但仙人的确是存在的,不然那些误入山区深处的旅客,也不可能平安无事地找到出路。

“好痛……”

齐麟一边揉着后颈,一边缓缓从坚硬的地面上爬了起来,只见周围一片昏暗,面前是一堆篝火,四周都是凹凸不平的岩壁,这里看上去,应该是在某个山洞之中。

“哟,小崽子,你终于醒了吗?”只见一个墨绿色短发的少年,正依靠着墙壁,冷笑着看着自己:“我还以为传说中的麒麟子有多厉害,没想到,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哇!”

魈的话还没有说完,齐麟却是直接大哭了起来,声音之洪亮,直接震得整个山洞都一阵回荡着哭喊声。

“闭嘴!”魈一脸嫌弃地走上前来,捂住了齐麟的嘴巴,威胁道:“给我乖一点,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宰了你!”

齐麟之所以大哭,当然不是因为害怕,一来是为了靠哭声来引起注意,二来,则是想试探一下这位护法夜叉的反应如何。 不过目前看来,这位“魈”的反应,却和齐麟想象中不太一样。

在《原神》之中的魈,虽然外表冷漠,但其实内心温柔,可眼前的这位绿发少年,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邪气。

虽然说,有可能是游戏中的角色,和眼前的角色,性格上本身就存在着差异,也有可能是因为,十六前的魈,和十六年后并不一样。

但齐麟还是本能地觉得,眼前的魈,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比如,为什么他要把自己抓起来?

按理来说,他和自己的甘雨妈妈同属岩王帝君麾下,更何况自己还是岩王帝君承认的“天降麟子”,于情于理,魈也不会对自己如此不客气。

现在的齐麟,倒不是不能逃跑,比如可以直接用【空间移动】的能力,将自己传送到奇灵界。

不过,对方既然没有在自己晕倒的时候伤害自己,那就肯定另有所图,所以齐麟干脆试探了起来:“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我是谁?”魈冷笑一声:“我自然便是大名鼎鼎的护法夜叉了,至于为什么抓你,你不必知道,不过,我对欺负弱小也没什么兴趣,你只要乖乖给我听话,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倒是没什么好怕的……”齐麟眼珠一转,问道:“不过,我那甘雨妈妈,肯定会来找我,她可是很厉害的,小哥哥你,未必是她的对手。”

“笑话!”魈笑道:“我倒是还怕她不来呢!”

听到这话,齐麟的心中,大概也猜到几分真相,抓自己这位“天降麟子”,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来是绑架求财,但看样子,这位少年仙人应该对摩拉没什么兴趣。

二来嘛,自然就是为了甘雨了,璃月港谁人不知道,齐麟是七星使者甘雨的心头肉,将自己抓住,恐怕正是为了引甘雨前来。

至于原因,齐麟倒是一时有些猜不到,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探明眼前之人的身份。

“呜……”齐麟揉了揉肚子,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我乖乖地待在这里就是了,不过我肚子好饿,想……想吃杏仁豆腐!”

“哈?那是什么玩意儿?”魈挑了挑眉毛,冷笑道:“区区一个人质,要求倒还挺多的。”

说着,魈却是从身上摸出了一袋干粮,直接扔到了齐麟的面前,道:“告诉你,给你什么,你就吃什么,不然就饿着吧!没有别的事情,就少来烦我,否则一多说一句话,我给你一巴掌!”

“那我要是渴了呢?”

“忍着。”

好了!

这下齐麟基本可以确认,眼前之人,九成以上的概率,不是真正的魈。

就算性格改变,爱好也不可能有太大变化,在游戏剧情中,这位护法夜叉不食人间烟火,唯独对“杏仁豆腐”偏爱有加,可眼前的魈,不仅不喜欢,似乎连杏仁豆腐是什么都不知道。

齐麟虽然可以利用奇灵界“逃跑”,但即使进入奇灵界,回到现实的时候,也还是会出现在这附近,更何况,他也想弄清楚,眼前之人为何要假扮成魈来骗自己的甘雨妈妈前来。

小家伙也不客气,拿着干粮便吃了起来,他也并害怕食物有问题,毕竟对方想要杀自己的早就杀了,二来……自己的【毒素抗性】,在这三年被托尔的“训练”下,已经高达21级,寻常的毒素,也奈何不了自己。

而另一边,魈则盘腿坐在一块光滑的岩石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吃完了干粮,齐麟这才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朝着洞口的方向悄悄走去,谁知,他才刚刚迈出两步,却只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清嗓子的声音。

“你,这是要去哪啊?”果不其然,魈已经睁开了一只眼睛,有些玩味儿的盯着齐麟的背影。

“我……我想去臭臭。”齐麟小脸一红道:“总不能在这里解决吧,到时候洞里面臭烘烘的,你肯定又要发火了。”

“我看起来,就这么容易生气吗?”魈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到了齐麟的面前,冷冷道:“我陪你一起去,你要是敢耍什么小聪明,我就直接打断你的腿。”

说着,魈已经走到了前面,头也不回道:“前面没有亮儿,你给我跟紧点。”

“哦!”齐麟连忙跟了上去。

魈没走出几步,却是忽然觉得手心一软,只见跟在自己身后的齐麟,居然抓住了自己的手。

“你作什么?”魈冷冷道。

“前面太黑了。”齐麟委屈巴巴道:“我怕摔跤。”

当然了,齐麟好歹也是个仙兽,【夜视】在这三年里,也早就已经升到了LV10,虽然在黑暗中不能视物如白昼,但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做,不过是为了降低魈的警戒心而已。

“哼,没用的家伙。”魈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却也并没有将齐麟甩开,只是脚步并没有放慢,让小短腿儿的齐麟,追得有些勉强。

而魈自己,注意力也有些分散。

这小家伙的手,怎么这么柔软,这么暖和?难道也是因为仙兽之体的原因吗?

哼,如此可爱的外表,也不过是麒麟幼崽又来保命的伪装而已,大概也只有托尔那种好骗的家伙,才会轻易上当。

我可没有那么心软,这小崽子,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没做,这位“魈”,自然就是朱雀易容幻化而成,目的当然是为了引起甘雨与魈之间的矛盾。

当然,甘雨和魈,都没有那么蠢,只要稍微沟通一下,朱雀的阴谋,自然就会立刻解开。

因此,绝对不能给他们两人解释的机会。

唯一的办法,就是以魈的形态,当着甘雨的面杀死齐麟,然后再将甘雨引到正牌魈的面前,到那时,甘雨定然会全力出击,魈也不会留后手,两人必然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而朱雀,自然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老实说,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并不算低,到目前为止,都在按照朱雀的预想进行,只不过,她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她手上的麒麟子,可不是一个会任人宰割的小屁孩儿。 而此时,齐麟跟在“魈”的身后,却是在悄悄观着他。

按理来说,如果这个魈是假的,那么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是此人会什么幻术,让自己产生了幻觉,认为他便是魈,可齐麟现在正牵着他的手,说明此人应该是实体。

二来便是此人会变身术或者易容术,变成了魈的样子,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多多少少会有点破绽才对。

齐麟依照着自己记忆中魈的样子,和眼前的魈对比了起来,发色、瞳色、容貌、身材,甚至是身上的服装、饰品,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

等等,忽然,齐麟从后面看到了魈的腋下露出的部分,居然绑着几条绷带!

魈的身上,似乎并么有绷带才对,难道这家伙受了什么伤吗?

便在齐麟疑惑的时候,却是已经被魈带出了山洞,只见山洞之外,是一片茂密葱郁的密林,看来,应该是很久没有人出现在此处了。

“快点解决吧。”魈冷冷地盯着齐麟,面无表情道:“别想耍什么花样,你要是乱跑的话,被这绝云间的狼给叼走,可就要当点心了。”

原来,这里是绝云间吗?

齐麟小脸儿一红,说道:“我……我自然是不敢乱跑的,不过,能不能请你把头扭过去,被别人看着,我……我臭不出来。”

“哼,麻烦。”魈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将脸转了过去:“快点!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他倒是的确不怕齐麟敢逃走,就算他真想跑,也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齐麟连忙跑到了一旁的灌木丛中,一边解开腰带,一边不动声色地取出了口袋里的东西一一那是几枚晶莹剔透的石雕棋子,正是魈出现在麟光棋室的时候,齐麟顺手在棋盘上拿走的。

齐麟将那几枚棋子朝着不同的方向扔了出去。

他的动作很轻,但还是难免发出了一点声音。

“什么声音?”魈的耳朵忽然动了动,但并没有回头,只是问道:“什么东西落在地上了?”

“还能是什么东西?”齐麟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这几天没怎么喝水,肚子里的东西有点干硬,你要是不信,自己来看看?”

“谁要看那种恶心的东西!”魈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怒意:“解决完了就快滚过来!”

“来了来了!”齐麟装模作样地站了起来,嘟囔道:“这种事情也催,就不能让人家痛快点吗?”

“懒人屎尿多。”魈冷哼了一声,也没在意麒麟似乎没有洗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便一半走,一半拖的进入了洞穴之中。

进入洞穴深处后,魈倒是没有再继续闭目养神,而是取出了一枚手指头大小的药丸,扔在了齐麟的手里,冷冷道:“吃了它。”

“这是什么糖豆吗?”齐麟将那药丸在手里搓了搓,笑道:“也忒小气了,居然就给我一颗,你兜里还有吗?”

“这可不是什么糖豆。”魈倒是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淡淡道:“这是安魂丸,你吃了之后,就会陷入沉睡。”

“原来是安眠药啊。”齐麟不以为然道:“我又不想睡觉,吃这玩意干什么?”

“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没时间看着你,所以你还是多睡一会,对我才比较方便。”魈眯着眼睛道:“放心,吃不死人的。”

齐麟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人不会现在杀了自己,但他还是嘴贱地问道:“我要是不吃呢?”

“那我就亲手把你揍晕过去。”魈掰了掰拳头,皱眉道:“那样的话,你可能就要多睡一会儿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吃就是了。”齐麟皱眉道:“你这小哥哥怎么这么凶,小心以后讨不着媳妇儿!”

“我讨媳妇儿作甚,我又不是……”魈话说到一半,似乎意识到了失言,连忙道:“少废话,快吃了!”

“是是是!”齐麟直接将药丸吞进了肚子里。

“张开嘴让我看看。”魈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

“啊~”齐麟张开嘴巴,还朝着魈吐了吐舌头,道:“酸不溜秋的,一点也不好吃!”

味道形容的不错,看来的确是吃下去了。

魈刚刚点了点头,却只见齐麟的身体微微一晃,双眼一闭,便直接躺在了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哼,果然只是小孩子,这么弱的药效,居然都抵挡不住。”魈上前两步,用脚尖轻轻踢了他小家伙,见他没有反应,他这才松了口气,喃喃自语道:“终于能稍微休息一下了。”

只见“魈”将一只手伸进了领口,将几条绷带给抽了出来,紧接着,“他”那原本平坦的胸口,却是忽然如图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

“呼……”

魈的声音,此时也变成了清脆的女声,在齐麟入睡后,她这才能暂时回复朱雀的身份:“我果然还是很讨厌易容成男人,光是这裹胸布,就麻烦得要死……可恶,居然流了这么多的汗!”

朱雀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睡着的齐麟,眼神却是有些复杂,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齐麟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了一旁稍微柔软一些的草堆之上。

她在心中暗暗自语道:“我这可不是心软,只不过你也活不了多久,至少要你在死之前,能够稍微舒服一点吧。”

安顿好齐麟之后,朱雀这才转过身去,朝着山洞外走去。

朱雀前脚刚刚离开,却只见原本睡着的齐麟,却是不紧不慢地伸了个懒腰,从草堆上坐了起来。

“当我21级的【毒素抗性】是白给的吗?靠这玩意儿就想让我睡着?”齐麟站起身来,四处看了看,这才小心翼翼地朝着洞穴外走去。

虽然他已经在洞穴外留下了线索,但是能不能被发现,还要另说。

现在朱雀以为自己已经睡着,正是可以逃离此地的好机会,无论如何,要先找到甘雨妈妈,如果知道自己被掳走的话,她现在绝对已经着急死了。

“咦,这是?”齐麟刚刚走出两步,却只见自己的脚底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长长的绷带。

绷带吗?

齐麟将那条绷带拿了起来,上下检查了一番,似乎正是刚才魈绑在自己身上的那一条。

可按理来说,绷带这种东西,一般应该都是用来绑伤口的,可是这绷带洁白如雪,根本一点血迹都看不到。

绑了个寂寞?

再说了,魈本身便是仙人之体,哪有这么容易受伤,就算受伤了,恐怕也无法用人类的方法进行疗伤才对。

手中的绷带,似乎还带着一丝温度,齐麟下意识地将绷带放在了鼻子旁边,轻轻地闻了闻。

此时的齐麟,《嗅觉强化》已经提升到了LV7,虽然还没有到狗鼻子的嗅觉那么夸张,但还是可以从味道之中,分析出一些信息。

绷带有些微湿,闻起来应该是汗水的味道,但是并不难闻,反而有一股淡淡的体香味儿。

男人的体香味吗?

此时的齐麟,还不知道魈的真身是女人,不禁皱了皱眉头,将绷带随意塞入了口袋中。然后便继续朝着洞穴外摸索而去。

因为之前刚刚离开过一次洞穴,所以这一次的齐麟,自然是轻轻松松地便离开了洞穴。

虽然齐麟很想大声呼喊,试一试有没有猎户或者樵夫在附近,能够将自己带出去,但是考虑到魈可能也在附近,所以他还是选择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因为树林过于茂密的原因,甚至连阳光都看不太清楚,无法用来辨认方向。

“空想造物,指南针!”

【消耗500点本源之力(剩余:1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