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48章

作者:衔尾之蛇

“护法什么叉啊?”

“算了……”齐麟的脸上出现了几条黑线,无奈道:“大爷,您凉快儿吧。”

便在齐麟即将转身离去的时候,那老翁却是忽然开口道:“你要找的,莫非是那个少年仙人,护法夜叉啊?”

“对对对!”齐麟连忙转过头:“您知道他在何处吗?”

“不知道。”老翁若无其事地说道。

“好吧……”齐麟刚刚燃起的希望,又再一次被熄灭。

“我虽然不知道他在何处,但是却可以找到他。”老翁从岩石下跳了下来,轻声一笑道:“你若是能跟得上我,便能找到他。”

说罢,那老翁也不等齐麟回答,迈开了两条比齐麟长不了多少的小短腿儿,便朝着森林深处移动了起来。

他个头不高,但速度却极快,齐麟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便跟了上去。

“等……等等我!”

…………

与此同时,在绝云间的一处山峰之上,一头浑身冒着黑色烟气的人影,正在仓皇失措地逃窜着,便在此时,半空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清啸,只见一位墨绿色短发的少年,却是手持长枪,从天而降,一枪便刺入了那人影的小腹,将其狠狠地钉在了地面之上。

“无处可逃。”少年冷冷地盯着脚下的黑影,淡淡道:“速速受死。”

“咳咳……哈哈!”谁知,那黑影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我有何罪,为何杀我!”

少年微微眯起了双眼:“魔神残渣,侵扰众生,不可饶恕。”

“哈哈哈!”那名为“魔神残渣”的黑影,发出了尖利的笑声:“魈!你当年犯下的业障罪行,诸多杀业,百倍千倍于我,凭什么你便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执行正义的利刃,而我……”

“飒!”

没等那魔神残渣将话说完,魈却是已经将长枪刺入了他的胸口,那黑影的身体一阵抽搐,顷刻间便化作了无数灰黑色的气息,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这位,自然便是正牌的魈,身为护法夜叉,他的任务与使命,便是与这些上古魔神遗留的碎片“魔神残渣”进行无休无止的战斗。

“呃……”

有一部分没有消散的黑气,却是缠绕着魈的身体,缓缓渗入了他的皮肤,而少年仙人,则是紧咬牙关,忍耐着不发出痛苦的悲鸣。

便在这时,他的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一股刺骨的寒气。

“是谁!”

魈连忙转身看去,却只见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位容貌出尘的蓝发女子。

“是你……”魈微微皱了皱眉头:“甘雨,你不留在璃月港,来到这绝云间作甚?”

“魈,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做过什么惹怒过你的事情,”只见甘雨二话不说,直接举起了阿莫斯之弓,对准了魈,声音冰冷道:“但是,请你将我的儿子还给我。” “你的儿子?”魈微微歪了歪脑袋,淡淡道:“你说的,莫非是那位所谓的‘天降麟子’?”

“没错。”甘雨点了点头,道:“璃月港中的居民,亲眼看着你带着萌萌离开,而且……你还重伤了前来寻找萌萌的四名星宿成员,他们亲口告诉我,孩子在你手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魈转过头身去,准备离开,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没有抢走你的孩子,也没有这么做的动机,以你的聪慧,应该不难猜出,这里面应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咻!”

便在此时,一支燃烧着冰元素的箭矢,直接从魈的身后袭来,掠过了他的脸颊,旋转的箭矢,朝着远方的山脉疾驰而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一座孤峰的山头,居然被箭矢射出了一道月牙形的缺口,冰冷的寒气,凝结了缺口的边缘,散发出了阵阵的寒气。

“不愧是你,即使和人类生活了这么久,实力也没有丝毫退步,甚至比之以往更加精进。”魈这才缓缓地转过了头,金色的瞳孔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对象吧。”

“你的力量,我自然明白,不过,我现在只能相信我所拥有的情报。”甘雨没有丝毫退让,毅然决然道:“这一箭,只是警告,如果不将孩子交还给我,下一箭,就绝对不会射偏了。”

其实,以甘雨的冷静沉着,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魈会做出这种事情,可一来目前人证俱全,二来,则是因为甘雨救子心切,因此才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举动。

“呵呵……”

谁知,魈只是发出了一声冷笑,他的身上,也开始散发出了一层躁动不安的黑气:“也好,我也很久没有和旗鼓相当的对手打上一场了,既然如此执着,我就先打倒你,让你好好冷静一下吧。”

也许是因为被刚刚消灭的魔神残渣的邪气所影响,连一向稳重的魈,此时也燃起了强烈的战意。

“靖妖……傩舞!”

一股青蓝色的灵气,在魈的手心之中凝聚成了一张形貌恐怖的夜叉面具,紧接着,魈却是直接将面具戴在了自己清秀的脸颊之上。

而在戴上了夜叉面具后,魈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妖异了许多。

亦正亦邪的气息,另甘雨不禁微微皱眉,她心里知道,戴上夜叉面具,也就代表着魈准备认真地应对即将而来的战斗。

现在,已经无路可退!

三支冰霜箭矢,直接朝着魈的方向疾射而去,只见魈直接化作了一道绿光,手中长枪挥舞如风,瞬间将三根冰箭劈成碎片。

眼见魈的枪头就要刺入甘雨的胸口,却只见甘雨用阿莫斯之弓夹住枪头,一层冰块迅速冻住了魈的长枪,便在这时,甘雨直接放开长弓,一掌打在了魈的胸口之上。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魈的身体直接被击飞了出去,一直飞到了山峰的边缘,魈临危不惧,立刻用长枪插在了地面之上,身体依靠枪杆转了一个圈,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之上。

可魈刚站稳脚跟,又是三支箭矢齐射而来,魈连忙舞动长枪,打断了其中两支,但还是有一支冰箭,划破了他的肩膀。

鲜血,沿着魈的肩头缓缓流出,恐怖的夜叉面具下,却是发出了淡淡的笑声:“甘雨,你果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强……”

“魈!”甘雨的阿莫斯之弓,已经凝聚出了下一根冰箭,她眉头紧皱道:“我不想伤害任何人,请你……将萌萌还给我。”

“多说无益。”

只见魈忽然一脚弹出,将手中的长枪,直接踢到了半空之中,甘雨连忙抬头望去,魈的身影,已经如同疾风一般,一跃到了半空之中,单手握住了长枪,直接变朝着下方的甘雨猛刺而去。

魈的身体,环绕着一阵强烈的飓风,还未攻击而下,便已经卷起四周的碎石与落叶。

这正是魈的得意技能,利用风力,而刺出的从天而降的枪法!

而面对着如此猛烈的攻击,甘雨不仅没有丝毫躲闪,反而朝着上空举起了阿莫斯之弓,身边环绕着一层层冰霜寒气。

只听半空中传出了一阵闷响,冰元素与风元素的撞击,居然形成了一阵剧烈的暴风雪,无数冰晶,夹杂在风中,肆意飘离,看上去颇为壮观。

“咳!”

站在原地的甘雨,不禁咳出了一口鲜血,而不远处,落在地面上的魈,右腿和左臂,已经完全被冰霜所包裹。

“继续这样战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甚至会损伤你千年的导航。”魈冷冷道:“为了区区一个领养的孩子,真的值得吗?”

“值得……”甘雨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神坚定地说道:“死也值得。”

“那好。”魈听罢,再一次握紧了手中的长枪:“那我就……”

“甘雨妈妈!”

便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

甘雨心中一惊,完全顾不上面前杀气腾腾的魈,直接转过身去,只见自己心心念念的齐麟,居然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此时的齐麟,因为跟着刚才的那位奇怪的老翁长途跋涉,此时已经变得疲倦无比,但是看到甘雨后,他的身体却是立刻充满了力量,直接朝着甘雨便奔跑了过去。

至于甘雨,更是直接扔下了被当作凝光当作神器一般的阿莫斯之弓,上前两步,便将齐麟抱在了怀中。

“你没事吗?”甘雨立刻上上下下将齐麟的身体摸了一遍:“有没有哪里受伤。”

“没有,我好得很!”齐麟顾不上和甘雨妈妈亲热,连忙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再打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果然是误会吗?”

似乎是得知误会已经解除,魈脸上的夜叉面具也瞬间消散,露出了微微皱着眉头的脸颊:“所以,能不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经过了一连串的解释后,齐麟这才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甘雨和魈,从开始的时候怎么被伪装成魈的朱雀绑架,朱雀如何将前来营救自己的星宿成员打伤,一直到自己跟着一位奇怪的老翁找到了两人。

当然,齐麟省略了将朱雀带到奇灵界中的事情,只是说朱雀在重伤了星宿的四位成员后也受了些伤势,自然趁她伤重晕倒的时候,这才跑了出来。

听完了齐麟的话,魈却是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说的那位伪装成我模样的朱姓女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啊……”齐麟回想了起来:“是一位银色头发,红色眼睛的漂亮大姐姐。”

“有多漂亮?”甘雨忽然插口道。

“比甘雨妈妈要差一点。”齐麟非常确定地说道:“而去,脾气也非常暴躁,动不动就凶我。”

“原来……是她吗?”魈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喃喃道:“的确,是像她会做出来的事情。”

“你难道认识那个人吗?”甘雨连忙问道:“为什么好像很了解她的样子?”

“你果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摇了摇头道:“也罢,既然此事已经真相大白,你我之间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吧。”

“等一下!”甘雨一脸疑惑地问道:“莫非,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魈淡淡道:“我的确认识她,她也算是我的一位故人,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而已,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解决就是了。”

甘雨心里知道,魈决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改变,他既然不想告诉自己,那自己就绝对别想多知道哪怕半个字。

“不过……”甘雨还是低了低头,一脸歉意道:“贸然出手,的确是我的不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表达我的歉意。”

虽然两人之间的战斗被及时制止,但魈的身上还是挂了彩,这也多亏了魈本身实力强大,若是换了寻常人,和甘雨这样打上一场,怕是连被道歉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必。”魈面无表情的说道:“此事你也是受骗者,再说,区区小伤……根本不值一提。”

话虽然这么说,但魈还是不禁皱了皱眉头。

身上刚才被冰霜覆盖的地方,现在还残留着刺骨的寒气,虽然自己和甘雨同样是拥有数千年修为的仙人,可麒麟血脉果然非比寻常,若是以命相博,魈也没有十足的胜算。

“甘雨妈妈,我肚子好饿。”齐麟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撒娇道:“我想吃杏仁豆腐,你做给我吃好不好?”

“你啊,还真是个小馋猫。”甘雨温柔地点了点齐麟的额头,苦笑道:“不过,这荒郊野岭的,到哪里去给你做杏仁豆腐呢?”

谁知,一旁的魈却是忽然开口道:“奥藏山的留云借风真君最为贪食,在她的仙府前,便可以寻到厨具与食材,寻常人若是想要拜见她,就是以此烹饪的。”

留云借风真君?看来她不仅仅是“擅长聊天真君”,还是“混吃混喝真君”啊。

“对了!留云真君的仙府,的确离此处不远。”甘雨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这些年来我一直想要带着萌萌前来拜见,如今,正好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留云借风真君?”齐麟明知故问道:“就是那位扶养过甘雨妈妈的仙人吗?”

“没错。”甘雨将齐麟抱在怀中,微笑道:“她若是见了你,绝对会很高兴的。正好,我也可以做几道菜,来孝敬她老人家。”

此时的甘雨,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如带上魈哥哥一起去吧。”齐麟朝着一旁的魈招了招手:“甘雨妈妈可是很少下厨的,她的素菜可是一绝……尤其是杏仁豆腐!”

还好杏仁豆腐是素菜,不然甘雨还未必会做呢。

“萌萌……”甘雨表情有些尴尬道:“魈喜欢清净,你就别为难他了。”

“那个……”谁知,魈却是装作若无其事地看了魈一眼,说道:“我并非如此离群索居,正好,我也许久未曾拜会留云借风真君,不如同去好了。”

“当然可以。”甘雨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心中暗暗道:

看来,果然是因为自己的崽儿太可爱了,连魈这种孤僻的仙人,都想多陪在他身边一会儿。

如果能为魈做几道菜,也多多少少能够弥补一下自己的冲动。

便在这时,一旁的地面之上,忽然产生了一丝裂痕,只见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却是忽然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正是擅长土遁之法的星宿成员一一虚日鼠。

“甘雨大人!麒麟子!”虚日鼠见到两人,立刻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但转脸看到魈的时候,却又马上露出了惧怕的表情:“是……是你!”

“虚日鼠,不必害怕。”甘雨连忙安慰道:“刚才与你们战斗的,不过是假扮的魈,现在的魈,才是真正的护法夜叉。”

“原来如此。”虚日鼠这才松了口气,只见她一脸欣慰地说道:“房日兔、星日马、昴日鸡都已经被凝光大人派来的医疗人员带走,我的伤势不重,因此决定留下来收集情报,没想到,麒麟子居然已经被救下,实在是太好了!”

“谢谢你!”齐麟也朝着虚日鼠甜甜的一笑:“戴面具的大姐姐。”

“不……不用谢!”虚日鼠小脸一红,脸上却是露出了有些崇拜的表情:“这是凝光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更何况,能够救出麒麟子,也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毕竟,虚日鼠可以《璃月千年》的死忠粉,而面前的齐麟,正是《璃月千年》的缔造者之一。

这感觉,就好像是《黑暗之魂》的粉丝遇到的宫崎英高,《合金装备》的粉丝遇到了小岛秀夫的感觉一样。

“那个……”虚日鼠忽然露出了有些害羞的表情:“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希望麒麟子能够成全!”

“当然可以。”齐麟点头道。

“其实……我是《璃月千年》的忠实粉丝!”虚日鼠鼓起勇气说道:“所以,能不能请麒麟子,设计出一颗‘虚日鼠’的棋子,我绝对会珍藏一辈子的!”

因为《璃月千年》的热卖,凝光已经公布了后续的制作计划,其中自然也包括重头戏,那边是推出拥有各种不同能力的精美棋子。

“虚日鼠吗?”齐麟日有所思地说道:“这是个不错的点子,我答应你了。”

虚日鼠本来只是想能够拥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棋子用来收藏,可她却完全没想到,日后在《璃月千年》中,出现了拥有“遁地”特性的“虚日鼠”棋子,因为玩法有趣大受好评,甚至还连带推出了一整套二十八星宿的棋子。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还有一件事,需要麻烦你。”甘雨说道:“麻烦你回去报告凝光与降麟府中的女仆,我需要在此地逗留几日,让她们不必担心。”

“是!”虚日鼠点了点头,身体迅速钻入地底,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甘雨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对了,萌萌,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是一位老大爷带我来的……”齐麟忽然一愣,环视了周围一圈,疑惑道:“奇怪,明明刚才还走在我前面的,那么大一个老大爷呢?”

那个奇怪的老翁,此时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