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58章

作者:衔尾之蛇

“哈哈,好痒啊!”刻晴被皮卡丘们逗得咯咯直笑,黄皮耗子们似乎非常喜欢这个小丫头,舔得舌头都快秃噜皮了。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羡慕被皮卡丘们包围的刻晴,还是该羡慕舔到刻晴的皮卡丘。

因为刻晴也只有三年前曾经去过奇灵界,所以对奇灵界的记忆,也仅仅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清澈见鱼的溪水,以及成群的皮卡丘而已。

当然了,那时的皮卡丘也还不算多,现在的奇灵界,皮卡丘这种“元老级”的奇灵生物,基本上已经烂大街了,如果不是已经构成了比较完整的食物链,这些啮齿动物说不定会占领整个奇灵界。

“刻晴姐姐。”

一直到齐麟走到了刻晴的身后,刻晴才意识到了这位“不速之客”。

“齐麟?你怎么会在这里?”刻晴似乎有些纳闷,但很快便露出了笑容:“不过你来的正好,每次都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玩儿,未免有点太无聊了。”

人在做梦的时候,逻辑也会产生改变,甚至会对一些现实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感到理所当然。

所以,对于进入奇灵界,或者在奇灵界遇到齐麟,刻晴似乎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意思。

“你还记得这里吗?”刻晴坐在溪水旁,双手抱着膝盖,望着溪水中自由自在的游鱼,微笑道:“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到了这个地方。”

“当然记得了。”齐麟顺势坐在了刻晴的身旁,笑道:“那一次,我们可是从群玉阁掉下来,差点就摔成肉酱了。”

刻晴叹了口气,道:“我一直猜不透,那天到底是谁救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那一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你很想去那个地方吗?”齐麟问道。

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不是心心念念地想去奇灵界,刻晴又怎么会梦回此处呢?

“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经常会梦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神秘的地方。”说到这里,刻晴却是露出了苦笑:“我猜,自己现在,应该也是在做梦,这就是所谓的‘清明梦’吧。”

清明梦,指的是在做梦的时候保持清醒,能够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状态。一般来说,只有进行过专门的精神训练,才能够有意识地进入清明梦,刻晴小小年纪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说明她的精神力比起普通人,的确要强大不少。

原来,刻晴这么想再去一次奇灵界吗?

这一点,齐麟倒是从来没有听刻晴说过,以刻晴那要强的性格,自然也不可能将这件事情经常挂在嘴边。

“放心吧。”齐麟思索了片刻,这才开口道:“你一定,还会到达那个世界的。”

“真的吗?”刻晴刚刚问完,却惊讶的发现,刚刚还坐在自己身旁的齐麟,居然已经消失不见了。

“刻晴姐姐……刻晴姐姐……”

紧接着,刻晴却是仿佛听到了从天外传来了的呼唤声,谨记着,自己身处的世界,则开始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刻晴姐姐!”

在齐麟的呼唤声中,刻晴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地说道:“干什么啊,人家睡得正香呢。”

人类对于梦境的记忆力本来就十分有限,有些梦的内容,在醒来后就会被很快遗忘,便在这一会儿,刻晴对刚才梦境里的内容,就仅仅剩下了只鳞片羽的记忆。

“别睡了。”齐麟一脸神秘地对刻晴说道:“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刻晴这时才产生了一丝好奇。

“怎么说呢?”齐麟摸了摸下巴,这才说道:“大概是类似‘秘密基地’一类的地方吧。”

“是男孩子的秘密基地吗?”刻晴一听,立刻便来了兴趣:“那些男生的秘密基地,可是从来都不让女孩子去的。”

大概很多人的童年时期,都拥有过自己的“秘密基地”,它可能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可能是一块荒凉的空地,甚至只是工地里一处被遗忘的沙坑……

虽然简陋,但却是童年最珍贵的记忆之一。

“嗯!”齐麟点了点头:“但是,刻晴姐姐一定要保密,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当然了!”刻晴点了点头道:“我的嘴巴,可是最紧的!”

看着刻晴那即使没有涂唇膏,但也泛着光泽的嘴唇,齐麟的脸蛋儿,却是不禁一红。

这句话,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很不妙啊。

“总之,你先闭上眼睛。”齐麟说道。

“嗯嗯!”刻晴没有半点怀疑,直接闭上了双眼。

“然后,跟着我来。”齐麟牵起了刻晴的手,低声道:“慢一点,一步一步来。”

刻晴虽然很好奇齐麟想要将自己带到何处,但是信守契约精神的她,还是选择了紧闭双眼。

黑暗之中,似乎只剩下了齐麟小手之上的温度。

【空间移动】

齐麟在心中小声发动了技能。

“好了,刻晴姐姐。”齐麟小声说道:“可以睁开眼睛了。”

刻晴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脸上却是露出了无比惊讶的表情,喃喃道:“这……这里是!”

出现在刻晴面前的,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个世界。

“你还记得这里吗?”齐麟站在刻晴的身旁,微笑道:“这里就是三年前,我们曾经去过的那个地方。”

“我……我当然记得!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刻晴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可是,为什么你能带我来到这里?”

刻晴分明记得,自己与齐麟,刚才应该是在留云借风真君的洞府之内,周围都是连绵不绝的山脉,怎么可能走几步路,就来到了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呢?

“等等……难道,我现在还是在做梦吗?”刻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齐麟,你把手给我。”

“诶?”齐麟虽然纳闷,但还是伸出了手:“你要我的手干什么?”

“啊呜!”

只见刻晴二话不说,直接张开了嘴巴,一口碎玉般的小银牙,狠狠地咬在了齐麟白嫩的手腕之上。

“痛痛痛!”

齐麟连忙将手抽了回来,看着手腕上还留着口水的红色牙印,不禁露出了委屈巴巴的表情:“你忽然咬我做什么?”

“我想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刻晴擦了擦嘴角:“一般来说,做梦的话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吗?”

齐麟看着手腕上的“手表”,一脸无语道:“那你倒是咬你自己啊!”

今天你给我咬个手表,等着吧,我以后肯定给你咬个怀表出来。

“咬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刻晴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而是一脸激动地看着四周:“难道说,三年前,也是你带我来到这里的吗?”

“没错。”事到如今,齐麟也没有再继续隐瞒刻晴:“这里的名字,叫作‘奇灵界’,是只有我可以随意进出的世界。”

当然了,魈那种可以随意进入别人梦境的BUG不算!

齐麟与刻晴可以算得上是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知道刻晴的嘴巴很严,比如在七星请仙大典之前就遇到了齐麟这件事,刻晴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告诉任何人。

至于奇灵界,齐麟则已经另有打算,这个由自己掌控的世界,靠自己一个人来建设,未免也有点太辛苦了。早晚,齐麟会将奇灵界公之于世,倒不如先让刻晴进来试试水。

“奇灵界吗?”刻晴喃喃道:“这应该,也是仙兽的力量吧!”

不得不说,成为麒麟最大的好处,不是充沛的灵力、无限的潜力与极长的寿命,而是无论齐麟做出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可以用一句“因为这就是仙兽的力量”来概括过去。

简直比“因为我们是妖精的尾巴”这种台词还要好用。

“不过,这件事一直都是我的秘密。”齐麟再一次强调道:“目前除了你之外,还没有任何人知道。”

“我……我是唯一知道的人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刻晴的心中,却是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窃喜。

果然,我才是齐麟最好的朋友,行秋什么的,还差得远呢!

想到这里,刻晴不禁有些得意地仰起了头,如果她身后有尾巴的话,现在肯定已经摇得跟螺旋桨一样了。

“皮卡皮!”

便在这时,几只皮卡丘,却是从一旁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一脸好奇地看着两人。

因为对齐麟的天生好感度,以及没有见过人类的原因,这些小家伙,和自己三年前的那些“祖宗”们一样,并不害怕齐麟与刻晴。

“是你们!”刻晴当然没有忘记这些“老朋友”,直接抱起了其中一只,二话不说就撸了起来。

而那只皮卡丘似乎也十分受用的样子,丝毫不介意被刻晴上下其手,嘴巴里还不禁发出了舒服的“皮皮”的声音。

是啊,毕竟谁不喜欢被可爱的女孩子撸呢?

与梦境中那些虚幻的感觉不同,现在的奇灵界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似乎是被两人的出现所吸引,越来越多的奇灵生物,也逐渐靠近了过来。而齐麟,则担任起了导游的工作。

刻晴:“那个光头的乌龟叫什么?”

齐麟:“杰尼龟,还有,乌龟不都是光头吗?”

刻晴:“那个尾巴上冒火的壁虎叫什么?”

齐麟:“小火龙,人家是蜥蜴……”

刻晴:“那个绿油油的小家伙叫什么?”

齐麟:“蒜头王八。”

妙蛙种子:“???”

见那只一脸不满的妙蛙种子满脸不满,准备使用飞叶快刀的样子,齐麟连忙改口道:“妙蛙种子!”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一处山峰上,苍炎龙女正居高临下,默默观察着溪边嬉闹玩耍的两个小孩子。

主人……好像又带新的人进来了。

而且看上去,还是雌性。

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呢?

不行,每次主人一进入奇灵界,我就立刻跑过去,会不会显得我太主动了?

主人会不会觉得厌烦呢?

苍炎龙女身后的超级喷火龙Y似乎有些看不过眼,开口道(以下为同声翻译):“大姐头,想去就去呗,说不准一会儿就走了。”

苍炎龙女一听,却是面无表情地说道:“谁说我想去的?”

“你虽然嘴巴上没说,”超级喷火龙Y指了指苍炎龙女的脚下:“但是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你再不去,这座山估计要被你给抠个窟窿出来。”

苍炎龙女低头看去,自己因为心中纠结的原因,龙爪子(相当于人类的脚指头),已经在地面上抠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

“算了。”苍炎龙女摇了摇头,淡淡道:“我们走吧。”

谁知,便在苍炎龙女准备振翅离去的时候,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齐麟的叫喊声:

“苍炎!!”

“啪”的一声,很快啊,只见苍炎龙女一个极速冲刺,直接朝着山下的方向快速冲了过去,坚硬如铁的双翼,划断了不知道多少树木,直接给山头剃了个板寸儿。

原地,只剩下了被灰尘扬的灰头土脸的超级喷火龙Y,一脸无奈的自言自语道:“大姐头……还真是好懂啊。” 而此时,刻晴则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身旁朝着天空高呼的齐麟。

“你在喊什么?”刻晴纳闷道:“苍炎是谁?”

“是……”齐麟迟疑了一下,这才笑道:“是我的朋友。”

“砰!”

话音刚落,只见天空之中忽然掠过了一个身影,还没等两人看清楚,苍炎龙女已然拍打着巨大的翅膀,缓缓落在了齐麟的面前。

“你果然能够听到我的呼唤,”齐麟露出了满意地笑容:“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

“我……”苍炎龙女冷冷道:“我只是恰好路过而已。”

“妖怪!”只见刻晴一个箭步,直接挡在了齐麟的面前,手中利剑已然出鞘,指着苍炎龙女,眉头紧皱道:“你快走,我来拖住她!”

这也不能怪刻晴误会,毕竟,一个长着巨大翅膀,淡青色皮肤,浑身还燃烧着火焰的奇怪女人,的确不像是什么善茬。

“哼……”对待齐麟以外的人,苍炎龙女可没有什么内心,只见她冷哼一声,直接从鼻孔里喷出了一股苍蓝色火焰,瞬间变将刻晴手中的短剑,熔化成了一滩铁水。

“我……我的剑!”刻晴一脸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短剑,自从自己学武以来,这佩剑便一直跟随在她左右,可谓朝夕相处,没想到却被这个奇怪的女人一个喷嚏给打没了。

“别冲动!”齐麟连忙按住了刻晴,解释道:“她就是我说的那位朋友,苍炎。”

“不,主人,我并不是你的朋友。”苍炎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准确来说,我是你的奴仆、宠物、眷属。”

“主人?奴仆?宠物?”刻晴脸蛋儿一红,小脑袋里,不禁浮现出了一些不应该出现在八岁少女脑海中的画面。

“不要说的那么奇怪!”齐麟有些尴尬地说道:“苍炎,其实……我们两个,也不一定要当主仆啦。”

齐麟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并非仅仅是因为苍炎龙女变化成了人形,或者说因为她可以与自己进行交流,他只是单纯的将苍炎龙女放在了与自己平等的位置而已。

否则,齐麟也不会把苍炎龙女散养了。

“容我拒绝。”谁知,苍炎龙女却是摇了摇头,冷冷道:“从你救下我那一刻起,我就已经认定你是我的主人,太过复杂的关系,我无法理解。”

明明口口声声认定齐麟是主人,却又不肯听齐麟的话,这大概就是服从度降低的后果吧。

“好吧。”齐麟无奈地说道:“如果你想的话,我当然也不会拒绝,不过,我其实也不知道身为主人应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