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61章

作者:衔尾之蛇

齐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行秋和刻晴虽然没有出声,但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留云真君!”甘雨的脸蛋儿立刻变得通红,她气呼呼道:“这种事情就不要说了啦!”

“为什么不能说啊。”留云借风真君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聊天技巧有什么问题:“你看,大家不是都很开心吗?”

“没事啦,甘雨妈妈。”齐麟连忙安慰道:“我以前不是也经常尿床吗?”

“你几岁尿的床?”留云借风真君问道。

“一……一岁半吧。”齐麟支支吾吾的答道。

事实上,二世为人,再加上身为仙兽麒麟,他基本没有尿过床,说这种谎话,也只是为了给甘雨妈妈一个面子而已。

“一岁半?太弱了!”留云借风真君得意地双手叉腰道:“我们家甘雨可是一直尿到十四岁,整个璃月的地图都画出来过!”

“别说了别说了!”甘雨已经害羞地将用手捂住了脸:“羞死人了!”

关于尿床的话题,终于在羞愧难当的甘雨一拳打碎了墙壁后,让留云借风真君保证再也不谈论关于自己尿床这件事后,才算勉强结束。

托尔今天为了将这段时间甘雨的工作数据带回月海亭,所以已经回到了璃月港,今夜的奥藏山,只剩下了五个人。

夜深人静,仙府中的明灯,都已经被留云借风真君熄灭,只剩下一块小小的红烛,被五个人围在中间,发出了如豆般的灯火。

在留云借风真君的提议下,大家决定在睡前,每个人都来讲一个鬼故事。

“咳咳,下一个鬼故事,轮到我了。”齐麟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个故事,发生在几十年前的璃月,据说,在璃月港外的深山中,有一处义庄,专门用来停放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

“而这个义庄,是由两个人负责看管的,一位是老师傅,一位是刚刚入行的小徒弟,这天晚上,老师傅第一次带小徒弟去义庄,教他学习规矩,并且告诉他,停在这里的尸体,多半死于非命,因此怨气很深,甚至可能化作僵尸。有一些僵尸,因为法力高深,甚至会变成人类的样子,一定要非常小心。”

“骗……骗人的吧。”行秋强自镇定道:“我可从来没有听过璃月有过什么僵尸!”

“嘘!”刻晴比了一根手指:“别说话,好好听故事。”

不过,她虽然嘴巴上这么说,但身体还是下意识地朝着齐麟靠近了一点。

齐麟继续讲道:“那个小徒弟非常害怕,于是问道,师傅啊,那么我该怎么分辨,哪些是僵尸,哪些是活人呢?”

“老师傅笑道,别害怕,我早有应对之法,这些尸体的脖子上,都被我挂了佛珠,用来镇压邪气,就算真的尸变,只要看到脖子上带佛珠的,那就是僵尸了,说到这里,义庄外面,忽然吹来了一阵阴风,将义庄里的所有灯火都吹灭了。”

话音刚落,仙府中不知道哪里传来了一阵风,居然直接将五人中间的蜡烛给吹灭了。

洞府内瞬间变得一片漆黑,众人全部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齐麟的声音还在继续讲述着:

“老师傅赶紧把油灯点了起来,忽然,小徒弟拍了拍他的后背,幽幽地说道……”

便在这时,五人中间的蜡烛,忽然又亮了起来,只见齐麟装出了一副阴森森的鬼脸,扯着自己脖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佛珠,阴森森地说道:“师傅,是不是这样的佛珠啊!”

“啊啊!!”

“救命啊!”

被齐麟忽然吓了一跳的刻晴和行秋,立刻抱在了一起,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

“瞧你们吓得,”齐麟嘿嘿一笑:“看清楚了,我可不是僵尸!”

“谁让你吓唬我们的!”行秋哆哆嗦嗦道:“然后呢?发生了什么事?”

“对啊对啊。”刻晴虽然害怕,但也非常好奇:“那个小徒弟,难道就是僵尸吗?”

“然后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齐麟耸了耸肩膀到:“故事就到此为止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你们就自己猜好了。”

“不行,快点讲完啦!”行秋晃着齐麟的肩膀:“不听完的话,我今天晚上绝对会睡不着的!”

“可问题是……”齐麟挠了挠脸颊:“我自己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啊。”

不得不说,这种故事说到一半的行为,简直就像写小说到了关键部分的时候,忽然断章一样,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

不过,与刻晴和行秋不同,甘雨和留云借风真君,却似乎压根没有任何反应,脸上都带着淡然的笑容。

“我说……”齐麟似乎有些失望:“你们两个一点都不害怕吗?”

“僵尸吗?”留云借风真君笑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活的僵尸了。”

哪有僵尸是活的啦!

甘雨微笑笑道:“僵尸有什么好怕的?曾经有一位魔神,最擅长召唤僵尸作战,我曾一口气歼灭过数千僵尸组成的亡灵军队哦。”

甘雨轻描淡写地样子,好像解决的不是僵尸大军,而是一块午餐后的糕点。

“哈欠……就今天就到这里吧。”齐麟打了个哈欠,有些困倦道:“我就知道,哪有鬼故事能够吓到你们两个几千岁的仙人啊,我要去睡觉了。”

齐麟刚站起身,两只袖子却是同时被扯住,只见刻晴和行秋一左一右,分别拉住了齐麟的手腕,异口同声道:“和我一起睡!”

“怎么了?”刻晴强笑道:“行秋少爷,莫不是害怕了?”

“是你害怕才对吧。”行秋不甘示弱道:“明明年纪比我大这么多,胆子还这么小。”

刻晴反驳道:“我……我只是很久没有和齐麟一起睡了而已!”

被两个丫头互相拉扯的齐麟,朝着甘雨露出了求助的眼神:“甘雨妈妈……”

“没办法。”甘雨苦笑道:“既然如此,今天萌萌就让给你们好了,你们就一起睡吧。” 不带这么卖儿子的啊,甘雨妈妈!

看着齐麟那委屈巴巴的小脸蛋儿,甘雨的心中虽然有些无奈,但她还是安慰自己,萌萌,这些都是为了让你和刻晴与行秋搞好关系,早日完成壮大麒麟一族的使命!

夜深人静。

虽然洞府经过留云借风真君的精心设计,即使是在炎热的夏季,也能保证通风凉爽,但此时的齐麟,却是睡得满脑门儿都是汗水。

只见刻晴和行秋,一左一右,都紧紧地抱着齐麟的胳膊。刻晴毕竟年纪稍长,胆子也要大上不少,听故事的时候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很快便忘到了九霄云外,早就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可行秋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丝毫没有半点睡意。

显然,对于小丫头来说,刚才的鬼故事,还是有点太恐怖了。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会浮现出一只面容腐烂的僵尸,朝着自己露出恐怖笑容的样子。

不知道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因为睡觉前多喝了一杯水,行秋却是忽然感觉有些憋得慌。。

留云借风真君一向喜欢干净,因此将洗手间建在了洞府的外面,而且还自己设计出了一套自动清洁系统。

老实说,使用过后的感觉还不错,连齐麟都不禁佩服留云借风真君的制造手艺。

虽然他一直很疑惑……仙人难道也要上厕所吗?

“好难受……”行秋想要忍住,可是越忍,那股感觉就变得更加强烈。

“齐麟……”纠结了一会儿后,行秋这才轻轻地戳了戳齐麟的脸颊,小声道:“醒醒!快醒醒!”

“怎……怎么了?”齐麟有些迷迷糊糊地半睁开了眼睛,纳闷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

行秋害羞道:“我想……出小恭。”

“啥意思?”齐麟一时间没有听明白。

“就是……嘘嘘啦!”行秋轻轻地锤了一下齐麟的肩膀,面红耳赤道:“讨厌讨厌讨厌!一定要我把那两个字说出口吗?”

行秋从小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家规甚严,说话当然要含蓄一点。

“那你去啊。”齐麟皱了皱眉头:“难道要我帮你吗?”

“我……我害怕!”行秋终于拉下了面子,咬着嘴唇道:“陪我去好不好。”

齐麟一听,心中却是一阵无奈,早知道就不给小孩子讲这种故事了。

既然是自己惹的祸,自己当然要承担责任,齐麟小心翼翼地将手从刻晴的怀里抽了出来,小声道:“嗯,走吧。”

刚刚下床,齐麟便忽然觉得手心一暖,只见行秋已经不动声色地拉住了自己的手。

齐麟不禁面露苦笑,也没说什么,便拉着行秋,直接走出了洞府。

夜里的温度,毕竟要比白天低上一些。

一阵夜风吹过,让行秋不禁冷得缩了缩肩膀。

“冷么?”齐麟问道。

“有点。”行秋低声道:“没事,我可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齐麟已经将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微笑道:“这样应该会好点。”

感受着衣服上的体温,行秋心中也漫出了一阵暖意:“可是,你不冷吗?”

“没关系,我可是仙兽啊……啊嚏!”话说到一半,齐麟却是忽然打了个喷嚏。

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愣,少顷,却是都笑出了声。

“簌簌!”

便在这时,远处的树丛中,却是忽然发出了一阵声音,吓得行秋立刻握紧了齐麟的手,蹙眉道:“什么声音?”

“别一惊一乍的。”齐麟安慰道:“应该只是野兔之类的小动物而已。”

行秋却是摇了摇头,面色发青地问道:“你说,会不会是僵尸啊?”

“哈哈!这世上哪有什么僵尸啊,故事里只是骗人的而已。”齐麟不禁笑道:“再说了,这里可是留云借风真君的地界,又有护法夜叉坐镇,怎么可能会有僵尸呢?”

“也……也对!”行秋一听,胆子也大了一些,喃喃自语道:“不会有僵尸的!”

“不过……”齐麟忽然露出了坏笑:“也有可能是丘丘人哦。”

“过分!”行秋轻轻捏了一下齐麟的手指,脸蛋儿气得鼓鼓的:“我都怕成这样了,你还吓唬我!”

“行了,快去吧。”齐麟指了指不远处的厕所,笑道:“我都快困死了。”

“那你待在这儿等我!”行秋原地跺了跺脚:“可别一个人走了。”

“好好好。”齐麟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点头道:“你快去吧,我就在这里,不会随意走动的。”

等等,这句话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得到了齐麟的保证,行秋这才鼓起了勇气,打开了厕所的门。

厕所的面积不小,而且上方并没有天花板,抬起头,便可以看见满是繁星的夜空。

用留云借风真君的话来说,这就是“仙人的雅趣”。

不过,现在的行秋可没有观赏夜空的雅兴,她刚刚关上门,就立刻问道:“齐麟,你还在不在?”

“在哦。”

“现在还在吗?”

“在,你就放心吧。”

齐麟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因为晚上不敢一个人上厕所,所以让家人在厕所门外等着自己,还要一次一次确认他们在不在的事情。

看来,就算在不同的世界,有些习惯也还是相通的。

行秋一边不断确认着齐麟在不在,一边不断安慰着自己。

别害怕,怎么可能会有僵尸呢?这不是吓唬小孩子的故事……

便在行秋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时候,一串玉珠碰撞的声音,却是忽然从上方传来。

行秋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却在刹那间,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住了一般。

只见一张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的脸,从厕所的“天窗”外探了出来,两只无神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而那家伙的脖子上……正挂着一串玉白色的佛珠。

“僵尸啊!”

被吓得失魂落魄的行秋,想都没想,直接推门从厕所里逃了出来,一把扑在了齐麟的怀中,声音颤抖道:“里……里面有僵尸!” “冷静点!”

齐麟连忙安抚住了行秋,道:“厕所里怎么可能有僵尸呢?”

“不信的话你自己去看嘛!”行秋吓得眼角都流出了泪水:“那个僵尸就趴在上面,直勾勾地盯着我,和你说的故事一样,脖子上还挂着佛珠呢!”

“故事里都是骗人的。”齐麟苦笑道:“走,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说着,齐麟便拉着行秋的手,直接走进了厕所。

只见天窗外的夜空一览无余,又哪有什么“僵尸”的影子。

“你看,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齐麟耸肩道:“我看啊,你是自己在吓自己。”

“怎么会?”行秋皱眉道:“它刚才明明就在上面,偷……偷看我。”

齐麟挠了挠后脑勺,猜测道:“说不定啊,只是你的幻觉而已。”

哪有僵尸会扒着厕所偷看小女孩儿嘘嘘啊?

又不是某韩国电影里的混账校长。

“难道……真的是我的幻觉吗?”行秋似乎也对刚才看到的画面产生了质疑。

“好啦,你快点解决完,我们就回去睡觉吧。”齐麟打了个哈欠:“不用关门了,我就背对着你,这样你总不会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