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90章

作者:衔尾之蛇

“谢谢你,大英雄!”一个男子连忙跑了过来,将小女孩儿抱在了怀中,露出了心有余悸的笑容:“小艾咪,你没事就好,可吓死爸爸了!”

小艾咪?

这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

不过,还没等齐麟反应过来,周围的蒙德居民们,却是纷纷围了上来,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尊敬的表情。

“谢谢你啊!你拯救了蒙德!”

“真是厉害啊!居然一个人就解决了魔龙!”

“能不能摘下面具,让我们瞻仰一下您的尊容呢?” 【获得450点信仰值】

【获得500点信仰值】

【获得600点信仰值】

…………

无数的欢呼声,伴随着着获得信仰值的提示音,充斥在齐麟的脑海之中。

当然,齐麟不可能真的摘下脸上的面具。

倒是不因为牛战士从来不摘下做自己的面具的原则。

也不是因为做自己假面骑士头盔一样的面具不好摘下来。

而是因为,只要把面具摘下来,做自己的《靖妖傩舞》就会瞬间解除。

齐麟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然,光是风魔龙去了哪里这件事,自己就无法解释。

“在下……龙骑!”齐麟伸出了食指和中指,朝着众人轻轻一挥:“只是一位路过的假面骑士而已,再见!”

说罢,齐麟便直接使用【空间移动】,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甚至连龙骑士的“坐骑”,也已经消失不见。

两头巨龙,以及消灭了风魔龙,拯救了蒙德城的英雄“龙骑”,全部都消失不见,仿佛是一场梦一般。

如果不是周围一片狼藉的断壁残垣,恐怕还有人不相信,风魔龙已经被击退的现实。

“爸爸!”而被爸爸抱在怀里的小艾咪,这是睁大了双眼,喃喃道:“刚才那个大哥哥,说我是公主耶!”

“当然,”爸爸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脑袋:“我们的小艾咪,可是最可爱的小公主哦。”

齐麟当然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却在一个小女孩儿的心里,深深地埋下了一颗种子。

……

不过,便在这几乎整个蒙德城的居民都在欢呼雀跃的时候,却有人正在暗自垂泪。

琴被淹埋的废墟前,芙蕾德莉卡驻足在此。

“你知道吗?妈妈刚才救了很多人,可是……我却唯独没有救下你。”

“我明明知道你每次都会在这里哭泣,哪怕有一次,我来到你面前,安慰你一下,也许……你就不会继续躲在这里了。”

“我不会再逼你练习剑术,不会再逼你学习礼仪与诗文,不会再没收你的小说,不会再……回来吧,我的琴,我的女儿……妈妈不会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只要……你能回到我身边……”

说到这里,芙蕾德莉卡已经泣不成声,她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在女儿活着的时候,把心里的话告诉她。

“妈妈,你……说的是真的吗?”

便在这时,芙蕾德莉卡的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有些诧异的声音。

“当然是真的……诶?”芙蕾德莉卡这时才反应了过来,立刻转过了身,至今自己的大女儿,此时正毫发无伤地站在自己的身后。

似乎是害怕眼前出现的琴只是自己因为思念成疾而产生的幻影一般,芙蕾德莉卡连忙冲上前去,将女儿抱在怀中,甚至连掉了一只的高跟鞋,都没有在意。

直到感受到了怀中少女的温度,芙蕾德莉卡这才完全没有绷住,“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不仅仅是琴,连周围的西风骑士,都不禁露出了惊讶地表情。

毕竟,这位西风骑士团的队长,古恩希尔德家族的天之娇女,平时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此时,却如同一个小女孩儿一般,放声哭泣了起来。

“妈妈……先别哭了。”反倒是少年老成的琴,留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大家都看着呢。”

“我今天就是要好好哭一场!”芙蕾德莉卡抬起了头,朝着四周喝道:“看什么看!你们的事情都做完了吗?”

那些西风骑士一听,立刻如同被狮子吼过一般,一个一个,连忙匆匆走开,一刻都不敢停留,生怕惹了这位如同雌狮子一样的女人。

“琴,芙蕾……”安顿好了芭芭拉的西蒙,这时才寻找到了自己的妻女,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上前两步,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孩中的两个,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没事了,都没事了。”西蒙轻声安慰着。

“西蒙,是我以前太严格了。”芙蕾德莉卡的脸色微微一红:“也许你说的没错,琴的确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力,琴……告诉妈妈,你想做什么,我不会再强迫你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了。”

琴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不假思索地说道:“我想成为像妈妈一样,守护蒙德的骑士!”

芙蕾德莉卡微微一愣,旋即笑道:“不愧是我的女儿,西蒙,这下……你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算我输给你们母女了,”西蒙苦笑一声:“走吧,我们去接芭芭拉。你们两个,先把脸擦干净吧,别让她担心。”

说话间,西蒙从口袋中取出了一条白色的手帕,顺便带出了一个已经被揉皱的纸团,落在了地面上。

“那是什么?”芙蕾德莉卡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西蒙楼主了妻子的肩膀:“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说着,一家三口已经离开。

芙蕾德莉卡小声问道:“对了,琴,你是怎么从落石逃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你就站在我面前。”琴摇了摇头,微微皱眉道:“可能,是那个银发的男孩儿救了我吧。”

芙蕾德莉卡点了点头道:“以后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不过,年纪轻轻剑术就如此高超,这样的孩子,应该不难找才对。”

而与此同时,那个她口中“不难找”的男孩儿,缓缓从旁边的墙壁后走了出来,正是他在刚才,将奇灵界中的琴传送了回来。

齐麟捡起了西蒙口袋中掉落出的纸团,有些好奇地展开,却是不禁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似乎不小心改变历史了呢。”

只见那皱巴巴的纸张,赫然是一份离婚协议书,西蒙·佩奇已经在上面签好了名字。

“这样也好。”齐麟耸了耸肩膀,手中升起了一阵火焰,将那纸团直接烧成了灰烬,自言自语道:“琴姐姐,这就算是我送你的礼物吧。” 于是,这场肆虐蒙德城的龙灾,便这样提前十三年结束了。

没有人知道,打败了风魔龙特瓦林的那位头戴面具,手持长枪,骑龙而战的男子到底是谁,他仿佛是上天派来拯救蒙德的使者,在龙灾出现时降临,将龙灾解除后消失,只留下了一个完全不像是名字的名字:

龙骑。

与其说这是名字,到更不说,这更是一个形容词,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便将他骑龙而战的英姿,描绘得淋漓尽致。

当然,龙骑的出现,在不久之后,也引起了很长一段时间点的讨论。

有人坚持,龙骑是受到风神巴巴托斯的召唤而前来与风魔龙战斗的。

比如西风教会。

也有人认为,龙骑是当年的伟大骑士光之狮艾伦德林与幼狼鲁斯坦的英灵化身。

比如西风骑士团。

当然,也有人觉得,龙骑突然降临,只不过是为了打败风魔龙,取悦他深爱的风神巴巴托斯而已。

比如那些流连于蒙德的大小酒馆,靠编撰诗歌故事来谋生的吟游诗人。

虽然前两个版本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但第三个说法,则一直被不少浪漫的蒙德少女坚信不疑。

……

而此时,在蒙德城外的一座山崖之上,一位金发长辫的少年,正默默地注视着远方那座刚刚被侵袭的城市。少年的身边,矗立着一台巨大的人形机械。

这是“遗迹守卫”,据说是已经覆灭的过度,留下的战争机械,因为制作与控制的方法已经失传,所以只要有人靠近,它就会展开无差别的攻击。

可奇怪的是,这台遗迹守卫,在少年的身旁,却十分乖巧,仿佛一个大号的玩具一样。

事实上,提瓦特大陆也的确有一遗迹守卫为原型制作的玩具,名为“独眼小宝”,在至冬国尤其畅销。

忽然,一个身影在他身后闪烁而出,只见一个身材矮小,头戴面具,身披蓝袍,手持法杖的神秘生物,出现在了少年的身后,微微行了个礼,用如同回音般的声音说道:“殿下,将东风之龙转化为战争兵器的计划,失败了……”

这神秘生物的名字,叫作“深渊法师”,隶属于名为“深渊教团”的神秘组织,他们即使没有神之眼,也可以通过一种凝聚着魔力的神奇树枝来使用元素之力。

“特瓦林被打败了?”少年回头了头,他的容貌虽然非常俊秀,但脸上的表情,却如同寒霜一般。

“准确来说……是消失了。”深渊法师摇了摇头。

“难道是风神所位吗?”少年微微蹙眉:“为了这条龙?莫非他打算重新戴上神冠吗?”

深渊法师摇了摇头,道:“不,根据探子回报,是一位骑龙男子与特瓦林进行战斗,结果……特瓦林居然凭空消失了。”

“骑龙男子?”少年冷哼一声,道:“也罢,反正这世界上也不止那一条龙,不过,去查清那男子与龙的身份与下落,我们的计划,已经没有多少失误的机会了。”

“遵命,我的殿下!”深渊法师回答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少年忽然开口。

那深渊法师,却似乎已经猜测到了他要说什么,低头回答道:“关于殿下血亲的下落,我们还未找到线索,还请殿下不要着急。”

“哼……”少年冷哼一声,挥手道:“退下吧。”

深渊法师点了点头,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少年也轻轻一跃,跳上了遗迹守卫的肩膀,那巨大的人形机械,立刻在一阵沉重的机扩声中,开始移动了起来。

“我的妹妹啊,只要我们还在同一个时空中……那就总有可以相遇的一天吧。”

…………

另一边,再一次与依诺莎一家告别后,齐麟与托尔,也踏上了归家的旅程。

因为刚才托尔化身的巨龙,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此两人决定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后,才乘龙归往璃月。

“气死了气死了!”托尔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气呼呼地说道:“托尔明明可以打败那条蠢龙的!居然被那个戴面具的家伙给抢了风头!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爬到我头上的?”

“哈哈……”齐麟干笑了两声,说道:“也许只是一位路过的高手而已,不过没关系啦,托尔也出了很多力,比那个大哥哥厉害多了!”

如果托尔知道身边的齐麟就是那个面具男子,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表情呢?

不过,这次齐麟之所以能够打败风魔龙,一方面是因为托尔已经消耗了风魔龙不少的体力,另一方面,则是自己被一股神秘的风元素帮助。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齐麟知道风魔龙的弱点在哪里,若是换成别人,除非是非常厉害的风之翼飞行大师,或者是像甘雨妈妈那种神射手,不然根本别想摸到风魔龙后劲的弱点。

虽然齐麟侥幸将风魔龙收服,但他一时也不敢将它轻易放出来,如果它身上的腐蚀没有被净化的话,鬼知道会发生什么麻烦的事情。

“前面的森林,应该就可以变身了。”齐麟指了指前方:“我们快走吧,别让甘雨妈妈等急了。”

“这才来得未免也太匆忙了。”托尔似乎还有些恋恋不舍:“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把‘草史莱姆奶油炖菜’加进女仆学院的料理课程里!”

那种事情,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然而,便在两人即将进入森林的时候,不知道从何处,忽然出来了一阵微风,只见一位容貌清秀可爱的少年,正站在两人的面前,他穿着如同吟游诗人般的绿衣,此时正

拿着一把竖琴,一边弹奏,一边轻声吟唱着:

风神轻抚竖琴音,迎来巨龙特瓦林。

从此效忠风神侧,友谊成就蒙德明。

高天之龙迎风起,终结魔龙流世毒。

千风流转恶战终,高天之龙眠转醒。

奈何耳灌深渊语,风龙染毒亦渐戾。

侵略蒙德泄悲痛,痛斥风神漠然心。

终迎傩面龙骑士,解除风龙荼毒痛。

百年误会终将消,拨云重闻风神曲。

琴音婉转动听,歌声更是撩人心弦。

一曲唱毕,那绿衣少年这才睁开了双眼,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这首诗歌,两位觉得怎么样?”

“倒是挺好听的。”托尔挠了挠脸颊,疑惑道:“不过唱的什么玩意,完全听不懂。”

倒是托尔身旁的齐麟,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首诗歌,讲述的正是,风神巴巴托斯与高天之龙特瓦林如何相识,共同建立蒙德城,特瓦林又是如何与恶龙杜林战斗,被流毒所感染堕落,被深渊教团控制,化身风魔龙的故事。

当然,最让齐麟惊讶地,则是最后两句,那歌词说的分明就是自己,更别说“傩面”这件事,知道的人本来就非常少。

这副衣着相貌,再加上这份阅历与见识。

这少年的身份,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没关系,好的诗歌,即使听不懂,也可以从歌唱者的曲调中,感受到相应的心情。”那绿衣微微鞠了一个躬,微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蒙德的吟游诗人,温迪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