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雨,这样的妈妈你喜欢吗 第93章

作者:衔尾之蛇

虽然齐麟的真实年龄,并非是三岁的小男孩,但只要是男人,无论年纪有多大,都无法抗拒“合体”的诱惑。

克利普斯点头道:“其实《西风剑术》分为两种,一种是‘幼狼’鲁斯坦创造的,以单手剑施展的剑术,另一种,则是‘光之狮’艾伦德林创造,以单手长剑与双手大剑共同施展的战舞,不过,因为对于力量的要求极高,所以仅有天资极强者可以施展,并非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传承与改进,《西风剑术》已经分裂成了单手剑术和双手剑术。”

克利普斯看着手中的巨剑,不禁叹了口气:“我本来想研究这双持剑术,来弥补没有神之眼的缺陷,所以才找人锻造了这两把长剑,可惜,我终究还是天分不足,无法钻研出双手剑术的极意,这黑白双剑,留在我手里,也只是徒然生尘而已,不如送给你好了。”

“我不能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齐麟虽然精明,但还没有脸皮厚到这种程度:“那把赤龙枪的价值,实在是无法配得上这么贵重的回礼。”

克利普斯摇了摇头,笑道:“这并非赤龙枪的回礼,而是你救下我一对儿女的回礼,他们在我心中的价值,可要比这两把剑贵重得多。”

“爸爸,你真的要把黑白双剑送给他妈?”蒂露可对父亲的这两把宝贝,可是“垂涎已久”,见他要送给旁人,心里自然有些芥蒂:“他……甚至还没有剑高!”

“蒂露可。”克利普斯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我可不想让别人觉得,我们晨曦酒庄吝啬小气,等你们姐弟实力足够时,我自然会送给你们相应的武器。”

“我……我的实力难道不如这个小不点吗?”蒂露可虽然是一位有教养的大小姐,但对于自己实力颇为自信的她,自然不肯承认,自己居然比不上一个三岁大的孩童。

“蒂露可,我承认,你的天赋的确很高,比爸爸我要高得多,甚至十岁不到便得到了神之眼。”克利普斯摇了摇,道:“不过,你现在能看到的,也仅仅是自己头顶的这片天空而已,这世界上有太多,超过我们想象的事物。”

“可是,我只相信自己眼睛能看到的事情。”蒂露可握紧了拳头,正色道:“黑白双剑可以给你,但我想知道,外面的天空,到底有多么广阔。”

“我明白了。”齐麟露出了苦笑:“莱艮芬德先生,晨曦酒庄,应该也有训练场吧。”

其实齐麟早就看出来了,克利普斯刚才说的话,完全是激将法,为的就是让自己出手,与他的女儿打上一场,好搓搓她的锐气,以免她因为天资过人而骄傲自满。

不愧是晨曦酒庄的管理者,这份心思,的确是缜密。

可是齐麟心中却是一阵郁闷,自己本来不过是想来蒙德城旅个游散散心,怎么一路下来,净顾着打架了呢?

果不其然,在蒂露可率先离开房间后,克利普斯却是走到了齐麟身边,若无其事地说道:“待会的比试,还请手下留情,稍微教训蒂露可就好。”

“莱艮芬德先生说笑了。”齐麟也微笑道:“我可未必是蒂露可姐姐的对手。”

晨曦酒庄,练武场。

虽然这里是一家酒庄,不过,莱艮芬德家族的祖先,可是被称作“晨曦骑士”的传说中的战士,因此即使从商,莱艮芬德家族的后代,也从来没有放下过对武道的追求。

尤其是剑术,基本上是莱艮芬德成员的必修课。

与大部分蒙德战士擅长的单手剑术不同,莱艮芬德家族更擅长大开大合的双手剑术。

双手剑可不仅仅是个头比较大而已,其重量更是要比单手剑高出高几倍,必须要有强大的力量,才可以挥洒自如。当然,一般来说,擅长双手剑的剑士,仅仅是靠武器重量的压迫感,也能轻松解决对手。

既然只是单纯的比试,自然不可能用真剑,不过这一次,面对手持双手木剑的蒂露可,齐麟却是拿出了两把单手木剑。

“两把剑?”蒂露可微微皱眉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想学习光之狮,使用双手西风剑术吗?”

“双手剑术,可不止你们蒙德才有。”齐麟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我们璃月的剑法……天下第一。”

“少吹牛!”蒂露可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双手握紧巨剑,便朝着齐麟的方向猛然劈了过去。

比起之前与琴的战斗,齐麟反而觉得,与蒂露可的战斗要更加轻松,毕竟双手巨剑的速度,比起琴的单手剑,还是要差得多。

虽然双手巨剑的攻击力要高上不少,但如果打不中人的话,哪怕是攻击是999点,也和1点攻击力没有任何区别。

齐麟身手敏捷地躲避着蒂露可的攻击,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而他越是如此,蒂露可便越加愤怒。

此时的她,还不是十三年后那个冷静睿智的正义人,被一个小自己六七岁的小孩子戏弄,别说是一向自傲的蒂露可,即使是普通人,恐怕也难以忍受。

而此时,站在场外观战的托尔,则是一副毫不关心的表情,似乎是在看一场根本没有悬念的舞台剧一般。

“托尔小姐,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吗?”克利普斯有些好奇地问道。

“有什么好担心的吗?”托尔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放心吧,齐麟少爷很温柔,绝对会手下留情的。”

虽然克利普斯知道齐麟的实力应该在自己的女儿之上,可见托尔居然如此小看蒂露可,这个做父亲的,也多少有些不爽。

“加油啊,蒂露可!”克利普斯不禁为女儿鼓起了劲儿来:“让他见识一下蒙德剑术的厉害。”

听到这句话,齐麟的心中却是一阵无奈,他已经至少有七次机会可以将蒂露可打倒在地,可是,蒂露可与琴不同,琴可以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失败,但对于蒂露可这种性格,如果输得太惨,恐怕会有伤她的自尊心。

没办法,只好稍微演一演了。

便在蒂露可的下一剑即将接触到自己身体的瞬间,齐麟却是直接使用了《岩石皮肤》技能,将身体瞬间变硬,然后直接用脸接了蒂露可一剑。

“诶唷~”

─=≡Σ(((つo?ωo?)つ

齐麟的身体,直接朝着远处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齐麟少爷!”托尔心中不禁一惊,可是,齐麟却马上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露出了有些尴尬的笑容:“蒂露可大小姐果然厉害!”

“哼!那是自然的!”蒂露可笑道:“刚才那一下可不轻,你要是认输的话,现在还来得……”

便在这时,蒂露可只觉得面前闪过了一个人影,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原本离自己至少有七八米远的齐麟,居然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糟糕!

蒂露可心中一惊,连忙挥出巨剑,却只见齐麟左手一剑,刺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蒂露可立刻觉得手腕一麻,巨剑立刻脱手而出,紧接着,齐麟的右手剑,瞬间挥出,直接点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

即使是木剑,也还是在蒂露可那娇嫩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红印。

【达成条件,获得技能《单手武器精通LV10》】

“承让了。”齐麟立刻松开了手,而心中紧张的蒂露可,却是觉得双腿一软,身体也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便在即将跌倒之时,克利普斯却是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温柔与地扶住了她的肩膀。

与齐麟料想的不同,败北的蒂露可,并没有气急败坏,也没有过于失望,只是默默点了点头,道:“是我输了。”

糟了,看来自己还是演技太差了。

这也没办法,现在的齐麟,如果不是被年龄限制的话,即使无法达到顶尖剑客的水平,也应该算得上是一流到二流之间的境界,对付一个十岁大的小丫头,难免会控制不好力道。

“我也只是侥胜而已。”齐麟安慰道:“蒂露可姐姐你,已经很强了。甚至,比琴姐姐还要厉害。”

“琴?”蒂露可忽然一惊:“你说的是琴·佩奇吗?那个古恩希尔德家族的大小姐?”

“是啊。”齐麟点了点头,道:“我昨天去蒙德的时候,因为意外和她比了一场。”

“结果如何?”蒂露可连忙问道。

“也是侥胜。”齐麟无奈地回答道:“不过,琴姐姐未曾伤到我。”

“哼哼!”听到这句话,蒂露可刚才脸上的阴霾,立刻一扫而空,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颇为得意道:“果然,还是我比较厉害!”

“你们难道认识吗?”齐麟有些好奇地问道。

“嗯,琴是我的挚友,也是我的宿敌。”蒂露可双手抱胸,漂亮的脸蛋儿上,满是兴奋之意:“我和她,已经预定了十年后西风骑士团,团长与副团长的位置了!” “当然了,我是正的,她是副的!”蒂露可连忙补充道:“我和她,绝对会获得和当年的幼狼与光之狮一样伟大的成就!”

齐麟现在才忽然想起来,现在的蒂露可,因为还没有遭受丧父之痛,所以还对西风骑士团抱有很大的憧憬。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八年后发生的那件事,蒂露可说不定已经取代了琴的位置。

不过嘛,最多也只是代理团长而已,十年后,西风骑士团的团长,应该还是那位法尔伽才对。

但是,如果蒂露可真的能留在西风骑士团的话,也许未来的蒙德城,就要少了一个在夜晚出门行侠仗义的暗夜英雄了。

“多谢了。”克利普斯低声对齐麟说道:“这一下,蒂露可也多少应该成熟一点了。”

“小孩子就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我倒是觉得,自信一点的蒂露可姐姐,也非常可爱呢。”齐麟微笑着回答道。

这句话,倒是让克利普斯有些哑口无言,毕竟,最不像小孩子的小孩子,应该就是齐麟本人了。

而齐麟之所以不加掩饰,也是因为这里并非璃月,稍微暴露出成熟的一面,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事实上,只要能在甘雨妈妈的眼中保持乖宝宝的形象,齐麟倒是真不太在意其他人是怎么看自己的。

“对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克利普斯看着远方,酒庄中茂盛的葡萄园,微笑道:“如果不着急的话,不如在晨曦酒庄多住几天,也好让我多尽一下地主之谊,顺便,也能够增进一下《璃月千年》的水平。”

“对啊。”蒂露可月兴致勃勃道:“我还想和你多比试几次呢。”

得了吧,我可不想每次都自己摔一跤。

“多谢莱艮芬德先生和蒂露可姐姐的好意,不过,我们已经耽搁了一天,如果太晚回去,家母会担心的。”齐麟委婉地拒绝道:“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再来拜访的。”

“这样啊……”蒂露可的眼神之中,似乎闪出了一丝失望,但她还是很快恢复了过来,双手叉腰道:“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过,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的确,现在的蒂露可,毕竟还是个小女孩儿,刚刚得到的神之眼,也还无法自由运用。如果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十三年后的蒂露可,齐麟恐怕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当然了,十三年后的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连齐麟自己也不敢想象。

“我很期待,下一次的相遇。”齐麟点了点头。

“对了,这两把剑,你拿好吧。”克利普斯将黑白双剑郑重其事地交给了齐麟,说道:“剑也是有灵魂的,作为它们新的主人,不如给它们起个新名字吧。”

“起名字什么的,我最厉害了!”托尔握紧了拳头,自信满满道:“既然是黑色和白色,不如一个叫白云,一个叫黑土!”

一个七十一,一个七十五,一个属鸡,一个属虎是吗?

齐麟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两句,这才苦笑道:“不如……就叫黑檀木与白象牙吧。”

这并非是齐麟的原创名字,而是出自《鬼泣》系列中,主角但丁佩戴双枪的名字,这里给黑白双剑使用,倒也颇为应景。

“黑檀木……与白象牙,很不错的名字呢。”克利普斯的脸上,不禁流出了一丝陶醉的表情:“简直就像是钢琴的琴键一般,相信舞剑之时,也能如同钢琴曲一样优雅而富有美感吧。”

【命名成功,获得“黑檀木”“白象牙”】

【武器】:黑檀木

【等级】:B

【效果1】:与白象牙同时使用时,攻击力提升20%,速度提升20%

【效果2】:可与白象牙暂时合成为双手大剑“挽歌”

【武器】:白象牙

【等级】:B

【效果1】:与黑檀木同时使用时,防御力提升20%,速度提升20%

【效果2】:可与黑檀木暂时合成为双手大剑“挽歌”

不错,用一把C级武器,白女票了两把B级武器,这笔买卖实在是不亏。

简单的午饭过后,克利普斯这才送两人离开了晨曦酒庄。出了两把长剑外,他还赠送了几瓶酒庄中珍藏的美酒,嘱托齐麟带回降麟府,也算略微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有趣的是,比起自己的女儿,克利普斯似乎更舍不得齐麟离开,一直将齐麟和托尔送到晨曦酒庄一公里外,他才依依不舍地停下了脚步,目送着两人离开。

“爸爸,你还真是很喜欢那个小子呢,又是送剑又是送酒的。”蒂露可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疑惑道:“那几瓶红酒,我记得可是你珍藏许久,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珍品,每一瓶的价值都有百万摩拉,爸爸一向那么小气,怎么今天,忽然变得这么大方了。”

“我想,父亲肯定还有别的想法吧。”凯亚则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微笑道:“不过,如果能得到那位甘雨大人的好感,这些礼物,倒也一点也不亏呢。”

凯亚的年纪虽然要比蒂露可还要小两三岁的样子,但也许是因为小小年纪便寄人篱下的原因,他反倒似乎更加成熟一些。

“没错,甘雨身为七星使者,月海亭的实际最高执行官,其权力,绝对是璃月港数一数二的。”克利普斯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自得的笑容:“如果能得到她的帮助,我们晨曦酒庄的美酒,在璃月港的销路,应该也会更加畅通的。”

“切,我就知道。”蒂露可白了自己的父亲一眼,道:“你的脑袋里面,难道就只有做生意吗?”

“哈哈哈哈!”克利普斯爽朗地笑道:“这个,你可就误会爸爸了,我想与甘雨大人搞好关系,有一部分原因,其实也是为了你哦,我亲爱的女儿。”

“为了我?”蒂露可挑了挑眉毛,道:“我以后,可是要成为西风骑士团的团长,晨曦酒庄的生意,我可不感兴趣。”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克利普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略带尴尬的笑容:“你知道吗?我与西蒙·佩奇,就是琴的父亲,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曾经一起去冒险……”

“这个故事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蒂露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笑道:“后来,爸爸因为受了伤,没有办法继续冒险,西风骑士团的入团申请又没有被批下来,所以就只好回家继承家产了。”

“咳咳,那不是重点!”克里普斯老脸一红道:“我说的是,我曾经在一次冒险中,被西蒙救了一命,那时候我就答应他,如果我们以后的孩子是一男一女的话,就要让他们结成夫妻……”

“父亲……”凯亚的脸上,闪出了一丝苦笑:“在蒙德,包办婚姻可是不被允许的哦。”

“后来不是也没成吗?谁知道他居然生的也是丫头,而且还是两个。”克利普斯叹了口气,道:“璃月港的刻曝,你们知道吗?”

“知道,就是璃月港刻府的现任当家呗。”蒂露可点了点头:“据说,他的剑术,在璃月港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凯亚接嘴道:“不过好像在三年前的七星请仙典仪之上,被七星使者甘雨大人三十秒就打败了。”

“没错,就是那个刻曝,我曾经与他谈笑风生。”克利普斯笑道:“那次,我们喝了个大醉,还定下了契约,如果我们以后的孩子是一男一女的话,就要让他们结成夫妻!”

“你怎么见一个就定一个啊!”蒂露可的表情略有不满:“难道在爸爸眼里,我就这么难嫁出去吗?”

“后来不是也没成吗,”克利普斯耸了耸肩膀,道:“谁知道刻掌门,居然也生了女儿。”

凯亚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与其这样,倒不如直接找有儿子的。”

至于为什么不帮凯亚说亲,也是因为凯亚身为养子,身份特殊而已。

“没错,所以我后来找到了飞云商会的会长,那时候,我们正在谈一桩红酒生意,”克利普斯回忆了起来:“他倒是有两个儿子,可是大儿子已经年纪小小就定下了婚约,至于二儿子,我见过那孩子,名叫行秋,和齐麟差不多大,彬彬有礼,模样也俊俏……”

“那不是正合适吗?”凯亚问道:“此事成了吗?”

在蒙德人的眼中,夫妻之间,妻子比丈夫大上个六七岁,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克利普斯摇了摇头,道:“谁知道那厮找了一堆理由搪塞我,说不能让行秋娶蒂露可,这事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为什么。”

他当然不知道,行秋其实是女儿身这件事情。

“等一下!”听到这里,蒂露可总算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莫名其妙地对齐麟这么好,她脸蛋儿一红,道:“你该不会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