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104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在可以补救的情况下,华奕可不会纯的出于“让她人放心”

这样的理由,任由自身的状况恶化下去.

至于华奕在能量,体力与精损耗,同样没有太过夸张.

他现在不过就是有些累,连筋疲力尽都不算是,有受伤,虽然有温蒂一直都努力压制渴望宝石,并且快速战胜崩坏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华奕的实力相比起第三次崩坏,相比起巨兽蚩尤出现时期,都有了极大的增长.

这其中,被华奕强化到四星44满级程度的萧云中发挥着不俗的作用.

虽说在圣痕融入体内的那一刻起,华奕便无法感知到它的独立存在,似乎是完全成为自己血肉灵魂的一部分,即便是强化和进化圣痕时,消耗的金币也是直接化为力量灌入身体,但华奕依旧记得,自己在刚刚获得萧云中,以及将之强化一番后的实力跨度.

或许,自己有些低估了这种顶尖圣痕的威力了.

根本不需要集齐三枚,并将它们尽皆强化到极致程度,或许只需要有一两枚强化完成的顶级圣痕,华奕感觉自己便能与幽兰黛尔硬碰硬一番.

至于与纯粹力量有所区别的,各种律者或是神之键的能力,因为没有足够的亲身体验,华奕倒是............没办法得出结论.

之后倒是............能拿目前仍旧存放于地藏御魂空间的静谧宝石测试一下.

将体内肆虐了数十分钟却没能造成真正意义上的破坏的崩坏能消灭掉,华奕轻舒一口气,打开了补给系统.

第四次崩坏理所当然的让补给系统发布了委托任务——终结第四次崩坏.

华奕本以为,西琳吸收了第四次崩坏的绝大多数崩坏能,或许会让自己任务失败,但实际上,他现在成功领取了奖励.

二百八十水晶到手.

看来补给系统的判定并不算十分严苛,也可能是控制着琪亚娜身体的西琳,被系统判定成了作为舰长的华奕的下属.

无论如何,这结果总是好的.

接下来,又是神圣的抽取补给的时刻.

原本惬意的瘫在沙发上的华奕,此刻面露正色的坐起身来,虽然大概知道玄学改变不了运气,否则符华肯定早就逆天改命了,但终归还是需要一两分仪式感.

补给系统中水晶那一栏,刚刚达到二百八十的数字再次归零,然后,动人的紫色光芒自补给箱中显现.

高级补给,一如既往957的会有两件物品.

价值五万金币的吼咪宝藏,算是为前不久才将萧云中强化到四星44满级的华奕回了波血.

还有初始便达到四星44,与萧云中成套的萧云下.

意料之中.

华奕之前就发现了,自己的补给系统似乎是在抽取完成套圣痕之前不会出现其他同等级物品的类型.

虽说凑齐一整套圣痕不会像游戏中那样出现什么特殊效果,却的确能提供比并非成套的三枚圣痕要更加优秀的加成,所以,目前的状况毫无疑问是极好的.

当圣痕化作的流光注入华奕体内,完全成为他力量的一部分时,原本的疲倦感瞬间消失,转而成为神清气爽.

刚刚得到的萧云,华奕并没有金币将之强化,实际上,他已经有不短的时间处于缺乏金币的窘迫之中了,否则也不至于让萧云中一直维持四星44满级的状态而不去进化.

但,似乎是因为与萧云中成套的原因,并未强化的萧云下,依旧给了华奕极为不凡的感觉.

那种…,足以进行极高程度的崩坏能操作的感觉.

现在的自己,对崩坏能的操作能做到什么地步呢与雷电芽衣和温蒂,那两位由原本属于西琳的宝石转化为自身的律者核心的律者进行崩坏能方面的争斗,然后战而胜之将虽然重凝了律者核心,却依旧没能恢复完全,长期处于虚弱状态的西琳压制住亦或是在不消耗金币的情况下,把人工圣痕的弊端消除除了........第一个并没有太大意义外,剩下的两个,的确都可以尝试一番.

原本想要花费一小时左右的:时间休息一下,让状态恢复到巅峰的华奕,因为获得萧云下的补充已是登上了所未有的高峰.

所以,可以去和西琳交涉了.

华奕深以为,说服人的最好方法,就是...先将其打服.

至少是展现出足够的力量,让对方明白——我和你这样心平气和的交流是我的善意与尊重,而并不是我弱于,你,想要以阴谋诡计暗算.

从之前未返回圣芙蕾雅学园开始,华奕设置在琪亚娜体内的“保险丝”

便一直都是被触发了的状态,西琳并未陷入沉睡,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一切.

华奕此前状态不佳,所以并未第一时间与西琳交涉.

现在华奕准备好了.

离开自己的住宅,到达姬子的居所,不出意料的,之前经历了太多风波的众人,此刻都在各自的房间沉睡.

出于不能打扰她人睡眠的考虑,华奕轻手轻脚的打开了琪亚娜卧室的房门.

明明拥有着足够美丽的容颜,此刻的琪亚娜却并非睡美人一样的恬静,而是很不老实的伸展四肢,仰面朝天.

有一番不同于恬静的活泼与可爱.

华奕知道,西琳并没有和琪亚娜一样入睡.

相比起劳累的琪亚娜,成功的重新凝聚了自己律者核心的西琳,此刻不论是在崩坏能方面还是在精神方面都是极度充足的,现在并未掌控身体的她也感觉不到琪亚娜的疲劳,哪里需要睡觉.

原本想要直接与西琳交涉一番的华奕,突然有了些其他的想法.

他没有出声,展开行动.

在琪亚娜体内的西琳,能够看到华奕鬼鬼祟祟的潜入房间.

她当然是心怀警惕的,大概是因为自己重新凝聚了律者核心,此刻的西琳能够隐隐感受到华奕所具备的威胁感.

虽说自己之前控制着琪亚娜的身体,吸收了次崩坏的绝大多数崩坏能,势必引来了对方的怀疑,不过西琳依旧选择先按兵不动.

多次的吃瘪让西琳产生了一些改变,相比起以往,她会稍稍观察一会儿...情况.

于是,西琳眼睁睁的看坐在床边,动作很是温柔的整理了一下自己......哦不,是琪亚娜的发丝.

哼,华奕所悉心呵护的是琪亚娜,和自己没关.

虽然心中一直回荡着这样的想法,但那…种与当初琪亚娜躺在华奕大腿上时类似的温暖感和惬意感,依旧让西琳有了片刻的出神.

一切都在华奕的下一个动作后有了改变,剧变.

处于失神当中的西琳,眼睁睁的看着华奕俯下身,亲在了自己的额头.

这一次西琳没有明确的将自己与琪亚娜区分开来,一切的想法都消失,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惊呆了.

而华奕则重新坐直身体,饶有兴致的开口.

“西琳,还不打算出来”

面对这种挑衅,西琳当然不能忍.

她当即便接手了琪亚娜的身体掌控权.

熟睡的琪亚娜并未反抗,羽渡尘的力量也没有出现,不过此刻恼怒的西琳也没心思在意这些细节.

“人类,你在找死吗!”

“只不过是想要你露面罢了,至于亲吻琪亚娜的额头,以我和她的关系,别说是亲吻额头了,更进一步,乃至更进许多步的事情,若是我真的采取.....行动,琪亚娜也不会阻止,你应该明白才对.”

西琳当然明白.

正因为明白才会越发的恼怒.

在她眼里,琪亚娜不过是暂时帮忙管理容器的仆人罢了.

“我会让你忏悔之前的所作所为.”

西琳欲利用空之律者的力量,连接虚数与现实,用亚空之矛将华奕重伤,以示惩戒.

然而她失败了.

本来将成为虚数与现实之纽带的律者能力,遇到了同级的阻碍者.

看着那已经不止一次面对过的暗红色能量,西琳咬牙切齿,却也满是震惊.

当初自己没能凝聚律者核心,不论是崩坏能的使用方法还是利用效率都很是低下,被华奕压制也就罢了.

西琳只当是让弱者一时...得志了.

然而现在,自己重新凝聚了律者核心,虽不算是重回巅峰,却也取回了最重要的权柄,竟然还是被压制!诺李赵如何调动,却依然未能发挥作用,如设想中的那般引发大型崩坏,建立律者真正的主场.

要么,是华奕所掌握的暗红色能量的本质比自己作为空之律者的力量更高,要么,是自己对崩坏能的操作能力弱于华奕.

不论是哪一点都让西琳无法接受.

在她怒火中烧的想要靠着数量取胜,将自己储备的崩坏能尽数使用的时候,华奕的声音突然响起所.

“做个交易,西琳,你答应我一些要求,相应的,我也可以在合理范围内满足你的一些愿望,在圣芙蕾雅学园的这段时日,你应该有了些感兴趣的东西吧”

“像是真正的在圣芙蕾雅学园散步,亦或是购置自己喜欢的东西,只要能够保证不伤害她人,这些............愿望都能很容易的得到满足,琪亚娜认为你是她的律者人格,我觉得就这样维持现状会很不错.”

这番话,华奕是经过一番考虑方才说出口的.

琪亚娜究竟是不是西琳那部分怀有善意与天真的人格的体现自然还有待探究,但目前两者在同一个身体当中,华奕希望能让她们建立起不错的联系.

除此之外,若是能和西琳有较为频繁的直接接触,也能方便减轻她内心中的仇恨,至少要消弭其对人类这一个整体的怨恨.

当然,若是西琳强硬拒绝,华奕也有另一套备案.

“人类,你的说法很可笑.

向我,第二律者西琳,神的使徒发出请求的时候,能注意一下态度吗虽然你拿出的筹码少的可怜,不过若是你能摆出与之相衬的卑微姿态,跪在我脚下恳求,或许我能考虑考虑.”

着西琳得到体的掌控权,琪亚娜的那双蓝色眼眸变成了黄金色,再加上其高高在上的态度与语气,倒是............真有几分女王的风范.

虽然充满鄙视与高傲,但西琳的确放弃了与华奕僵持,收敛了想要引发大型崩坏的想法,也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这段在圣芙蕾雅学园的时光,是西琳前所未有的,平静而祥和的日子.

她已经不想毁灭圣芙蕾雅学园了.

之前会产生引动崩坏的想法,只是西琳吃瘪后的一时...冲动.

实际上,听到华奕提出的交易,西琳是动心了的.

“既然如此,也行.

只是希望日后我和琪亚娜进行一些情侣间的互动,,时,你能够保持安静,不要打扰.”

华奕说出的话让西琳先是一怔,而后便瞪大眼睛.

“情,情侣间的互动,,!”

“手牵着手约会,亲吻,乃至于同床共枕,都在互动,,的范畴内.”

西琳稍微发挥了一下想象力,然后无比震怒.

“人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看起来你对此怀有抗拒那么我这边还能给出另一个选择——我与符华联手,以羽渡尘重创你的意志,或是让你陷入虚假的幻境当中,虽不算是一劳永逸,,但只要多来几次,便能变相的解除......后顾之忧.”

“符华......”

“你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吗不如我来提醒一下,符华掌握着太虚剑气,其中有一个招式,名为太虚剑神.”

“!!”

西琳想起来了.

那是第二次崩坏中,斩断己与神的联系,并且杀死自己的恐怖剑招.

现在,西琳终于意识到,华奕并不是在以平等的姿态发出交易,而是在威胁她.

本来看到华奕似乎有求十分兴奋的西琳,这一刻心中再次燃起了怒火,以及,淡淡的,却无法摆脱的恐惧.

第二次崩坏中,西琳最为畏惧的力量,不是那把最杀死自己的天火大剑,而是太虚剑神.

符华,那个…经常从琪亚娜嘴里冒出来的名字,那个…有时候能看到和琪亚娜一起打游戏的,面无表情,身材平庸,运气差到了极致的家伙,竟然是当年的那个人完全联系不起来啊!西琳希望华奕在欺骗自己.

但她又没有勇气再去挑衅或是进行验证.

而且,符华的样貌好像的确和记忆中的相符......“我记得,圣芙蕾雅学园并不是天命的下属组织,而那个符华......当初是天命主教的走狗.”

华奕已经通过细致的观察,大致推断出了西琳的心态.

这正是他所期望的发展.

所以,相比起纠正西琳对符华的蔑称,华奕说出了更为重要的话.

“圣芙蕾雅学园和天命并不算是真正的朋友,符华现在是弃暗投明.”

西琳精神一振.

这一瞬间,她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个想法.

君临圣芙蕾雅学园,而后进攻天命.

相比起单打独斗,这样胜算很高,而且还拥有着极为不错的立场,自己能够将看中的女武神收为仆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