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129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不,这样想未免太高估人类了.

怕是自己在找到复活卡莲的方法之前,实验室便会先一步被崩坏兽和死士摧毁.

或许,需要培养出一个足够完美的继承人以确保卡莲复活后,在必定爆发的与崩坏的对抗中不会太过无力.

自己已经没脸见她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时候.

咚咚咚.

传来了办公室大门被敲音.

“进来.”

走来的,是一名金发碧眸,罗马卷发梢,身穿拥有金色装饰的白色骑士服的美丽女性.

她的脸上带有些怒气,但更多的是庆幸和困惑.

奥托仅仅是扫了对方一眼,便又埋首于办公桌上的诸多文件之中.

“看样子,你也已经看过关于第一次崩坏的相关情报了最强女武神——蕾安娜布里甘缇亚.”

他头也不抬的如此说着.

“是的.

奥托主教,我再次申请出战,黑渊白花:足以消灭任何敌人.”

“现在已经没有需要你出动的敌人了,剩余的崩坏兽自然有其她女武神小队处理,已经死去的人依旧死去着,还活着的人能继续活着,但终有一天会死去.”

奥托的话透着哲理.

然而他冷漠的语气却完全不像是上司劝诫下属,或是长辈教导晚辈时该有的态度.

那是对生命的漠视,甚至于,是对人类这个种族的漠视.

其她人或许听不出来,但蕾安娜听出来了.

她骤然无声的握紧了拳头,说话的声音却在主人的努力维持下,保持着沉稳.

“所以,奥托主教是希望我继续留守在天命总部,作为最后的底牌”

奥托依旧没有抬头.

“不,你有另外的任务.

不过在此之前——你应该亲眼见过发现于柏林城的帝王级崩坏兽毗湿奴的残骸了吧”

“那是很强大的崩坏兽,即便有黑渊白花:在手,我也没有在保护城市的同时将它消灭的把握.”

“而在‘夜蛾’小队的汇报中,毗湿奴被不知名存在于数分钟之内消灭.”

怀着对那名消灭崩坏兽,保护了许多人的不知名存在的敬意,蕾安娜轻呼一口气.

“我自愧不如.”

“实际上,通过对毗湿奴残骸的研究,我们发现其具备吞噬变强的特性,若是任由其肆虐,将来它毫无疑问会成长到无法对付的地步.”

“......”

“蕾安娜布里甘缇亚,你的任务是寻找那名未知存在,对方极有可能是第一律者,作为崩坏的使徒,却消灭了本将给人类带来灾难的崩坏兽,对方的立场很有趣.”

作为最强女武神的蕾安娜知道一些不对普通女武神公开的信息,此刻对奥托提到的名词并无疑问.

“没有任何更有针对性的情报,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没关系,我很有时间,你也很有时间.”

“我明白了.”

蕾安娜深吸一口气后,收敛了所有表情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执行天命主教下达的任务.

而奥托则停下了此前不断跃动的笔尖,勾起了嘴角.

“一百年了,蕾安娜,我不得不承认你有着无愧于最强女武神的心性,不过为了扫清所有可能的阻碍,最后的最后,你的结局可能并不怎么美好呢.”

人心会改变,但没有心的机器不会.

只要能不断的对机器损坏了的零件进行维修和替换,便可以让其长久的运作下去.

正好,自上个文明纪元流传下来的特殊金属——魂钢,只要进行一定程度的操作,便能随意的改变它的性质和状态.

华奕和埃玛接下来在普林斯顿找了家味道不错的餐厅一起吃饭.

埃玛的厨艺并不差,不过她考虑到了华奕长途跋涉后可能会肚子饿,碍于自行准备饭食需要花费相对较多的时间,便做出了如此选择.

相比起过去,现在的埃玛做每件事之前似乎都好好思考了一番,处处都彰显出其作为学者的特点.

一直到了晚些时候——“因为你没有提前告知我就突然跑过来,时间紧迫,我没能给你安排好住所.”

埃玛的声音有点异样,华奕以为她怀有的是歉意,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

“我自己随便找个旅馆就是了,反正...我又不是家境贫寒的类型.”

“既然你都来到我的地盘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住旅馆......所以,在我的宿舍住下吧虽说只有一间卧室,不过,没关系的,对吗”

原本说话时半低着头的埃玛,此刻终于抬起头,和华奕有了目光上的交集................

被爱茵评价为“纯粹的学者,纯粹的美人,永远都会用:她自己的阳光照亮你”

的埃玛,此刻却是面颊泛红,目光也变得缺乏底气.

只要不是笨蛋,多多少少也能明白埃玛的意思.

华奕便明白了.

所以此刻的他并未犹豫的点头.

所以之后的他,即便看见埃玛的宿舍是一栋颇为精致的二层别墅,发现其中有很多房间闲置,只要稍微花些时间,便不必受限于“只有一间卧室”

的状况时,依旧当做什么也没看到,无事发生.

华奕从来都不是胆小懦弱,顾虑良多之辈,既然埃玛都已经表现的如此明显了,华奕自然果断的采取.....行动.

到了第二天.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雨,推开窗户,空气格外清新.

这座住宅除了........本身的精致温馨以外,地段似乎也颇为不错,并未因为打开窗户而有让人不耐的噪音传来.

不过,也并非绝对的安静.

不远处,有几只山雀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地平线上的霞光.

晨曦里,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蝴蝶,慢悠悠的落在窗户的边缘,在短暂的迟疑后,翅膀又是一振,翩跹着停在了华奕的指尖.

“唔.........已经天亮了吗”

埃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身来.

“嗯,休息的如何”

“我才睡了三,四个小时,你说休息的如何帮我关上窗户,拉上窗帘,人家要继续睡觉!”

“教授小姐今天不用上课华奕虽然在询问,手上的动作也不慢,轻手指驱走蝴蝶,依言关上窗户,拉好窗帘,确保白日里的阳光不会再照射进来,影响睡眠.

“哼哼,身为教授的我,所有的课程都是在下午进行的,上午可以睡懒觉.

哪怕真的有课,让我的助教顶上去就是了.”

埃玛伸出了一只手,很是无力的冲着华奕摇了摇.

“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拜拜,”

那懒洋洋的模样引得华奕勾起嘴角.

“那么,请好好休息.”

相比起很是疲倦的埃玛,华奕可是神采奕奕.

按照之前说好的那样,他去找到了爱茵.

对方作为鼎鼎有名的普朗克教授的学生,同时自身也表现出了极为出众的才能,普林斯顿大学在爱茵的宿舍安排上也给予了不小的优待.

那是不次于埃玛的住所.

“是你......也对,昨天都已经说过要找爱茵叙旧了.”

开门的是特斯拉.

身着白色衬衣的她,透露出了一股不同于之前的少女气质.

“早上好.”

客厅里,一如既往的没有特意打理头发,任由其维持着天然卷姿态的爱茵,轻轻笑着,朝华奕打了个招呼.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食物的香气,来源于爱茵手上的三明治.

原本担心被埃玛为难,花了一整个早上来研究那十道数学问题的特斯拉,此刻仔细的嗅了嗅.

“......你这家伙,是不是在三明治里加了什么东西”

“加了点蘑菇.”

“蘑菇......喂,你该不会是偷偷潜入我的房间,把我的那袋松露偷出来了吧”

“友情提示,特斯拉博士此刻的措辞很不严谨.”

随着特斯拉身份的转变,爱茵也稍微改变了一下对她的称呼.

“那明明就是我千辛万苦才买回来的,有没有搞错!而且松露不是什么蘑菇,你叫它蘑菇是对它的侮辱!”

爱茵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是你用实验经费买来的,当然是公物,有什么问题吗”

“......那,那叫借,下次有钱了我会还上的!”

一旁的华奕听着两人的对话,算是了解了这两位女孩子平日里相处的方式.

本来听埃玛说,爱茵总是被特斯拉当成人形计算器,华奕还担心爱茵被欺负了,然而现在看来,在生活中真正被欺负的那个…是特斯拉.

这样一来,华奕也便放心了.

并未回应特斯拉那缺乏底气的发言,爱茵转而望向华奕.

“吃过早饭了吗”

“未曾.”

“正好,我也准备了你的那份.”

爱茵从旁边的小桌上拿了一块切好了的面包片.

面包片间夹着的馅料散发出与爱茵手中的三明治相同的香味.

很明显,这里面也加了松露.

特斯拉咬牙切齿.

“那我的早餐是什么”

“是你最喜欢的.”

爱茵将已经空了大半的袋装松露递给了她.

松露,被誉为餐桌上的钻石,价格昂贵,营养丰富,但想要单纯依靠它来吃饱肚子......特斯拉怕是从此会对松露产生心理阴影.

特斯拉气哼哼的夺过了那袋松露,跑到厨房准备自己的早餐,而爱茵则望着华奕半晌,之后方才微微歪了歪头.

“看样子,你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当然.”

“可是我按照概率学推测,昨天晚上你应该是和普朗克教授一起度过了才对,是什么事情也没做,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你不会是不行吧爱茵似乎有着这样的潜台词.

反应过来的华奕哭笑不得.

原本他是不打算说的太过明确的,毕竟爱茵对自己的态度可不仅仅局限于朋友,然而对方都提出质疑了,若是再不......坦诚点,华奕感觉自己的个人能力会遭到侮辱.

这可比将松露称为蘑菇要夸张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