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130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我精神不错只是因为身体素质优秀,埃玛现在可是还在家里补觉.”

“原来如此.”

明明说着对于..女孩子来说应该很难镇定自若的谈论的话题,爱茵的脸上却是不显异色.

和以前一样.

华奕倒也没有太过意外.

“话说,我记得你从前都是使用着‘埃玛姐姐’这一称呼的,现在怎么变成普朗克教授了”

“一半是出于好玩,另一半......她和你说过天命组织的事情了吗”

“说了.”

埃玛从来没想过要向华奕一直隐瞒天命组织的存在.

昨天,在一起散步的过程中,埃玛便趁机很是详尽的向华奕介绍了天命的种种.

华奕自然不会说自己是从未来过来的,本就知道天命,无需再做介绍.

当时的他很认真的听着,听着埃玛说话,听着这个时代,天命那优于四百年前的卡莲时期,又劣于近百年之后的种种宗旨与方针.

等级森严,缺乏人情味,不够...人性化,却又足够可靠,当得起人们的称颂.

这就是现在的天命.

“埃玛普朗克,是天命部的负责人,虽说只是名义上的,但平日里,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负责和天命高层对话,我如正式场合喊她埃玛姐姐,会让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领导者形象损失大半,所以一直使用着‘教授’这样更为正式的称呼,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听起来,埃玛很辛苦”

“嗯,天命负责监察部的评议会,因为总部自身不善经营,一直都想要依靠向这边索取钱财来平衡开支,而美洲支部的实权掌握者,那位南希公主,也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普朗克博士和她算不上太过亲密,这就导致了普朗克博士平日里经常会显得有些烦恼.”

爱茵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

硬要说的话,这位在物理学,数学等领域表现出卓越才能的少女,在人际关系上面却是十足的弱者.

她来到普林斯顿如此之久,新交到的朋友只有特斯拉,这位…同样有些性格问题的家伙.

现在,面对华奕的提问,爱茵却是给出了很详细的回复.

“我明白了.”

华奕点了点头.

他知道,爱茵是希望自己能够对处境算不上太好,相当于是被天命总部的评议会和美洲支部的南希夹在中间的埃玛提供一些帮助.

“虽然明白了,但——爱茵,你似乎对我意外的很有信心的样子以埃玛现在的处境,我这个局外人擅自插足,可不一定能带来有益的改变.”

华奕原以为,爱茵将会给出的回答,是从日常生活中入手:,让埃玛感受到温馨之类的.

然而爱茵的回答却简单的出乎意料.

“我相信你.”

“这是概率学得出的答案”

“不,是盲从.”

爱茵给出了一个完全不符合科学家身份的答案.

华奕沉默了片刻,笑道.

“埃玛的事情我大概了解了,正好,之前南希邀请我去纽约,明天我便会过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改善些状况,反正...普林斯顿和纽约这么近,当天去,当天回来轻而易举.”

特斯拉手上拿着一瓶牛奶,还有抹了松露的面包,自厨房去而复返.

“铁公鸡昨天才邀请的你,你明天就打算去我说,你这家伙该不会真迷上她了吧”

看样子,特斯拉从他人言语中提取重点的能力颇为“不俗”

此刻的特斯拉直接无视了华奕所说的“改善状况”

,只当他要去南希面前刷存在感.

面对特斯拉那疑似在挑拨离间自己和爱茵关系的话,华奕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他果断的予以反击.

“我昨天差不多陪了埃玛一整天,今天则是来找爱茵,自认为明天能有些空闲,所以打算按照之前答应的那样,去纽约走一趟.

特斯拉博士对我的行程如此关注,是因为有十数个小时没能见到南希,对她甚是想念,还是对我很在意呢”

“你这家伙......和铁公鸡真的太像了.”

之前,特斯拉尝试对南希加以吐槽的时候,也是因为对方随意的几句反击便毫无还手之力.

特斯拉发现,在说话方式,甚至是思考方式上,华奕和南希真的很相近.

若不是担心跟着华奕去纽约会让自己羊入虎口,特斯拉说不得要提出同行.

一方面可以有借口逃离埃玛给她的那些.........难度高的令人发指的数学难题,另一方面,特斯拉还是挺期待看到华奕和南希针锋相对的.

性格相近的两个人,有的会因此成为知己,有的则会因此而相互对立.

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嘛.

因为崩坏的存在,人类会有意识的避免涉足荒郊野外.

但城市与城市之间不可能完全独立,需要有道路相连,需要有诸如火车,飞机之类的交通工具运行.

天命组织便是依靠着监控各地的崩坏能浓度来确保安全的,而火车和飞机也正是因为天命的存在方才能保证长期平稳的运营着.

这是普通人最容易感受到天命影响力的地方,至于崩坏什么的,他们反倒是近乎一无所知.

华奕此刻已经坐上了从普林斯顿开往纽约的火车.

车厢里没有多少人,大概只坐了五分之一,一个三人3式或是两人式的长型座位,可以一个人独占.

而与华奕隔着小桌相对而坐的,是一位金发美人.

从面容上看,对方是少女,然而感受她的气质,却拥有着远超于外表的成熟稳重.

以貌取人的华奕姑且将她认定为少女好了.

对方正侧过脑袋,恬静的注视着车窗外飞速变化的风景.

“可以的话,聊聊天吧毕竟有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呢.”

华奕则主动向她挑起了话题.

倒也不算突兀.

毕竟这个时代没有民用网络,在火车上玩手机是不可能的.

华奕和金发丽人又都没有携带书籍,余下的选择里,要么是像现在这样搭话,要么闭着眼睛小憩,要么就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

若是其她女性被华奕主动搭话,大概会很开心.

毕竟,本来就是稀少男性的华奕,本人也是颇有魅力的类型.

然而看似在观察窗外,实际上一直默默的窥视着华奕的蕾安娜,此刻有些迟疑.

她其实是特意来找华奕的.

接受了奥托主教寻觅第一律者的任务后,蕾安娜第一时间去了已经撤离了所有民众,被天命封锁了的柏林城.

本来,蕾安娜想通过研究那名疑似第一律者的未知存在与帝王级崩坏兽毗湿奴的战斗痕迹寻找线索,结果期望的线索没找到,却意外的在负责柏林城的天命分部那边找到了些资料.

关于现天命美洲支部负责人,原本生活在柏林城不短时间的埃玛普朗克的资料.

并不是什么夸张的隐秘,不办了一条跨海的电话线路而已.

了解这一情报的天命分部相关人员们都没有.

她们早就深受天命组织影响,人类的使命放在了心中最重要的地方,压抑住了其他个人情绪,在心弦因为坚持不下去而崩溃之前,不会在意这种微不足道的情感细节.

但蕾安娜不同.

足够漫长的生命,让她有了思考的时间.

从原本单纯的因为一腔热血而行动的新晋女武神,成长到现在,开始思考起天命的存在本身是否有不正确的地方,同时并不会将内心的想法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的首席女武神.

蕾安娜不但没有放弃那个细节,反而为此而直接来到了普林斯顿.

这其实和奥托主教下达的任务并没有太大干系.

蕾安娜有因公徇私的嫌疑.

实际上,她本来就是故意如此.

借着这项任务逃脱天命那缺乏人情味,又暴露出许多问题的囚笼,出来透透气.

在大型崩坏中,评议会那些.........贪生怕死的决策,还有奥托主教后来进行的,看似英明,但又好像没有在意女武神死活的种种布置,让蕾安娜有些茫然.

那个细节恰巧给了茫然失措的蕾安娜踏足这片新大陆的理由.

或许是一时...任性吧,在离开欧洲之前,蕾安娜顺便将那部分情报删除了.

天命的错误离不开奥托这位…一直以来都维持着绝对统治地位的主教大人,所以,蕾安娜不想对奥托事无巨细的进行汇报.

她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认为天命总部和美洲支部并不友善的关系,可能会促使奥托以埃玛普朗克在意的人作为威胁的筹码.

哪怕将来埃玛真的成了蕾安娜无法认同的敌人,她也希望与对方正面作战,而不是使用这些............会波及无辜的卑鄙,伎俩.

蕾安娜是在普林斯顿的街上遇到华奕的.

他是这个时代少有的男性,又从埃玛的住处走出来,哪怕天命内部并没有对方的详尽资料,蕾安娜也猜到了他的身份.

稍微动用了些权限,蕾安娜很轻易的买了张坐在华奕对面的车票.

刚刚,蕾安娜已经观察了对方一段时间,而现在,对方主动向自己开口,蕾安娜迟疑了一下,并没有选择视而不见.

“我是蕾安娜,刚刚旅行至此,让你见笑了.”

蕾安娜没有特意使用假名.

作为天命最后的牌,她的名字一直都是机密,虽说应该和眼前的华奕有关系的埃玛普朗克在天命组织中算是高层了,然而碍于总部与这处支部的冷硬关系,她在总部的权限其实相比起普通女武神还有些不如.

除此之外,蕾安娜也算是解释了刚刚自己长时间看着窗外风景的原因,堪称毫无破绽.

可惜,只是堪称而已.

华奕之前也在打量对方.

她有着远远超越常人乃至普通女武神的崩坏能强度.

在女武神这一群体中,即便是未来,华奕也只在装备了女武神作战装甲的姬子,丽塔之类的强大女武神身上感受到过这种程度的崩坏能.

而现在,华奕眼前的金发美人,毫无疑问的穿着质地普通的便装.

这不正常.

如果是崩坏能适应性极为优秀的天才,其体内崩坏能的存在方式,也不应该是此刻华奕感受到的那样.

眼前的金发丽人,不是普通人,也不像是女武神,反倒偏向于是一件可怕的“兵器”

只不过,这位…兵器的个人情绪好像挺丰富的样子.

华奕的脑海中流过几个念头,脸上并没有显出异样.

“其实我对火车途径的这些地方也并不熟悉,不过听说世界各地都不提倡普通人涉足荒郊野外,所以相较于欣赏风景,果然还是要更加紧张一些.”

华奕看似平常的话,让蕾安娜的内心猛的一跳.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车厢里的其她乘客.

那些人也有不少在望着窗户外,却不像是在赏景,反倒很是紧张的样子,像是担心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突然袭击一样.

这才是正常的.

黑死病造成的损失即便到了数百年后的现在依旧让世人恐惧,而大战争又刚刚结束不久,在整个世界都在强调荒郊野外的危险性的时候,怎么可能有人坦然的坐在火车里面,欣赏外面的那些.........自然风光.

蕾安娜隐隐明白,自己刚刚的表现太过镇定自若了.

不过,华奕刚刚那副表现,可是和他所说的“没有心情欣赏风景”

不符.

一个紧张的人,是不可能有心情主动与她人攀谈的.

但相比起华奕无意间暴露了他自己区别与常人的地方,蕾安娜更偏向于认为,对方是看出了自己的不同,方才如此开口.

意思就是大家不妨都坦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