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142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那是崩坏裂变弹,天命最恐怖的武器.

检测部门的办公室里,有人发出惊叫.

“怎么会!”

“崩坏裂变弹,这是总部才拥有的最终武器,竟然足足发射了三枚,难道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美洲的某个地方出现了由崩坏生物主导的大灾难吗”

“蠢货,我们是监测部门,有大型灾难不可能毫无所知,而且,即便是真的有,按照流程来说,总部发射崩坏裂变弹轰炸我方,也应该提前通知,现在这般行为完全与宣战无异!民众根本没来得及疏散,会有很多很多人死去!!”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一瞬间的寂静后,有人语速飞快的予以回答.

“我们没有能够拦截崩坏裂变弹的武器,目前能做的,只有尽快计算出它的落点,并且拉响防空警报,疏散民众.”

“以崩坏裂变弹的攻击范围,已经来不及疏散了,目前能做的只能是让她们躲在各自住宅的地下室中......”

崩坏裂变弹,且不谈崩坏能发生裂变后恐怖的覆盖范围和各种连锁反应,单单是其爆炸瞬间的轰击力,就足以掘地三尺......不,是掘地三十尺,三百尺.

在崩坏裂变弹之下,躲在地下室那不过是能有些微弱的概率,让自己的尸体保存下些许碎块,留作纪念罢了.

说话的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说着说着便没了声音.

“已经计算出崩坏裂变弹落点,目的地是——纽约!!”

“......拉响放空警报吧,至少要让那里的人知道,我们并不是什么也没做.”

至于其他的,像是纽约作为通用公司和美洲支部大本营所在地的经济,战略和政治上的地位,一旦被毁灭后会发生的后果,监测部门的人没说.

她们知道,天要变了.

而听到了防空警报,第一时间以为是临时决定的军事演习的纽约民众们,满是困惑的从各自的住宅,公司中跑了出来,寻找着这次演习的指挥官.

然而没过多久,她们便看到了.

那三枚从远方飞过来,因为长时间的极速飞行而具备了超乎想象的内能,似乎将整片天空都点燃的崩坏裂变弹.

普通人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导弹.

她们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

高速飞行的崩坏裂变弹在一个呼吸间,便从天际线那边出现在纽约上空.

然后,一些目力不错的人,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天空中似乎出现了什么异物.

紧接着,深邃的黑出现,那是仅存在与一些天才科学家的预测中,从未被观测到的黑洞.

意外的小,意外的,不会给人毁灭一切的绝望感.

这一次,它的出现似乎是为了拯救人类.

三枚崩坏裂变弹没有逃脱那号称连光都能捕捉的引力的束缚,被吸入其中.

外来的强横力量让本来便即将爆炸的崩坏裂变弹彻底爆发,足以摧毁一切的光,热与崩坏能,想要在天空中肆虐的扩散开来,最终却仍没能敌过黑洞的引力.

纽约城的人们,只是看到了天空中一道突兀产生,又突兀消失的能量风暴罢了.

崩坏裂变弹之下,没有一个人死去.

瓦尔特杨呆呆的看着天空中那如同刹那芳华般的“烟火”

在生命的边缘挣扎过,知道死亡是怎样一种感觉的他,或许是因祸得福,拥有了较为敏锐的直觉.

直觉告诉他,天空中,不论是那突兀产生的黑洞,还是在被黑洞捕捉之前,因为自身极快的速度而根本无法被人眼看清楚的三枚崩坏裂变弹,亦或是之后的刹那烟火,都是远远要比自己之前面对的崩坏能泄露更可怕的灾难.

那是应当能将世间的一切都摧枯拉朽,,的毁灭的伟力.

所以,当瓦尔特杨目睹到烟火消失的时候,已然泪流满面.

在他的想法里,自己的救命恩人已经死去了.

为了拯救这里的人而死.

为了对抗由人类发射的导弹而死.

瓦尔特杨曾经遭受的被天命囚禁的待遇,之后,他从父亲这边大致听说了一些状况,知道对方在完成天命主教给予的最后一个任务——将解析的实验资料交给这里的人.

因为自身的精力而有着超越年龄的心智,大概能猜到父亲成为了天命大主教的弃子的男孩,现在很难对人类这个群体产生什么太过强烈的守护欲望.

没有产生仇视已经很好了.

但拯救他的,同样是人类.

砰!从天空落下了某种重物,在瓦尔特杨身边砸出了一个深坑.

那是一枚球体,是救命恩人之前拿在手中的东西.

应该是武器.

原本完美无缺的球体上出现了裂痕,或许,天空中突兀产生的黑洞,便是由这枚球体制造的,所以它在引力拉扯和能量爆炸中受到了波及.

瓦尔特杨无言的将球体收好,向着远离城市的方向走去.

他已经下定决心了,继承救命恩人的意志,用剩余的人生扛起守护人类的重担,对抗崩坏,还有想要伤害同胞的人类.

按照救命恩人之前的话,自己吞下律者核心会陷入沉睡,接受试炼,所以瓦尔特杨希望找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荒郊野外.

除了........救命恩人以外,瓦尔特杨不再会相信任何人.

............天命总部.

“主教大人,现在已经无法再接受到崩坏裂变弹的信息反馈......”

听着下属的汇报,奥托悠然的发出“哦时间也差不多,是有任何波折的成功落在地点吗”

若是崩坏裂变弹成功击中目标,则美洲支部从此除名,那位不会安心的当自己手中棋子的南希,还有聚集于其麾下的普朗克等人都将化为尘埃.

而若是崩坏裂变弹未能击中目标——只有可能是蕾安娜出手了.

虽然她是天命最强女武神,虽然她持有黑渊白花:,虽然她拥有打破人体极限的魂钢之躯,但在崩坏裂变弹之前其实也没有太大作用.

对方最多只能处理一枚崩坏裂变弹,并且只能使用同归于尽的方式,至于剩下的两枚2,依然会命中目标.

而神之键黑渊白因为其本身便是偏向于冷兵器的类型,质地无比坚固,不至于在崩坏裂变弹下损毁,到时候天命还能将之回收.

三枚裂变弹,可是天命至今为止的所有库存.

哪怕以天命的势力,在数年之内,也无法制造这种级别的新武器了.

奥托考虑的很清楚,出手便是必杀,势必将一切不安分的存在诛杀干净.

这一次,他直接使用了自己所拥有的所有必杀底牌.

“抱......抱歉......主教大人,我们未能观测到崩坏裂变弹爆炸后应有的能量波......”

下属的语气变得:不安.

气氛在她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凝结.

不短时间的沉默后——“传达我的命令,总部所有人员进入战备状态,并密切关注美洲的动向.”

“那么美洲支部那边......”

“从我下令发射崩坏裂变弹的那一刻起,不论导弹是否能够命中,都不再有美洲支部了.”

命中的话,美洲支部的一切都将被摧毁.

未命中的话,美洲支部势必彻底站在天命的对立面.

奥托早就有此预料.

他向来都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是一个会因为谋划失败而迁怒他人的类型.

所以奥托此刻面无表情的结束了联络.

不过,现在的状况实际上已经超出了奥托的判断.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到,足足三枚崩坏裂变弹,竟然没能掀起半点波澜.

蕾安娜绝对无法做到这种地步,哪怕她拥有黑渊白花:也不行,至于美洲支部的拦截武器,那更是不值一提.

那么,答案只剩下一个了.

在第一次崩坏中诞生的第一律者,竟然真的从“崩坏的使徒”

转变为了“人类的盟友”

,甚至还千里迢迢的从欧洲去了美洲.

奥托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这期间发生了什么,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按照自己得到的前文明资料,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根本不会诞生出强大到碾压一切的律者,对方应该不至于能轻描淡写的毁掉崩坏裂变弹才对.

但事实已经摆在了面前.

奥托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个可怕的状况——第一律者和原天命最强女武神都站在了美洲那边,与天命对立.

主教大人错愕的发现,面对这两股力量的联合,自己竟然没有足够与之抗衡的底牌了.

现在的天命,反倒成为了弱势的那一方.

到底有哪里出了错!端坐于人类最高权力宝座已有四百年的大主教,原本的冷漠和沉着已经消失,他抱住脑袋,久违的感受到了焦躁与不安.

由天命总部发射而来的崩坏裂变弹消失在纽约上空,与它一同消失的,还有南希,埃玛和薛定谔等人.

远在普林斯顿的特斯拉和爱茵得知了相关的消息,在发觉自己成了美洲支部剩下的高层中权限最高的存在时,一边紧急封锁一切消息,一边秘密来到纽约.

她们先是去了通用公司总部和南希的住宅,理所当然的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直到特斯拉动用自己水平不低的黑客技术,强行查阅了原本只有南希或是埃玛那样等级的存在才有权限查看的信息.

最后发现了位于城市边缘,已经沦为一片废墟的地下实验室.

结合自己已知的消息,大概猜到了一切的爱茵和特斯拉,忍着伤痛站出来,将天命向着同胞发射崩坏裂变弹的恶行,还有自己猜测的,南希,埃玛等人使用特殊的方法,为了抵御崩坏裂变弹而付出生命的事情公布.

一时间群情激奋.

这片土地的人本就对天命缺乏认同感,毕竟对方的疏离与蔑视几乎是不加掩饰的.

崩坏裂变弹,成了点燃一切的导火索.

人们聚集在一起,以原本的美洲支部为基础,在爱茵与特斯拉的主导下建立起了新的组织.

一个不像天命那般等级森严,不会以女武神作为对抗崩坏的筹码,力求以科技拯救人类的组织——逆熵.

爱茵与特斯拉成为了逆熵的创立者,以及执行者.

她们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人,但如今的状况让两人没办法对此深入探究.

而美洲那边发生的事情,那部分并未掩饰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奥托的耳中.

美洲的民意无比悲愤汹涌,天命总部却未曾遭遇攻击,奥托一时间有些不解.

他本来都做好了被蕾安娜联合第一律者打上门来的准备,现在对方却是按兵不动......难道,蕾安娜和第一律者出了什么问题奥托觉得这个想法有一定的真实性,然而作为一名谨慎的上位者,他不会亲身犯险.

在失去了近乎全部的底牌的情况下,奥托暂时放下了原本的一切打算,一边将发射崩坏裂变弹的罪过归结为天命评议会众人的误判,勉强维持着天命的声誉,一边命人全力制造崩坏裂变弹,尽快掌握新的底牌.

这一次的事件中,奥托明白了,底牌这种东西还是越多越好.

除此之外,女武神都是些一根筋的家伙,若是将来再有…天赋强大,能够使用神之键的存在,最好放弃威逼利诱,转而以的大义相劝说,同时注意与其......接触的存在,以免对方被人劝诱,与天命为敌.

简单来说,便是采取.....怀柔的方式.

蕾安娜,那个…足足度过了一百年,在离开天命总部之前,虽然对自己已经有了敌意,却从未想过脱离天命的家伙,竟然在:前往美洲的短短几十天时间里发生了蜕变.

未来,怀柔的同时,必须要强大的女武神的行动范围加以限制,对其能够接触的人事物进行筛选.

在自己未能拥有更加强力保险的底牌之前,必须做到这个地步.

奥托一瞬间想了很多很多.

他也前所未有的被迫搁置了对复活卡莲的方法的探究,认真把控天命,期望度过这段艰难时期.

不知不觉间,便是十年之后——天命将新的崩坏裂变弹制造完成,虽然仅有一枚,但奥托终归有了些许底气.

他开始回想起这十年的种种.

原本结构还不算成熟的逆熵,在这十年里快速发展壮大,天命谨慎防守的态度,让许多人猜到了在这次事件中是天命理亏,有不少杰出的科学家加入了逆熵.

直到目前为止,逆熵都并未向天命发起袭击.

这不正常.

于是奥托尝试性的派遣了数支女武神小队登录美洲探查情况,却遭到了大型机器人部队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