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214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

观星因为这番话而瞪大了眼睛,若是事情继续进展下去,会比原本预想的情形还要尴尬的少女,此刻果断的转移话题.

“吾,吾辈的意思是,你算先吃吗感觉你做了很多事情的样子,应该多少...消耗了些体力才对.”

“不必,女士优先,这是我所秉持的原则.”

华奕将被提前洗干净的树枝贯穿,烤的恰到好处的烤鱼递给了观星.

“......谢谢你,刺客先生.”

观星没有再推拒.

之前,她已经亲身了解过这料理手法极为简单的烤鱼的色泽与香气的诱人程度了,而现在,在口中绽放的美味,让观星最终确定,这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即便是宫中御厨,在同等条件下也无法做到更好了.

在料理中,除了........单纯的味道以外,往往还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像是制作者的心意什么的.

虽然说起来有点魔幻,不过观星过去便认为,宰相丽塔有时候私下里为自己烹饪的饭食,会比宫中的专业御厨所做的还要好吃.

而现在,观星竟觉得这简简单单的烤鱼中蕴含的滋味,不逊色于宰相的作品.

是因为自己饿过头了吗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刺客先生才对.

在观星因为这异样的感受而不知所措的时候,却看到刺客先生将另一条鱼架在临时制作的简易烤架上之后,从行囊里取出了一副画卷.

“观星大人,我认为有必要给你看看这幅惊世画作,若是你能指点一番就更好了.”

闻言,观星怔了怔.

现在好像是刺客先生第一次称自己为大人.

嗯,不同于宫中的侍从与宫女使用这种称呼时的拘谨,从刺客先生口中吐出这样的词汇,观星完全感受不到对方与自己的距离感.

虽然有缺乏恭敬的嫌疑,但观星本来也不是拘礼之人,很快就将注意力放在对方手中渐渐展开的画卷之上.

在捉鱼一事中被刺客先生打击了的观星,此刻见对方似乎有寻求自己指点的意思,难免有几分兴奋.

然而,待到画卷完全展开,看着上面那浑身上下透着傻气,以着完全不够...写实的手法绘制出来的自己的画像,观星脸上刚刚扬起的笑容便僵住了.

短短时间内已经接连遇到了多次出乎意料的状况的观星很快收敛了表情,她感觉自己成长了.

“这幅画......应该是二皇子画的吧”

“的确如此,不过按照辈分来讲,你明明应该叫她皇叔才对,为什么一直使用二皇子这个称呼”

“只是感觉怪怪的,稍微有点抗拒.”

听到观星的话,华奕挑了挑眉.

胡狼少傅与观星毫无疑问是站在了对立面,不过身为二皇子的琪亚娜应该不至于让观星产生反感.

所以,难不成这场十分真实的梦境,其实是与当初卡莲所处的虚拟实境类似的地方“你听说过德丽莎这个名字吗还有圣芙蕾雅学园,休伯利安号之类的称呼.”

“未曾耳闻,莫非这些词汇有某种特别之处”

“......没什么,随口一说,无需在意.”

小心的将珍贵画卷重新收好,华奕一边烤着第二条烤鱼,一边开口道.

“可以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吗”

卢小说!,

“吾辈的事情......在异兽降临之前,吾辈的人生并没有太过特别的地方,在宫中生活,学习着种种知识,被群臣照顾着.”

“异兽”

“刺客先生连异兽都没听说过吗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观星满是探究的打量了一番华奕,而后却是接着解释道.

“所谓异兽,是从异界而来的灾厄,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降临于此世.

异兽降临时,无数异界之物也会如潮水般随之涌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听起来,有点像是崩坏爆发的意思了.

“三年前,异兽阎罗现世,幽兰将军率军三十万与之相抗,最终险胜,国运得护.

上月,异兽无相现世,爷爷他亲率十万精锐迎击.

此役虽将无相击退,但爷爷亦是身负重伤,最终......临终之际,爷爷在将皇位托付于我的同时,也将帝国的秘密交给了我.”

观星望着华奕,眼神莫名.

“对我而言,这秘密是可以永久终结异兽之乱的最后一枚钥匙.”

“这就是你悄悄跑出煌月城的原因吗明白了,我会帮你的.”

很意外的,观星在提出自己的请求之前,先一步从华奕这边得到了承诺.

她原本是怀有担心的.

毕竟,无论是少傅胡狼,二皇子琪亚娜还是宰相丽塔,应当都希望她立刻回到煌月城,但观星这次出逃有着自己的目的.

若是华奕要将她强行带回去,观星会很烦恼.

现在,发现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观星轻松了很多,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酝酿.

“那阎罗乃是至阴之兽,无相则为混沌之源,以此推之,则必有一头...至阳之兽尚未现世.”

即便不算上尚未出现的至阳之兽,短短三年之内,帝国境内已是接连出现了两只可怕的异兽,帝国军力损失惨重,哪怕将剩下的兵力尽数押在那不知多久便会出现的第三只异兽之上,也势必承受极大的损失.

第一次异兽之战,帝国军力三十万,险胜.

第二次异兽之战,号称十万精锐,完全不是因为这十万精锐的战力超过之前的三十万大军,而是已经经过了一次异兽之乱的帝国只能派出十万军力了,其结果便是领军者重伤而死.

若是以此推断,第三次异兽之战......观星不想再让任何人死去了.

篝火旁,观星那因为过于可爱而很难给人以威严之感的脸蛋上,显露出了坚定之色.

“吃完烤鱼之后就早点休息吧,看起来,你很累了.”

华奕的话让观星的动作一顿.

相比起被人关心后产生的温暖,少女此刻的心情有些不同.

这话听起来很是古怪.

尤其是在对方作为男性的情况下.

说起来,在这种夜深人静的荒,若是对方真的对自己做什么,观星感觉自己完全处于求救无门的状态.

嘶.

华奕注意到了观星的神色变化,并没有刻意去挑拨她变得:敏感起来的神经,顺势往地上一躺,一副让观星自便的模样.

待到数十分钟之后,观星终归还是放下了警惕,抱着膝盖缩成小小的一团,在距离华奕仅有数米的地方睡去了.

............“乾坎艮正巽......坎居北,离处南......”

少女甜美的嗓音糅合在晨间湿润的露水里,携着那明媚的阳光洒向四方.

“引离入坎,降之于兑.”

哪怕是性情暴躁的人,在醒来时看到如此美好的一幕,大概也会露出会心的笑容吧.

华奕靠坐在一颗1葱郁树木旁,嗅着晨间的甘美空气,望着少女在不远处的草地上念念有词的画着什么.

“早上好,你这是在做晨间运动”

华奕带着玩笑的话,令观星扫了他一眼.

“愚见!此乃引火入水,请君入瓮之阵!”

“用来对付那尚未出现的第三只至阳之兽”

“正是.

既为至阳,则其必性火而畏水,以此为依据布置阵法,方可增加一两分胜算.”

观星摇着羽扇振振有词,颇有一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质.

“七星阵法未成,仍有多地尚待布置,接下来,还需顺道而下,前往附近的紫苑镇.”

华奕点了点头,却是转而望向不远处的一个巨树.

“你已经听了一段时间,不打算现身吗”

“什么!”

闻言,观星内心一紧,顺着华奕的目光望了过去.

短暂的沉默后,从树后走出来一名紫色长发,眸色浅紫,身穿武士服的少女.

“失礼了.

偷听窥探实乃下作之行,绝非吾之本意.

只是因为刚才两位相谈甚欢,实在不好打扰,如有冒犯,还请原谅.”

看清了来人样貌之后,观星皱起眉头.

“北辰芽心,二皇子手下的武将吗......刺客先生,留心.

此辈以北辰二刀流名震江湖.”

看着那和雷电芽衣一模一样的少女,华奕一时间陷入了无言.

当初在崩坏世界的长空市的日子里,华奕曾经和雷电芽衣学习了一段时间的剑术.

,其名为北辰一刀流,结果现在这位…北辰芽心却是以北辰二刀流闻名天下.

再加上这个梦境世界里,芽衣依旧和琪亚娜混迹在一起,倒是............有趣.

“殿下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这真是诚惶诚恐.

但我此行不为其他,殿下也应该猜到了,还请老实的和我回二皇子殿下那里去吧.”

回到二皇子殿下那里去,而不是回到少傅那里去.

“我若是说不呢”

虽然观星知道二皇子琪亚娜没有完全被少傅胡狼蛊惑,不会伤害自己,但她有着不能回去的理由.

第三只异兽随时有可能出世,若不能抓紧时间完成阵法,届时帝国士兵不得不直面异兽,造就血流成河,天下大乱的场面.

“那我也只能先将殿下制服了.”

闻言,观星幽幽一叹.

“看来免不了一场战斗了呢,只可惜要惊扰这林中的晨鸟们.”

如此说完之后,少女脚步轻移,退到了华奕身后.

好家伙,说了那样一番漂亮话,原来不打算亲自出马啊.

,推荐,分享!,

感受到华奕望向自己的目光,观星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好意思的神色.

她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够...正当.

但没办法,观星并非习武之人,虽说有着消灭异兽的大志,但那是借住阵法之力,并不是靠着自己的个人实力.

别说是对抗二皇子麾下的这位…实力极为不凡的贴身侍卫了,哪怕是随便一名普通的士兵,都能在正面的单打独斗中击败观星.

自知自己完全不是对方敌手的观星,若是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会想方设法的逃跑,不过现在倒是............有更好的选择.

因为有刺客先生在.

观星没见过刺客先生真正战斗过,可昨天刺客先生轻松一脚在地面上踏出巨坑,又用一枚石子震死湖中游鱼,并且让湖面荡起涟漪,将浮上来的游鱼送到岸边,其所具备的力量与技巧都是足以打破常识的水平.

观星对刺客先生很有信心,才会如此自然的在说出那番气势不凡的话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动作.

除了........信心以外,少女发现自己意外的对应当是初次见面的刺客先生很是依赖.

明明观星一直都是会计较得失,足智多谋的类型,但在刺客先生出现的情况下,却下意识的觉得他能够做的比自己更好.

话虽如此,竟然能够这样缺乏顾忌的将麻烦交予刺客先生处理,自己还真是过分啊,到底是则怎么回事呢......在观星脑海里闪过种种想法的时候,华奕依言站了出来.

北辰芽心的目光在华奕身上停留了半晌,方才开口道.

“既然二皇子殿下将令牌交予你,你理应与我协力,护持观星殿下回到煌月城才是,为何反倒阻拦”

“相比起立刻回到煌月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完成,我不过是斟酌了一番利弊,选择了最优的选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