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218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耗费大半日时间,三人3便到了百丈原.

以无边黄沙与少量山岩组成的区域.

相比起有青山绿水为伴的紫苑镇,这里显得极为荒凉,几乎看不到一丁点的自然之绿.

此地距离紫苑镇只有不到一日的路程,如此突变的地理特征,让人难免产生惊奇之感.

望着这隐隐透露出死寂与凄凉的百丈原,观星轻轻叹了口气.

“三年前,三十万将士在此奋勇杀敌,牺牲无数,终将异兽阎罗斩落,帝国其余各处得保平安.

那些.........牺牲的将士们......从那时起便与自己的兵器一同沉眠于这沙海之中,护佑帝国安康.”

观星弯下腰捧起…一抔黄沙,又任凭呼啸的狂风将其吹散,消失在这沙海之中.

见此,渡鸦也不由的被观星的情绪所影响,显露出复杂的神色.

华奕也收起了原本的随意.

无论这梦境世界是以某种特别的原理为核心构建的真实的平行世界,还是完全意义上的虚幻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华奕都应当选择尊重.

作为崩坏世界的三大组织共同的领袖,华奕尊重这异世界战死的英雄.

一望无际的荒漠之中,一阵马蹄声飞奔而来,转瞬便已出现在了三人3的视野里.

“末将幽兰黛尔,已在此等候观星大人多时.”

“你果然来了.”

观星望着眼前这位…金发少女,三年前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作为斩落异兽阎罗的最大功臣的将军,一时间有些怅然.

短短三年时间,已是出现了两只异兽,给煌帝国带来极为可怕的损失,而现在第三只异兽更是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幽兰黛尔将军,你在此等候的理由,究竟是为了保护吾辈,还是为了取吾辈的项上人头呢”

这几天,离开了煌月城的观星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

华奕,北辰芽心,八重和渡鸦,保护自己的人,想要将自己强行带回的人,还有刺杀自己的人.

若是认真算起来,除了........刺客先生理解自己,并愿意站在自己的身边以外,其她人竟然都或多或少的作为阻碍者存在.

身处这黄沙遍布,透着悲凉气氛的百丈原,观星的心情也难免受到了一些影响,变得:悲观起来.

原本在华奕身边常常会露出种种的观星,此刻面沉如水,满是压抑.

既然胡狼少傅想要当那权倾朝野之人,为此不惜冒风险派出杀手,那么执掌军权的幽兰黛尔将军,或许也会有类.

“末将是为了带观星大人回无双营休养,绝无二心.”

“若是我不和你走呢”

“那大人也就休要怪末将得罪了!”

话音落下,幽兰黛尔已是策马而来.

渡鸦打量了一番对方的声势,而后低声向着华奕说道.

“这一击我挡不住,只能躲.”

“那就换我来挡好了.”

在崩坏世界中,幽兰黛尔是天命最强女武神,不知在这梦境世界里又有几分实力.

华奕走到观星面前,一副要阻止幽兰黛尔的架势.

见此,原本想要强行将观星拉到自己的马背上的幽兰黛尔,轻挑眉头,举起了手中的尖枪:.

“君臣之间,岂容你这样的外人造次让开!”

“他才不是什么外人!”

面对幽兰黛尔的厉喝,还不待华奕予以回应,观星便以着明显要比平常说话时要大声许多,也要坚定许多的声音回应.

或许是察觉到了观星此刻蕴含的情绪,原本已经要和华奕爆发战斗的幽兰黛尔猛的一勒缰绳,让战马止住了冲锋.

靠近到华奕身前,幽兰黛尔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神色莫名的看了一眼观星.

“观星大人私自逃出煌月城,便是为了和此人私奔吗”

“”

观星露出错愕之色.

幽兰黛尔的这番话完全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既然如此,就让我探究一番此人的武艺.”

将观星的反应当成是默认的幽兰黛尔,原本被收回的尖枪:再次探出,朝着华奕的肩头刺去.

这是即便华奕没能防守住也不会致命的部位,发动如此攻击的幽兰黛尔也是有过一番考虑的.

而华奕则是在观察.

这一枪的速度,力量,还有其他相关的东西,,都处于正常范畴之内.

虽然幽兰黛尔肯定没有竭尽全力,但很显然,在这梦境世界中,即便是她也被削弱了很多呢.

华奕直接抓住枪杆,一边以巨大的力量阻止幽兰黛尔想要收回长枪的动作,一边开口道.

“观星离开煌月城另有隐情,此事可以到无双营详细诉说.”

“......好.”

幽兰黛尔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华奕也便松开了手,让她得以收回除了........较为坚固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武器.

若是有一天,崩坏世界的崩坏能尽皆消失了,一切与之有关的物件应该都会失效,连带着导致女武神之类的存在的战力大幅度下降,或许其战力水平会变得和这梦境世界类似.

这样一来,反而不能以着完全消灭崩坏能为目的行动了......在华奕若有所思的思考着的时候,幽兰黛尔也在思考.

思考着这位…实力不俗的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实际上,幽兰黛尔已经搜集到了一些情报.

虽然尚不能通过情报探究出观星的真正打算,但观星身边出现了一位强大的守护者,接连击退了多方势力派来的人手的.

状况,幽兰黛尔是知晓的.

卢小说!,

不久之后,无双营,主帐.

在百丈原这种只有黄沙与山岩的地方,哪怕是掌握帝国军权的大将军幽兰黛尔的主账,也与奢华一词完全无关.

恶劣的环境与漫长的补给线,让驻扎于此的帝国士兵们不得不过着艰苦朴素的生活.

卸下那相比起增加防御力,更多的应该是抵挡风沙与烈日的披风,幽兰黛尔的铁血坚毅气质也减弱了不少,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当然,这不过是相对而言罢了,哪怕是现在的幽兰黛尔,若是有普通人在她面前,也会变得:束手束脚,拘谨无比.

那征战沙场的气质,依然若有若无的散发着.

“军中禁酒,以茶代之,还请谅解.”

幽兰黛尔为华奕,观星与渡鸦泡好了茶水之后,露出正色,接着说道.

“按:先皇遗诏,观星大人将承大统,吾等臣子亦须竭忠尽节,以辅国事.

既如此,观星大人为何私自逃离煌月城,置自身于危难之中需知一旦观星大人有失,则帝国必将陷入纷乱,稍有不慎,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局.”

华奕可以代替观星回答幽兰黛尔的问题.

不过他并未立刻.

开口.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华奕利用具备足够说服力的理由将幽兰黛尔说服,也难免会让对方觉得,观星本人或许并没有那般器量,华奕在说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至于渡鸦,她更加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开口.

渡鸦本来就不擅长辩驳,原本身为刺杀观星的杀手的她,在从百丈原边缘一路走来,抵达幽兰黛尔的主帐的路上,见到了很多气势不凡的无双营将士.

虽然论单打独斗,渡鸦不认为自己会弱于,她们中的任何人,但庞大的基数让渡鸦感受到了绝望.

一旦与统帅这支大军的幽兰黛尔爆发冲突,渡鸦完全不认为自己能逃出去.

此刻,她很紧张.

观星其实也不比渡鸦好到哪里去.

她同样明白,随着众人抵达这主帐,已是到了最为特殊的时刻.

若是幽兰黛尔有不臣之心,大家的处境将会变得:极为危险.

虽然有战力强大的刺客先生在,但观星现在反倒是正因为刺客先生的存在而变得更加紧张了.

若是真的爆发冲突,到时候自己着皇位继承人的身份保全性命,刺客先生却很有可能被幽兰黛尔杀人灭口,淹没于这无双营大之中.

对此深感在意的观星努力斟辞.

“按照吾辈的推断,第三只异兽——至阳之兽随时有可能降世.

此次离开煌月城,便是为了在帝国版图各处布置阵,将至阳之兽引入其中,以最小的代价将之封印.”

“荒谬!昔日异兽降世之时,无数将士浴血奋战,方为帝国赢得一线生机.

虽说观星大人天资聪颖,但仅凭一人之力,怎么可能击败异兽”

幽兰黛尔毫不留情的斥责让观星抿了抿嘴.

她自然不是被对方驳斥的哑口无言了.

若是孤身一人在此,观星有无数可以与幽兰黛尔辩驳的话.

但现在,担心若是自己惹怒幽兰黛尔,对方会拿刺客先生发泄的观星,却是有了顾忌,并因为这份顾忌而犹豫着.

见此,华奕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保持沉默了.

相比起展露力量乃至直接掀起战争,证明自己拥有着无惧于这支处于常理范围之内的大军的力量,心知幽兰黛尔并非恶徒的他决定采取.....温柔一点的方式.

“幽兰黛尔,如果你是帝国之外的人,现在使用这样的说法的确合情合理,毕竟异兽的强大和造成的损害有目共睹.

但——你现在是帝国的将军,观星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是你的主君.

在主君下定了决心并且为了守护帝国而努力的时候,你发出这样的质疑,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

“......”

幽兰黛尔自然注意到了观星和渡鸦的表情.

在她们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心有顾忌,不敢与自己据理力争的时候,华奕反倒能如此自然的与自己的辩驳,理所当然的让幽兰黛尔为之侧目.

“身为稀少的男性,只要有一点可取之处,便理应名传千里,但我从未听说过帝国之内有如你这般的人物,所以——你是来自于帝国之外吗”

虽说是在询问,幽兰黛尔却是已然在心里确定了答案.

认为华奕是他国人士的幽兰黛尔短暂的产生了警惕,觉得对方的出现怀有某种阴谋.

但想起华奕在这段时间一直和观星相处,若是真的有险恶目的,实在有太多机会去实施之后,幽兰黛尔又很快将那份警惕抹去,单纯的显露出探究.

闻言,观星和渡鸦也难免侧目,好奇的望向华奕.

“这么理解倒是............没错.”

华奕也不特意辩驳,干脆的点头.

他自然也知道,以帝国之外的来客的身份与皇太孙观星相处,会显得很是可疑,不过这段时间观星的平安无恙应该足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若是幽兰黛尔因此想要强行将自己驱离,华奕说不得要在与至阳之兽一战之前,先与幽兰黛尔练练手了.

反正...这是一个梦境世界,华奕觉得自己应该活得洒脱一点,放松一点才是.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幽兰黛尔却是并没有继续在这一点上深究,转而望向渡鸦.

“那么,这位是”

“我是观星大人新收的侍从,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为了防止观星与华奕说出自己最开始的刺客身份,渡鸦几乎在幽兰黛尔话音落下后便立刻.

开口,而后以着恳求的目光望着观星与华奕,希望两人能够帮忙.

在这种时候,沉默便是最好的帮忙.

,推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