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219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但实际上,幽兰黛尔其实是知道渡鸦的身份的.

归根结底,相比起煌月城到紫苑镇的距离,终归还是百丈原距离紫苑镇更近一些,理所当然的,幽兰黛尔麾下的无双营,在紫苑镇也有不少人手.

起初只是为了镇守紫苑镇,并且负责保证无双营的补给,不过在观星离开煌月城的消息传到此处之后,驻守于此的将士自然也是有了些额外的任务——保护观星的安全,并提供配合.

若不是有无双营的部下暗中布置,其实华奕等人离开紫苑镇的时候,会有不少人悄悄跟踪.

倒也不是跟踪观星,而是跟踪华奕.

居住于紫苑镇的那些.........大龄少女们,可是很中意气度不凡的华奕的,有不少人打算将他掳回家去.

而渡鸦作为杀手的身份,稍微花费了些时间,幽兰黛尔自然也是知晓了.

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渡鸦,又看了一眼华奕,最终放弃了原本打算的将渡鸦强行关押在无双营的打算.

最开始,幽兰黛尔以为观星逃离煌月城只是为了躲避责任,理所当然的将观星当成了小孩子对待,自然会避免一切不安定因素接近观星,如同监护人般的照顾她,哪怕是以强制手段来实现.

但现在,观星表现出了意料之外的担当,已是有几分王者之风,幽兰黛尔愿意相信她能够将渡鸦真正收为仆从.

按照幽兰黛尔获得的资料,这渡鸦虽然是杀手,却从不伤害老弱,算是还有几分原则,姑且可以暂时相信一下.

更何况,观星身边还有这位…神秘的华奕.

短短时间里诸般念头流转,幽兰黛尔放下其他心思,开始向观星询问封印异兽的细节.

并不是为了探究对方之前发言的真实性,也并不是将自己摆在高高在上的地位对观星的所作所为进行点评,幽兰黛尔想做的,不过是帮助观星查漏补缺,让这次的尝试趋于完美罢了.

不知不觉间,便是大半个夜晚过去.

身为旁听者,又在之前担惊受怕了一番的渡鸦早就撑不住去睡觉了.

而华奕并未在这梦境世界中感受到倦意,也不知道是因为这本身便是梦境世界,还是梦境世界完美的体现了华奕的身体素质,让他不至于因为一个白天的忙碌便感到困倦.

不过,因为华奕一直都没有想着单靠观星的阵法封印至阳之兽,甚至完全忽略了阵法会发挥的作用,打算到时候和至阳之兽单打独斗一番,所以在幽兰黛尔与观星的谈话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华奕也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主帐.

望着华奕离去的身影,原本相谈正欢的幽兰黛尔和观星很有默契的同时陷入了沉默,片刻后,幽兰黛尔开口道.

“观星大人,你觉得他如何”

观星以为幽兰黛尔对身为来客的华奕保有警惕,当即毫不犹豫的为刺客先生说起了话.

“很厉害,不论是心智还实力.

那样强大的他愿我,协助我,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需要怀疑的.”

望着眼前少女相比起之前谈论封印至阳之兽时更加认真且坚定的脸色,幽兰黛尔明白,一旦自己刻意的说华奕的不是,可能会与观星发生口角.

实际上幽兰黛尔也不打算说华奕的不是.

“观星大人,你知道对方的想法吗或者说,你了解对方吗”

“呃......”

突兀的问题让观星陷入了沉默.

她无法给出答案.

刺客先生很是突兀的出现,又很是自然的对孤立无援的自己提供帮助.

除了自己对他产生出的不知来由的亲近感与依赖感以外,观星完全不知道刺客先生的来历,更不知道他对自己如此之好的原因.

那是亲情或是友情吗观星觉得不是.

因为面对爷爷或是丽塔的时候,观星可从来没有像面对刺客先生一样,产生心跳加速的异样感.

望着观星变化的神色,幽兰黛尔迟疑了一下,终归还是开口提醒道.

“观星大人就没有想过,有一天华奕先生会像突兀出现那样,突兀的消失既然对方一直在:协助观星大人封印至阳之兽,那么说不定事成之后,他便会离开.”

“!”

听到幽兰黛尔的话,观星顿时瞪大了眼睛.

一种彷徨感弥漫在她的心间.

见此,幽兰黛尔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决定协助自己的主君.

哪怕抛却情感方面而论,单纯从华奕具备的价值来说,幽兰黛尔也觉得很有必要将对方留在帝国.

至于按照自己的打算行事后,到时候可能引发的民众的质疑,只要将华奕一路保护和协助观星封印异兽的事情宣扬出去,应当能将影响降低到最小的程度.

最不济,自己再出面镇压民意就是了.

产生了种种想法的幽兰黛尔突然莞尔一笑.

如今封印第三只异兽之事尚未完成,一切都没有尘埃落定,自己竟然考虑到了那种地步,真的不像是过去的自己了呢.

“......”

观星注意到了幽兰黛尔的笑容.

并未掌握读心术的她,当然是以实际情况为依据来进行猜测了.

幽兰黛尔在询问自己对华奕的了解,并且表达对方最后很可能会离开,让自己的内心变得:很是彷徨后露出了笑容.

有点像是幸灾乐祸的笑.

仔细回想一下,华奕之前虽然差点与幽兰黛尔爆发战斗,但在那之后对幽兰黛尔的态度却是毫无敌意,与她说起话来也很是自然,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再联想起幽兰黛尔长期在帝国边境驻防,是最有可能接触和了解帝国之外的势力的人,观星理所当然的开始怀疑了.

她怀疑幽兰黛尔与华奕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不知为何,观星的心情变得:惆怅低落起来.

原来,并不是自己先认识刺客先生的吗......卢小说!,

“观星大人也请早些休息吧,明日我会安排好一切,命人准备车马,同你离开无双营,以作封印异兽之阵.”

幽兰黛尔的话在观星的意料之中.

这也是她并未向与自己十分亲近的宰相丽塔言明意图的原因之一.

一旦告知她们封印异兽的计划,她们很难坐视不管....

,任由自己单独行动.

而如今帝国先帝驾崩,朝野动荡,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无论是身居高位者,还是作为中低层一员的官员都不可............擅离职守,否则难免会生出事端,在异兽降临之前,帝国便先一步陷入混乱.

“不,幽兰黛尔将军,你还是留在此处吧.”

观星摇头拒绝了幽兰黛尔的提议.

“我所设之阵法有二2,其一是为封印异兽,而其二,则是为了引其现世所设.

如今诸事尚未尘埃落定,至阳之兽是否会为阵法所引,被阵法所困尚无定数.

而即便一切顺利,也难以断定是否有其他异界之物会随之现世.”

观星轻呼一口气,望着幽兰黛尔,很是认真的接着说道.

“此地乃昔日异兽阎罗降世之处,阴阳早已混乱.

若真有劫难,此地将首当其冲.

所以,幽兰黛尔将军,我希望你能在我们封印异兽之时镇守此地,以保天下太平.”

“可是......”

这未免也太不正常了.

身为皇太孙,在不久之后便应当登临大统的观星为了封印异兽到处奔波,而作为军中统领,理应为帝国抵御一切外敌的自己却守在营帐之中.

幽兰黛尔怎么可能干脆的接受这样的安排.

“有什么可是的,幽兰黛尔将军,你不是已经决定相信我和他了吗”

所谓的他自然指的是华奕.

至于渡鸦嘛,现在被观星很自然的忽略了.

“......好吧,观星大人请一路小心,你是帝国的未来,若是封印一事出现意外,请务必不要死战,无双营的将士早已准备好与异兽对抗到底了.”

“嗯.”

次日,无双营北,落凤岩附近.

荒漠之上,一辆马车由南向北飞驰而去,卷起一片沙尘.

在观星于百丈原完成了相关的阵法布置之后,众人便乘上了幽兰黛尔准备的马车,向着最后一处阵眼离开.

马车外表不显奢华,质地坚固,据说能承受骑兵冲锋的一击而不至于支离破碎,至于应付崎岖不平的道路的颠簸,更是题.

除此之外,华奕,观星和鸦三人3所需的饮水与食物准备妥当.

幽兰黛尔那偏向古板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觉得她所准备的食物是便于携带和保存,但在口味与营养方面有些不足的干粮.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幽兰黛尔所准备的食物竟然甚是丰富,考虑到了可储藏性,便携性乃与营养等方方面面,明显做了一番功课.

拉着马车的乃是两匹日行千里的良骏,而驾车之人则是前精英刺客,现观星麾下之侍卫渡鸦是也.

华奕自然不可能自告奋勇的承担驾车的工作,除了........因为有渡鸦在以外,华奕本人对于..这种较为古老的载具掌握的并不熟练,再加上这落凤岩附近的地势都不是平直坦途,驾车的工作理所当然的由渡鸦承担了.

直到目前为止,渡鸦所驾驶的马车都很是平稳,还算舒适的环境让昨天晚上花费大量的时间与幽兰黛尔交流封印异兽的细节,连带着导致睡眠时间极度匮乏的观星,此刻一副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样子.

华奕见此,便特意保持安静,让她小憩一会儿....

然而时间才刚刚过去十数分钟,驾车的渡鸦便猛的勒紧了缰绳,引得骏马发出嘶鸣.............,也让与华奕相对而坐的观星身体倾倒,撞进了华奕怀里.

观星一下子就清醒了.

察觉到自己此刻的状态的少女,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不过华奕倒是............一脸的镇定.

毕竟搂搂抱抱这种事情,华奕已经到了习以为常的地步,是老司机了.

此刻他将目光望向了马车之外.

距离马车约莫数百米的地方,有数千兵马皆持刀带甲,早已布好了阵势.

阵中大旗之下,领军者白衣银铠,正是二皇子琪亚娜与少傅胡狼.

同样看清了形势的观星很快收敛起原本的心情,握紧了手中羽扇.

“她们......交给我就好.”

哪怕华奕表现出了强大的战力,观星也不认为他会是这数千精良兵马的对手,此刻的少女已经下定了决心.

如果来者不善,观星打算为华奕拖延时间,让他驾车返回无双营,寻求幽兰黛尔与其......麾下军队的庇护.

至于自己......若是真的出现意外,观星并不认为那想方设法的抹黑自己,甚至敢于派出杀手刺杀自己的胡狼会投鼠忌器.

而拥有着二皇子令牌的华奕是否真的是二皇子那边的人,二皇子又是否真的产生了谋反之心,在这几天里悄悄与华奕联系,然后率领兵马赶来,观星却是完全没有怀疑.

若是刺客先生想对自己不利,有太多的机会了,完全没必要如此大费周折.

前方军阵之中鼓声大作,少傅胡狼策马而出,剑指已是走下马车的观星,华奕与渡鸦一行人.

“来者可是逆贼观星”

“逆贼胡狼少傅,数日不见,你怎么竟说起胡话来了”

胡狼与胡话,听起来倒很是相衬.

在华奕面前常常作小女儿姿态的观星,此刻却是展现出了不弱的气势,与背靠数千兵马的胡狼针锋相对.

“呵,大胆逆贼!汝之奸计早已为二皇子殿下识破,安敢在此饶舌!”

胡狼本想针对观星的话进行反击,然而一时...半刻,她却是想不出来这种能够与名字联系起来的发言,只得强行转移话题,大声斥责对方.

观星神色不变,轻摇羽扇.

“哦吾辈有何奸计,说来听听.”

,推荐,分享!,

胡狼对于..观星的配合很是满意.

她原以为观星会顾左言他,对自己的话装聋作哑,没想到竟是给出了回应.

这下就好办了.

相关的发言,胡狼早就斟酌良久,足可在大军之前,将对方驳斥的哑口无言,而后携大义将其诛杀,顺理成章的推二皇子登基.

“按:帝国律法,先皇晏驾之时,将由太子殿下继承大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