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229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一场声势颇大的火焰,滚滚的浓烟不断扩散,但是还没有达到能遮蔽视野的地步,华奕和德丽莎都能清楚的看到,原本占据了千羽学园大部分地方的神秘森林,在这一场大火中被毫不留情的吞没,而那些.........特殊的藤蔓,外围部分被舍弃,内里重要的部分则是在不断收缩.

德丽莎那边没有见到躲避火焰的拟似律者,华奕这边也没见到.

按照崩坏能浓度地图显示,对方选择留在了原地.

德丽莎和华奕重新汇合,走过可燃物被烧尽,露出焦黑色泥土的道路,来到千羽学园中央,看到那里的一个被藤蔓重重包裹的巨大球体,德丽莎叹了口气.

“结果,这一场大火并没有给那名拟似律者造成太大困扰的样子.”

藤蔓球体表面有些灼烧后的痕迹,但既然这球体在大火中仍然存在,那么毫无疑问,应当是被保护在内里的拟似律者此刻也毫发无损.

华奕却是露出了目的达成的表情.

“但我们的困扰已经随着这一次大火而解除了,之前的地形中有树林灌木掩护,这些............藤蔓偷袭很难发现,如今到处是焦黑色,藤蔓的那一抹绿意已经足够明显了.”

“也对.”

德丽莎点了点头,正欲靠近,却是又被华奕拉住了.

“之前说了,植物的对敌手段中毒素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除了........要避免被藤蔓划伤以外,空气中可能也弥漫着毒气,所以德丽莎,快点使用你的犹大的誓约掀起气浪,将那边的空气吹散.”

“......你这会不会谨慎过头了点”

“我的确只是在猜测罢了,不过尝试一下没关系的吧”

“是没什么关系.”

德丽莎点了点头,再次使用犹大的誓约,让其中的锁链长矛以强劲的架势飞舞,制造出了足够强度的气流.

仔细想想的话,今天犹大的誓约先是被当成钝器砸死士,而后则为了清除些许藤蔓就火力全开,现在更是成为了电风扇,真是有够凄惨的.

也就在气流席卷过去的那一刻,本来互相缠绕形成球体的藤蔓瞬间散开,而后如同毒蛇般铺天盖地的向德丽莎和华奕发动攻击.

只可惜,声势浩大而力量不足,这的强度甚至比不上之前对华奕发起偷袭的超巨型崩坏兽,自然也没能给两人造成太大的困扰,很,本密密麻麻的藤蔓便被斩裂成无数小段散落在地面上.

藤蔓球体的内部出现了一个人形生物,那是除了........崩坏能浓度之外,各种外观特征与死士无异的家伙,如同华奕之前测的一样,新出现的拟似律者乃是崩坏能侵蚀死士转化而成的.

第三次崩坏中,雷电芽衣诞生出了律者人格,而眼前的这个拟似律者则拥有律者的力量,加起来倒的确是一个完整的律者.

只可惜分割开来的话,两者的力量都要比正常律者弱,拥有征服宝石的雷电芽衣只是弱一些,而眼前的这个可能还并未形成律者核心的拟似律者,则是弱了不止一筹.

在华奕与德丽莎全力进攻之后,拟似律者很快便被消灭,如同崩坏兽和死士一般,溃散成细小碎片消失不见.

“果然不是正常的律者,比死士和崩坏兽都强不了多少,被击败后连律者核心都没有留下,根本就是没有形成核心嘛.”

和科学部那边的人联络了一番,确定获得了胜利的德丽莎发出骄傲的宣言,而后又看了眼华奕,补充道.

“当然,如果没有你的话,这个过程的确不会那么轻松,做的不错哟”

华奕点了点头,目光在只有自己能够看到的虚拟界面上的某处短暂停留了一下,嘴角不可............遏制的轻轻勾起.

“那么,我们就返回圣芙蕾雅学园吧.”

“嗯.”

驱逐舰垂直爬升到高空,而后向着远方飞去,在德丽莎与华奕离开后,长空市重新陷入了寂静,给这座死城带来些许不同的,只有那座仍然没有彻底燃烧完,存留着一些微小火焰的千羽学园,以及在千羽学园不远处,一座大厦楼顶的存在.

“那名特殊的拟似律者被很轻易的消灭了呢.”

及腰的樱色长发,青色眼瞳,身穿巫女服的她毫无疑问是美丽的少女,不过相比起那富有魅力的容貌,少女头上的两只狐耳更加让人在意,拥有如此特征的她并不像是人类.

少女如同自言自语般的话语得到了回应,回应者是在她旁边的一只超过十米的火红色巨型狐狸,虽然身形骇人却不像是实体,如同能量一般的有些虚幻.

“终归是所剩无多的崩坏能强行催生的存在,本体,还只是一名普通到了极点的死士,自然翻不起大浪,不过不得不承认,那名人类的确很聪明,完美的避开了这个拟似律者最为难缠的毒.”

这番话有理有据,然而少女的关注点显然和狐狸差别颇大.

“那个白发少女......和卡莲很像呢,卡莲小时候应该和她长的差不多.”

“醒醒吧,都已经过去五百年了,卡莲早就死了,人类不可能拥有如此漫长的生命,而身为拟似律者的你也注定不会被人类接纳,你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吧所以刚刚并未尝试接触那两名人类,否则注定爆发冲突,他们会像消灭这个拟似律者一般消灭你.”

“......”

“好了,既然新生的拟似律者被消灭,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再有人闯入这座爆发了崩坏的城市,只要像过去那样好好压抑住自己的力量,人类的装置就无法检测到你,你可以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下,不必继续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了,八重樱.”

因为科学部的人是在凌晨监测到新生的拟似律者的,德丽莎和华奕也是在凌晨前往长空市,如今顺利结束了战斗的两人并未花费太多时间,回到圣芙蕾雅学园时正好是早上,其她人正常起床的时间点.

德丽莎打了个哈欠.

“唔...,困死了,我去和科学部的人最后确定一下战果,把你的氮:素结晶剑交给我吧,我帮你带过去完成最后的修复工作,你可以先回去睡觉了.”

“好.”

华奕的脸上带着微不可查的兴奋之色,点了点头之后将大剑交予德丽莎,而后干脆的快速转身,迈步向自己的住处返回.

德丽莎总感觉对方的步伐比正常走路要快很多,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只当华奕是着急睡觉,四处看了看认准方向后,德丽莎便以同样不慢的速度往科学部走去.

华奕知道自己之前昏迷时雷电芽衣她们都没有好好休息,这一次应该会睡个懒觉,接下来的时间里不会有人打扰,所以——看着虚拟界面上,那已经被完成了的紧急任务,华奕的心跳开始加速,这速度比之前和那名未成熟的拟似律者战斗时还要快.

一种是战斗中大幅度消耗体能的正常反应,另一种则是因为心情而产生的变化.

华奕确认领取了奖励.

而后,虚拟界面本来仅有金币一栏的上方新出现了水晶栏目,旁边的数字不断增加,一直达到二百八十后方才停止,与此同时,虚拟界面中央出现了提示.

“高级补给开启.”

简短到过分的六个66字,老实说,华奕很希望它会和友情补给开启时一样,后面再加上几个字——首次十连免费.

只可惜并没有.

心知自己有些贪婪了的华奕平复好心情,有些紧张的想要开始抽取.

虽然在还是一名游戏玩家的时候,华奕并不是很喜欢单抽,更多的是当一只不断储蓄水晶的仓鼠,在必要的时候才大量抽取,然而现在真的进入了崩坏世界,能早一点变强自然是最好,而且现实当中水晶的获取难度未免太高了.

华奕来到崩坏世界也有了数个月的.

才出现了一次紧急任务,获得了仅仅能抽取一次高级补给的二百八十水晶,未来不出意料的话水度应该不会降低,攒出十连的量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果然还是立刻.

抽取比较好.

华奕的心脏剧烈跳动着,点想搞一番沐浴焚香,献祭一切的玄学操作了,水晶实在太难获取,华奕真的很希望自己的这一发单抽能得到四星44圣痕或是武器.

深吸一口气抛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华奕按下了抽取按钮.

当补给箱打开,看到光芒的那一刻,华奕的心脏跳动都是慢了半拍,那是紫色的光芒,两个.

高级补给与友情补给会有些许不同,除了........消耗水晶且获得物品的等级会更高以外,还有一点便是会同时获得两件道具,第二件道具不可能是武器或装备,参考..友情补给的状况,应该是金币道具,华奕还不至于太过激动.

但若是第一件道具也是紫光的话,那就有很大概率是武器或是圣痕!自己这是单抽出奇迹了!首先看向右侧,不出意料的是金币道具,不过达到了四星44等级,是价值两万金币的吼美宝藏,仅仅是这一个金币道具带来的收益,就能让华奕对自己的圣痕进行强化,让实力得到提高.

而左侧,当光芒内敛,显露出其中的物件,华奕看到的是一把武器,太刀.

黑色的刀刃与黑色的刀柄,只有在刀鞘与刀柄末端显露出一些红色.

“......地藏御魂不应该是高级补给中的武器吧而且,这个名字是——地藏御魂虚”

当见到武器的第一眼便认出其正体的华奕满是困惑,在他自言自语的时候,眼前的武器化为夹杂了几抹红的黑色流光,汇入到他身体中......不,并非是圣痕那般的灌入身体,而是到达了某种更深层次的地方.

相比起探究地藏魂虚的存在形式,华奕直接在虚拟界面上一阵操作,果然看到了如同圣痕界面一般的武器界面,那里孤零零的只有一把武器,连强化和进化按钮都没有,华奕也看不到武器的等级,只有一个似乎带着异样意味的名字.

相比起圣痕似乎更深层次的融入了身体的地藏御魂虚,如同之前的那几枚圣痕一般,除了........在虚拟界面有所显示以外,根本无法在现实当中拿出来,而不同于圣痕的是,获得了地藏御魂虚的华奕未感觉到自己有任何程度的变强.

二百八十水晶好像白费了,除了........两万金币以外,地藏御魂虚的作用完全看不出来啊,如果单论直接效果的话,它甚至比不上一枚一星级的圣痕.

在短短时间内心情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华奕陷入了长久的无言,而后苦笑了一下,又经过数次尝试确定完全无法将地藏御魂虚作为武器具现到现实当中,也完全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获得武器的加持变强之后,华奕关闭了虚拟界面,闭着眼睛仔细回想刚刚那一瞬间的感觉.

那种…不同于圣痕融入身体,地藏御魂虚进入到某种更加神秘的层次的感觉.

地藏御魂......御魂......魂......它融入的,会是自己的灵魂么

之前华奕和德丽莎说的大多数话都是真的,比如昏睡几乎一整天而很有精神这件事,现在他也的确没有心思睡觉,一直在:尝试寻找着得到地藏御魂虚后的变化,身体乃至虚无缥缈的灵魂上的改变.

然而并没有找到,一无所获.

从高级补给中抽到的武器既不能像圣痕那般强化身体,也不能像正常的武器那样具现到现实中,拿在手里对敌,除了........能在虚拟界面中看到地藏御魂虚的存在以外,就跟什么都没得到一样.

在华奕为此而无奈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来的并非琪亚娜或是雷电芽衣,也不是布洛妮娅,她们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补充之前缺少的睡眠,来者是无量塔姬子.

“怎么样,休息的如何在这里睡得还习惯么”

并不知道华奕和德丽莎在深更半夜去了一趟长空市,解决了一名新生的拟似律者的无量塔姬子,此刻只当华奕已经休息了一晚上.

“还不错,相比起立川学园的男生宿舍,这里的床铺要舒适很多.”

华奕也没有特意解释,稍微称赞了一下圣芙蕾雅学园的住宿条件以后,便接着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么莫非今天我已经要正常在圣芙蕾雅学园上课了”

“那倒不是,如今你们刚刚从大型崩坏中逃脱,圣芙蕾雅学园自然还不至于立刻.

让你们投入学业,会给你们一些缓冲时间,短则两三天,长则一星期,这段时间会让你们熟悉圣芙蕾雅学园的环境,摆脱遭遇大型崩坏的阴影,不过我感觉你好像没什么阴影的样子”

“......悲伤是有的,毕竟曾经生活的城市现在被废弃了,但还不至于达到阴影的程度.”

“但我可是有阴影了哦”

无量塔姬子的话让华奕怔了怔,这位…绝对面对过不止一次崩坏的女武神竟然产生了阴影华奕寻思着她之前乘坐休伯利安号到达长空市的时候都没有真正与强敌战斗过啊.

“呃”

“不要表现的这么困惑,我的阴影恰恰就是...你制造的,本来我都已经做好了付出生命的准备要去与第三律者死战了,结果刚刚从休伯利安号下来就被你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说的就好像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样,我很受伤诶”

这下子,华奕反应过来了,无量塔姬子指的是之前自己为雷电芽衣向圣芙蕾雅学园谈判的事情.

当时因为猜测到所谓的枷定时炸弹一类的糟糕东西,,自己的态度的确是冷硬了些,还拿无量塔姬子当作威胁德丽莎的“对不起..,另外,谢谢你之前配合我,不然以我态,的确有可能发生偏离预期的事情,最后或许会出现糟糕的”

“我也是猜到了这一点,如果当时我利用身上的作战装甲的力量强行挣脱,甚至是从雷电芽衣旁边带走琪亚娜,之得不针锋相对了,到时候便是圣芙蕾雅学园和律者开战,你也被推到了对立面,那样的未来并我期望的,能够为了其她人拼命努力的家伙,绝不会是坏人啊.”

华奕并不打算去反驳姬子的话,说一些“你利用作战装甲也无法挣脱”

这类的言论来维护自己的尊严,事实上是无量塔姬子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一点的尝试,面对这样纯粹的善意,继续去做其他争辩就是...彻彻底底的愚蠢了.

“所以,十分感谢.”

华奕又一次的郑重道谢,让无量塔姬子的脸上露出明丽的笑容,她歪了歪头,那是不同于德丽莎式的可爱,带有无量塔姬子这样的御姐特有的妩媚.

虽说单论年龄的话,德丽莎应该要比无量塔姬子成熟的多才对.

“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嗯.”

“那么就陪我去喝一杯吧,之前在长空市,你请我吃饭之后我就说了,有机会的话会请回来的,现在正是时候,你接下来没其他事情吧”

“没有,看来要让姬子小姐破费了.”

上一次真的只是吃饭,那家餐馆里没有太多酒水,身负任务的无量塔姬子也没有特意去点太多酒水,更不可能给华奕点酒水,此刻发现对方似乎很能喝酒的样子,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

“哦这意思是——你酒量很好”

“一般吧,不过最后将喝醉的姬子小姐送回家的余力应该还是有的.”

能把喝醉的自己送回家,华奕这意思是在说他酒量比自己好啊.

无量塔姬子已经打定主意要看看这究竟是对方不自量力的狂言还是对酒量的自信,她现在的关注点在另一方面.

“已经打起了将我灌醉的主意么,看起来还挺正直,坏心思却是有不少啊,华奕同学.”

如果是纯情少年,现在应该会因为无量塔姬子的话而满脸通红的低下头,被这美丽的女性调笑的心跳加速,不过华奕却是一脸正直.

“怎么会,现在琪亚娜她们不是也住在姬子小姐家里吗我不可能做坏事.”

“所以如果她们不在就有可能做坏事了考虑的还真是长远呢,不但想象了将我送回去的场面,还思考了做坏事的可能性,很厉害哟.”

“过奖了.”

无量塔姬子本来以为华奕会对自己的话加以辩解,谁知道却是听到了这样的回复,简直就像是华奕默认了自己的说法一样.

气氛好像突然变得:暧昧起来了.

无量塔姬子轻咳一声,转身开始带路.

“走吧,去喝酒.”

圣芙蕾雅学园或许更接近于圣芙蕾雅市,这里是一座学园都市,以学校为主体,周围有很多供给学生们的生活与娱乐的设施,远一点的地方则是办公区,有休伯利安号的格纳库,科学部的各个建筑物,种种物质的储蓄仓库等等....

按道理来说,既然有娱乐设施,那么自然也应该有酒吧才对,但实际上圣芙蕾雅学园没有酒吧,只有一家贩卖各类果汁汽水的同时顺带着售卖酒水的饮料店.

这也是之前无量塔姬子在执行任务之后会想着找个地方喝一杯的原因,饮料店的气氛一点也不适合喝酒.

不过,有人一起的话,感觉会稍微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