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31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那么原本的弱者就变成了恶徒,而无辜之人成了新的弱者,这已经不是在绝望中寻求希望,而是施虐者与受害者的故事了.”

“要听么所谓施虐者与受害者的故事.”

“我不喜欢悲剧,也不会将他人的悲剧当成消遣,但如果说出来之后能让你变得:好受一些,那么我愿意当一个倾听者.”

“嗯,我也是.”

一旁的卡莲点头赞同华奕的话,她发现自己和华奕的很多想法,观点都极为相近,这种默契让卡莲感到很惬意.

不过,现在自然不能享受那股惬意感,而是要心怀敬畏的当一个聆听者.

扫了一眼显露出相似表情的华奕和卡莲,八重樱无力的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神社,回想起了那段过去.

那是五百年前,比八重樱遇到卡莲更早一点的时候的故事.

在信浓,由于缺少河流,当地的村子时常被干旱所困扰,而信浓国的八重村里,流传着一个传说——只要将村子里的孩子作为祭品献给狐神,狐神就会显灵,为村庄降下雨水.

那一年名为樱的巫女还有一个妹妹,叫做凛,她体弱多病,而樱作为姐姐,自然承担起了相应的责任.

身为管理神社的神主的父亲似乎总是很忙碌,樱的童年缺少父亲的身影,她更多的是独自打理好衣食住行,,,,照顾妹妹,竭尽所能,并以着少女的情怀,对未来充满期待.

让最好的医生给妹妹看病,带妹妹去吃最好的东西,然后去山上,在最好的季节欣赏最美的樱花.

但,一切都在村子里发生长达三个月的干旱之后改变了.

明明一个月前才举行过祭典,向狐神献祭了一个孩子,但状况依然没有改变,土地颗粒无收,于是有村民找到神主,认为是之前献祭的孩子的血脉不够...纯净,没能让狐神满意,如今情况这般恶劣,只有再举行一次祭典,让具备巫女血脉的孩子作为祭品,才能打动狐神.

所谓的巫女血脉,指的就是...神主的孩子.

神主决定让凛成为祭品,毕竟她久病难愈,如果能给村子做一点贡献,也算是死得其所.

这是神主的原话.

一句直接将樱的童年,对妹妹凛的承诺,对未来的幻想,将一切的美好以最粗暴的方式尽数撕裂的话.

“啊!怎么会......”

卡莲因为八重樱所述说的故事而发出惊呼,她很难理解这种将至亲血脉杀死,献祭给虚无缥缈的神明的行为,哪怕天命本身就是以教会的形式存在,卡莲也不会去相信所谓的神明,更不会接受这样的祭祀.

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悲天悯人的神明吧,演出了无数回舞台剧的自己,在最后是被华奕拯救的,和神明无关.

面对卡莲的反应,八重樱脸色平静.

“樱同样无法相信父亲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所以她开始悄悄的收拾行囊,准备在祭祀进行的前一天带着妹妹逃跑,虽然前途未知,但至少比就这样让妹妹被杀死要好的多.”

开始转变的故事让卡莲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然后,樱带着妹妹找到了医生,治好了病,吃了最好吃的食物,看了最美的樱花,是吗”

只可惜,若是一切真的如卡莲所说,那是童话,而不是故事.

八重樱摇了摇头.

“神主早就料到了一切,提前将凛送到了祭台,并且让樱作为祭祀的举办者,将刀交给了她,让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妹妹.”

“樱不会这么做的,对么”

卡莲的心已经高高悬起,满是紧张的看着八重樱,她早就已经听出来了,故事中的樱,就是...眼前的八重樱.

“是,樱不会杀死妹妹,她用刀砍断了绑住妹妹的绳子,想要带着凛一起逃跑,但,神主提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将凛的脚筋也挑断了,在逃跑之前,樱根本没能从妹妹向自己露出的笑脸上发现这一点呢,一个被挑断了脚筋,没有进行任何程度的医治的柔弱小女孩,竟然还可以忍住痛苦露出笑容.”

“......”

“樱不可能背着失去行动能力的凛在大人们的围堵下逃跑,她被眼前的一切震得僵在原地,亲眼看着身为父亲的神主拿起刀,将自己的妹妹杀死.”

“!!!”

“然后,下雨了,巫女的纯净血脉似乎真的感动了狐神,三个月的干旱随着一场大雨结束,所有参加祭典的村民们都欢欣鼓舞,只有樱在流泪,流干了一生中所有的泪.”

樱流尽了泪,所以此刻的八重樱在诉说自己的过去时,声音并没有起伏.

卡莲和华奕保持沉默,言语上的安慰在这时候会显得无力而可笑,八重樱似乎已经走出了当初的阴影,亦或是早已被阴影吞噬,再也…走不出来.

暗中留意的绯狱丸感受到了心情变化,一直在等待着对方露出弱点,想要一击致命的彻底夺走其身体控制权的绯狱丸此刻犹豫的出现了.

“你就是那个…狐神吧!”

本来还沉浸在哀伤之中的卡莲见到绯狱丸的身影,顿时露出戒备和憎恶的神色.

需要付出无辜者的性命才一方土地风调雨顺的神明只会是邪神,是需要消灭的存在.

听到卡莲的质问,绯狱丸露出不解的表情,这个明明是智慧无多的虚假人物怎么能如此正常的质问自己不过,感受到八重樱对卡莲的在意,绯狱丸姑且给出了解释.

“所谓的狐神不过是个狐型崩坏兽而已,那件事发生的四年后,它死了,因为你......呵呵,因为你的正体带来了黑匣子,而八重樱意外的破坏了黑匣子的封印,把我放了出来,我便顺手侵蚀了狐型崩坏兽的灵魂,控制了它的身体.

说起来,我应该是帮八重樱报仇的恩人才对,不但杀死了狐型崩坏兽,还引导她杀死了整个村庄的村民呢,哈哈哈哈.”

八重樱低着头,并未反驳绯狱丸的话.

绯狱丸也不去管在它眼中是虚假存在的卡莲,而是转而望向华奕.

“圣芙蕾雅学园的小子,在你面前可是手染无数鲜血的拟似律者哦就这样站着真的好吗拿起你的武器,向她发动攻击,践行你的正义呀.”

“看着父亲杀死妹妹,看着村民在妹妹的尸体旁边发出欢呼,即便如此却只是心灰意冷,被你撺掇后方才动手杀人,甚至那时候很可能是被你控制了身体,我并不认为八重樱是需要讨伐的存在.”

当八重樱因为华奕的话而惊讶的抬起头时,绯狱丸嗤笑了一声,浑身散发出暗红色的火焰.

“看来你想讨伐的是我.

来吧,杀死我,亦或是杀死八重樱,本质上来说都是一样的,不过,你真的能杀死我吗弱小的人类.”

华奕没有回应绯狱丸的话,而是扭头将氮:素结晶剑交给了卡莲.

“这个先给你防身,以免等下:绯狱丸突然袭击你的时候,你手无寸铁.”

“竟然将武器交给了一个伪物,看来你不仅仅是弱小,还很自大.”

“放他走,绯狱丸,我将身体的掌控权完全交给你,只希望你能维持住这片空间,让我和卡莲生活下去.”

本来沉默的八重樱上前一步,挡在了华奕和卡莲身前,看着绯狱丸如此说道.

回应她的并非绯狱丸,而是身后的华奕.

“卡莲好不容易才离开一个重演了无数次的舞台,何必再让她做回笼中鸟.”

不解,困惑.

八重樱完全无法理解华奕言语中的意思,她有些愣住的看着华奕越过自己,来到绯狱丸面前.

天命的女武神失去武器的话,会无比孱弱.

这一点在五百年前,绯狱丸就明确的认知到了,若不是当年卡莲拿出了那个…名为犹大的誓约的器,自己也可能被击败,封印.

而现在,华奕手中的那把巨剑本来便不如犹大的誓约,如今更是手无寸铁的靠近.

绯狱丸已然将自己摆在了胜利者的位置.

“怎么,你不打算接受八重樱的提议吗如此最好,不然你出去之后和圣芙蕾雅学园通风报信会很麻烦的.”

“我的确不打算接受,这里的事情,我自己就能解决.”

与绯狱丸身上萦绕的暗红色火焰极为相似的光华在华奕的右手流转,成形,渐渐凝聚出一把武器.

“命运啊,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我手中是果,而你便是因,当因果相循,一切都顺理成章.”

“这,这是......我的力量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黑匣子应该早就被我毁灭了才对!!!”

看到华奕手中的太刀,感受到那把武器里蕴含的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侵蚀之力,绯狱丸发出难以置信的嘶吼.

“缘,妙不可言.”

在华奕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突然爆发出了打破人体极限的速度,那是惊骇中的绯狱丸根本没能做出反应的极速,回过神来时,太刀已经没入了巨型狐狸的身躯当中.

感受到力量在不断流逝,感受到那种…遇到克星的无力感,绯狱丸已然知道,仅仅是这一个呼吸间,自己已经从胜者变成了败者,根本无法翻身的败者.

女武神的强大与否,除了........取决于武器装备以外,也取决于其本身的崩坏能适应性,适应性越高的人能够承受更多的崩坏能,通过武器,作战装甲或是圣痕来将崩坏能进行转化,作为攻击的能量,作战装甲的动力,亦或是短暂强化身体素质的能源.

但人体的承受力终归是有限的,若是肆意使用崩坏能强化身体,会面临身体崩溃的危险,即便是五百年前,天命那位号称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的女武神卡莲卡斯兰娜,在没有合适武器的情况下也会战力大减.

用狂暴的崩坏能强化身体素质,差不多等同于将未来的一切都赌在短暂的几分钟当中,若是真的不加节制,战斗之后重则当场丧命,轻则全身瘫痪.

在此之前,绯狱丸根本没想到华奕会如此果断.

震惊,后悔之类的情绪很快消失,力量的流逝让绯狱丸渐渐明白了自己的下场,曾经的回忆开始如同走马灯一样出现在脑海里.

为什么,自己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呢.

上个文明纪元,被判定为侵蚀之律者的自己,明明从未做过任何坏事,却被人类关了起来,而失去自由以后,自己仍然愿意接受那道行恶前就会被杀死的保险,然而并未放下心来的人类依然选择将自己杀害以绝后患.

对于..人类来说,无论过往如何,律者的存在本身似乎就是错的,是需要毫不留情的杀死的存在.

身体死去,但灵魂尚存的自己终于真正觉醒了律者的能力,对全人类发起了复仇,最后却依然落败,被上个文明纪元最杰出的科研人员封印在了黑匣子当中.

黑匣子的存在意义,不仅仅是封印,更是意图将自己的灵魂连同律者核心一起熔炼成新的武器——神之键.

那是前文明的人类击败律后,以律者核心制造出来,用以对抗崩坏的最终武器的统称.

明明成千上万,年的孤独岁月里,自己并未被黑匣,明明五百年前,自己已经将黑匣子给破坏了,为什么现在会出样的武器呢圣芙蕾雅学园的这个人,之前说过“因果”

一词.

人类想要杀死自己,并且在个文明纪元便成功的将自己的身体毁灭,让自己成了没有凭依的孤魂,如今更是只能依附在一只狐型的崩坏兽身上,而自己在上个文明纪元便杀死了很多人,在这个文明纪元,亦是控制着八重樱杀死了整个村庄的人.

结仇,然后复仇,冤冤相报.

这大概就是...因果吧.

现在,自己已经迎来了最后的果——死亡了吗.

稍微有点不甘呢,明明最开始,自己即便成为了律者也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最先成为恶徒的,是人类啊.

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出现了一个不顾一切的想要杀死自己,并且成功了的家伙么.

当初将他拉到空间里有点失策呢.

巨型狐狸闭上了眼睛,力量的流逝让它甚至无法维持身体,渐渐开始变得:虚幻起来,似乎下一刻,便要彻底消失,魂飞魄散.

旁边和绯狱丸处于共生状态的八重樱目睹着眼前的一切,并未制止华奕,哪怕华奕杀死绯狱丸等同于杀死自己,八重樱也已经接受了一切.

她早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妹妹死了,卡莲也死了,八重村的一切回忆,在自己杀死村民的那一天起便被彻底毁灭了.

不论是拟似律者还是律者,终归不会被人类接纳,当年卡莲拼了命的要封印自己,现在,另一个人,拼了命的要杀死自己.

看着眼前的一幕,看到绯狱丸和八重樱那相似的复杂神色,卡莲不禁想要做些什么.

八重樱有着那样的过去,那么绯狱丸的过去又是怎样的呢所谓施虐者与受害者的故事中,施虐者又是怎样成为施虐者的或许,她们最开始同样是一名受害者卡莲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并非接受了眼前这个似乎已然成为定局的事实,而是她选择相信华奕.

无论是对抗崩坏的神之键也好,还是原本以杀生为目的制造出的刀枪剑戟也罢,曾经,在那个禁锢了自己的舞台上,华奕的手中便是出现了这样的凶器,但他并未将之用在毁灭一道上,而是在拯救.

华奕当初,便是拿着这把武器拯救自己的,现在,他是要杀死绯狱丸和八重樱吗卡莲不认为是这样的.

这个一直以来都将破碎美好与幸福当成第一要务的世界,似乎终于听到了少女的心声.

亦或是,这个世界在某个外来者闯入的时候,便已经开始改变了.

卡莲亲身经历了一次改变,现在要目睹第二次.

绯狱丸的身影并非在溃散,而是缩小,原本达到十米的巨型狐狸渐渐变成了只有三十厘米左右的人形小不点.

与八重樱相似的日式巫女服,双手带着袖套,袖套上各有一只铃铛,头上和左胸别着红色锦结,腰间和右腿绑有黑红相间的注连绳,背后有四条粉色的狐狸尾巴,头上有狐耳.

不过,这些............衣着细节现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个只有三十厘米大小的人形小不点竟然是二头身,版造型,简单来说,画风和正常人不一样.

一旁的卡莲和八重樱都已经看呆了:,她们怎么也无法想到,华奕竟然能将那么大的一只狐狸,变成如此娇小可爱的模样.

事情的发展与她们原本想象的完全不符,卡莲以为华奕是准备先打倒绯狱丸再讲道理,八重樱以为华奕想直接杀死绯狱丸,结果现在是怎么回事啊人形小不点昏睡着,华奕将她当成宠物一样抱在怀里,而后扭头望向旁边呆呆的半张着嘴巴,显露出几分可爱模样的八重樱.

“神社的巫女大人不打算招待一下客人么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华奕之前不太清楚这片空间究竟是绯狱丸利用侵蚀的能力,让神话当中的创世之举成为了现实,还是仅仅是用崩坏能粗略的构造成的幻象,不过,之前途经八重村的时候,华奕的确闻到了美食的香气,稍微想尝试一番呢,顺便验证一下猜测.

如今的现实世界是冬季,有些寒冷,而这片空间中却似乎是春季,草木茂盛,神社两边有樱花盛放,这等良辰美景,自然要好好珍惜.

不论是卡莲还是八重樱,都因为华奕这跳跃的话题而愣了一下,看了看他怀中抱着的应该是绯狱丸的那个小家伙,又看了看面露微笑的华奕,八重樱开口道.

“好,你想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