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44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布洛妮娅并不恨可可利亚,因为如果不是她的话,不论是布洛妮娅自己,还是孤儿院里其她的孩子,都会在更早的时候死去,而即便是后来可可利亚做的实验还有一些不能暴露给逆熵的事情,本质上都不是为了她自身,而是孤儿院的孩子和这个世界的未来.

然而实现的方法却有待商榷.

曾经的可可利亚为了拯救孤儿院中的大多数人,而牺牲了少数人,让希儿消失在量子之海,让布洛妮娅失去了朋友,双腿和情感.

最后,可可利亚还是没能拯救任何人.

布洛妮娅不恨,但她对这样的拯救方式产生了质疑.

在不能得到确定的结果前,为了拯救而先去将她人置于危险的境地,这样做值得吗而雷电芽衣的状况让布洛妮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可可利亚妈妈是错的.

雷电芽衣成为律者很可能与可可利亚妈妈直接关系,否则当初第三次崩坏爆发前,她不可能让自己提前去长空市.

布洛妮娅不知道可可利亚怀有什么目的,但她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看到了华奕在长空市边缘阻挡崩坏兽潮,拯救守备队的最后幸存者,看到了第三律者因为华奕而放弃毁灭世界,来到圣芙蕾雅学园.

这是布洛妮娅前所未见的拯救,没有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只有华奕在付出.

布洛妮娅也想成为这样的人,至少,成为能够帮到付出最多的华奕的人.

现在,自己算是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帮到他了吗将做好的甜菜汤端上餐桌,看着品尝过后的琪亚娜和无量塔姬子露出惊喜的表情,布洛妮娅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孤儿院中,当时的希儿她们也是这样的表情,吃着面包,喝着自己做的汤.

布洛妮娅那张一直都缺乏表情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抹淡笑.

这笑容并不明显,但若是布洛妮娅的话,就足够引人注目了.

察觉到布洛妮娅变化的表情,琪亚娜一脸惊奇的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布洛妮娅,你笑了诶”

“我......笑了”

布洛妮娅本人似乎都没有自己的状况,而她这时候表现出了困惑之色,让琪亚娜越发的惊讶了.

“不止是笑,你的表情看起来比以前要丰富多了,比起我来说肯定还是差了不少,但这依然是十分明显的进步了.

“布洛妮娅觉得自己若是变成琪亚娜这样,才是最为恶劣的状况,之后布洛妮娅会多加注意的,争取不再出现类似‘步.”

“你!”

听出了布洛妮娅又在阴阳怪气自己以后,琪亚娜脸色一怒,但想起现在自己正在吃的东西还是布洛妮娅的作品,便努力憋住了,不去反驳对方的话,免得到时候布洛妮娅以甜菜汤作为威胁.

现在先填补肚子好了,等下:再和她斗嘴,一较高下.

虽然从最初开始,琪亚娜和布洛妮娅的斗嘴便一直处于劣势状态,但卡斯兰娜家族的人永不言弃,只要继续坚持的话,早晚有胜利的那一天!时间默默流逝,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换了身衣服的雷电芽衣方才回到家里来了.

看到对方改变的衣着,还有眼中暗藏的羞涩,无量塔姬子心中了然,而布洛妮娅则是一如既往的在房间里打游戏,只有琪亚娜这个笨蛋在围着雷电芽衣追问她后来与华奕的约会地点,说是要进行参考...

温柔的雷电芽衣忍着内心的羞涩和哭笑不得,向琪亚娜撒谎了,还好琪亚娜没能发觉情绪充满波动的雷电芽衣言语中的漏洞,满足了求知欲以后,便开始挥霍自己夜晚的休息时间.

不同于每个晚上都在玩崩坏神域的布洛妮娅,不同于会悠闲的喝着啤酒的无量塔姬子,也不同于会研究新料理,亦或是磨练剑术的雷电芽衣,琪亚娜的夜晚并没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情.

她有时候会和布洛妮娅一起玩崩坏神域有时候会询问无量塔姬子关于天命的事情,想要看看其与圣芙蕾雅学园的不同有时候则会打着帮忙的名号,去厨房给雷电芽衣添麻烦还有的时候,感觉吃饱喝足了,会如同咸鱼一般的躺在床上玩手机,犯困了便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少部分时候,琪亚娜睡着了,会被砸在脸上的手机给惊醒,然后困意全无,趴在窗户边数星星.

琪亚娜对大多数事情都没有太过执着的爱好,毕竟,身为能在游戏厅里随随便便的抽到超豪华大奖的欧皇,她在各种游戏里的运气同样十分夸张,其她人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多次攻略副本才能刷到的稀有道具,亦或是抽空奖池才能得到的最高级奖励,琪亚娜获取起来都很轻松.

再加上不像姬子那般喜欢喝啤酒,不像雷电芽衣那般热爱料理,琪亚娜感觉现在的自己很闲.

今天不想看漫画了,嗯,去华奕家转转吧,感觉意外的有精神呢.

朝着雷电芽衣她们打了声招呼,琪亚娜便抱着一堆零食兴冲冲的爬了出去,雷电芽衣张了张,似乎想说一些阻止的话,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无量塔姬子的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弧度,开口道.

“放心,华奕会处理好房间里的残局的.”

这话听起来有些突兀,有些古怪.

但雷电芽衣听懂了,她心中的担忧渐渐散去,并未因为无量塔姬子言语中隐含的另一个意思而产生异色,只是微红着脸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毕竟,雷电芽衣是知道的——无量塔姬子和华奕的关系.

华奕并没有特意向她隐瞒.

华奕刚刚收拾好自己的卧室不久,便听到了敲门声.

虽然圣芙蕾雅学园的房门都是存在猫眼的,但华奕却是并未使用,直接打开了门.

他看到的,是怀抱着一大堆零食,似乎想要和自己促膝长谈一番的琪亚娜.

并未愚蠢的发出“有事吗”

这样的询问,华奕直接让琪亚娜进来,待她坐在客厅沙发以后,笑着开口道.

“又想听我讲故事了”

“嗯嗯,今天我感觉很精神,华奕你不困吧不困就继续给我讲故事嘛,或者聊天也行,这个算作报酬,都是我最喜欢吃的那几种零食.”

琪亚娜将怀里的零食袋往华奕面前的桌子上一扔,而后很是利索的占据了客厅中的一个沙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瘫在了上面,一副“我已经准备好了,请开始你的表演”

的模样.

之前琪亚娜还没能通过历史补考的时候,便因为补考的压力而导致失眠,那时候华奕给她讲了几个结局不错的童话故事,让少女调整心情.

虽然是稍有些幼稚的童话,但琪亚娜似乎很喜欢听,看来小时候并没有多少机会听人讲故事呢.

不过,现在的华奕并不打算给她讲故事.

“聊天吧,聊天可以吗”

“好啊好啊,华奕有什么想和我聊的东西,”

此刻的琪亚娜已经自顾自的打开了一袋零食,然而华奕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她的动作一僵.

“首先,你虽然通过了历史补考,但其他的功课依然没能得到加强,之后的时间里,你还需要补充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和生物的知识,我和德丽莎都不会给你设定期限,但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懈怠.”

“啊啊啊,这就是聊天吗华奕你还是给我讲故事吧!这样的聊天还是不要继续下去的比较好,明明没有这些知识,我也依然能够对抗崩坏兽啊.”

琪亚娜有些抓狂了,在华奕的意料之中.

“语文能够让你进一步掌握语言文字,,之前你经常说听不懂符华的话,若是好好学习语文,以后自然能听懂了,除此之外,其他各个学科都会在战斗中发挥一定程度的作用,不过有我照看,你在需要的时候再去学迟.”

华奕稍微顿了顿,而后露出认真之色.

“但,有一件事我希望你.”

“什么啊唔.........你要是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就没法拒绝了啊,拜托不要提出太难的要求.”

“明天,德丽莎学园长会给我们分配训练室,虚拟作战室也会对我们开放,不过相比较于独自训练,我希望你能和符华学习一段时间,并非为了提高战力,而是磨炼意志.”

“意志我感觉我意志力还是挺顽强的呀,在冰冷的地面睡觉,亦或是吃口感不佳的食物,这些事情对本小姐来说都是小儿科.”

“所谓的意志,并不单指能够忍受恶劣的生活条件,还有其他各方各面的事情,琪亚娜,可以答应我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明天我会拜托班长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

想起那个…一天到晚板着脸的班长,琪亚娜便有些头疼.

华奕则并没有太多担心.

“我会提前和她说一下的,到时候你直接过去就是了.”

第二律者的意识存在于琪亚娜的身体当中,那是流淌在血液乃至更深层次的的存在,根本没办法简单的剥离,华奕无法提前将第二律者的意志与琪亚娜分离开来,那么除了........提升自己的力量,待到第二律者苏醒时有阻止灾难的能力以外,就要提升琪亚娜的意志了.

哪怕因为人与律者的差距,琪亚娜无法完全胜过第二律者西琳,一直掌握着身体的主导权,至少也不能让她处于劣势,否则,即便华奕到时候能够制服西琳,也没办法让琪亚娜苏醒.

如果是拥有第八神之键——意识之键羽渡尘,并且曾经在心灵与意志上达到了极高程度的符华,毫无疑问能够让琪亚娜受益.

华奕无法确定自己治愈了符华脑海中记忆碎片的伤痛后,能否让她想起那招曾经作为神州第一人时,独步天下的太虚剑神,但即便仅仅是其中基础的基础,增强心与意的法门,在华奕看来便足够了.

“琪亚娜,如果有一天,你开始怀疑自身存在的意义,那么请记住,我,芽衣,布洛妮娅还有其她人,并不是因为你是琪亚娜或是卡斯兰娜家族的人而接近你的,单纯的是因为你是带着一些笨拙,但却勇敢而善良,充满活力的美少女才喜欢你的.”

“......怎么突然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听到这番话,琪亚娜洁白的脸蛋上染上了一丝红晕,连目光都变得:飘忽起来,而华奕也不多作解释,只是笑着伸出手指轻轻挂了一下她的鼻子.

“所以,记住我对你的夸奖了吗”

“虽然不能一字不落的复述,但这样让我开心的夸奖,我还是没那么容易忘记的,记住啦.”

结果,说了这么多,到最后琪亚娜似乎只记得这一句夸奖了.

姑且也在华奕的意料之中,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很不老实的从旁边的沙发爬到自己这边,将头枕在自己大腿上睡着了的少女,华奕并未动弹.

不就是大腿会麻掉吗,小事而已,就让她好好睡觉吧.

毕竟,从明天开始,这个假期便算是结束了,之后要忙碌不短的时间呢.

按照德丽莎的安排,在上午九点的时候,会给众人分配个人训练室,还有进入虚拟作战室的卡,而华奕在这个时间以前便联系了符华,打算和她说关于琪亚娜的事情.

昨天琪亚娜趴在华奕的大腿上,睡到半夜的时候便醒来了,看到华奕就这么坐在沙发让她枕了几个小时,少女很是不好意思的跑了.

仗着远超于常人的身体素质,华奕并未因为大腿长期受外力压迫而产生什么不适,同样也没有倦意,早早的来到符华的训练室.

这一次德丽莎是给琪亚娜她们分配女武神应有的资源,自然和已经是女武神的符华无关,毫不懈怠的班长已经在训练室里锻炼了.

默默欣赏着符华行云流水的打完一套拳,华奕方才开口道.

“我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你能对琪亚娜的意志方面进行强化训练,至于报酬的话,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告诉我.”

“帮助同学本来便理所当然,并不需要报酬,而且琪亚娜若是产生了上进心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为什么要特意对她进行意志的训练呢”

额头上有几滴汗水,整个人都洋溢出活力气息与旺盛生命力的符华,此刻显露出了几分困惑.

让华奕挑起眉头的困惑.

“看来,关于天命主教在琪亚娜身上实行的计划,你真的了解不多呢.”

“愿闻其详.”

“我发现琪亚娜身体中存在着第二律者西琳的意志,一旦苏醒便会夺取琪亚娜的身体掌控权.”

华奕的话很简短,但这已经足够了.

奥托主教到底想要做什么他说是要实现“以人类之身掌握律者之力”

的计划,结果第一步便是要将第二律者西琳复活吗第二次崩坏造成了那么大的伤亡,奥托却仍然以西琳作为目标,目前为止,符华没看到奥托布置多少...后手,随着丽塔的离开,圣芙蕾雅学园里,作为计划参与者的便只有自己.

是因为极东之地不属于天命的管辖范围,奥托不在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的安危,还是更加可怕的,无论是极东之地还是其他什么地方,奥托从没打算将普通人的性命纳入考虑范围符华为此而握紧了拳头.

“我还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地方仅仅是加强琪亚娜的意志便足够了吗想要在短时间里让琪亚娜的心与意达到完美无毫无破绽的程度是不可能的,我曾经似乎达到了那种程度,但现在却跌落了,所以......”

“不必达到那种程度,只需要琪亚娜届时面对志有还手之力即可,把原本属于第二律者的那数枚宝石保管好,西不能真正企及曾经的高度,我们也可以将一切都限制在可控范围内.”

稍微顿了顿,华奕看华的眼睛.

“所以,你还记得太虚剑气吗”

这个名词让符华有了片刻的心悸.

符华记得太虚剑气,甚至清楚的知道,若是自己不顾一切的启动意识之键羽渡尘的第一额定功率,燃尽所有,重拾完美无缺之太虚剑心,或许能将太虚剑气的最终招式——太虚剑神的三分3力量再次具现于世间.

让她心悸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太虚剑气所附带的东西.

如果不是华奕之前那神奇的手段,现在的自己应该又会被头痛折磨了吧.

自己的记忆中,的确还有太虚剑气,但与之相关的其他东西,那些.........似乎同等重要乃至更加重要的人事物,却尽皆遗忘了.

“我......记得,只记得这个了.”

“那么,为了加强琪亚娜的意志,也为了让无辜之人不受崩坏侵害,拜托了.”

太虚剑气为前文明改造人体的一种手段,它能潜移默化地将人体周身逐步练成崩坏能的容器与通道,既提高了普通人对崩坏能的容纳运用程度,又避免了相应的风险,共有心,形,意,魂,神五蕴.

心蕴是入门的一蕴,心境融湖为止水,心湖结冰为无尘,心冰透彻为明镜,心气无形为太虚.

所谓剑心,通俗来说便是让身体进入竞技状态的方法.

在比赛前放空自己的念头,放松自己的身体,感应身体中每一处细微变化,最终除了........体内流动的力量之外,一无所知,一无所觉.

然而即使剑心大成,也需终身淬炼,稍有动摇,剑心即破五,.

若是琪亚娜能达到剑心达成的地步,想要在与西琳意志中取得碾压性的胜利应该并非难事.

老实说,这种对心性,毅力都有极高要求的东西,华奕并不认为琪亚娜能够达到大成,他只希望对方能入门便足够了.

华奕本人对太虚剑气其实也颇有兴趣,不过,大致知道其中的一些限制的他此刻并未说什么.

补给系统的圣痕让华奕对崩坏能的掌控在一步步提高,若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华奕觉得自己或许能够无视那诸多限制,一步登天,直接将手探入神蕴领域.

但,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