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67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德丽莎已经到达了停机坪,坐上圣芙蕾雅学园目前能够立即起飞的,速度最快的小型战舰.

“抱歉,爱酱我已经远程封锁了圣芙蕾雅学园的战舰系统,按照老板的吩咐,这是一次建立信任关系的战役.”

德丽莎不信邪的尝试了一番,确定战舰的确无法起飞之后,方才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五分钟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

“爱酱明白,一旦约定的时间过去,立刻就会给德丽莎学园长解锁.”

休伯利安号内,以影像的形式存在的爱酱一边回答,一边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看见德丽莎一脸难看的表情,缩了缩脑袋低声自语道.

“虽然学园长的职位貌似要比舰长高,但爱酱的工作果然是由老板发的吧之后一定要好好补偿我啊,老板.”

............海洋深处,把轩辕剑背负身后的华奕,看着眼前原本体色应该和崩坏兽相似,现在却多了无数暗红色伤痕的巨兽蚩尤的内部身体,轻轻摩挲手中的氮:素结晶剑.

“未来的史书会记载——‘休伯利安号舰长华奕,继承姬麟之意志,持氮:素结晶剑将五千年后脱困而出的巨兽蚩尤斩杀于此,给你一个不衰美名,如何”

氮:素结晶剑并未回应,它终归是毫无灵性的死物.

意料之中.

华奕开始将体内剩余的所有侵蚀之力注入到氮:素结晶剑当中.

强大的力量让剑身不断发出脆响,或许是不堪重负的悲鸣,也或许,那是欢呼巨兽蚩尤的身体之外,手持地藏御魂的绯玉丸正在挥泄着侵蚀之力,强行将海底中随着巨兽蚩尤的苏醒和行动,或者应该说发觉自身伤痕累累后的挣扎而不断向远方扩散的力量给抵消掉.

否则,会有可怕的海啸摧毁沿海的城市.

华奕并没有让绯玉丸独自支持太久.

暗红色的光柱破开了巨兽蚩尤的身躯,从头颅爆发,击穿层层海水,将原本浑然一体的海水轰出一道通路,让海洋与天空相连.

“所以,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啊”

看到华奕现在筋疲力尽,连站立的力气都快要失去了的模样,无量塔姬子一边满是无奈的如此说着,一边动作轻柔的将他背在背上.

虽然之前华奕仅仅使用一击便消灭巨兽蚩尤的模样很帅气,但在姬子看来,若是集合自己还有琪亚娜她们的力量,再算上天空的休伯利安号,至少能帮华奕分担许多压力,不至于如此狼狈.

该不会是为了耍帅吧姬子有点哭笑不得的扭过头,望向背上的华奕.

“自然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华奕有气无力的给出了回应.

侵蚀之力是律者级的力量,不过既然地藏御魂已经被华奕纳入掌控,自然没有什么无法承受,身体被侵蚀之力折磨的情况.

华奕只不过是在刚刚的那个瞬间将自己的全部力气,崩坏能还有残余的侵蚀之力尽数灌注到一击当中,筋疲力尽了而已.

差不多就是...普通人跑完马拉松长跑的状态.

其实他稍微坚持一下,还是可以较为正常的行动的,不过现在被姬子这样的漂亮姐姐背着,那还坚持什么啊!我现在不想努力了,姬子姐姐.

绯玉丸已经回到了地藏御魂空间,而华奕也让这把…太刀以能量的方式重新汇入自己的灵魂之中,没有被琪亚娜她们发现异常.

因为绯玉丸之前的镇压,除了........初始产生过猛烈的海浪以外,后续并没有太大风波,众人从海底回到附近的岛上倒是............也没有花费太多力气.

华奕只要低下头,就能嗅到姬子身上传来的馨香,能看到她......咳,能看到虚拟界面上,消灭巨兽蚩尤的委托已经完成,水晶的数量变成了二百八十.

这是意外之喜,也是华奕想要独自消灭蚩尤的根本原因,万一休伯利安一炮轰死蚩尤,或者被姬子还有绯玉丸抢走了最后一击,他可能就要损失整整二百八十水晶,那可是一次高级补给.

委托是在今天出现的,在踏足巨兽蚩尤身体,也就是到达“溶洞”

入口的那一刻.

所谓的溶洞其实就是...蚩尤的体内,入口:嘴巴,现在回想起来,稍微有点惊悚呢,也多亏了身为崩坏兽的蚩尤体内没有胃酸之类的消化液,况会危险许多.

也是在那时候,华奕给予爱酱两令,一条是当异常情况出现时,休伯利安号在五分钟之内按兵不动.

另一条则是保证德丽莎在五分钟内不会出现在神州南海.

华奕已经想好了,一旦封印除,自己没办法在五分钟里杀死蚩尤,就让所有人火力全开的进行攻击,至于消巨兽蚩尤的委托在并非华奕给予蚩尤致命一击的情况下能否完成,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华奕并不想为了那点水晶而把大家置入危险的境地.

还好,就结果而言,皆大欢喜.

自己得到了轩辕剑,收获了二百八十水晶,以及——“之前的那个地方除了........轩辕剑以外,还有这枚金属球.”

原本不论是姬子,芽衣,琪亚娜还是布洛妮娅都很在意华奕的状态,没心思关注其他的事情,现在确定华奕只是没力气了之后,方才有余力在意其他.

雷电芽衣手上捧着一个直径大约三十厘米的水银色球体,那是在蚩尤自封..印中苏醒,并且开始挣扎的过程中,从窟室的一角滚落出来的.

姬子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开口道.

“这个我认识,之前的岁月里,天命曾经在地下发现过多处疑似上个文明纪元的遗迹,其中就有这种球体,由液态魂钢组成,一部分的作用是管理遗迹的日常运作,一部分是记录前文明的种种资料,还有的能直接当做武器使用,带回圣芙蕾雅学园研究一下,或许就能确定这枚金属球的用途.”

看着水银色金属球,华奕搜寻了一下脑海里的记忆,倒是............的确有些印象,然而考虑到崩坏事情的一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暂时没有将关于金属球的记忆说出来,打算回到学园后进行相关的尝试.

在海岛上的临时营地稍微修整一下,将之前的潜水设备卸去,众人通过小型运输机返回了休伯利安号上.

作为休伯利安号的舰长,华奕认为自己需要在那些舰员面前维持形象,所以只能告知姬子,自己其实还有走路的力气,不用她一直背着.

不出意料的,华奕得到了姬子的一个白眼.

片刻后,休伯利安号舰桥上——“事情已经解决了”

仍旧坐在圣芙蕾雅学园停机坪的小型战舰中的德丽莎,此刻正面无表情的与华奕通讯.

“是的,很幸运,甚至都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海水中那部分因为高浓度崩坏能而异变成崩坏兽的生物,也在之前的攻击里被消灭干净.”

其他崩坏兽是绯玉丸解决的,不过确定现在的德丽莎可能有些激动,华奕只能先将功劳揽过来,之后多准备一些油豆腐给绯玉丸当做补偿好了.

“既然任务完成,你们也应该回到圣芙蕾雅学园当面汇报详细情况了,不要让我等太久.”

说完话的德丽莎直接自顾自的关闭了通讯,引得了解其性格的姬子向华奕投以稍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

“看样子德丽莎很生气,之后的汇报工作可以全权交给你吗舰长.”

“是是是,就交给我吧,毕竟我是你们的舰长.”

以休伯利安号的速度,从神州南海返回圣芙蕾雅学园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华奕被琪亚娜她们硬拉着在休伯利安号上先检查了一番身体状态,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少女们方才回到各自的房间短暂休息.

之前的数个小时里,众人都在充斥着强大死士与崩坏兽的巨兽蚩尤体内探索,虽然后期华奕与姬子揽下了消灭敌人的任务,但因为之前的连番战斗,琪亚娜她们其实早就累了.

如果是普通人,仅仅是快步走几个小时的路便会累趴下,目前仅仅是实习女武神,靠着各自的武器装备或是律者核心方才展现出超脱于这一等级的战力的少女们,已经很努力了.

当休伯利安号返回时,众人受到了英雄的待遇.

倒不是夹道相迎,而是很悉心的照顾.

确定了此行没人受伤后,原本守在格纳库的医务人员散去,圣芙蕾雅学园本来在这个时间点还未开始营业的食堂专门为休伯利安号的舰员和女武神开启,按照她们的口味烹饪各种美食.

走在路上的时候,还能享受到在读学员的崇拜目光.

她们并不知道休伯利安号此行的目的,任务,但她们知道极东之地又爆发了一场大型崩坏,而休伯利安号此刻的归来,意味着那场崩坏已经被平息了.

出乎意料的快速.

或许圣芙蕾雅学园又开创了一项记录——以最快的速度平息大型崩坏.

那可是只有拟似律者,律者还有上位崩坏兽才能引发的恐怖灾难,了解相关知识的学员们感到了震撼.

然而这一系列的东西,身为休伯利安舰长的华奕都暂时享受不到.

他此刻正在学园长办公室,被德丽莎怒气冲冲的瞪着.

“是你让爱酱阻止我离开圣芙蕾雅学园的”

“嗯,毕竟德丽莎你是学园长,也是圣芙蕾雅学园的领导者,若是随便一件事情就需要领导者亲自出马,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如同爱酱转告你的一样,这是一场建立相互信任关系的战役.”

华奕一脸的诚恳,他自然不能告诉德丽莎关于委托的事情,只能维持着之前的借口.

“小题大做这是大型崩坏,哪怕将圣芙蕾雅学园的全部力量押上也不为过的大型崩坏!在你来到圣芙蕾雅学园之前,别说是大型崩坏了,有时候因为人手不足,我甚至都会去处理中小型崩坏,现在发现大型崩坏后主动出击有什么问题吗”

明明德丽莎现在的语调有些严厉,为被指责者的华奕却完全没有生气.

他知道,德丽莎在担心自己,担心休伯利安的所有.

面对眼前情绪激动的少女,华奕摸了摸她的脑袋,温和的开口道.

“圣芙蕾雅学园已经比,你不必再事必躬亲,好好待在办公室等待捷报就是了.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总感觉你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

稍微吐槽了一下,德丽莎原本的火气已经消失了大半.

德丽莎本来就不是在为华奕强行约束身为学园长的自己的行为而感到生气,而是在担心休伯利安号上众人的安危,现在看到大家全都完好无损的回来,大型崩坏也被平息了,德丽莎其实是喜悦居多.

她只是在强行摆出生气的样子,想要让华奕改变一下态度.

结果,现在被改变态度的成了自己.

那句“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甚至让德丽莎的鼻子有点发酸:.

实际上,在脱离天命,建立圣芙蕾雅学园之前,相比起照顾她人,德丽莎更多的是承受她人的照顾.

虽然姬子时不时也会说“我的怀抱为你敞开,如果感觉累了的话,要来感受一下温暖吗”

之类半是认真,半是打趣的话,但曾经的德丽莎是没办法,也不能表露出柔弱情绪的.

她是圣芙蕾雅学园的学园长,是所有人的主心骨,若是连学园长都怯弱了,其她人该从哪里寻找勇气呢.

曾经,实力薄弱的圣芙蕾雅学园是需要有人站出来,给予她人坚持下去的勇气.

现在,根本不需要注意这些............言行举止,不需要以这种拙劣的方法给她人勇气,圣芙蕾雅学园的战绩便是所有人最大的自信来源.

学园长大人偏过头,不让华奕看到自己变化的神色,努力维持着正常的语调.

“这次大型崩坏发生的源头是什么你们找到九幽了吗”

“嗯,所谓的九幽其实就是...名为蚩尤的巨型崩坏兽的体内,在五千年前,它被姬麟封印,轩辕剑便是封印的核心......”

华奕详细的向德丽莎说明了此行的种种情况,并且将自己了解的资料添加其中,向德丽莎讲述了五千年前,姬麟和她的朋友——苍玄与丹朱一起封印巨兽蚩尤的故事.

曾经作为玩家的华奕了解到的游戏剧情中,巨兽蚩尤的封印者除了........姬麟以外,还有苍玄和丹朱这两个前文明纪元的幸存者,她们甚至直接献出了生命.

崩坏世界发生了很多改变,但姬麟的确封印了蚩尤,而那枚水银色金属球的存在也证明了苍玄与丹朱依然是姬麟的助力.

华奕知道,自己所讲述的种种,一些细节或许存在与事实相悖的地方,按照历史学的角度来说,这可能有歌功颂德的意味.

或许她们中的某个人,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拯救天下苍生而封印蚩尤的,或许苍玄与丹朱并没有为了完成封印而献出生命.

但,姬麟,苍玄和丹朱,她们三人本就应当被歌功颂德.

华奕让德丽莎将相关的事情记录下来,作为世界上真实发生的历史存储在数据库中,若是将来有一天,有人发现苍玄与丹朱如同姬麟一样并未死去的话,自然要再花费精力对相关的资料进行修改.

然而那绝不是坏事.

原本的担忧因为华奕的话而转变成感动,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抹感动渐渐平息下来,但淡淡的暖意却是经久不散.

德丽莎看向了华奕背后的黄金之剑.

“这就是轩辕剑吧,传说中的神器......话说你的氮:素结晶剑呢这段时间,我让玛基博士着重进行武器改良方面的技术研究,应该能加强一下氮:素结晶剑的威力.”

“坏了,粉身碎骨的那种….”

“哈”

“从当初和你一起去对付长空市的拟似律者那一次开始,氮:素结晶剑便经常会出现损坏,与其......不断修理,干脆让它辉煌谢幕好了,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之前全力使用氮:素结晶剑消灭巨兽蚩尤,而它本身也彻底粉碎,消失在海水当中了.”

其实华奕是能用系统的金币来强化氮:素结晶剑的,不过清楚的知道哪怕将氮:素结晶剑强化到极限,未来有一天还是会将之淘汰,华奕稍微有点舍不得那些.........金币.

金币很重要,可以强化自己的圣痕,能够无限制叠加的圣痕可是不会被淘汰的,也可以弥补人工圣痕的弊端,或者是如同羽渡尘那样的神之键的弊端,所以华奕也只能向自己的老伙计说一声抱歉了.

德丽莎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片刻之后,少女的脸上露出无奈.

“轩辕剑的存在倒是............的确能替代氮:素结晶剑的作用,只是这样一来,玛基博士岂不是在做无用功”

德丽莎透着烦恼的话将华奕逗笑了.

“没想到现在学园长的心里竟然只有我了,真是超级感动呢.”

“喂,你再说这种话,我可就生气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