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世界的我天命上班 第86章

作者:勤勉的清洁工

在华奕乘坐战舰降落后,有专人前来迎接.

貌似是大洋洲支部的高层,是中年女性,却不是强大的女武神.

近距离接触下,华奕可以轻易的依靠自己对崩坏能的敏锐感知,通过对方具备的崩坏能质量来判断其实力强弱.

想来应该是管理方面的人员,华奕很少见过普通女武神能活到这个年龄的.

“不知道华奕舰长前来,所为何事”

使用名字加上职位组成称呼,在保持礼貌的同时,既不过分亲密,也不过分生疏,是各个势力惯用的交流方法.

“我听说,大洋洲支部有一位天资优秀的女武神,同时也是级女武神的预备种子,心中好奇,如今得了闲暇,便过来拜访.

希望能得到一些经验,用于培养圣芙蕾雅学园的下一代新生力量.”

“原来华奕舰长是为了温蒂而来.”

大洋洲支部的高管目光微微闪烁.

在华奕的载具到达天命大洋洲支部的势力范围的那一刻,本来就收到过级女武神丽塔的相关通知的高层们,又额外得到了另一条命令.

主教大人的命令.

除非华奕让大洋洲支部执行代价极务,否则,尽可能完成他的要求,包括“将渴望宝石取走,带到圣芙蕾雅学园”

渴望宝石,那是第二律者的总部能够将之交给大洋洲支部,并且让支部负责渴望宝石的相关研究,毫无疑问是寄予厚望的.

可惜,大洋洲支部一出成果,近期本来打算尝试将之植入对崩坏能适应性极高的女武神体内,并且已经对华奕口中那名天资优秀的女武神做好了思想工作,实验在这几天里就会正式启动,结果却出现了这番波折.

华奕的到来,让即将展开的实验不得不暂时中止,甚至于,若是对方真的提出要拿走渴望宝石,已经接受了主教大人命令的大洋洲支部根本没办法拒绝.

一旦渴望宝石被取走,长久时间没能拿出成果的大洋洲支部在总部那边必定会降低不少评价.

实际上,大洋洲支部的诸多高层们,对华奕这个搅局者的出现很是抗拒.

所以,负责接待华奕的这位…高层,正在斟酌着措辞,她不但想阻止这位…搅局者和温蒂见面,同时也想让他尽快离开.

那副目光闪烁,斟酌措辞的样子,被华奕看在眼里.

“仅仅是见一面而已,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我额外和丽塔说一声,再让她向你们下达命令吗亦或者是——那位天资优秀的女武神,现在出了些问题”

如果是前者,华奕姑且能耐下性子,但如果是后者,他就只能采取.....些暴力手段了.

这座大洋洲支部,不存在能阻止华奕的人.

“......华奕舰长说笑了.”

感受到对方不善的态度,想起级女武神和主教大人的命令,想起圣芙蕾雅学园最近疑似是因为对方而建立起的夸张战绩,大洋洲支部的高层内心稍微挣扎了一下,无奈的选择让步.

“我这就带你去见温蒂.”

“不必了,告诉我她所在的位置,我自己去找.”

依靠圣芙蕾雅学园的情报网,配合上可可利亚过去搜集到的信息,华奕发现,渴望宝石如同游戏剧情一样,被存放在了大洋洲支部当中,但和静谧宝石不同的是,奥托并未特意为渴望宝石而下达什么命令.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只有静谧宝石才具备生之力量,渴望宝石,一直以来表现出的都是创造理想流体,也就是控制风的能力.

奥托根本不会对此产生兴趣,曾经或许有过,打着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主意,但现在,就是没有.

所以,大洋洲支部,是在并未接受到相关命令的情况下,主动决定展开人体实验,并且将堪称天命最有潜力的女武神——温蒂当成了实验对象.

以着“牺牲自己,就能拯救更多的人”

来说服温蒂.

虽然听起来大义凛然,但华奕只感受到了虚伪.

哪怕是曾经在天命做人体试验,并且是该领域专家的玛基,也从来没有为了得到更多的志愿者而说出这样具备煽动性的言论,他会使用“可能”

,“或许”

这样的词汇来表达不确定性.

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会在实验之前就直接给出定论.

奥托也不屑于说出这般低劣的谎言,哪怕是鼓动人心,他也会给出一个前提,诸如“如果成功解放宝石的力量”

之类的前提.

大洋洲支部的女武神,应该也是善良而勇敢的类型,但这里的高层,是贪图功绩的虚伪之辈.

华奕并不想和她们有太多交集.

大洋洲支部,女武神训练室.

若是普通女武神,会在如同大型体育馆.

般的训练室进行统一训练,但温蒂是特别的.

她天资出众,被当做级女武神的预备种子,同时也是女武神,在大洋洲支部是最强的那一小撮存在,虽然没能成为管理层,但拥有单独的训练室,却也是顺理成章.

“你是......圣芙蕾雅学园最近那位声名鹊起的舰长,对吧”

外黑内青的短发微微翘起,头上竖着一撮呆毛,在拥有战士的坚毅的同时,也掩藏不住年纪轻轻的稚气的少女,在见到华奕的时候,如此开口.

看起来,温蒂也是了解过华奕的一些事迹.

应该主要是神州南海之事,这也是华奕在成为休伯利安号舰长后,明面上做出的最大的功绩.

“嗯,我是华奕,很高兴见到你,温蒂.”

本来正在跑步机上锻炼的温蒂已经关闭了机器,一边用毛巾擦了擦汗,露出好奇的表情.

“真的是你,为什么会来大洋洲支部难道是圣芙蕾雅学园和我们支部有了什么合作”

“不,这一次来,是我个人的意愿.”

华奕短暂的迟疑了一下,终归还是决定直接一些.

“我了解到,天命大洋洲支部似乎想要将渴望宝石植入你体内”

这毫无疑问是机密,不过,因为圣芙蕾雅学园和天命一直不是敌对关系,而如今级女武神丽塔更是不加掩饰的待在了圣芙蕾雅学园,面对貌似是盟友的存在,温蒂没有保密的意思.

她其实也有点崇拜这位…年纪和自己相仿,却不但在大型崩坏中活了下来,还讨伐掉了一只上位崩坏兽的男生.

温蒂点了点头.

“嗯.”

“其中的风险,你明白吗”

少女的表情有了片刻的凝滞.

“牺牲我一个,却能拯救更多的人,没什么好犹豫的.

华奕舰长应该也能理解吧我——想成为能够拯救大家的英雄.”

少许的害怕和迟疑,以及更多的,为了成为英雄而鼓足的勇气,还有善良与天真.

此刻的温蒂,和琳很像.

不过,琳当初并没有害怕和迟疑,因为她那时候已经下定决心了.

而温蒂的这幅反应,是没的样子.

明明还没下定决心,实验竟然已经被大洋洲上日程了.

确定这一点的华奕眯起了眼睛.

此前,他并不想伤害性,但大洋洲支部的高层们,成功的让华奕产生了杀意.

让那些人死在轩辕剑之下,对她们来说应当是一种殊荣.

“你应该知道,玛基博士现在在圣芙蕾雅学园任职,他以前便是人体实验方面的专家,或许你不清楚,在涉及到宝石力量的人体试验中,此前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

“!!”

温蒂的心脏狂跳了一下,她抿着嘴沉默了半晌,心中残留的害怕反而消失了,变得:坚定起来.

“如果因为怕死而不去努力,人类是无法战胜崩坏的.”

这一刻的温蒂,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你在实验中死去,并不会造福人类,渴望宝石依旧是烫手山芋,而人类反倒会失去一位优秀的女武神,一未来有可能达到级的,天资横溢的女孩子.”

华奕的这番夸奖让温蒂稍微有点不好意思.

少女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与支部的高层们和她说好的不一样.

短暂的迟疑后,相比起突兀出现,属于另一......组织的华奕,温蒂选择相信支部的高层.

强行让自己选择相信.

她将原本产生的迟疑压下,因为,若是怀疑的东西,成为现实,那未免太过可怕.

“我......我还是想参加实验,既然律者能够掌握宝石的力量,就说明了实验的可行性,我的崩坏能适应性是支部里最高的了,如果仍然失败,至少可以让支部放弃实验,其她人也就安全了.”

虽然说是选择相信,不过温蒂的理由终归还是变了.

华奕定定的看了少女半晌.

他在思考,将大洋洲支部的虚伪高层们处理掉的后果,以及带着渴望宝石和温蒂强行离开的后果.

有的时候,为她人着想,反而会让对方误会.

面对温蒂这样善良的女孩子,华奕并不想使用太过暴力的手段.

温蒂并不会因为渴望宝石的实验死去,她会成为渴望宝石的容器,代价是植入宝石的双腿残疾,乃至到最后,内心被仇恨填满,成为律者.

第四律者温蒂.

所以,自己应该使用暴力手段,让温蒂误会乃至憎恨自己,还是静观其变,让温蒂憎恨天命“温蒂,如果有一天,一个选择摆在你面前,你需要拯救的那个人正在做着一个虚幻的美梦,你是准备以暴力手段将她叫醒,还是让她继续沉睡,到最后发现那场梦境的虚假”

这番话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

温蒂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华奕舰长为什么会想要拯救那个人呢明明你们并没有什么交集.”

“只是身为绅士的素养罢了,帮助善良的女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意外的理由.

温蒂还以为华奕会说“揭开天命的虚伪面纱,彻底拯救人类”

之类的豪言呢.

“我觉得,就让她继续沉睡吧,至少在梦醒之前,那是个美梦,至于梦醒之后......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华奕舰长不必担心.

或许,是华奕舰长错了,那并不是梦呢.”

实际上,华奕也是做了一番决断的.

到目前为止,补给系统出现了两次奖励水晶的委托任务,一次是关于第三次崩坏的,一次是关于巨兽蚩尤的.

华奕便能大概的得到一个结论——如果再有…大型崩坏发生,或是再有…如同巨兽蚩尤一般,具备悠久的历史或是强大战力的上位崩坏兽出现,自己很有可能再次接到委托任务.

到时候又是二百八十水晶,然后又是一发高级补给,让实力得到提升.

温蒂代表的,就是...第四次崩坏.

华奕之前都已经决定好了,拯救被贪功的上级蒙骗的少女,顺带着将第四次崩坏扼杀在萌芽当中.

他才不会为了那点水晶和变强的机会而将女孩子置于危险的境地,乃至主动去促成悲剧的发生.

结果,温蒂却说..,她希望继续维持着美梦,甚至还存有梦境并非梦境,而是现实的幻想.

华奕叹了口气.

“我倒是也希望是我猜错了......好吧,我明白你的选择,如你所愿.”

温蒂抿了抿嘴,一时间陷入沉默.

她突然有点彷徨了.

如果华奕并没有错,做出这番选择的自己岂不是和傻瓜一样是自己主动放弃了得到拯救的机会,然后一步步走向深渊,乃至跌落下去.

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年纪轻轻的女孩子,终归是多愁善感,患得患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