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我站在强度至上的第一排 第379章

作者:光影中人

好饿,好想回去吃泡面,吃红烧牛肉味的。

早知道在实验室门口等Mei的时候就吃点东西垫肚子好了,克莱茵,我好想你!

在这一刻,梅比乌斯的眼中浮现出助手小姐手捧热腾腾的杯面,如耶和华般神临至自己身边,而自己伸出手迎接她的「创造亚当」。

但众所周知,「创造亚当」是一副静止画,神与人是永远无法接触的。

克莱茵温柔的注视着你,不再言语。

“不需要,跟我来就好,我开车带你去。”

白陌转身,向一旁的地下车库走去。

“从这里到市区可不近。”

蛇蛇的言外之意,就是从这里到那边的油费不便宜,以你如今出卖身体换来的工资,咱们能省一点是一点。

在推测出白陌入职的「真相」后,梅比乌斯的笑容真诚了不少。

对她而言,父亲,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词汇。

看到为了Mei不惜付出如此之大代价的白陌,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不知不觉间有些松动。

但也仅仅只是有一丁点,没有指间宇宙的那种。

“没关系。”

感知能力极强的白陌立刻察觉到蛇蛇语气的变化。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口吻也变得不像之前那样生硬。

“随你。”

梅比乌斯耸耸肩,跟在他的身后。

人家既然愿意逞强,那自己也用不着热脸贴他冷屁股。

贱不贱啊?

进入地下车库的两人七拐八拐,来到一辆涂满黑漆的cece面前。

梅比乌斯记得这款车,因为这车在她还未离家出走的九岁时,就在穆大陆投入生产了。

从这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车型与黯淡无光的车身来看,这显然是一辆二十年以上的老古董。

梅比乌斯不是那种看车识人的Lowbattery,在她的眼中,代步工具再贵,那也只是代步工具。

再快,能有超音速战斗机的速度快?

就算真有,你敢全马力在马路上开?

与其花那个冤枉钱买这种智商税,还不如拿来作为研究经费。

说不定就差这么点小钱钱,实验成果就会发生质的改变呢。

所以,蛇蛇一脸淡定地伸出小手,扣在副驾驶位的车门把手处。

一拉,嘿呀!没拉开。

再拉,嘿呀!还没拉开。

又拉,特喵的还是没拉开。

唉我特么!

这下她蚌埠住了。

难不成开这车的车门,还需要有什么特殊的小技巧?

比如手指需要以九溡簧睿派钜磺车男问嚼创ザ趴郏

“喂!”

她抬起头刚想询问一下,就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白陌一脸诧异地盯着她:

“你开别人车的车门干什么?”

“?”

蛇蛇檀口张开,其中柔嫩丝滑的小舌清晰可见。

在融合战士手术之前,梅比乌斯的舌头尖端还未分叉。

当然,之后也没有。

但谁也不知道,成为融合战士后的她,到底能不能控制舌尖分叉。

如果能的话,()时,()一定会()的吧。

“你开的那个是别人车的车门。”

白陌从车里走出来,走到自己车的副驾驶位拉开车门,动作一点也不绅士。

梅比乌斯呆呆地坐了进去,葛优瘫,整个人像是失了魂。

蛇蛇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认识两人座下的这玩意。

正如前面所说,梅比乌斯向来瞧不上有人将代步的东西炒到天价。

在她看来,买这东西的人就是在交智商税。

但这并不妨碍记性超棒的蛇蛇,记下这些傻逼玩意的价格到底有多特喵离谱。

月初因为财政原因和克莱茵一边缩在实验室角落嗦面,一边看屏幕上的滚动车辆广告时,她就有想过。

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弄到这么一台所谓的限量款。

那自己一定要把它拆个稀巴烂,看看这破玩意究竟是凭什么值第一科学部半个月的研究经费。

然后再给它还原上,并找个傻逼——哦,一位有着超高眼光与收藏爱好,且还挥金如土的人上人,接盘!

白陌等了她一会,见她双目无神,表情呆滞,阿巴阿巴。

才一边腹诽这家伙懂不懂穆大陆副驾驶不系安全带会扣分,一边伸手给她系好安全带。

安全带陷入美人胸前的幽邃中,勒出丰满且诱人的美妙曲线。

没变幼前的蛇蛇是真的大,不仅大,形状还赞,奶量十足。

如果不是行事作风过于恶劣,一定会有很多追求者。

殡仪馆工作的妹子都不好嫁呢,更别说像她这样天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了。

可不是所有人都是LSP舰长,试想一下,刚碰过尸体的冰凉小手轻轻滑过你的胸膛——

嘶!更刺激了有木有!

咳,未来的光影酱,修文时记得把上面那条删掉。

重新给自己系好安全带后,白陌鸣笛、转向灯、左右瞭望、挂档,踩下油门,前往市区。

路边的灯光好似银线,在车窗两侧连成一片,灯火通明的市区在高速公路的尽端若隐若现,仿若美轮美奂的火树银花。

一段时间后,蛇蛇夹杂怜惜的叹息声从身侧轻轻传来:

“居然能让那群一毛不拔的家伙送给你这样的礼物,想必......是真吃了不少苦吧。”

“?”

白陌眨眨眼,任由受不了他每小时三十公里时速的后车超车。

他有些好奇,梅比乌斯是怎么知道这辆车,是前些日子受邀来穆大陆表演歌剧的伊甸送给他的。

不过,伊甸,一毛不拔?

挺好拔的啊?

......

在白陌熟练的驾驶技术下,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酒店外。

露天停车场中,梅比乌斯诡异地看向白陌:

“你——就把车停在这里?”

“不然呢?不停停车场停哪?”

然后就被怼了回去。

蛇蛇倒也不郁闷,在她看来,白陌之所以没有将车停在更加安全的独立地下车库中,肯定是因为这辆车是那些混蛋在玩弄他的身体后施舍给他的。

他睹物思事,就不愉快。

也因此,才将气撒在车和自己的身上。

她默默跟在白陌身后,心底思索起要不要帮忙给他谋份正当的差事,以免现在做的事情被Mei知晓导致抬不起头,又或是闹出父女矛盾。

Mei确实不是那种利用自身权力提拔亲信的类型,梅比乌斯是。

倒也不是说是,而是她无所谓。

梅比乌斯有着灵活的道德底线,只要认为有必要,那她就会无所不用其极。

Mei再怎么说也是未来的第二科学部领袖,如果自己帮了她父亲一把,等日后她得知真相,一定会感谢自己。

到那时,拜托她做些无伤大雅的小事肯定也没有问题。

蛇蛇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跟在白陌身后进入电梯。

片刻后,一瞬的失重感袭上身体,‘叮咚’的提示音告诉两人,他们已经抵达目的地。

白陌刚想迈开脚步,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人从身后抓住了。

梅比乌斯一撩给人以强烈生机感的淡绿色长发,迈开踩着女士高跟的诱人裸足:

“接下来交给我就好,放心,我不会再让他们像之前那样对待你了。”

又帅又高挑的蛇蛇此刻男友力超高!

如果将身上的白大褂换成合身的霸气黑西装,那必将绝杀无数青涩朦胧的少女心!

白陌蹙眉,不太明白为何梅比乌斯忽然变得亢奋起来,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跟在她的身后。

乖巧.jpg

高跟坠地的清脆声在安静的走廊中回响,宛若有人在敲响肃穆的钟。

很快,两人就来到预定好的包间门口。

听到包间内传来的喧嚣声,梅比乌斯不愉快地伸出小手扇了扇鼻梢,试图驱散开那透门而出的浓郁酒香。

之前给两人打电话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多,从那时电话中的吵闹声就能判断出,他们的宴会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了。

这明显是喝到上头时,人家才想起来有他们这两号人。

这也是蛇蛇一开始不打算过来的原因之一,你要么一开始就邀请,要么就索性直接放弃,嗦到一半叫人算什么?

但事已至此,再去想这些东西也没有意义。

梅比乌斯回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白陌,她承认,Mei那冷淡的气质绝对继承自白陌。

但她学的明显还不够好,至少现在的Mei不能像白陌一样,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以无尽的勇气与希望。

蛇蛇扭头,手中发力,推开门扉。

刚一推开大门,方才喧嚣的环境立刻安静到落针可闻。

下一瞬间,如蛇般粘稠,如火焰般炙热的视线从房间的各个角落汇集到梅比乌斯的脸上。

仿佛此世一切之恶化作的漆黑淤泥,势要让她堕落,化作他们随意驱使的玩偶。

蛇蛇心中冷笑,这种场面她见识的多了。

她甚至能推测出接下来的发展,这群混蛋必然会以各种理由劝诱看上的猎物饮酒,待到其大脑昏昏沉沉无法行动,便会将猎物带回房间中发泄欲望。

梅比乌斯环视一周,目露哑然。

因为她在这些人里发现了逐火之蛾不少熟人,比如同样来总部递交研究成果的第五科学部的部长「帕西」。

按照她的印象,这位独臂的中年男人虽说能力不太行(相对她而言),但人品还是足够坚挺的。

可今天他竟然也用那种目光看向自己——

嗯?等一下。

蛇蛇忽然挪动了一下身子,露出身后的白陌。

不出她所料,包间中的十几人没有一个在看自己,目光具都集中在白陌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