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0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虽然她是贵族出身,但却是个很有理想和志向的女孩儿,长得漂亮人也年轻,知书达理又很有品性,如果不是泥岩出现的早,估计爱国者会找她给介绍梅雪。

“那我去找她了。”

霜星还不知道自己的养父打着什么主义,她心里正为即将到来的再会雀跃不已,等见到梅雪之后,说什么她都要狠狠欺负一下,对了,再准备几瓶好酒,只要把梅雪灌醉,她就……哼哼~

背后传来的凉意让坐在后座喂小刻吃饼干的梅雪打了个喷嚏,小狐狸揉揉鼻尖,伸手替小刻擦干净嘴角。

“还要吃吗?”

“唔……”

小刻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德克萨斯,因为多了她,整个队伍不得不分成两辆车来做,好在小狐狸的尾巴什么都能拿的出来,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如果德克萨斯不在的话,小刻肯定是打算尝尝今早空吃的那些东西是什么味道,不过本能告诉她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提这件事,所以她只是摇了摇头,毕竟刚才吃了那么多东西,确实也不饿。

面对着天真单纯的小刻,梅雪总是有着更多的善良和耐心,他伸手轻轻揉着小刻的耳朵,从尾巴里拿出梳子。

“我帮你梳头和尾巴吧,看着有点乱的样子。”

确实很乱,比较小刻这些天好像一直都是走在荒野上的,昨晚勉为其难的洗了个澡,头发和尾巴都是乱糟糟的。

“好的~”

看着后面的梅雪和小刻亲密互动,德克萨斯只是扫了一眼就没再上心,毕竟小刻只是傻狗,威胁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相比之下还是待会儿要去的罗德岛那边更值得注意。

因为德克萨斯和能天使她们都已经从凯尔希口中听说了,梅雪有个名副其实的未婚妻,尽管他已经不记得那些事情,那仍旧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敌人。

一边给小刻梳着头发,梅雪一边唱起了歌谣,这是昨晚斯卡蒂教他的关于大海的歌曲,他本想教会那个没有名字的小家伙,但是它才刚开始学习说话。

而遥远的伊比利亚海边的某个小镇,一个穿着打扮格外华丽的女人走到了沙滩上,她摘下自己的帽子,取下一枚铅坠似的物品丢入海中。

不多时,昨晚梦中梅雪见过的那只海嗣浮出来水面,但这已经是它能做到的极限了,寻常海嗣甚至都不能出水,但很快了,他们很快就会进化到更高的层次,游上陆地,游到星空。

“使者……”

女人呢喃着,她知道面前的海嗣能听懂自己的话,但是无法用语言回答,因为这个种族有着更加简单高效的交流方式。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面前的海嗣居然开口了。

“阿玛雅,我想,要个名字。”

“名字?”

虽然海嗣的发音尚且模糊,但是阿玛雅还不至于听错,它说自己想要个名字,但海嗣有区别个体的必要吗?

“祂说,名字,是需要的,可以让我,知道自己是谁。”

显然海嗣刚学会说话不久,但它正在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适应,逐渐从断断续续变得流畅起来。

“您说的祂,难道是……”

“不是,伊莎玛拉,是另一个,真正的,完美的。”

说到这里,海嗣少有的出现了犹豫,她看着阿玛雅,后者显然很是惊讶。

“祂是,我们新的,进化目标。”

这是共享得到的结果,海嗣的大群选择了一条更加可行的道路。

“请问使者,祂到底是……”

“不能说,否则,你会死。”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悬赏还在继续,每天还两章!(叉腰)

第一卷 : 第169章 阿米娅你头上好像有点绿啊

梅雪就要到了,得知这一点的阿米娅高兴不已,头顶长长的兔耳是那样高兴的摇摆着,不断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仪容是否有什么不得体之处。

虽然她和梅雪是未婚夫妻的关系,但毕竟小狐狸已经失去了很多记忆,因此待会儿也算是第一次见面了。

考虑到今后还会一直打交道,阿米娅希望能在梅雪的那边留下一个很好的第一印象,方便之后重新营造感情。

“描眉就算了,感觉口红可以……”

【其实我觉得这样的你就已经很有魅力了】

镜子里的倒影变成了特蕾西娅的模样,一脸温柔的笑意,阿米娅看着她,有些害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今她和特蕾西娅之间的关系就如同人和自己的影子,彼此知根知底,都很清楚对方在想什么。

【不用添加太多的点缀,这样的阿米娅就是最棒的,哪怕他失去了记忆,也不可能把你的事情全都忘掉】

特蕾西娅的安慰让阿米娅确实的冷静了下来,她缓了一口气,确实特蕾西娅说的没错,按照铃兰的说法,梅雪在龙门第一次见到凯尔希的时候就能叫出她的名字,那么他肯定也还记得自己这个妹妹才对,至少还应该记得一点。

想到这里,阿米娅又有了足够的信心,作为罗德岛的小小领袖,她可不能总是在一旁忧郁不已,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有梅雪在,罗德岛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等到博士也被接回来,那么一切就都有盼头了。

另一边的帐篷里,铃兰也同样在挑选着合适的衣服,虽然和梅雪分开才没几天,但她不希望给小狐狸心中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而且她也在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不管怎么说一定要沉稳,反正到时候就算见到了梅雪也不能表现得太激动,毕竟阿米娅还在看着呢。

不过在铃兰边上暂住的丽兹就很无所谓了,她的腿逐渐的恢复了知觉,虽然还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的行走,但是至少可以轻微活动了,脚趾也是最先动起来的。

等到将来她可以自由奔跑的时候,她一定要牵着梅雪的手带着他在草地上跑,然后在跑累了之后一起躺在地上,到时候她会抱着梅雪的尾巴,或者干脆抱着他本人一起睡个午觉,彼此依偎着进入梦乡。

另一边的Scout和ACE等人同样也很期待与梅雪的再会,说实在的,罗德岛但凡认识他的无不想念当年那只带给他们欢乐的小狐狸,在那个压抑的时期,唯一能安抚硝烟和血腥味道的只有梅雪的拥抱和关怀。

当然,可以的话ACE还想着约着梅雪去喝两杯,说实在的,上次三个小队被一只小狐狸灌醉实在是很丢人。

“大家好像都很期待啊……”

虽然华法琳是罗德岛还未正式成立的时候被凯尔希绑上船的,但那个时候梅雪已然消失不见,所以她并不认识梅雪,也不知道这只小狐狸哪来那么大魅力让大半的人都出来接他,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帅?

还得在得知了梅雪会配合这次的行动之后,华法琳是亲眼见到那群罗德岛的老成员,甚至包括可露希尔在内都申请了参加任务,连那个不喜欢多说话的logos都表示为了以防万一希望能跟着一起去。

根据华法琳打听到的不可靠消息,好像梅雪和前任的大女妖,也就是logos的老师有点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至少当初特蕾西娅好像是提着剑上门要人的。

“喂,来了来了!”

作为神射手的Scout眼神比较好,一眼就看到了远处那不正常的扬尘,果断意识到这是有人过来了。

他的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好几个人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认手上的小点心之类的礼物都没什么问题。

不多时,远方地平线上出现了两辆车,阿米娅瞬间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她扫了一眼手上的订婚戒,发现它闪烁了一下,显然是对车上的梅雪有了反应。

“ACE,快看看我衣领是不是没折好?”

“哎呀你在意这个干嘛,看看我的头发有没有翘起来。”

“别说了,待会儿你俩给我安静点,就你们这个五大三粗的样子说不定就吓着梅雪了。”

Outcast没好气的给了他俩没人一拳,这倒是很有效的缓和了原本紧张的气氛,至少阿米娅是缓和下来了。

随着车驶近停下,车门打开,一只穿着丝袜却穿着运动鞋的脚踩在了荒芜的地面,随后是那支素白的手。

在阿米娅等人期待的目光里,梅雪从车上走下,并没有意识到前面一大群人就在看着自己,自顾自的伸了个懒腰放松一下长期坐车带来的不适。

“小刻,我们到了!”

拿出饼干朝着车上招招手,梅雪背后的尾巴高兴的摇摆,在车里犯困的刻俄柏看到蜜饼瞬间来了精神,直接一个蹬腿跳起来落到梅雪面前,张嘴咬住了那块蜜饼,然后很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蛋。

这个动作让正准备欢迎梅雪的众人立刻心里一沉,大家下意识的把视线投在了阿米娅的身上。

果不其然的,阿米娅脚下冒出了一缕青色的火焰,好在只是闪过一瞬她就抑制住了,毕竟梅雪和小刻之间的相处虽然亲密,但是看得出来并不是那种超过某个界限的亲近,这还在阿米娅的接受范围内。

“好了好了,先安顿下来再吃吧,德克萨斯姐姐,我……”

梅雪刚打算问一下德克萨斯接下来干什么好,眼角的余光就瞄到了在不远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几十号人。

这着实让小狐狸吓了一跳,甚至下意识的想要躲在小刻的身后,毕竟这些人看自己的目光实在热情的有点过分,不过他也看到了在其中站着的铃兰和迷迭香,心里立刻安定了许多。

站在人群最中间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文静可爱又温柔的卡特斯女孩儿,梅雪在初见她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而阿米娅也在期待,尽管已经不指望他能和以前一样直接把自己抱在怀里摸摸头,但她也期待着梅雪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至少不能输给凯尔希!

看着梅雪的目光投向自己,眼神里露出了惊讶和惊喜以及怀念,嘴唇微动就要开口,似乎是要喊出名字,阿米娅不由得迈出一步,然后她就听到梅雪喊了出来:

“铃兰!”

这个名字让本打算迎上去的阿米娅如同遭到雷击,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站在原地。

被叫到名字的铃兰先是心中一喜,然后就紧张的竖起了尾巴,完蛋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虽然她是很高兴梅雪第一个喊的是自己的名字,但是这下别说是阿米娅了,就连旁边和自己一起夜间奋战到天亮的迷迭香都有些吃醋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梅雪,失去记忆的他在这群人中最熟悉的就是铃兰了,其次是迷迭香,随后才是闪灵和临光他们,对于阿米娅他虽然感觉很熟悉,甚至有一种冲上去抱抱她的想法,但出于礼貌还是没有那么做,于是才选择了和铃兰打招呼。

看着梅雪逐渐走近,阿米娅笑脸相迎,主动在梅雪开口之前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好久不见了梅雪哥哥,虽然你不记得了,但是没关系……我叫阿米娅,是你的妹妹,也是你的未婚妻!”

说到未婚妻这三个字的时候阿米娅的语气似乎着重强调了一下,当然,就算是以前的时候梅雪都不怎么理解未婚妻的意思,现在就更别提了。

所以阿米娅的这话是说给背后的铃兰听的,算是一种主权的宣誓,对地位的明确,虽然现在阿米娅也只觉得铃兰和梅雪大概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关系,但俗话说未雨绸缪(实际上已经是屋顶都被掀翻还赶上大暴雨的情况了)

“阿米娅……”

熟悉的名字,其实对于未婚妻这个身份梅雪完全没什么感觉,一来是他确实不理解其中的含金量,二来是都有莫斯提马这个前女友在了,小狐狸对这方面的接受能力也比较高。

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梅雪抖抖狐耳从尾巴里拿出一颗苹果递了过去,他对阿米娅并没有那种排斥和疏离,倒不如说相当的喜欢她,说不上来的喜欢,或许记忆消失了,感情仍旧留在心里,所以再见面的时候才会有所触动。

“我可以抱抱你吗?”

这是个略显失礼的要求,毕竟从梅雪的角度来说他和阿米娅是第一次见,但就是有这样的冲动驱使着小狐狸去做这样的事情。

阿米娅当然不会拒绝,她甚至巴不得梅雪这么做,甚至不等梅雪伸手她就主动扑到了他的怀里,紧紧搂着梅雪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哥哥……阿米娅好想你啊……”

一边蹭着梅雪的胸口,嗅着熟悉的花香,阿米娅的眼角也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自从博士沉睡,特蕾西娅死去,梅雪消失,哪怕有着凯尔希的帮助,她也还是承受了太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责任,如果不是后面发现特蕾西娅就在自己体内,会时不时的给她安慰和帮助,那么阿米娅会过的更加艰难。

现在,喜欢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她终于又找到了小时候那种可以什么都不用管,只需要依靠在对方怀里就能躲避一切风雨的感觉了。

“呜……”

看着自己刚喜欢上的位置被人占了,小刻忍不住朝着阿米娅呲牙,但是梅雪伸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委屈的小刻只能缩回车上抱着小狐狸给她的一袋子饼干,化悲愤为食欲,疯狂干饭。

轻轻抱着阿米娅摸摸她的头,梅雪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涌出难说的悲伤和愧疚,他亲昵的蹭了蹭阿米娅的耳朵,少有的一言不发。

罗德岛的众人都在看着,ACE等人其实很清楚,就算梅雪真的失去了记忆,他也不会排斥阿米娅,也不会忘记对阿米娅的宠溺和喜爱,就像现在,只依靠心来驱使自己行动,这样也足够了。

“……嗯,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了。”

这应该是阿米娅在三年来第一次当着大家的面哭出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说话有些鼻音。

“没关系,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认识~我叫梅雪~你好阿米娅~”

就和那天一样,那只纯白的狐狸看上去那般自由自在,对着懵懂天真的穿着白色衣裙的卡特斯女孩儿伸出手,热情的邀请她一起去吃新买的水果蛋糕。

“嗯,既然哥哥都回来了,那么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结婚吧!”

轻轻握住梅雪的手,阿米娅笑着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心中如遭雷劈的话,在短暂的一瞬间,她捕捉到了至少十个异常的感情波动。

(哼,露出鸡脚了吧……)

握紧梅雪的阿米娅心中想到,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帐篷。

“哥哥,因为帐篷不够了,今晚和我一起睡可以吗?”

“不用了~我们有带的。”

小狐狸摇了摇头婉拒阿米娅的好意,在场也就只有他和小刻不知道阿米娅算计什么小九九了,一个傻的可爱,一个单纯的让人无奈。

梅雪轻轻含着自己的手指思考着,嘴角上扬给了阿米娅一个阳光的笑容。

“而且我更想和铃兰睡在一起,唔,还有迷迭香~”

于是乎,所有人都听见了阿米娅身上传来了什么东西崩坏掉的声音,但大家全都闭口不言,恨不得刚才就别出来。

另一头的伊比利亚某片海域内,得到梅雪教导的海嗣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叫阿玛雅,并且她也真的成为了阿玛雅,在得知了海嗣们的进化方向之后,身为深海信徒的阿玛雅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很是苦涩。

最后,也许是想通了什么,又或者渴求答案,她让海嗣把自己化作成长的养分,让海嗣快速掌握了人类的语言,让她记住并且继承了这个名字。

但是害死不会悲伤,那是阿玛雅自己的选择,他们也不会哀悼,因为没有那样的感情。

【同胞们,我们找到了新的进化之路!】

名为阿玛雅的海嗣如此沟通着,吸引了大批的伙伴,尽管她知道这些同伴只是因为她也是同伴而服从指令,本身的智慧程度不高,但是作为第一批进化的个体,让它们尝试也好。

想到这里,阿玛雅拿出那颗被自己啃过一口的苹果,它本该随着梦的破碎一并消失,却又出现在了阿玛雅的身边,这算是一种启示。

从今天开始,这一批海嗣的进化将不只是为了单纯的生存和延续种族,他们将永远忠于梅雪,并且开始尝试着以梅雪作为模板进化。

女仆阿米娅.jpg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