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作者: 四重今天不做饭

簡介:

作为一个不是那么合格的狐仙,已经忘记自己到底几岁的梅雪有着诸多称号,比如 “整合运动最大萌兽”“罗德岛最饿凶兽”“塔露拉的光源氏”“凯尔希的小情郎”“阿米娅的未婚夫”“42姐专用抱枕”“霜星的储备粮”等等

但就是这样的梅雪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此时他该如何说服自己的小姨子陈晖洁不要试图把她姐夫绑回去结婚;

说服迷迭香不要试图把他关小黑屋;说服惊蛰不要一天到晚抱着他的尾巴不放;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防止被半夜爬上床的斯卡蒂压死,小狐狸受不了那种压迫感。

“这么小个狐狸,打一拳会哭很久吧?”

“对,然后你就等着被全泰拉往死里揍吧,大概还可能被移动城市创到地里去。”

“可我又不是你想吃了人家。“

“废话,你都打算把他卖了!”

看着远处被追着戴戒指的梅雪,被挂在剑桥上的华法琳和可露希尔一脸垂涎, 你说塔露拉?哦,陪陈sir蹲大牢呢

第一卷 : 序章 被饲养的少年

一个村落,一个看上去和乌萨斯格格不入的村落,塔露拉看着这里的炊烟,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在这里乌萨斯北部的雪原当中居然还有这样一个看上去充满幸福的村落,实在是件怪事,塔露拉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这个村子里的人也很奇怪,一个个红光满面,看上去很有精神,和塔露拉迄今为止见过的其他村子的人完全不同,以前她每次去交换食物的时候那些村子的人基本都是面黄肌瘦,每一个都在为了活下去而想办法,怎么到了这里反而像是世外桃源呢?

“请问你们这边有食物吗?是这样的,我想交换……”

“没有!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

塔露拉话都没说完,村口的人立刻选择了拒绝,她觉得有些奇怪,这些似乎在担心着什么,可她分明看到一位妇人从仓库里提着一篮子的肉走了出来。

“请不要担心,我不是纠察队的,只是想来换点食物,我这里还有不少的面粉和蔬菜。”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还是去别的村子吧。”

“……那好吧。”

看对方态度这么坚决,塔露拉也不再坚持了,但她决不相信这个鬼话,看这个存在一片热闹的样子貌似还是要举办宴会,这怎么可能呢,在雪原上活着都够不容易了,还要举办宴会,这背后肯定有古怪,还有这些人的态度,太过排外了,就就像是担心被人发现什么一样。

想到这里塔露拉的直觉告诉她不能就这么离开,她绕到村子的边上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了最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哪来的这么多肉?”

肉,很多的肉,塔露拉看到不断有人进出那个仓库,每次都能取出满满当当一篮子的肉,还有一些银色的毛发,看上去很新鲜,像是刚宰杀了猎物,但这可是雪原的冬天,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猎物给他们抓呢?而且塔露拉看得很清楚,这村子里的猎户不过三五人,根本不可能弄到这么多食物。

想到这里,塔露拉悄悄爬到仓库后面的树上,伸手在封住窗口的木板上烧出一个小洞,然后轻轻探头打算看看这仓库里到底有多少吃的,实在不行就偷偷拿一点,然后把蔬菜什么的给他们留下,以后有机会再还。

但出乎塔露拉医疗的,这个仓库里并没有什么食物,只有一个人,一个被铁链绑缚手脚且一丝不挂的银发沃尔珀少年,他的眼神暗淡无光,面无表情,身后三条雪白的尾巴无力耷拉着,银色的毛发沾满血迹,脚下大片大片的暗红色,看着像是已经死去,但时不时抖动的耳朵证明他还活着,只是太过虚弱。

(怎么回事?)

塔露拉还来不及在脑海里梳理这一切,之间仓库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男人提着篮子走了进来,随手拿起了边上挂着的刀。

“今天晚上有宴会,所以要辛苦你了。”

那男人毫不留情的举起刀,在塔露拉惊愕的眼神中从少年的腿上割下了巴掌大的肉块,银发的少年连哭喊都不会,眼神里只剩下麻木,但泪水还是顺着眼角流下,四肢因为疼痛抽搐,但除了让关节被磨破流血就再无作用了。

“恢复的好像慢了一点啊,难道是因为没吃饱?前天都已经喂过了吧,啧……把这个吃了。”

粗暴的把一把糟糠塞进少年的嘴里,又把水灌进去让他咽下,看着被割下的地方重新长出了新的血肉,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刀又开始对其他的地方下手。

这下塔露拉明白了,这群家伙根本就是在吃人,她只感觉一阵恶心,看着那个银发少年被折磨流泪的样子,火焰在她的胸膛中燃烧,看着那个男人举起屠刀的笑脸她感觉一阵愤怒,这还是第一次,她第一次有了一种把一切焚烧殆尽的冲动。

“哦,还有这个尾巴,真是好皮毛啊,反正还能长出来,我剥下来应该可以吧……话说为什么有点热?”

周围的温度在升高,男人只当是因为自己刚才运动有些激烈了,他擦了擦汗,然后打算把那三条尾巴砍掉,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他也不会在意这样的痛楚会对这个少年造成什么影响,反正痛的又不是他,在他们的眼里这根本不算是人,只是一个能不断带来食物的牲畜,从他们捡到他的时候就是如此。

“起火了!救火啊!”

突然传来的叫喊声让男人放下了刀,他皱起眉头,最后还是选择先出去帮忙救火,反正少年已经跑不掉了,什么时候都能继续。

红色的火焰在塔露拉的脚下缠绕着,她轻轻挥手,火焰顺着指引攀上房屋,在一瞬间就点燃了整个村子。

“你们……全都该死!”

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塔露拉的脑海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就该这么做,把这些低贱的毫无人性的畜生全都烧死,把他们变成冰雪下的炭灰,她自己也认可这个做法,她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会做出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看着这家家户户晒在火堆上的肉,她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就出现了刚才那个少年的惨状。

“怪物,她也是怪物!”

周遭的村民们吓坏了,他们第一次见到能把一切吞噬的火焰,张弓搭箭朝着塔露拉袭来,但石头和箭矢都被她身边的火墙挡下,在他们开口的一瞬间,火焰顺着他们的口鼻涌入,把他们全都烧了个干净。

塔露拉心里不觉得愧疚,她不喜欢杀人,但她也不觉得这个村子里的住民还算是人,他们已经没有了人的良知,没有人的道德,那就不能算是人了,从这个角度出发她心里一下好受了很多。

整个村子无一幸免,从老人到小孩全都在火焰中变成了炭灰,塔露拉来到仓库面前,伸手把大门也烧了个干净,一股血腥味儿扑面而来,让她直接吐了出来。

“……”

擦了擦嘴角的胃酸,塔露拉踩在凝固的血迹上朝着少年一步步走去,她觉得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那些没有凝固的血液拖延着她的脚步,她走的很慢,但很坚定,她伸手斩断了少年的枷锁,然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跪坐在地上,周围的空气里都是腐败和血腥的味道,塔露拉觉得很难受。

“你饿了吗?”

这是少年开口的第一句话,有些沙哑啊,但是很好听,比塔露拉听过的任何一个声音都要更好听,她抬起头,只见少年的手上捧着一个苹果,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他把苹果塞到塔露拉的手上,伸手替她擦掉眼角的泪痕,她一边哭,他一边擦。

“饿了就吃吧,不要哭,大家都会有吃的……不会再挨饿了。”

金色的铃铛挂在少年的脖子上,他看着呆愣的塔露拉,思考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手递到她的面前,那双麻木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感情。

“你也要吃我吗?”

“……你叫什么名字?”

“梅雪,应该是叫这个。”

“什么叫应该?”

“我只记得这两个字了,被吃掉的话,记忆就会消失。”

塔露拉努力的站起身来,伸手轻轻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试图用自己的温度给他一点温暖,然后轻轻蹭了蹭他的脸庞。

“没事了,没事的,不会再有吃你的人了,我把他们统统打跑了。”

“……谢谢姐姐。”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虚弱的缘故,说完这话的梅雪就这么直接晕了过去,塔露拉把自己的披风给他盖上,一把火点燃了仓库,她不打算从这个村子里带走除了梅雪之外的任何东西,她看着怀里这个安睡的孩子,希望他能做个好梦。

ps:嗷呜!新书发布!

第一卷 : 第一章 这孩子是个宝贝!

“所以你把他带了回来,那些村民呢?”

博卓卡斯替的眼神很是犀利,瞥了一眼那边躺在床上缩成一团睡觉的梅雪,他的语气都不自觉的加重了些,挨训的塔露拉只能乖乖听着,当听到提起那些村民的时候她垂下了眼眸,选择了沉默。

“我明白了,我不会对你的行为做出评价,但你应该清楚的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我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的,我也不后悔。”

塔露拉明白的,就算那些人在道德和伦理上已经没有任何底线可言,她也还是杀人了,她不想给自己的行为找什么安慰的借口,动手的时候就已经全都想过了,看着那边的梅雪,她觉得自己做的很对。

“不会死的特质,超高速的再生能力,他不可能是普通人,也不是感染者,你要留下他吗?”

“等他醒了再说这件事吧。”

端起晚饭一口喝干净,塔露拉拿出梅雪送给自己的苹果,这个苹果很大,很红,这不是能在雪原上找到的食物,但梅雪在那个村子里被囚禁了那么久,这个苹果他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

“苹果?”

霜星略微皱眉,这种水果她长那么大都没见过几个呢,雪原上能吃点蔬菜都算不错了,水果完全是奢侈品。

“他给的,待会儿分给孩子们吧。”

塔露拉把苹果收了起来,然后走到床边看着梅雪,他很缺乏安全感,睡觉的时候也蜷缩成一团,从紧皱的眉头来看应该不是好梦,塔露拉无法想象此前他遭遇了何种待遇,他的头发和尾巴上都还有着血污,衣服是伊诺帮忙换上的,小家伙后来害羞的跑走了,看来梅雪的魅力算是男女通吃。

“三条尾巴的沃尔珀很常见吗?”

这个问题塔露拉是问博卓卡斯替的,作为一个两百多岁的长者,爱国者博卓卡斯替的见闻远超常人,说实在的塔露拉只听说过九尾的沃尔珀。

“不常见,沃尔珀大多只有一条尾巴,神民的是九条,三条尾巴的沃尔珀……和他的身体比起来,算不上多奇怪。”

“好像也是,不过这个尾巴好大啊。”

塔露拉伸手戳了戳梅雪的大尾巴,作为一个沃尔珀来说梅雪的尾巴实在大的过分,他自己才一米五的身高,但尾巴都快赶上半个他那么大了。塔露拉甚至下意识的思考要是抱着的话会不会很舒服。

“看来他很信任你。”

看着梅雪舒缓的眉头,博卓卡斯替和霜星得到了这样的结论,梅雪感觉到了塔露拉的靠近,对于这位把自己救出地狱的人他更有安全感。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梅雪,这听上去是个大炎人的名字。”

“说不定他就是大炎的人。”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梅雪会出现在这里,但可以肯定他不是间谍什么的,他甚至都不会说乌萨斯语,至少他和塔露拉那番短暂的交流是大炎的语言。

“不管他是怎么出现的,只希望这孩子能从此安稳的生活下去。”

塔露拉轻轻抚摸着梅雪的长发,她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他了,可能是因为同情,又或者那短暂的交流,她能最直接的看到梅雪的善良。

“刚才你说过了,他遭遇了相当不好的事情,那么醒来之后他可能会陷入一个比较麻烦的状态,到时候你自己解决吧。”

“……关于这一点,其实我拜托了别人。”

说到这里塔露拉有些歉意的挠了挠脸,她实在算不上有多会安慰人,所以只好委托一位好友了。

“你是说那个老师?”

作为整个团队的领袖,爱国者博卓卡斯替当然知道塔露拉有一个几年前就一直陪在身边的朋友,在这一年里他偶尔也会遇到阿丽娜,那是个很温柔的女性,但也很坚强,不会抱怨当下,对生活抱有热爱,还自愿承担起了教导孩子的责任。

“是的,阿丽娜很适合这些事情,她的情商比我高多了。”

把这件事交给阿丽娜确实不错,博卓卡斯替没有意见,但也许是他们聊天的声音太大了,又或者梅雪本身就没睡安稳,小家伙睁开了惺忪的睡眼,然后呆楞的看着塔露拉和博卓卡斯替,眼神里并没有多少警惕,只剩下麻木。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

也许是因为塔露拉下意识的用了乌萨斯语,梅雪一时间还有些理解不了,前者也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换成了大炎语重复了一边,这次梅雪懂了,他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点点头。

“有点冷。”

这下反而让博卓卡斯替和塔露拉惊讶了,因为梅雪回答的时候用的是不怎么熟悉的乌萨斯语,或者说更古老的乌萨斯语,这很显然不符合一开始他们对他身份的猜测,至少梅雪有一些乌萨斯语言的底子。

“你会说乌萨斯语?”

“……会一点。”

“那就好,梅雪是吧,饿了么?”

塔露拉记得这孩子一直都没吃过什么正常的饭菜,那群畜生根本没把他当人看,鬼知道他受了多少非人的待遇。

“不饿,姐姐饿了么?”

说着梅雪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尾巴里面,稍微摸索一会儿之后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大苹果,就像是变魔术一样,塔露拉和博卓卡斯替陷入了沉默。

“梅雪,你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尾巴里面。”

“我知道是尾巴,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从尾巴里面拿出苹果来的?”

塔露拉发誓自己刚才没有感应到任何源石相关的法术波动,这简直是邪门儿了,这种事情可能吗?

“姐姐不能吗?”

梅雪背后的大尾巴摇了摇,看上去可爱极了,但配合他空洞无神的双眼只叫人有种说不出的可怜,塔露拉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行,梅雪也看了一眼她的尾巴,没毛的,确实不太行。

“比起这个,我们也可以在意一下为什么这个苹果能在尾巴里放那么长时间还没坏。”

一直沉默的霜星好奇的看着梅雪的尾巴,博卓卡斯替也抱着同样的态度,他们完全没弄明白梅雪是怎么办到从尾巴里拿东西的,放在上面挂着?那样的话早掉下来了。

“梅雪,这个我们不吃,你自己吃吧。”

“是不喜欢吗?”

梅雪自己捧着苹果轻轻咬了一口,清脆的响声,看上去味道很不错,但他用嘴叼着苹果,然后又伸手从尾巴里掏出一个大西瓜递到塔露拉等人的面前。

“那这个呢?”

这下,整个雪原游击队的三大核心人物齐齐陷入了沉默,他们突然觉得没必要争论梅雪以后是不是该留下了,这就是个宝贝啊!

"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