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2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那艘名为愚人号的船虽然缺少维护,但是她的设计者在其中留下了很多的技术资料,对于急需发展的塞壬来说这是一笔相当宝贵的财富,当然,发现的那两个因为过度食用海嗣而身体异化的两个人倒是还给留着。

按照阿玛雅的说法,这俩人可以成为她们跟伊比利亚谈判的重要筹码。

不过塞壬们没想那么多,她们忙着拆东西,作为愚人号的船长,已经一只手变成海嗣的阿方索激动的都要上去和塞壬萝莉们拼命了,那可是他的船啊,这群家伙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把上面的东西给拆了下来!

“呜!呜呜!”

被堵住的嘴只能发出一系列的呜咽,阿方索不觉得这些家伙和海嗣是同一个物种,但是这不妨碍他想找一把刀和这些家伙拼命。

“大姐,这人为什么看上去好像很激动啊?”

“可能是因为咱们救了他,想着感谢我们吧。”

阿玛雅一边说着一边当着阿方索的面把愚人号的炮台给拆了下来,拆完了还不忘朝着阿方索喊一声。

“你不用谢,这艘船就当作是救你们的报酬了。”

这话让阿方索一阵急火攻心,这都是群什么人啊,哪有把人救下来之后还给绑起来堵住嘴在太阳底下晒的?还有他老婆呢?

而且这里不是伊比利亚之眼吗,为什么这群家伙会占据了这里,看上去还安家了,那个教堂特么不是格兰法洛镇上的吗?!

阿玛雅等人当然不知道现在的阿方索已经恨不得自杀了,她们打算把这艘船改造一下,这些天这群塞壬沉迷各种科幻小说,下定决心把这艘船改造一下,名字都取好了。

本来说叫“小狐狸天下第一号”的,但是考虑到这样可能会让梅雪有点为难,还是选择了一个好听的且富有塞壬特色的名字——自然选择号。

看着面前正在被逐渐肢解的大船,沉迷各种小说的16号突然间对人生有了些许感悟。

“加坦,你说我们塞壬进化的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

“去码头整点雪糕。”

“你误会我了姐妹,我是说……主人让我们获得更快更完美的进化,让我们有自己的思考却又不被集体孤立,究竟是为了什么?”

“去码头整点雪糕,顺便和主人繁衍后代。”

加坦杰厄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口,她觉得自己继续二次进化,因为梅雪好像更喜欢伊莎玛拉和阿玛雅那种身材。

其实她也没说错,整点雪糕是个人理想,繁衍后代那是种族意识。

说到底,塞壬族群的核心就是为了梅雪,但这些姑娘还保留着海嗣的一些本能,比如扩大种群。

但问题也在这里……她们全是梅雪控。

"

"

ps:嗷呜~间贴票票多多!感谢大家支持,没想到今天会补中秋的课……呜呜,今天会努力更新不打游戏的!

第一卷 : 第193章 幽灵鲨想和梅雪成为亲族

幽灵鲨沉浸在梦里,作为罗德岛上精神状态最需要关照的干员,她连床都是特别加固的那种,还有加强的束缚带,这是为了防止幽灵鲨睡觉的时候突然陷入失控状态。

实际上幽灵鲨平日给人的感觉要比拉普兰德可怕,因为拉普兰德的疯狂是有所控制的,她本人也会对别的干员展现出优雅得体的一面。

而幽灵鲨?她很少有真正清醒的时候,平日的疯狂是她脑海里两个自我相互抵抗,如果偶尔文静下来,却总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那么她多半是那个疯狂人格主导。

如果是心血来潮的想邀请你跳一支舞,那么恭喜你,可以去尝试买一下彩票,因为见到清醒的幽灵鲨的概率不会比买彩票中奖高太多。

今天的梦比以往更加梦幻,幽灵鲨已然分不清梦和现实,她的意识还在徘徊,她的大脑全然不知道思考什么,只觉得自己像是回归了大海,身心全然放松。

没有那些会袭来的触手,也没有漂浮在海中的蠕动的肉块,在这幽暗的海水中,幽灵鲨听见有人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劳伦缇娜,睁开眼睛,我是伊莎玛拉。”

“伊莎玛拉?”

熟悉的名字,但想不起来是谁,幽灵鲨尝试着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办不到,这其实是伊莎玛拉为了她好才特地封闭了她的心灵视野,否则让幽灵鲨直视祂,只会让这位深海猎人的意识再次沦陷疯狂当中,她会再度变回那个深海教会的修女。

虽然那样的幽灵鲨更好控制,但将来她要是摆脱了自己的控制,可不敢说她要对梅雪做什么呢,所以伊莎玛拉现在要做就是忽悠,可劲的忽悠。

祂不会告诉幽灵鲨自己想做什么,只要告诉幽灵鲨想办法接近梅雪把他带入大海就好,疯狂状态的修女幽灵鲨会选择执行指令,清醒的深海猎人劳伦缇娜会选择探究然后保护梅雪。

“对,是我……记住,你要记住一件事。”

伊莎玛拉循循诱导,仿佛自己是在和那个疯狂的幽灵鲨对话,祂的命令就是让幽灵鲨想办法把梅雪带入大海,为此用什么办法都可以。

“去找到梅雪,把他带入大海,让他成为我们的亲族……”

(梅雪,这好像是斯卡蒂经常提到的名字?)

虽然平时不太清醒,但幽灵鲨其实一直都记得外面发生的事情,她记得那只友好善良的金色沃尔珀,当然也记得这段时间斯卡蒂常在自己耳边念叨的梅雪,那好像是她的喜欢的对象?

在现实世界里,斯卡蒂坐在床头看着还在昏迷的幽灵鲨,她轻轻握住幽灵鲨的手,希望可以带给这位同胞一些关怀,却不曾想这是伊莎玛拉诱导自己的结果。

“鲨鱼,今天我第一次真的抱到梅雪了……他很热情,也很喜欢我,还亲了我一下,可惜吻的不是嘴唇。”

“还有就是梅雪邀请我今晚去他的宿舍,可今天是我危险期,我觉得还是吃药比较好,护士小姐说那样不影响体验。”

“我听说那样会很疼,梅雪的很大,不过深海猎人的生理耐受应该能承受的住。”

这不是斯卡蒂第一次来和幽灵鲨谈梅雪的事情,也许是觉得这样可以放松自己,她每次醒来后都会找到幽灵鲨,把自己梦里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对方。

当然了,也许是觉得现在的幽灵鲨是昏迷状态,所以斯卡蒂说起话来也是不带遮掩的什么都给说了,包括她在梦里对梅雪做的那些事情。

幽灵鲨的眼皮微微颤动,似乎斯卡蒂的声音真的起到了作用,不等她起身去喊医生过来,在床上的幽灵鲨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尝试着动了一下。

“……还是给我绑上了?”

“前天早上你自己绑的,说是为了防止失去控制。”

哪怕曾是战友,三队的斯卡蒂对二队的劳伦缇娜了解也不算太多,但现在她们可能是仅剩的深海猎人了,因此斯卡蒂对这个同胞格外上心。

只是以斯卡蒂的智商判断不出来现在的幽灵鲨到底是处于半疯半安静,还是短暂的恢复了清醒,只能选择起身去找凯尔希医生来。

看着斯卡蒂离开病房,被绑在床上的幽灵鲨开始思考之前的梦境,其实现在的她确实是处于半疯狂办清醒的状态,换言之也就是修女幽灵鲨的文静一面。

“梅雪……哦对了梅雪,主说的是让我找到他,然后……然后做什么来着?”

幽灵鲨想要摸摸脑袋,却发现手被绑的很死,也不知道罗德岛从哪儿找来这么结实的绳子来绑她的,虽然在陆地上她的实力受到不小的限制,但也不至于挣脱不了这些才对。

没过多久斯卡蒂就带着凯尔希来到了病房,在看到幽灵鲨的眼睛时凯尔希就摇了摇头。

“她还没醒来。”

“不对的医生,我已经醒来了,主有新的任务给我……”

“是吗,它说了什么?”

斯卡蒂眉头紧皱,对于幽灵鲨一直提到的那个“主”,其正体是什么一直都无人知晓,她只知道幽灵鲨时不时就会听到和对方有关的呓语,那些呢喃在梦中也还在困扰幽灵鲨的精神,折磨她的心智。

“祂说,说……说什么来着?”

幽灵鲨似乎也忘了,但凯尔希知道这个状态下她的威胁程度很低,考虑到对方已经休息很长时间了,她也不再束缚幽灵鲨,伸手替她解开这些束缚带。

“对了医生,你认识梅雪吗?”

幽灵鲨的突然提问让斯卡蒂和凯尔希都不约而同的陷入了沉默。

斯卡蒂会沉默是因为她没想到能从幽灵鲨嘴里听到梅雪的名字,她以前一直都是在幽灵鲨沉睡的时候跟她说悄悄话的,难道对方全都给听进去了?妈耶!那岂不是要命吗?

而凯尔希沉默的原因就很简单了,因为她意识到这下事情大条了。

虽然早就知道那群家伙不会放弃找小狐狸,但是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快啊,岁不在了,伊莎玛拉也不复以往,AUS还不知道小狐狸在这,海里那群水产货到底是这么定位梅雪的?

“幽灵鲨,我问你,它让你找到梅雪是为了什么?”

“为了……哦对了,保护。”

幽灵鲨摸了摸自己的头,她本想说自己也忘了,但是恍惚又觉得是为了保护梅雪,因为主说过不能伤害他,换言之也就是要保护好他。

在听到是保护之后凯尔希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个状态的幽灵鲨不会撒谎,她的各种表现都证明了凯尔希的判断无误。

(只要不是来抢人的就行了)

凯尔希在心里说着,也不由得放心了些,多个人保护梅雪总是好的,虽然幽灵鲨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但如果连疯狂状态的幽灵鲨都愿意保护梅雪,那么深海猎人这个战斗力还是能帮上小狐狸不少忙的。

“既然这样,我回头带你去认识一下梅雪好了。”

之所以说是回头,是因为凯尔希还要负责分析梅雪和博士的各种数据然后归档,这会需要不少时间,刚好幽灵鲨也需要吃点东西恢复体力。

“那我去帮你端饭过来。”

斯卡蒂和凯尔希先后离开了病房,她们也不担心幽灵鲨会闹事,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修女状态的幽灵鲨相当矜持,不会一言不合拿出锯子把人家分成几块。

在这个干净的病房里,幽灵鲨靠着床头思考着之前主脚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任务,当时她感觉主的声音和平时也不太一样,听着有点像斯卡蒂,可能是错觉吧。

“主说,让我带他归入大海,然后成为亲族,亲族……家人。”

幽灵鲨似乎想到了什么,翻身下床,鞋也不穿的开始了找寻梅雪,另一头的小狐狸则是去看望黑蛇小姐了。

出于谨慎考虑,罗德岛方面暂时把黑蛇小姐关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并且限制了外界人员和她的一切接触,当然,在她的宿舍里有着一切生活所需的设备和物资,还有不少解闷用的书籍,每天都会有精英干员来送饭。

毕竟黑蛇小姐在整合运动和罗德岛的行动中出了相当一部分的力,成功调开了乌萨斯的主力部队,还协助罗德岛支开了内卫,从各方面来说都帮了大忙。

“卡谢娜姐姐,在这里住的还好吗?”

小狐狸坐在卡谢娜的怀里,蹭了蹭她的胸口然后把一棵草莓递到她嘴里,然后抱着尾巴轻轻摇晃。

“一点都不好!”

黑蛇小姐吃掉草莓然后搂紧梅雪可劲的蹭了蹭,好长时间没见到小狐狸她可是忍耐的相当难受,可惜现在也有一双眼睛暗中跟着小狐狸,而且为了保证安全,煌还特地的跟着梅雪一起来,黑蛇小姐就算想做什么都不能做。

“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没有你陪伴,我真的……咳咳,不好意思串词了,没有梅雪你陪着我好无聊的。”

如果小狐狸在身边陪着,别说是在这里暂时接受监管,就算是一辈子住在这里她都乐意啊,每天和自己喜欢的梅雪没羞没臊的亲密贴贴,做各种爱做的事情。

这段时间黑蛇可没闲着,在切尔诺伯格的时候她就学习了不少的新姿势,虽然目前还停留在理论阶段,但这不妨碍她多多学习。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姐姐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梅雪伸手轻轻拍拍黑蛇小姐的脑袋瓜安慰着,虽然他也很想和黑蛇姐姐住在一起,但是罗德岛方面的考虑不是没道理,黑蛇小姐洗白的太突然了,除了梅雪剩下的人很难想象乌萨斯的意志会被一只小狐狸蒙蔽了双眼。

实际上现在乌萨斯都搞不懂为什么黑蛇小姐要背叛,他们连着开会开了两天也还是想不通这个问题,这次计划的失败毫无疑问是黑蛇小姐要背大锅,内卫恨不得把她丢去北境喂邪魔了都。

可是卡谢娜人在罗德岛,梅雪也在罗德岛,内卫先不说来这里之后要面对多少人,就算想派军队来直接找事,很难说梅雪的好运气又会给他们带来多少麻烦。

如果想派高速战舰去把罗德岛轰了,谁敢说这玩意儿会不会半路熄火?这种事情就算概率再小也不是零。

至于派出军队?别想了,乌萨斯外围的第三集团军被一场天灾折腾的折损三分之一,被新贵族和皇帝收为己用,这支势力是希望整合运动牵制旧贵族,同时也不想动梅雪的。

而且现在乌萨斯忙着和维多利亚对峙,没工夫再去招惹大炎了,谁都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一个有气运加成的国家。

“今天的探望就到这里了,姐姐你要记得好好吃饭和休息,我对面的宿舍以后就给你住了~”

“好!”

这话着实刺激到了卡谢娜,都不需要等黑蛇小姐出来抢身体,她自己就答应了下来。

见状梅雪干脆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在煌的带领下离开,准备直接去罗德岛开设的小教室参与学习,不过梅雪要学的不是什么源石技艺或者文学课程,只是去旁听的。

因为罗德岛找不到事情给他做,也不可能真的把梅雪安排给博士做一整个月的助理,特蕾西娅也说了:梅雪只需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行。

但是就在小狐狸告别了煌打算先回一趟可露希尔的小店买双内增高的时候,却在转角撞到了一个人。

“啊,对不起大姐姐,我刚才在想事情没注意到……”

虽然没看到对方是谁,但是单凭刚才那一下的触感梅雪就不难判断出对方是个女孩子,毕竟因为身高问题,小狐狸一般都只能撞到人家胸口。

但是当梅雪看清楚了对方的时候,小狐狸突然感觉有点后背发凉,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保持距离,因为对方那双血红色的眼中充满了让他不舒服的欲望和疯狂,不同于拉普兰德那种。

就在小狐狸有些心思不定的时候,对方反而一脸平和的微笑,像是一位优雅的修女,她也却是穿着修女装,但是没穿鞋子。

“没关系,那个……我想请问一下,你知道梅雪在什么地方吗?”

幽灵鲨盯着面前的这个沃尔珀少年,他很可爱,可爱到让人不忍心欺负,幽灵鲨下意识的就意识到伤害他绝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我就是梅雪啊。”

小狐狸有些不安的抱着尾巴,虽然面前的幽灵鲨什么都没做,也没有试图靠前,但小狐狸就是感觉有点危险,不过这危险感在他说出自己是梅雪之后就消失了。

“这样啊,那梅雪……和我交*吧。”

面对着眼前呆愣的小狐狸,幽灵鲨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她仍旧在笑,而且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表现,显然是再说真的。

“为什么?”

“因为我想让你成为我的亲族。”

这都是主的命令,幽灵鲨这样想着,所以她什么都会去做,包括献出自己。

如果伊莎玛拉知道了这件事,估计感谢幽灵鲨,然后恨不得掐死她,姐妹你阅读理解满分啊!

"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