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3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找博卓卡斯替爷爷去!”

于是也就有了这样的一幕。

高大的温迪戈宛若古老肃穆的雕塑坐在篝火旁,在他的腿上躺着那只怕黑的小狐狸,雪白的尾巴一条被自己抱在怀里,另一条在博卓卡斯替怀里,还有一条是黑蛇,她自己睡得正香。

所有的风雪都被博卓卡斯替坚实宽大的后背当下,哪怕只有篝火小狐狸也睡的无比安心,他亲昵蹭了蹭博卓卡斯替的怀中,然后继续安眠。

看着梅雪这个样子,博卓卡斯替想要伸出自己的手抚摸一下他柔顺的头发,但最后还是放下了,他的指甲太过尖利,可能会伤到梅雪,能像这样被小狐狸依靠着已经挺好的了。

梅雪睡得很香,就和盾卫们口耳相传的那样,这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地方能比博卓卡斯替的盾后更安全了。

而博卓卡斯替呢?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保护这只可爱的小狐狸不会被那几个祸害盯上。

"

ps:嗷呜,今晚可以的话还会更新一章的,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

第一卷 : 第25章 防毒面具军刀人

大雪纷飞,乌萨斯的寒冬远比其他国家的更早到来,连绵不断的白雪不仅掩盖了人们的足迹,也淹没了生的希望,从现在开始直到春天,唯一能得到的食物也就只有雪原上奔跑的动物了。

这场大雪断断续续下了个把月,曾经塔露拉和梅雪相遇的那个村落现在只留下一片废墟,连这废墟也被埋在了茫茫大雪中,一般来说这样一整个村落的消失应该会带来一点反应才是,但这附近是游击队异常活跃,而且对于乌萨斯来说雪原上的村落多一个少一个都是无所谓的。

说来也是荒唐,纠察队并非没有察觉到这个村子的消失,但是考虑到突然消失一个村子不管怎么样向上面汇报都只会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就汇报成了“乌萨斯雪原上某个村落搬迁,下落不明”这样暧昧不清的说法,而这个报告传到上面之后,乌萨斯的权贵和各方势力又因为争权夺势无暇惯例,就随便把这件事盖过去了,只能说现在的乌萨斯荒唐的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但被盖过去不代表不存在,乌萨斯的茫茫大雪掩盖得了火焰燃烧的痕迹,却不能把所有一切埋入地下,一只黑色的脚踏在了雪地中,然后抬开,雪花轻轻触碰到那只军靴,然后化成黑色的飞灰飘落在地。

“阿嚏!”

正在等待着霜星等人回来的小狐狸打了个秀气的喷嚏,看着天空中的飘雪,他觉得今天好像也没那么冷啊,而且自己打着伞呢。

“姐姐们回来的真慢啊。”

轻轻转动着红色的油纸伞,小狐狸不由得埋怨着,可能是因为刚才的大雪延误了脚步,霜星等人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不过塔露拉还在营地里,小狐狸抖了抖耳朵,抱着尾巴眺望远方,上个月说好的自己睡,结果因为害怕跑去找博卓卡斯替爷爷了,让小狐狸第二天害羞的都不好去见自己姐姐,然后当晚就被三个姑娘抓回了床上,被当作公用抱枕度过了艰难的一夜。

为什么说艰难呢?大家不妨想想看,一个全身低温的霜星,一个全身高温的塔露拉,一个睡相略微差了点的阿丽娜,这三个凑到一块会发生什么?反正第二天看到小狐狸的黑眼圈时博卓卡斯替很干脆的大手一挥,把三个人发派去种了一整天的土豆。

不过即便被姐姐们折腾了,小狐狸心里对大家的喜欢也没有丝毫的减少,他慵懒的伸懒腰,然后在脑海里思考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去龙门了,到时候就要和姐姐们分开,虽然塔露拉也说过会偶尔来看看他,但总的来说还是会有很长时间见不到,一想到这件事情小狐狸的尾巴都没精神了。

“还在等他们吗?”

伸手替小狐狸拍掉伞上的积雪,塔露拉把自己的尾巴和他的尾巴缠在一起,以此给梅雪更多的温暖。

“嗯,姐姐不再休息一会儿吗?这段时间消沉了好多。”

小狐狸抖抖狐耳,收起伞然后牵住了塔露拉的手,这段时间她已经很累了,越是到了紧要关头越马虎不得,塔露拉深知其道,所以这些天她不断压榨自己的潜力,甚至到了让梅雪自己睡的程度。

“刚睡醒,盾卫们说你还在等着,我就来看看。”

塔露拉轻轻抚弄着梅雪的狐尾,没有小狐狸的陪伴睡觉多少有些不安稳,但从很久以前黑蛇就不在她脑子里吵了,这让塔露拉轻松了很多,也没那么多的噩梦,至少没有梦到梅雪和自己之外的人结婚了。

营地开始朝着城市靠近,塔露拉需要依靠滞后的消息来提前预判各方势力的动向,万幸现在的乌萨斯还处于动荡中,他们算是比较安全的,有梅雪在也不会缺少粮食,只不过还是有人选择了留在雪原中,所幸不多,都是些更习惯平凡生活的人。

“话说回来,梅雪应该不知道移动城市是什么吧?”

“唔……博卓卡斯替爷爷和我说了很多,但是我没有见过。”

“没关系,没多久你就会见到的。”

塔露拉轻轻抚摸小狐狸的尾巴,和梅雪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会让人感觉轻松愉快,小狐狸的尾巴只需要轻轻摸摸,压力就像是被扫掉了一样,思维都变快了不少。

“嗯……”

小狐狸刚打算答应,却突然间皱起了眉头,眼神中第一次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甚至还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怎么了梅雪?”

“有不好的东西过来了,很危险。”

听到这话的塔露拉立刻把梅雪护在身后,她相信梅雪的感知能力,小狐狸的敏锐感知已经帮助他们好几次绕开了乌萨斯的清剿队。

“不行,姐姐,还不够……盾卫叔叔!”

随着小狐狸的一声喊,原本还在站岗的盾卫们立刻持盾跑了过来,不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率先就把梅雪围在了中间。

“怎么了梅雪?”

“有很危险的家伙过来了。”

众人随着小狐狸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在茫茫的白色中突兀的站着一点黑色,那黑色的人影缓慢走来,随着他走过,背后留下了黑色的足迹。

来人腰间佩戴着军刀,脸上带着类似防毒面具一样的头盔,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他是黑色的,和整个雪原完全不搭配的黑色,在看清楚他的模样之后,塔露拉和盾卫的内心下意识的感受到了一丝恐惧,然后又被强压在心里。

“这是什么东西……”

雪怪小队的人不由得嘀咕着,他们作战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打扮的敌人,看对方身上的装备也是乌萨斯制造,可是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盾卫,构筑阵线,雪怪小队注意缝隙……该死的,*乌萨斯粗口*的皇帝内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盾卫的队长皱起眉头,作为乌萨斯骄傲的兵种之一,盾卫和内卫同样是强大的战斗力,但内卫是很特别的,他们是怪物,是流传在乌萨斯民俗传说的存在,也是乌萨斯皇帝的护卫,照理说不该出现在这里,尤其是这个动乱的年代。

“梅雪,没关系的,别害怕。”

塔露拉安抚着根本没有丝毫惧怕的小狐狸,然后神色凝重的看向站在面前的内卫,科西切曾经教导过她很多东西,其中有一条是他特别强调过的,那就是别被内卫盯上。

“没想到盾卫也会自甘堕落,再加上公爵的女儿……嘶,雪原上的士卒大多撒谎成性,难怪清剿队无法剿灭你们。”

内卫的声音格外沙哑,像是老旧收音机发出的声音,然而当他看到站在塔露拉身后好奇探出半个身子的梅雪时,所有人都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内卫的气息出现了一瞬间的紊乱。

“是你……”

被视线锁定的小狐狸疑惑的歪着头,什么意思,这个防毒面具军刀人和他认识吗?

“坏叔叔,你认识我吗?”

小狐狸的声音让紧张到近乎凝固的气氛松懈了一瞬,内卫原本预备拔刀的姿势也停止了,他看着塔露拉,指着乖巧的小狐狸。

“交出他,否则,你们死。”

"

ps:嗷呜,第三更,间贴票票多多啊,感谢大家支持~四重明天收拾完东西就开始努力更新,虽然朋友都建议说上架之前双更就够了,但四重尽量多更新一些吧,因为有些书友上架之后就不看了QAQ,另外在这里推荐一下伯爵佬的《型月,拥有反派模拟器的我成为了反英雄》,是橘子文哦,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支持一下,再次特地感谢狗酱的宝箱,四重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砸箱子呢,当时高兴的撞到了高铁的门框,现在都还有点疼

第一卷 : 第26章 大爹:就你叫内卫啊?

炽热的火焰和黑色的诡异迷雾相互交错,在说出绝不会交出梅雪之后塔露拉就选择了对内卫拔剑相向,她虽然年轻,但血脉的优势让她在法术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天赋,依靠着自己的火焰,塔露拉居然能和内卫打成平手。

至少在那些不是很懂的人眼中现在应该是塔露拉占了上风,她的火焰能融化冰雪,能焚烧沙土,但就连小狐狸都知道其实自己的姐姐才是落于下风的那个。

【皇帝的利刃,这些家伙多半是来查看塔露拉是不是已经变成黑蛇的,以便调整计划,不过他们不会想到我在你身上】

“唔……姐姐打不过这个坏叔叔。”

小狐狸皱着眉,塔露拉的法术看着声势浩大,但其实并没有给内卫造成实际上的威胁,也就是在盾卫和雪怪们的配合下才能勉强战平,这个坏叔叔给梅雪的感觉相当诡异,压迫感方面当然不如博卓卡斯替爷爷,可塔露拉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你要上去帮忙吗?】

“我不会打架,只能给姐姐加油了。”

可以的话梅雪当然也会冲上去战斗,但他的战斗力太低,而且小狐狸明显感觉得到那个坏叔叔并没有杀死塔露拉的打算,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防守然后偶尔反击,而且也没有使用什么法术。

【这个内卫比我所知的要更强,看来乌萨斯这些年的变化也不少】

“那他打得过博卓卡斯替爷爷吗?”

【爱国者是乌萨斯军旅的传奇,哪怕现在的他至少也要三个内卫才能依靠各种战术配合相抗衡】

“那我就放心了。”

小狐狸的眼神一刻不停的盯着塔露拉和内卫的战斗,这不是一般人能参与进去的,不管是塔露拉的火焰还是内卫那把奇怪的军刀,一旦碰到绝对会留下很难看的伤口,小狐狸也不想自己的尾巴被烤焦,不过他也想帮上忙。

梅雪看了一眼自己的尾巴,他现在迫切的需要力量,可他偏偏是最弱小的那个,无奈只能看着塔露拉为了保护自己而战斗,小狐狸第一次有了名为不甘心的感情,如果他也会源石技艺,就可以帮上姐姐的忙了。

“公爵的女儿,你不是瓦伊凡……”

内卫的语气不可避免的带上了惊讶,这和他们得到的信息并不一致,在科西切给的资料里塔露拉应该是瓦伊凡才对,可是这个角的形状还有操纵火焰的能力,一般的火系源石技艺根本达不到这个水准,塔露拉很显然是维多利亚曾经的王族——德拉克。

“怎么,那条蛇没告诉你吗?”

塔露拉的剑身缠绕着火焰,内卫的实力很强,但还没有到她无法触及的地步,只是他们的能力太过诡异了,塔露拉注意那把军刀上的黑色雾气居然在缓慢吞噬着自己的火。

“原来如此,这是他自己的谋算,第二手准备。”

内卫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此时塔露拉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刚才的交手中内卫就已经看透了现状,本应该存在于塔露拉精神中的科西切埋下的法术如今似乎还未苏醒,也就是说面前的塔露拉暂时还不能进行计划,不过无所谓,那只沃尔珀他是必须带走的。

“我不知道什么二手准备,但你要是敢对我的同伴下手,就准备好成为被大雪埋没的飞灰吧。”

“不,公爵的女儿,你不懂他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更不明白他的可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他的。”

军刀与大剑相互碰撞,塔露拉手中的剑陪伴了她许久,尽管不喜欢科西切,但塔露拉不得不承认他给的这把武器确实相当优秀,简直是特别为她打造的。

“需要你来告诉我?”

塔露拉不屑的冷哼一声,就梅雪这个样子还可怕?小狐狸天下第一的可爱!别的不说居然敢打他的注意,说什么都不能算了。

“看来你也明白。”

“不,我只是相信自己看到的。”

别人说的再多也不如自己亲眼所见,梅雪什么样子的她塔露拉能不清楚?她每天至少要花一半时间去和小狐狸贴贴呢。

不过嘴上再怎么逞强也无法改变不敌内卫的事实,塔露拉的体力已经逐渐不支,肩膀上挨了一刀,被一脚踢飞了出去,梅雪见状二话不说的跑去接住了塔露拉,看着她肩膀上的伤口一阵心疼,恶狠狠的看着内卫,心里有一种把对方撕成碎片的冲动。

“巨大的潜力,我本应向你脱帽致敬,可惜来时忘记了带上军帽。”

盾卫们架盾把塔露拉和梅雪护在身后,以他们的实力要想挡住内卫还是足够的,只是撑不住太久,毕竟盾卫是人越多战斗力越强,还要配合博卓卡斯替的战术才能发挥出真实实力的队伍,现在只有五个盾卫,博卓卡斯替也不在。

“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他,你可以继续作为感染者的保卫者生存下去,我们各取所需,用他换取生存的权力,很公平。”

“我说过了,不可能。”

塔露拉在梅雪的搀扶下起身,内卫的刀很特别,被砍到的伤口愈合速度太慢了,而且比平常时候更疼。

“那我来替你们做选择吧。”

内卫正打算上前,但一把长矛却从盾卫后方飞出来,他急速后退避免了被扎穿的命运,坚硬的地面在这一击中留下了巨大的坑洞。

“你说,谁来做选择?”

地面随着博卓卡斯替的迈步微微震动,他厚重如山,锐利的目光扫过内卫,然后又看向路的尽头,那里还站着一个内卫,只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他的服装也和别的内卫不同,那是内卫的队长,如果刚才他和那两个拖住自己内卫一起行动,博卓卡斯替可能真的会被杀死。

“只两个内卫还无法杀死我,你该和他们一起。”

“算上我女儿那边,一共五人,一只小队……”

手中大盾落在地上,厚重的力道让人心中一沉,博卓卡斯替拔出长矛,盾卫们在他身边集结,这位爱国者的出现让战局顷刻之间实现了逆转,所有整合的人都找到了主心骨。

“你要杀死谁,又要带走谁?你说,我在听着。”

“嘶!36【密语】……温迪戈。”

内卫的气息出现了慌乱,很显然他没想到自己的另外两个同伴居然没能拖住对方的脚步,还是让博卓卡斯替赶过来了。

“我所知的内卫从不动摇,告诉我,你们对自己的力量有多少自信?”

“……”

内卫并没有回答,他在等待命令,博卓卡斯替的出现已经打乱了计划,本来以为爱国者的存在只是传说,看来冰原上的士卒还是隐瞒了很多消息,简直是一群蛀虫,有这种人在怎么可能让乌萨斯欣欣向荣,但不管怎么说战斗是不能继续了,否则必然会出现不必要的折损,甚至可能又一次污染乌萨斯的国土。

“真的是你跟着她……嘶,情报的失误。”

得到撤退命令的内卫收起了军刀,他甚至有些后悔今天出门没带签名板,至少也该带上自己的帽子献上敬意,作为新一代的内卫,博卓卡斯替对他们而言就是真正的传奇人物,哪怕他已经不再效力乌萨斯,但没有人敢说他对乌萨斯不忠诚。

“我是感染者,她是感染者的卫士,我与她并肩。”

“不,不对的博卓卡斯替,这样下去你们注定失败。”

“那又如何?”

爱国者高大的身躯遮住了梅雪和塔露拉,他把长矛插在地上,随时准备着面对两个内卫的夹击,那个从头到尾只是观察情况的内卫多半是和自己一个时代的存在,但他毫无畏惧。

“数百年的征战,你以为我见过多少胜利和失败?”

“不,这不一样,公爵的女儿会成为下一任公爵,你对科西切不够了解,更不明白那个少年意味着什么。”

内卫有些焦虑,可以的话他们并不希望看到这位乌萨斯的军旅传奇成为这场阴谋的牺牲品,现在还来得及。

“我知道,她已经向我证明了她不会和那条腐朽的老蛇一般下场,而他?”

博卓卡斯替紧握长矛,回头看了一眼梅雪,他扶着塔露拉,眼神里充满焦虑,但不曾害怕。

“他站在我的身后,就是这面盾牌该守住的对象。”

面对博卓卡斯替的坚定,内卫知道自己不能再透露更多了,否则就是违反军纪。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