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32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声音,裹着浴巾的德克萨斯坐在沙发上,手指在腿上不断敲打。

门已经锁死了,窗户关紧的,她还用个人名义买了不少东西寄回家里来让能天使等人忙于整理,衣服准备了好几套,至于安全措施……那倒是不用,毕竟第一次还是要有点仪式感,大不了事后吃点药好了。

“梅雪,洗好了吗?”

“还没有,尾巴和头发还没洗干净呢。”

小狐狸的回答让德克萨斯无奈的扶额,她其实想说不洗那么干净也可以的,毕竟难免要弄脏。

好吧,她就是有些着急了,毕竟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去做,结果现在梅雪还在洗澡,再这么下去她说不定就该反悔了。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

德克萨斯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主动出击,而另一头正在洗澡的梅雪则是一边玩水一边想着伊比利亚的塞壬萝莉们,也不知道那群姑娘怎么样了。

对于这群吃了自己苹果变成新物种的塞壬,小狐狸有一种很特别的宠溺,基本属于她们要什么这边就给什么的程度,那边要的也都只是些物资素材,没什么太为难狐狸的要求。

只是梅雪想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群塞壬会琢磨着怎么占领伊比利亚?

“为了梅雪!嗷呜!”

塞壬里时不时就有这样的声音,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大概又是那位好姐妹发病呢,反正这种事情也不少见,大家偶尔兴致来了都会吼一嗓子。

“这个地方这么说?”

“嗯……可以尝试一下结合起来,海嗣和源石,海洋和陆地,当初布雷奥甘在泰拉大陆上游历那么长时间肯定不会什么都没发现。”

“确实,如果源石就是他发现的最后一块拼图碎片,那么矿石病背后肯定还有别的内幕。”

“反正咱们不会得矿石病,赶紧的吧。”

一群塞壬萝莉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在她们面前的石棺里躺着的加西亚什么都听不见,她只是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很舒服,就像是泡在温水中一样放松。

那些海嗣化的地方逐渐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被破坏的基因也在逐渐被修复,但是按照那群塞壬的说法,这样的过程势必需要控制,以免在这期间发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比如基因复原的太古老,导致加西亚朝着先祖的样子退化。

说来这群塞壬萝莉的发展速度实在让人有些瞠目结舌,一个个就跟装了发动机似的,本来学习能力就很强,再加上种族间的精神网络可以共享思维和记忆,这些前段时间还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的塞壬这会儿一个个比维多利亚大学里的博士教授还知识渊博。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攻打伊比利亚?”

“你可安分点吧,小战斗狂。”

阿玛雅无奈的一拳敲在加坦杰厄的脑袋,然后捂着自己疼痛的手不断甩动。

“嘶……你的壳又变硬了。”

作为塞壬里最后一个进化个体,可能是因为加坦杰厄吃了一堆苹果,这家伙的战斗力简直是离谱,个子是不大,力气是真不小,那艘愚人号的船是她游泳推回来的。

“不许打我头,会长不高的!”

“你还打算长高?”

“所以这段时间我都有好好吃饭睡觉的。”

加坦杰厄说着看了一眼阿玛雅相当有起伏的胸口,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停车坪,很是不爽的皱起眉头,好想一拳给亲爱的大姐把胸口打平啊。

“哎呦!”

想到一半的加坦杰厄又被阿玛雅揍了一拳,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打我干什么?”

“你精神网络的自由麦忘记关了,想什么我都听得到。”

“……”

看着阿玛雅舒展身子,加坦杰厄立刻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会迎来怎样的命运。

“大姐,我不是……我没有……算了你别打脸就好。”

打别的地方都好说,要是打脸的话今晚就没办法去见梅雪了,会很难看的。

“话说,今天都这个点了,怎么主人还不上线?”

阿玛雅抬头看着天空,按照时间来说这会儿梅雪早就该上线了才对,难道是还没睡觉吗?话说今天好像网络里多了个家伙,还是走梅雪那边的端口,

答,确实如此。

“梅雪,姐姐进来了~”

德克萨斯说完就推开了浴室的门,恰好赶上梅雪从浴缸里站起来的一幕,浴巾和衣服都被放在一旁,现在的小狐狸是健康的原生状态。

虽然这不是德克萨斯第一次看光梅雪,但不管看多少次她都还是不觉得足够,梅雪的肌肤还带着许多水珠,小狐狸意识到德克萨斯走进来了,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几缕秀发被水粘在脸上,梅雪想了想急速摇动尾巴甩干上面的水,然后一丝不挂的跑到她斯面前,张开手搂住德克萨斯的腰把头埋在她的怀中,亲昵的蹭着德克萨斯的胸口。

“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梅雪抬起头,摇着尾巴微笑看着德克萨斯,小狐狸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以前他和德克萨斯也是在宿舍一起玩的。

“嗯,就是那个……我想,想……”

话到嘴边还有点说不出口,德克萨斯实在是维持不住自己一项高冷的人设,毕竟看着面前这只眼神单纯的小狐狸,她心里总有负罪感。

“想一起玩吗?”

梅雪的尾巴轻摇,小狐狸要是这都猜不到德克萨斯打算做什么那他就真的是傻乎乎了,又不是小刻那样的傻狗。

“嗯,毕竟过段时间姐姐我就要去忙了,你还要跟能天使去拉特兰。”

被小狐狸点破心思的德克萨斯也不再隐瞒,她就是好色,怎么滴吧!

梅雪抖抖耳朵,然后想了一会儿从尾巴里拿出一袋瘤奶。

不等德克萨斯开口询问,梅雪自己咬破了袋子,把里面的瘤奶全都倒在了自己的身上,白色的瘤奶就这样顺着梅雪的脖颈向下流淌,昨晚这些之后小狐狸舔了舔自己的手指,朝着德克萨斯露出一个堪称完美的微笑。

“我记得姐姐你更喜欢这样。”

“我……”

德克萨斯不知道说什么,她确实更喜欢这种玩法,尽管没有直接表明过,但她确实和拉普兰德一样喜欢主导,但是梅雪这是不是太会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都到这个份上了,要是还忍着那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德克萨斯干脆抱住梅雪,轻轻咬住他的锁骨舔了舔上面的瘤奶。

而另一头,忙完的能天使和空等人一边捶着肩膀一边走了回来,虽然今天的包裹很多,但好在三个人忙着忙着的安洁莉娜来帮了个忙,省了不少事。

“这都快一点了,真羡慕德克萨斯今天轮休。”

能天使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走到宿舍门口敲了敲门,但是毫无反应。

“奇怪,没人?”

“可能是睡着了吧?”

“那也不应该啊,看门缝还有光呢,客厅灯都是开着的。”

说着能天使拿出自己的通讯器拨通了德克萨斯的号码,但是等待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接通,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德克萨斯应该会随身带着的。

“可能是洗澡?”

“说不定吧,可为什么现在才洗,今天她也没做什么事情啊?”

想不通,但是能天使和空的心里都有些不太好的预感,就是那种独属于女性的第六感,可是她们总不能对自己的宿舍来一波武装突入啊。

“德克萨斯,德克萨斯你在不在,开个门啊!”

能天使拍了拍宿舍门,但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反应,特喵早知道就带钥匙了,都是以前被梅雪给惯的,出门啥都不喜欢带。

“你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德克萨斯,你有本事偷我家狐狸你有本事开门啊!”

可劲的拍了好几下门,能天使实在喊了好大声都没让里面听到,空则是看了一眼门口的水表,确实是在跳的,估计德克萨斯真的在洗澡吧。

而浴室里,梅雪摇摇尾巴抬起头,然后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德克萨斯。

“姐姐,我好像听到阿能姐姐的声音了,要不要先去给她们开门?”

“你阿能姐姐现在还在贸易站呢,一定是幻听。”

“是这样吗?”

德克萨斯俯身轻轻含住梅雪的耳朵啃咬,以此来缓解自己的痛楚,等到差不多了之后又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可以继续了,不过先慢一点。”

“嗯~”

梅雪点点头,随后浴室里的声音盖过了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正如塞壬们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点了梅雪都没上线,能天使等人也想不通德克萨斯是怎么一个澡洗了特么一个半小时的。

————————————————————————

“呼,忙完了……”

凯尔希关掉面前的电脑,端起热茶喝了一口,然后又皱起眉头吹了两下,菲林不好吃烫的这一点实在是有点不方便。

“所以,你是说打算陪着梅雪回一趟拉特兰?”

看着面前的莫斯提马,凯尔希看似问得轻描淡写,实际上心中已经把这家伙打上一个危险标签了,毕竟不同于那些没尝过肉腥的家伙,莫斯提马可是和梅雪有着契约关系的,她的威胁比那群家伙大多了。

“我也很长时间没回去了,让我做他的护卫你也能放心不是吗?”

“嗯……那行。”

凯尔希答应的很是随意,开玩笑,毕竟她还能拦着莫斯提马不成?拉特兰那边是人老家,就算不跟着梅雪一起走,她也完全可以回去等着小狐狸送上门,还不如让这货跟着小狐狸做个保镖,莫斯提马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保障的。

“你比我想的更果断啊。”

“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只不过大炎那边的人对你颇有微词。”

“你说的是那个金发的吧,继承了祂的一部分记忆,还真的被影响到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她也算是那人的一部分。”

因为苏雪儿的假名和真名都不能随便提及,所以凯尔希和莫斯提马都会避免直接提到她的名,除非梅雪本人在场且愿意给予庇护,否则死亡的概率会被大幅提高。

“那面镜子,我听说是梅雪送祂的。”

“是的,就像你得到的玉佩可以存储气运,那面镜子能容纳灵魂,它本来可以让那人活下来,结果……”

凯尔希不再言语,那是一个意外,或者说只是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决定,通天镜本能让苏雪儿活下来,但是那个女人把自己关于梅雪的大部分记忆塞在了里面。

“祂的死,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微微摇了摇头,凯尔希放下茶杯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那姐弟俩的时候,苏雪儿只是站在那里凯尔希的本能就告诉她绝不能再靠近,她的身边缠绕着厄运和死亡。

“你也不知道?”

“谁都不知道,就像我们都不知道梅雪从消失到再出现在乌萨斯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那为什么,梅雪那个时候会排斥那个叫麟青砚的到那个地步?”

“……可能是因为等了太久吧。”

微微摇头,凯尔希看着外面繁盛的星月,她并非无所不知,梅雪也好苏雪儿也好,又或者是博士,他们的秘密都太多了,凯尔希越是深究,就越是觉得难以摸透,哪怕她活了那么久,也连梅雪实际寿命的零头都没有。

“话说回来,你这个样子回去不会有事吗,拉特兰可不欢迎萨卡兹和堕天使。”

“放心吧,我毕竟是给教皇厅打工的。”

说到这里莫斯提马的嘴角不由得略微上扬,到了拉特兰那边,远离了罗德岛这群家伙,史尔特尔也没办法跟过去,就算麟青砚要跟着过去,她也有的是办法支开那家伙让自己和梅雪有一个独处的时间。

可是为什么呢,这心里这种莫名不安和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就像是到了拉特兰之后似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总不可能是蕾缪安吧……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05章 塞壬萝莉的新姐妹

对于幽灵鲨来说,这张满是束缚带的床睡起来并非那么好,实际上它的感觉相当糟糕,可只有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在失控的时候不会伤及太多人。

一如既往的躺在床上用束缚带把自己绑起来,最后让PRTS帮忙把空出来的手一并绑上,幽灵鲨这才进入了梦乡。

以往只要闭上眼,来自黑暗的呓语就会不断的从脑海里冒出来,不断侵蚀她的心智,占据她的大脑,让幽灵鲨沦为一个看似文静实则疯狂的修女。

但是今天躺下之后幽灵鲨还是只能听到那些奇怪的讨论声,这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无奈只能闭上眼。

【喂喂喂,有新姐妹加入咱们了!】

【哪儿呢?】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