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34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反正对于海嗣来说,只要最后大海吞没陆地,伊莎玛拉回归,那么一切都无所谓。

可问题是……现在的伊莎玛拉心焦啊。

“怎么连劳伦缇娜也断线了?”

在发现自己无法连接到幽灵鲨的意识之后,伊莎玛拉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尼玛进不去梅雪和那些进化海嗣(塞壬)的精神网络也就算了,怎么连幽灵鲨这边都不给连了?不对,这家伙的精神波长和梅雪的很相似。

“梅雪抢了我的人?”

想到这里,伊莎玛拉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特么幽灵鲨要是接入梅雪的意识肯定会清醒过来,这她到时候要是恢复正常了,把自己撩人的本事用在撩狐狸上还得了?!

毕竟连斯卡蒂都能把梅雪骗到手,这要是幽灵鲨出面,艹……不行,那太可怕了!

(斯卡蒂,斯卡蒂你快给老娘醒醒!)

伊莎玛拉不断试图唤醒沉睡中的斯卡蒂,这家伙这段时间总想着在梦里悄悄找梅雪,丝毫没有被人拉黑的自觉,而且还睡那么死。

而斯卡蒂只觉得她吵闹,这会儿她正梦到自己和梅雪在阿戈尔的街道上约会呢,小狐狸一边甜甜的喊着姐姐,一边任由她把手放在他的耳朵和尾巴上抚摸挑弄,周围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随后她又梦到把自己家的小狐狸男友抱起来举高高,一边任由小狐狸害羞的用穿着白丝和红色小皮鞋的脚悄悄踢自己,一边狠亲他的脸。

(啧,斯卡蒂,你再不醒你家小男友就要被劳伦缇娜抢走了!)

于是斯卡蒂的梦瞬间变成了自己推开门看到躺在自家床上幽灵鲨正压着梅雪,两人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状态,且看上去幽灵鲨正打算对梅雪欲行不轨。

这个噩梦让熟睡的斯卡蒂猛然惊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引起一阵抖动,然后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现在只是凌晨三点。

“……奇怪,为什么我会梦到这个?”

斯卡蒂挠了挠头,蒂蒂实在想不通,明明小狐狸对幽灵鲨避之不及,这怎么搞得好像她斯卡蒂才是个第三者呢?这也太奇怪了。

不过这下斯卡蒂是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去看看幽灵鲨的情况,她这是关心同伴,嗯,绝不是担心自家小狐狸出事,也不是顺带去看梅雪抱着一起睡。

当斯卡蒂走到幽灵鲨的房间里的时候,从门口的玻璃看着里面的昔日同胞似乎睡得很安稳,她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至少没有看到梅雪。

但是当她来到梅雪的宿舍,很不小心的捏坏了梅雪的门锁之后,整个人直接愣住了。

“我梅雪呢?”

在斯卡蒂所不知道的梦境里,梅雪、阿玛雅和幽灵鲨三分一张垫子,一边吃着蛋糕一边聊天。

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梅雪和幽灵鲨聊,阿玛雅负责听,当然她也会时不时的插句话,向梅雪表示自己不是幽灵鲨口中的那个坏女人。

“所以姐姐的病是因为这个……那凯尔希他们没办法吗?”

“这不是现在的罗德岛能处理的病症,不过至少我不会再变成那个疯疯癫癫的样子。”

幽灵鲨莞尔一笑,梅雪则是看向了阿玛雅,小狐狸眼神里的好奇让她立刻挺直腰板。

“主人你不要误会啊,那真的不是我干的,我才一岁大呢,阿玛雅干的事情和我无关的。”

看得出来塞壬们很在意梅雪对自己的看法,小狐狸虽然不会对她们过于严苛,但是塞壬们总会过度脑补他的言行举止,在听说塞壬打算攻下伊比利亚只是因为梅雪想去找她们为玩,幽灵鲨很快就理解了这些家伙的脑回路——梅雪就是天!

“没事的,我知道阿玛雅姐姐肯定是好人。”

小狐狸笑的很是灿烂,像是初春的暖阳,还把手放在阿玛雅的头上悄悄抚摸,后者高兴的就差没直接原地起飞了。

塞壬萝莉们就这样看着梅雪和大姐阿玛雅以及小妹劳伦缇娜(她们按编号算关系)有说有笑,甚至小狐狸还主动摸摸阿玛雅。

于是这群梅雪的家养水产萝莉们纷纷你看我我看你的,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自己平平无奇的胸口,心想着当初点进化方向就不该选萝莉!

想来想去的,塞壬萝莉们觉得自己还有成长空间,虽然成长为大姐姐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但至少还有机会。

而加坦杰厄则是拿起各种食物朝自己嘴里塞,试图加快一下生长速度,可是吃着吃着她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怎么脑袋越变越重呢?

正想着,加坦杰厄娇小的身子无法承受来自头顶的重量,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摔倒在了沙滩上。

“加坦,你脑袋上的壳变得好大啊~”

之前和幽灵鲨交谈的水母塞壬好奇的伸手戳了戳加坦杰厄那比她整个人都要大的硬质壳,这玩意儿本来只是恰好罩住加坦的脑袋的。

“看来加坦以后可能只有脑袋上的壳会发育了,话说这才是本体吗?”

“应该是吧,啊等等,加坦别,我错了!”

“250姐!去死吧!”

一堆触手从加坦杰厄膨胀的壳里伸了出来,缠住250号塞壬的身子把她埋在了沙子里。

看着那边热闹的塞壬们,小狐狸摇了摇尾巴,然后再次看向幽灵鲨,他很同情对方的经历,因为自己也能感同身受,可是那个和幽灵鲨有仇的阿玛雅已经死了,在这里的阿玛雅算是他的好朋友,梅雪也不可能强迫阿玛雅做什么赔偿。

“所以,幽灵鲨姐姐现在算是摆脱了之前那种不稳定状态?”

“我想是的,她被接入了塞壬的精神网络,族群会保护她的神智不受外界侵扰。”

阿玛雅抱着梅雪的一条尾巴蹭了蹭又摸了摸,看上去很是享受,毕竟为了留出一个交谈空间,塞壬萝莉们很懂事的没有来打扰这边。

“那就好……那个叫深海教会的真是太过分了!”

小狐狸气愤的甩了一下尾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心情变得很是糟糕,梦境的天气也暗了下来。

塞壬萝莉们听到这话之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在心里彼此交流了一下意见,对着阿玛雅比出一个OK的手势。

幽灵鲨放下蛋糕,在梅雪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伸手拿过他的尾巴抱在自己怀里搓了搓。

“咪咕!”

被突然袭击的小狐狸本能的挣扎,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只是让人感觉可爱的声音,他脸红挣扎的样子反而让幽灵鲨来了性趣,索性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又是搓又是蹭的。

这样的反馈也传到了现实中梅雪的身体上,因为空抢先一步行动,德克萨斯已经爽够了,在气头上的能天使自然也没有争夺的心思,可颂更不可能直接参与其中,小狐狸就这样埋在了空的怀中。

但是睡着睡着受到幽灵鲨的影响,小狐狸的动作变得很是不安分,这把空吵醒了过来,她看着怀里像是做噩梦的梅雪,不由得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这下她也睡不着了。

本来刚才正梦到精彩的地方呢,梅雪衣服都换下了,唉,也不知道再躺下之后能不能梦到后续剧情……不对,好像不需要啊。

空突然想起梅雪这不就是在自己怀里吗?比起做梦来说她好像可以干点更刺激的事情……嗯,德克萨斯已经累的睡着了,看能天使的样子也是没醒。

“能天使,你睡了吗?”

尝试着小声喊了一声,空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看了一眼怀里有些闹腾的梅雪,然后保险起见又问了一声。

“你要是不醒,我就对梅雪不客气。”

还是没有反应,空这下可以肯定能天使是睡着了,要是这都不醒那就只能证明能天使是真能忍,反正她是忍不住了。

德克萨斯的行动果断对于企鹅物流的姑娘们来说是个很大的刺激,至少能天使和空是真的感到了焦虑。

“既然德克萨斯先动手,那就别怪我了……”

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空轻轻伸手朝着被窝里钻去,虽然没办法直接赶上德克萨斯的进度,至少也得排解一下长期没有释放的欲望才行。

而另一头的梦里,被幽灵鲨抱在怀里就算了,举高高什么的小狐狸实在接受不了,这是对他身高的一种可耻的鄙视!

“放开我!放开我!”

梅雪不断扑腾着,同时用自己裸露的玉足轻轻踢打着幽灵鲨的大腿,被人公然举高高这件事足可以列入“梅雪最不喜欢的十件事”之一了。

“仔细一看,确实是很可爱啊。”

虽然如今已经算是梅雪的修女了,但幽灵鲨对小狐狸仍旧没有丝毫尊重,相反她感觉这样逗着小狐狸玩实在是件让人乐此不疲的事情,让人忍不住想笑出来,甚至想要多做点什么更刺激的事情,比如……

“好了好了,这就放你下来。”

幽灵鲨把梅雪抱回了自己的怀里,毕竟塞壬们的视线太扎眼了,对她们来说,这个新来的姐妹可能不懂什么叫规矩,要知道阿玛雅想要摸摸梅雪那都是要排队的。

可是这个劳伦缇娜居然感如此亵渎神明,做出这等让塞壬羡慕嫉妒……啊呸,是让塞壬不齿的行为,实属大胆!

好吧,可能更多的是这群水产萝莉发现自己的身高无法举起梅雪之后的嫉妒。

“不理你了!”

还没等幽灵鲨摸个够,梅雪对着吐出粉嫩的小舌做了个可爱的鬼脸,然后消失在了幽灵鲨的怀里。

下一刻,梦境开始逐渐的崩碎,失去了梅雪,阿玛雅和塞壬们也无力维持太久,索性各回各家了,但是塞壬们还是决定等以后在现实里见到幽灵鲨的时候好好的关照她一下。

梦醒之后,塞壬萝莉们齐齐看向了同样刚睡醒的大姐阿玛雅,七嘴八舌的问出了各种问题。

“大姐,深海教会是什么东西?”

“要不要现在就去灭了他们?”

“我可以揍劳伦缇娜吗?”

“我可不可以去找主人繁y……”

最后一个被阿玛雅一脚踹进了海里,显然,因为梅雪对深海教会的不好印象,一直都忙于家园建设的塞壬们果断选择了把小狐狸的好心情放在第一位。

“少给我一天到晚的惦记扩大族群的事情,麻溜点的,抽签决定哪些跟我走!”

阿玛雅拿起梅雪给的苹果啃了一口,深海教会这下摊上事情了,毕竟这群塞壬的战斗力要怎么形容呢?伊比利亚都不够她们闹腾的,如果不是一门心思放在发展上,而且还不能在陆地停留超过一个月,这群家伙早就集体跑罗德岛去了。

至于如何铲除深海教会?呵,被吃掉的那个阿玛雅以前就是深海教会最顶层的管理者之一,那些家伙的据点在什么地方她一清二楚。

“话说大姐,这样会不会导致海嗣和咱们闹翻啊?”

“嗯……有可能,不过没关系,那群没脑子的很好忽悠,三两句话就给骗了。”

海嗣的平均智力不能说是有所缺陷吧,只能说聊胜于无,对它们来说,比起深海教会的那群陆上人,显然还是可以进行精神沟通的塞壬们更加可信。

当然,比起深海教会来说塞壬姑娘们其实更想去把乌萨斯揍一遍,或者把维多利亚的特雷西斯揍一遍,因为梅雪说过这俩都不是好东西。

随着天渐亮起,五十只塞壬在阿玛雅的带领下潜入大海,她们每一个的战斗力都比阿戈尔的深海猎人更恐怖,因为梅雪带给她们的不仅只是单纯的外表进化和好运,还有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藏在身体最深处的力量。

而维多利亚的那头,今天的特雷西斯和血魔大君也是被噩梦吓醒的,前者梦到自己被一群长相丑陋的大汉压着将要惨遭非人道待遇,后者则是梦到自己被人绑在十字架上不停往嘴里灌机油和大蒜汁。

这样的噩梦每天都在上演,每天都会换一个款式,弄得特雷西斯心力憔悴,血魔大君也不再如以往那么优雅从容。

“今天我们继续会议……”

看着坐在王座山顶着两个黑眼圈的特雷西斯以及另一边坐着的同样憔悴的血魔大君,食腐者之王由衷的庆幸还好自己没惹到梅雪。

(卡兹戴尔的先祖们保佑我至少有个好梦吧)

特雷西斯如是想着,然后下一刻,一个粗心的士兵不小心点燃了正要搬出去的炸药,强烈的冲击引起一阵摇晃,特雷西斯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钻进桌子下面。

但好在他足够冷静,一边吩咐手下人去查清楚,一边警惕四周随时可能存在的危险。

等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发生,特雷西斯这才放下心来拿起计划书打算继续讲,王庭的几人也低下头拿起自己面前的计划书继续会议。

然后,就有谣言说特雷西斯被大殿里倒下来的石柱子砸到了脑袋,同样遭殃的还有血魔大君。

伤害很高,侮辱性……也是真的强。

"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间贴票票多多啊~下周开个悬赏!

第一卷 : 第207章 梅雪的早饭时间

“嗷呜~”

早晨时分,睡醒的梅雪洗漱完之后总是清醒了,一边伸展腰肢一边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声音,小狐狸对昨晚的梦还记得很清楚,但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空的床上,还弄的身上有点脏,不得不花时间顺带洗了个澡。

一边欢快的摇着尾巴,梅雪一边踩着颇有节奏感的步子朝前走去,还不忘拿出通讯器给缪尔赛思和蕾缪安发句问候。

“勤劳的狐狸早当家,幸福的狐狸……”

“昨晚去什么地方了?”

走着走着,梅雪突然听到了这样的熟悉声音,然后小狐狸就被人从后面举起来了。

“唔,去找德克萨斯姐姐她们了。”

如果是别人的话小狐狸肯定要闹腾的,不过这周围没有别人看到这一幕,把自己抱起来的又是陈晖洁,梅雪当然不会闹。

“在那边过夜?”

把梅雪抱在自己怀里蹭了蹭,陈晖洁多少放下心来,企鹅物流再怎么说也是四个人,总不能开个银趴吧。

“嗯,就是睡得有点晚。”

梅雪蹭了蹭陈晖洁的怀里,然后突然想起了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自己昨晚十一点都还在宿舍呢。

“姐姐,你怎么知道我昨晚不在宿舍的?”

这个问题成功的让陈晖洁陷入了尴尬,她放下梅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这总不能说自己昨晚凌晨三点打算去夜袭吧?

而且去也就算了,还遇到了凯尔希、史尔特尔、麟青砚和令、塞雷娅、阿米娅以及找饭吃的小刻,一群人就搁哪儿大眼对小眼的,贼尴尬。

只能说自家梅雪确实太能沾花惹草了,陈晖洁无奈的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瓜,寻思着要不然干脆搬到梅雪的边上一起住好了,虽然按照大家私底下达成的协议,直接搬到小狐狸的宿舍是不可能的,但是搬到边上总行了吧?

“姐姐?”

“啊,没什么,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吧。”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