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69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ash指了指前面,蒂娜这才看到亚历山大居然和铳骑们站在一块,他那个个子混在其中毫无违和感,就是配色稍微的不太搭。

“嘿兄弟,你这身行头看起来挺不错啊。”

“还有这个铳,这个口径和射速,我去,让我试试看!”

铳骑们并没有因为亚历山大长得不一样而生气,毕竟这年头铳这种东西虽然是他们拉特兰垄断,但外面的世界也难免有人用,比如雷神工业的那边就一直在尝试仿制拉特兰的铳。

“我怎么感觉这群家伙就是来炸个爽的?”

“你才发现吗,他们刚才炸的地方连个人都没有。”

相比起外面,办事处内部的情况就显得要更加紧张,虽然知道罗德岛的办事处内一定有一定的守备力量,但是当奥伦看见那位手中拿着转轮铳,戴着牛仔帽的老女士之后他脸都黑了。

好歹也是在教皇厅工作的,当年outcast的离开直到现在都还在各个枢机之间为人讨论,但不管怎么说,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可惜的事情,outcast曾是拉特兰的传奇人物之一,她教导的学生至少一半都成为了拉特兰的优秀人才,她本人更是多次调停了多个势力之间的斗争。

甚至有人传言,outcast已经无限接近于那个层次,她的铳达到了审判的层次。

“加入安多恩的拉特兰人不多,看你的身手也不是一般的人,有拉特兰的底子。”

“……”

奥伦并没有回答,声音很大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下别说是带走费莉亚了,他都要想想看自己有几成把握能从这位老女士的手上逃脱。

(还好没带那把长铳,否则一定会被认出来,那把铳里最多只有五发蚀刻弹……)

五发蚀刻弹,这是所有拉特兰人的极限,因为6这个数字对萨科塔人来说是禁忌。

另一头的帕蒂娅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费莉亚和菲亚梅塔的铳都对准了她和手下的几个人,莫斯提马的出现又彻底封死了他们的退路,彩虹小队之间的战术配合成功拖住了他们后续的支援,这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如果只有费莉亚和菲亚梅塔,那么帕蒂娅都可以尝试一下强来把人带走,但莫斯提马的实力实在太过诡异了。

“放弃抵抗吧帕蒂娅,告诉我,安多恩在什么地方吗?”

“菲亚梅塔……你还是站在这群萨科塔的一边。”

“你有资格这么说我吗,安多恩就不算萨科塔人?”

“先导和你们不一样!”

帕蒂娅突然显得有些激动,甚至险些扣下了弩箭的扳机,莫斯提马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说,你该不会真的喜欢安多恩吧?”

此话一出,连费莉亚都懵住了,好家伙这消息可是有够爆炸的啊。

“你……你在胡说什么呢!”

帕蒂娅气的羽毛倒竖,但她身边的几个同伴倒是都没显得太过惊讶,其实这件事大家私底下也没少讨论,不过安多恩没那个想法,帕蒂娅又没那个胆子,大家也只能背地里说了。

“看吧菲亚梅塔,连安多恩都不愁找不着对象了,你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脾气改一下,我们这群人里就你和蕾缪安还单身呢。”

“你再啰嗦我就先把你……等一下,什么声音?”

菲亚梅塔正准备给莫斯提马来一炮让她安静下来,但耳畔传来的小提琴音乐声盖过了一切的炮火,却也只盖过了短暂的一瞬,然后又是炮火连天。

在距离战场不远处的某个楼顶,手握小提琴的堕天使勾起嘴角放下琴弓,如果让公证所的人看见她,估计安多恩的抓捕事项都该被放在后面去。

“唉,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这样就足够了,我们和安多恩的合作只说过会帮助他们逃走,说到底罗德岛还是我们的重要合作对象。”

背着红刀的乌萨斯人放下了武器,说实在的,让他跟这个家伙一起行动就算了,居然还是在拉特兰,真就不怕出事?

“说的也是啊……”

黑发的堕天使舔了舔嘴角,罗德岛和整合运动的合作倒是和她关系不大,但是谁让那只小狐狸就是罗德岛的人呢,没办法,命都在他手里攥着呢,唉……改天找个机会见一面吧。

“走了,阿尔图罗,再待下去会有危险的。”

随着阿尔图罗和红刀的消失,在战场中的莫斯提马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幻觉,刚才的小提琴声里夹杂着源石技艺,就在她们一晃神的功夫,帕蒂娅等人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这边炮火连天,另一头能天使的卧室里也是一样,不过因为蕾缪安的安眠药,所以能天使直到现在都还在做梦,只是耳边的声音有些吵人。

在那个梦里,能天使梦到自己和梅雪成功的走到了一起,拉普兰德是他们的司仪,莫斯提马做伴娘,德克萨斯是伴郎,可颂负责收份子钱,空负责音乐。

自己家的老姐完全康复,坐在下面微笑着看着自己并且送上祝福,爸妈也都对梅雪很满意,教宗甚至都亲自给他们说祝词。

梅雪还是没有长高,不过可爱的同时多了几分魅人,或许这就是为人夫的魅力所在,当然,可能也是因为他还是个正太的缘故。

“以后就是成家的人了,多少收敛点你那个不安分的性子。”

“可恶,为什么偏偏是能天使得手?”

“小乐,真是败给你了啊,要好好对梅雪。”

“有想过以后的孩子该叫什么吗?”

享受着周围人的目光,能天使不由得大笑了起来,这下除了她之外全都是败犬了,什么德克萨斯拉普兰德,什么莫斯提马和陈警官,都只能看着她和梅雪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样的好梦一直持续到能天使在结婚当晚去找梅雪,当推开门之后,她看到的是姐姐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睡裙压在梅雪的身上。

“!!!!”

这个噩梦的效果太强烈,以至于睡着的能天使都被它吓醒了,她就这么噔的一下坐起来,发现自己居然是睡在地上的。

本能使得能天使看向了床上,梅雪和蕾缪安也在看着她,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蕾缪安擦了擦嘴角的狐狸精,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尽管是晚上,但蕾缪安脑袋上的光环还是可以起到台灯的作用,目睹了一切的能天使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一幕,她觉得自己怕是没睡醒。

“我一定是还在做梦,对,肯定是在做梦。”

“是啊,小乐,你快继续睡吧,睡醒了就不会做噩梦了。”

蕾缪安也被吓了一跳,梅雪同样如此,所以小狐狸一时间的没忍住差点让蕾缪安给叫了出来,但她还是努力的让能天使把这一切当做梦。

“我就知道,呵呵……我姐怎么可能和我男朋友做这种事情呢。”

能天使抱着毯子继续躺了下去,蕾缪安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刻好妹妹直接原地蹦了起来,气的浑身发抖。

“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种事情你骗谁呢!”

眼见着能天使脑袋上的光环都快变成黑色的了,蕾缪安有些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早知道就多在果汁里加一斤安眠药了,或者和梅雪去客厅。

“蕾缪安,这是你妹夫,你妹夫啊,你怎么敢的!”

面对着能天使的质问,蕾缪安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拿出自己的通讯器,调出自己和梅雪的聊天记录递了过去。

“……其实,这应该是你姐夫。”

“我先来的!”

能天使看都不看一眼,把通讯器丢在一边就打算拿起自己的铳和自己的好姐姐在物理意义上的好好交流一番。

被压在下面的梅雪则是有些茫然,小狐狸毕竟是经过陈晖洁和塔露拉二人转的,所以他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能天使要这么生气。

而且要说先来,其实也不是能天使先来的啊。

“其实是莫斯提马姐姐先来的,她七八年前来了。”

“你说啥?”

这下蕾缪安和能天使都懵了。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啊!

第一卷 : 第248章 他是奇迹本身

一片岁月静好,塞茜莉亚的好梦不曾受到受到打扰,莫斯提马留下的力量很好的阻隔了一切外来噪音的影响,也许是因为中午的时候喜欢上了那种感觉,睡觉的时候塞茜莉亚也选择了抱住安洁莉娜的尾巴。

她做了一个好梦,梦到自己和爸爸妈妈生活在一个很漂亮的开满鲜花的地方,梅雪哥哥也成为了自己的家人,他们两个可以一起玩。

不过家里还是有一扇自己不认识却又很熟悉的门,抱着一丝好奇心,塞茜莉亚朝着那扇门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的现实世界,拉特兰的教皇厅内,伊万十一世看着自己面前的天使雕塑陷入了思考,作为拉特兰的教宗,他知道的隐秘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拉特兰人的想象,其实这其中有不少都是萨卡兹人也知道的事。

但多年的漂泊让提卡兹变成了萨卡兹,太多历史的隐秘被埋葬于黄沙之下,很大萨卡兹人都已经遗忘了自己的种族历史,甚至失去了认同自己的心,甚至以自己是萨卡兹维持。

“萨卡兹和萨科塔的千年恩怨从何而起,事到如今又有几人能说清楚呢。”

伊万放下手上的蛋糕,在桌上还另外摆着一份,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不存在的某人交谈着。

“千年前,众圣徒到此,钟塔建立,钟声鸣响,圣城自脚下拔起,自从,萨科塔便有了乐园。”

“世人都以为萨科塔生下来便是萨科塔,但鲜少有人知道这其中的隐秘,你我都不过是被选择的人,安多恩。”

随着伊万的话音落下,安多恩从阴影走到了光明下,他的眼中涌动着诸多感情,好奇或者怀疑,愤怒和质问,但最终都化作平静。

“只十个铳骑,不足以拿下他们……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你们尚且有所克制。”

伊万转身看着安多恩,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年轻人,早在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知道安多恩的将来注定不平凡,可是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萨科塔居然有着那般远大的志向。

“至少,你是如此。”

“……那些普通的人,他们不是我们的目标。”

“是的,至少你们不会滥伤无辜,实际上我有观察过,你们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的人。”

安多恩沉默不语,他虽然没有效果一直都能瞒得过伊万,却没想这位老人居然已经知晓了一切,但大多数拉特兰人都有的同情心让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拉特兰不是他们的归宿,也不是我们的归宿。”

哪怕自己就是萨科塔,安多恩也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确实拉特兰是个好地方,拉特兰人生性阳光乐天,他们可以微笑着面对一切苦难,他们会对任何一个有需要的同胞伸出援手,因为共感将彼此联系,因为可以更好的互相了解彼此。

可这样的拉特兰只有一个,这片大地上遭受苦难的人何其之多?安多恩游离多年,他见过太多太多,疑问也越来越多,他开始质问自己:为什么你是萨科塔,为什么拉特兰只能说萨科塔和黎博利的拉特兰,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乐园,一个狭小的安全屋?

在那众多的迷惘中,他一次次的猜测一次次的回答,却始终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历经跋涉,你再度回到了这里,这次你是否有了答案,还是心存迷惘?”

“……跋涉,是啊跋涉,我走过荒野,踏过黄沙,我听到过最恶毒的诅咒,也聆听过最虔诚的祈祷,曾有无耻的罪人向我祈求救赎,也有无辜的孩子得我掩埋。”

往昔种种涌上心头,八年的所见所闻,他身边的人从最开始的三四个逐渐到现在的众多教徒,他们并非信仰拉特兰的教义,只是因为安多恩而聚在一起,他也从不对这一行为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走。

他走在前,而众多信徒紧随其后,他再回到这拉特兰,也只是为了心里的疑问。

“伊万杰利斯塔十一世,拉特兰为何会是拉特兰,萨科塔因何而是萨科塔?”

“……你是少有的会去思考这个问题的人,或许正因为你不是出身拉特兰才会有此疑问。”

伊万的平静出乎安多恩的预料,这位老人似乎真的像他看上去的那慈祥和蔼,但他是拉特兰的教宗,在他这个位置上难免要和阴谋与血腥打交道,像塞茜莉亚那样的混血儿,在此前不知已经死去了多少。

“安多恩,孩子,你还记得拉特兰教义的第一章第一节吗?”

如果是以前,那么伊万是不可能和安多恩说这些的,但如今他已见到了奇迹,知道是时候了。

“……”

不会忘记的,那是每个萨科塔人都记得拉特兰教义圣典的第一章。

“自某日,太阳消失不见,阴云遮蔽天空,魔鬼残害众多同胞……”

“嗯,不愧是当初唯一一个满分毕业的,我还记得你当初想炸的好像是中心广场的雕塑?”

伊万摸了摸胡子,想了想还是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毕竟那好像是安多恩年轻时候的黑历史。

“那你可知,教典并非单纯为了教义的宣传而存在,你可知昔日为何萨科塔要选择逃亡?”

“你可知,曾有奇迹发生?”

奇迹,这片大地上追求奇迹的人何其多?不管是谁,内心中必然都会对奇迹有所期盼,病人渴望治愈,贫困者渴望富裕,流浪者渴望温暖,人们有着愿望,这份愿望又促使着他们期望奇迹的发生。

“你可知,萨科塔之所以是萨科塔,并非我们流淌着萨科塔的血液,而是我们被祂选中。”

塞茜莉亚推开了门,然后她看见了,看见在那片金色的信仰的海洋中站着的梅雪,但不同于她记忆里的样子,这个梅雪看上去更加成熟,身后是十条雪白的尾巴,眼眸是金色的。

祂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塞茜莉亚的到来,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手上的这枚骰子,光滑的镜面没有任何识别用的数字,但梅雪却在其中看到了众多画面。

他看到在骰子的第一面里塔露拉并没有来,是霜星救下了自己;他看到第二面里阿丽娜死于一场背叛,来自那些离开整合的人;他看到第三面里看到塔露拉和陈晖洁姐妹对峙;第四面里罗德岛并没有救回博士,ACE战死。

第五面,海嗣适应了大地和天空,同化了所有,前往星空;第六面里,来自群星的恶意再次将这片大地洗涤;然后是第六面、第七面……

梅雪面前出现了一张桌子,桌上是数不尽的星星点点的光辉,他把骰子丢到桌上。

“一个不错的结局。”

他这般说着,然后看到了塞茜莉亚,高兴的朝她跑来。

他是命运,是愿意也是奇迹,他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集合,他看见了,然后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未来。

与此同时的星空当中,发生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变化,梅雪的变化让某些存在心中担忧了起来。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