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露拉,我还是个孩子啊 第171章

作者:四重今天不做饭

“啊……哦,确实现在不太方便。”

阿玛雅点点头,毕竟塞茜莉亚在这里呢,梅雪这也算是可以理解的选择。

但小狐狸想的是明天早上从蕾缪安或者能天使身上扒拉一点就好了,毕竟她俩身上的有很多。

“既然这个话题聊完了,接下来就该研究一下为什么那个时候梅雪和我们的联系会中断了。”

此刻的幽灵鲨已经不在穿着那件讨厌的修女服,而是换上了自己以前在深海猎人的打扮,自从发现小狐狸似乎喜欢躺在阿玛雅那双白丝包裹的腿上睡觉之后她就干脆也换了黑色的过膝袜,梅雪表示手感不错,但是不如自己的尾巴。

“啊,那次的话是因为这个。”

梅雪伸手从尾巴里拿出了那枚骰子,它这次倒是很安静,就像个单纯的艺术品,但是小狐狸在拿出它的一刻,在场除了塞茜莉亚之外的人都能感觉到这颗骰子似乎在看着自己。

“它?”

“嗯,这个东西很厉害,唔……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怎么用,但它应该是我的。”

小狐狸伸手戳了戳,之前他在那个金色的房间里琢磨了好一会儿呢,只是勉强知道了一点用法。

塞茜莉亚也好奇的伸手戳了戳,那枚骰子在梅雪的手中晃了晃,但却没有换面。

“也就是说,在海底的那具骸骨真的是主人的……”

阿玛雅眉头挑起,真要这么说那梅雪岂不是已经没了?可是小狐狸现在还好好的呢。

“可能是我的吧,唔……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之后我会去问问别的姐姐。”

梅雪可是还记得夕在自己的尾巴里呢,回头找个机会问问,她应该或多或少的知道一些。

与此同时的另一头,拉特兰教皇厅内的安多恩和伊万还在对峙,面对着伊万的一系列发问,安多恩意识到了自己在面对的是一个庞然大物,一个名为真相的巨大怪兽。

伊万十一世不过是这个真相的冰山一角,比起这个老人,安多恩的内心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那种感觉就好像年幼时的自己面对着天灾的阴云一般无力。

“我知道,你希望每个人都成为萨科塔,你希望拉特兰不只是乐园,它该成为所有人的天国,可是安多恩,是否成为萨科塔,选择权不在我们的手中。”

安多恩握紧手中的铳,他和伊万都知道罗德岛办事处的战斗已经平息了,这就意味着铳骑们都在朝这边赶来。

这八年来他时时刻刻拷问自己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思考着将来,直到现在他也想知道那个答案,凭什么,凭什么那些拥有良知的人就应该死去,凭什么他所珍视的一切就只能落得个毁灭的下场?!

“你若想知道真相,跟随我。”

伊万背对着安多恩,似乎完全不担心他会从背后对自己开火,安多恩也终究平复了心情,跟在伊万的身后,他若是无法自控,又何来带领他人前行的资格。

两人朝着教皇厅的地下深处前进,头顶的光环指引前路,两侧尽是功绩显赫的先辈。

安多恩一路走,最初代的圣徒屹立在此,他们缔造了拉特兰,他们见证了一切,在圣徒雕像的最下方铭刻着一句话:一切奇迹都有代价,所有的结果不过是命中注定,神爱拉特兰,神眷顾萨科塔,律法既是神的准则。

直到最后走到了一个阴暗的房间里,两人的光环只可以照亮周围,安多恩的耳朵听到了细微嗡鸣的声音,伊万转过身看着他,眼神里不负此前的和蔼。

“安多恩,我问你,你可曾想过,律法为何可以约束我们,是因我们内心的道德枷锁吗,还是因为……律法本身。”

伊万的话让安多恩陷入思考,这是个他此前从未思考的方向,他一直都认为约束萨科塔的并非律法,而是他们的内心,拉特兰只不过是创造了一套律法,让每个萨科塔都将之视作准则,

可如今看伊万的样子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看来你已有猜测,那么……孩子,这就是你要的答案。”

伊万头顶的光环闪烁了一下,下一刻,安多恩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开始了摇晃,四周的地面开始出现光亮,不,那是墙壁正在升起,露出隐藏在其后面的事物。

当安多恩意识到自己即将看到什么的时候,他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慌乱了,他本能的想要闭上眼将这一切归咎于幻觉,可不管如何逃避,事实就是事实,律法就是律法。

这律法不会因为世俗的道德和他人的辩解而有所改变,它的存在是这般的无可动摇,无关信仰是否虔诚,如果这就是拉特兰的律法,那确实是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了。

安多恩突然感觉自己有些难以站稳,是因为这巨大的存在在惩罚他的无礼吗?不,它怎么会呢,只是他的心里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还有被蒙在鼓里的那些萨科塔人,他们该如何接受这个事实呢?

“在律法眼中你我殊途同归,因它允许,我才向你展示了这一面……”

“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面对着安多恩,或者说每代教宗都会问的问题,伊万转过身看着它,机器低沉的轰鸣声,屏幕上闪过的古老符号,它是萨科塔的隐秘。

“这就是律法。”

这是律法,是的,安多恩的光环如此清晰的告诉他,这就是一直以来将无数萨科塔联系在一起的存在。

“……在它的规则中有这样一条,人们渴求奇迹,于是,命运给予了祂的馈赠。”

“奇迹的名字,叫做梅雪。”

"

ps:嗷呜~感谢大家支持~什么都多多!

第一卷 : 第251章 梅雪的新宠物

清晨,叫醒能天使的不是她熟悉的闹钟铃声,而是她姐姐蕾缪安的喘息,刚睡醒的能天使立刻意识到这会自家老姐在干嘛,可是经过昨晚一整夜的奋斗之后她现在只想睡个觉!

昨天晚上发现姐姐和梅雪的事情之后能天使本来是想大声批判的,然后又知道了原来是莫斯提马先来的,然后姐妹俩就寻思着要不找个时间把莫斯提马给埋了。

可是随后能天使又反应过来了,特么她家老姐是怎么在拉特兰和梅雪网恋的?

不过这些气氛和怨念都随着梅雪那一句“姐姐一起来吗?”烟消云散了。

然后一脸慌张的能天使就被自己老姐控制住,半推半就的加入了其中,之后……之后她就被姐姐和梅雪联起手欺负到哭着喊求饶,再次体会到了当初被姐姐支配的恐惧。

昨天晚上她记得自己是差不多四点才睡的,当时梅雪和蕾缪安还在继续,可是现在……

“现在才特么的七点半啊!你们两个该不会玩了一整个通宵吧!”

被吵到实在受不了的能天使怒吼着坐起身,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白皙的肌肤和残余的痕迹,空气里的味道久久不曾散去,正在用尾巴给蕾缪安捶背的梅雪抖了抖狐耳,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自己的尾巴,他就说应该出去再做的。

“我们只是单纯的按摩而已,小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趴在床上的蕾缪安托腮笑着,实际上刚才她就是故意发出那些声音的,一方面是想要逗着梅雪玩看看小狐狸能忍多久,另一方面来说也是想把自己的好妹妹叫醒。

“姐你……你发出的哪些声音很让人误会的!”

“可是确实很舒服啊。”

“那你就不能小点声或者出去做?”

“因为我累嘛,小乐你也知道的吧,腰酸背痛的,腿也是软的,真是好累的。”

“所以我也要睡觉啊,姐你就不能……就不能……”

看着蕾缪安和能天使吵闹,梅雪选择收起尾巴起身去给她们做早饭,小狐狸昨晚五点多才睡觉的,之后又在梦境里和塞壬们玩了好长时间,虽然一直都比较有活力,但这会儿其实也有点困。

“就不能什么?”

“你就不能稍微忍一会儿吗,明明昨天晚上睡得比我都晚,我记得梅雪给了你五六次来着,不疼?”

“疼是有点疼,所以今早起床我是用嘴的,不过没想到梅雪的体力也挺好的啊,我们两个都没撑住。”

(完了,我姐废了)

能天使无奈的捂着脸,果然是梅雪这个桃花运实在太过分了,别人沾桃花那是一两朵,小狐狸这是搬家住进了蟠桃园啊,企鹅物流的姑娘们,她姐,陈警司,还有罗德岛上那一堆女人,能天使怎么感觉喜欢上了梅雪是件让人相当无奈的事情呢?

“唉,姐啊,你又不愁找不到人嫁出去,干嘛非得和我抢老公?”

“……你们结婚了吗?”

“啊,这倒是没有。”

“那他已经结婚了?”

“这……好像也没有,倒不如说女朋友都没有。”

看着妹妹都这么说了,蕾缪安不由得摇头微笑,把手上的痕迹擦了擦然后指着自己。

“我就是,梅雪当初就答应我了的,所以小乐你应该管梅雪叫姐夫才是。”

“特么这个感情关系这么乱的吗,那我岂不是把我姐夫给……”

这下轮到能天使傻眼了,这都啥跟啥,不过这么说来梅雪确实是她姐夫,嘶……怎么这么一想起来感觉还挺刺激啊,不对不对,蕾缪乐你清醒点。

且先不管这姐妹俩的事情,另一头的厨房里,梅雪一边用自己的尾巴做饭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手上的物件,小狐狸目前只知道这个东西大概能帮自己看到未来的发展,且让他在某些事情上做出选择。

照理来说这个能力很强没错,但梅雪可是看过假面骑士的狐狸,小狐狸可以肯定滥用这种能力会导致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他最多也就是把这个东西当作玩具。

而且昨天晚上和塞壬们研究过之后,大家发现这个骰子只会受到梅雪的影响,剩下的不管是谁丢出去,原本是几就是几,不会被改变。

“对了,姐姐去什么地方了?”

梅雪抖抖狐耳,小狐狸突然想起来昨天开始就不见姐姐,难道是飞出去的时候被人抓住了?可是姐姐都能穿墙来着,应该不会被人管起来。

把早饭装好,梅雪估计今早蕾缪安和能天使是下不了床了,不过为了防止自己变成她们的早饭,小狐狸还是用尾巴把饭送了进去,然后打算去罗德岛的办事处找一下塞茜莉亚,昨晚她说过自己在那边的。

不过塞茜莉亚既然在罗德岛的办事处,那就证明费莉亚阿姨应该是决定去罗德岛进行治疗了,梅雪欢快的摇着尾巴,一边哼着歌一边踩着猫咪似的小步子走出门去。

正下车准备去叫他们的菲亚梅塔恰好瞅见了这只心情愉悦的小狐狸,嗯,不得不说虽然莫斯提马人不怎么样,但眼光确实不错,梅雪的可爱属于是大家都会喜欢的那种,特别是踩着猫步摇尾巴的样子,总感觉……让人特别的想撸两下。

(不对不对,菲亚梅塔你想什么呢,再怎么堕落下去就要变成莫斯提马那个样子了)

菲亚梅塔连忙摇头,正打算跟上去呢,却发现梅雪居然在她发愣的这段时间消失不见了。

“这小狐狸走路这么快的?”

梅雪的速度确实很快,一般来说如果身边没有别人在的话小狐狸就会下意识的不去控制自己的速度,因此在罗德岛内经常可以看到梅雪一闪而过的身影。

但小狐狸之所以会消失,是因为他看到了拐角的那只蓝色蝴蝶,那毫无疑问是自己的姐姐苏雪儿。

“姐姐,带我来这边是为什么?”

虽然梅雪知道眼前的蝴蝶听得懂自己的话,但苏雪儿现在没办法回答,作为一只蝴蝶来说能做的事情相当有限,也就是修改别人的记忆或者催眠对方罢了。

但好在梅雪的运气不错,小狐狸只是跟着走转了几个弯就看到了坐在路边身穿病服的蔓德拉,夜晚的拉特兰有些凉,她穿的也少,再加上没有什么身份,昨晚就干脆在这个小巷子里睡了一夜。

梅雪当然认得出来她就是昨天被花盆砸到脑袋的可怜猫猫,小狐狸想了想,伸手摸了摸停留在自己肩膀上的蓝色蝴蝶。

“姐姐,你是想让我帮她?”

蝴蝶的翅膀微微扇动,也不知道是在点头还是否定,梅雪蹲下身子伸手戳了戳蔓德拉的耳朵。

“大姐姐,大姐姐你还好吗?”

耳朵被戳的蔓德拉悠悠睁开眼,她有些后悔自己昨天不知道梅雪的位置就跑出来,结果不得不在这种地方过夜,还给自己弄感冒了。

“唔……主人!”

不过当蔓德拉看清楚面前的梅雪时,惊喜之情大过一切,也顾不得自己还穿着病号服直接就扑了上去,把梅雪压在身下,脑袋埋在小狐狸的怀里可劲的蹭。

小狐狸闻起来香喷喷的,今天好像是百合花的味道,因为一部分的记忆都是被苏雪儿修改过的,所以蔓德拉和梅雪的相处方式下意识的参考了姐弟俩以前的……额,好吧,准确来说是苏雪儿个人的一些爱好。

“???”

不过梅雪可不知道这些,小狐狸一脸懵的被蔓德拉扑倒还蹭了不少的泥土和灰尘,如果不是因为蔓德拉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意,梅雪肯定一尾巴把她甩飞出去了,要知道连塔露拉都害怕梅雪给自己来一下呢。

“大姐姐,你哪位啊?”

“我……我是……”

“梅雪!”

菲亚梅塔提着自己的铳出现在了小巷当中,刚才小狐狸的声音让她下意识的以为梅雪遇到了什么危险,结果居然……

“一只猫?”

看着梅雪身上的那只黑色猫咪,菲亚梅塔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个场面,话说梅雪身边的那个病号服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地方来的野猫?”

有些疑惑的走到梅雪的身边伸手把蔓德拉揪起来,菲亚梅塔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可她的脑洞还不至于大到把这只猫和一个人联系起来。

但小猫猫可听不得这话,这要不是当着梅雪的面,蔓德拉高低也得在菲亚梅塔的脸上来一爪子。

“喵喵喵!喵喵!”

“她说菲亚梅塔姐姐你才是野猫,你全家都是野猫,她是高贵的家养品种,要不是怕吓得我的话高低得给你挠成大花脸,一口送你去打针。”

“你是怎么把五个喵翻译成这么长一句话的?”

熟练的吐槽了一句,菲亚梅塔松开手让蔓德拉落地,看着她跑到梅雪的身边也就知道这是谁家的猫了,可是梅雪之前来的的时候没带啊。

“因为我听到的就是这样啊,名字……蔓德拉啊,听上去还不错。”

梅雪摇了摇尾巴,蔓德拉也摇了摇尾巴,一主一猫显得格外和谐有爱。甚至抖耳朵的速度都一样。

但其实蔓德拉刚才都是挺慌张的,变成猫那都是下意识的行为,不过菲亚梅塔则是有些疑惑的摸着下巴,总感觉这猫有什么不对劲的。

“刚捡到的?”

“嗯,刚遇到的,她刚才还是个大姐姐,唔……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一只猫。”

“你该不会看错了吧,哪有人会变成猫的。”

“喵!”

上一篇:京都神隐恋爱物语

下一篇:返回列表